<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经过一个月的装修和准备,在四月份的时候,叶千栀家的茶楼终于开门营业了。

    茶楼的名字是宋宴淮给取的,他说这里茶香袅袅、美人拂面,所以取名为‘静雅轩’。

    叶千栀把这三个字来回反复地品读,也没觉得这三个字跟茶香袅袅和美人拂面有什么关系。

    不过静雅轩这个名字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她采用了。

    为了表示自己对塑料媳妇事业的支持,宋宴淮亲自提笔书写了牌匾!

    宋宴淮写得一手好字,据说他当年考上举人时,有不少人排着队求他的墨宝,当他主动提出要帮忙写牌匾的时候,叶千栀没拒绝,还殷勤地帮他磨墨!

    要知道找别人做牌匾,最少也得花几百文钱,而宋宴淮不仅帮忙写牌匾,连牌匾都是他给准备的。

    粗略算了算,可以省下一笔小钱,叶千栀可高兴了。

    茶楼装修清雅,跟其他茶楼的朴素外表一点都不一样,这里说是茶楼,可不知道的人,怕是会误认成花楼。

    貌美如花的侍女穿梭其中,热情地招呼着所有的宾客。

    一楼是大堂,但是跟传统茶楼的大堂又不一样,每个座位都用透明的白纱帘子给隔开了。

    二楼是一间间布置清雅的雅间,雅间不仅仅好看,隔音效果也挺不错。

    静雅轩不仅卖茶,还卖酒和美味佳肴。

    这里的厨子做出的饭菜和糕点,让人耳目一新,尝过后念念不忘。

    在这里除了能品尝难得一见的美味外,还有视觉上的享受。

    在这里伺候的侍女,个个千娇百媚,她们举止优雅从容,面带笑容,不管来人是谁,都热情礼貌地招待。

    当然了,她们也仅仅只是帮着点单、上菜。

    如果有需要陪喝酒喝茶的女子,静雅轩也有这类女子,不过她们除了陪吃陪喝外,客人还想要进一步的话,那么对不起,这位客人就会被静雅轩给拉入黑名单,永不招待。

    静雅轩的消费可不低,来这里的人,不是才学极佳的学子们,就是家里不缺钱的老爷少爷,亦或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

    来这里的人各式各样,目的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要脸,爱面子,不敢做出轻浮的举动,所以静雅轩把规矩钉在了大门口后,不仅没有把客人吓跑,反而还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

    大堂里一男一女两个说书人正在惟妙惟肖地说着故事,台下不少富家小姐听得是如痴如醉。

    二楼的一间雅间里,叶千栀抬手给宋宴淮倒了一杯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药茶。

    茶杯升起了袅袅白雾,叶千栀端着茶杯,闻了闻,抿了一口,入口时有点涩,有点苦,咽下后喉咙处却慢慢回甘。

    这药茶是叶千栀特意为宋宴淮给准备的,她还是第一次喝,味道不算好,但是也不差。

    “茶楼也有卖这种茶?”宋宴淮端起杯子,呷了一口后,眉头微微轻蹙。

    “怎么可能?”叶千栀挑了挑眉:“这可是我特意为你调配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你可得一滴不剩全都喝了,不能辜负了我的一番心意。”

    “那就好。”宋宴淮松了口气:“不然我会担心有人来找茬。”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茶很难喝?”叶千栀说这话的时候,目露危险地盯着宋宴淮,要是他敢说难喝,那她一定要打爆他的头。

    对上叶千栀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宋宴淮心里一颤,原本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非常有求生欲地夸赞道:“怎么会?这茶可好喝了,我很喜欢。”

    就算难喝,他也不敢说出来了,虽然是实话,但是他敢肯定,自己要真是这么说,叶千栀还真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他。

    活着比较重要,至于说了什么,都别在意!

    叶千栀满意一笑,给他斟了满满一杯茶:“喜欢你就多喝点。”

    药茶不好喝,但是宋宴淮不敢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不仅欢欢喜喜地接过茶水喝了,还得笑着咽下去。

    他脸上的强颜欢笑,取悦了叶千栀。

    叶千栀一高兴,自然就没有抓着刚才的话了,她扭头看向了楼下大堂,看到那些姑娘们安静地听故事的模样,满意地勾了勾唇。

    好不容易把一杯茶给喝完,宋宴淮杯子都快要拿不稳了,他把杯子搁在桌上,深呼一口气,顺着叶千栀的目光看到了楼下那些姑娘。

    “这个故事很新颖,我以前从未听过。”坐在这里也好一会儿,宋宴淮点评道:“人物鲜明,逻辑缜密,所表达出来的观点也都是积极向上,跟以往那些情情爱爱的故事不一样。”

    “那你更喜欢哪类型的故事?”

    “喜欢这个。”宋宴淮给予了准确答案。

    闻言,叶千栀脸上的笑容更甚,她扬了扬眉道:“有眼光!”

    “写故事的人是谁?我倒是想认识认识。”宋宴淮见楼下说书人离开,周围静静坐着听故事的姑娘们终于回过了神,拼命鼓掌,有些姑娘还大手笔的打赏,让他看得是瞪目结舌,这些人丢银子丢的是轻轻松松,看起来丢的不是银子,而是石头!

    “你可认识写故事的人?能否给引荐一下。”

    面对宋宴淮的询问,叶千栀眼尾一挑,戒备地问道:“你想干嘛?挖墙脚?”

    “能写出这种故事的人,定是个胸有沟壑、三观正品行好的人。”宋宴淮读书将近二十年,认识的学子数不胜数,其中也有不少学子写过话本和故事,不过他们写的都是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不是寒门学子跟富家小姐的爱恨情仇,就是狐狸精跟寒门学子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总之这些故事都老掉牙了,他只要看了其中两本就能猜出其他的书写了什么,反正套路就是这么个套路,顶多就是人物名字给换了。

    他不理解,这么老套的故事居然都有不少姑娘追捧,让那些学子们赚了一笔不菲的稿酬!

    “我还以为你不会夸人呢,没想到你夸起人来,还真是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叶千栀‘羞涩’一笑,颇有些不太好意思。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9章 茶馆开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