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宴淮呆了呆,随即明白了过来,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叶千栀,“你的意思不会是,这些话本是你写的?”

    “你好像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叶千栀一看宋宴淮的表情,就猜出他心里的想法,“还是说,你看不起女人?”

    他有这样的想法,叶千栀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从古至今,好像最喜欢写这些话本的人,都是落魄寒门学子,而最爱看这类话本的人,都是富家小姐。

    他猜不到自己是写书的人,叶千栀能理解,但是他要是敢看不起女人,那对不起,她的手有点痒痒。

    “怎么会?”宋宴淮从不觉得男子比女子优秀:“女子跟男子出了性别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女子没有跟男子一样去学堂上学的机会,若是女子也能进学堂,还能跟男子一样去科举,我相信朝堂之上,应该也会有不少女官。”

    听到他这么说,叶千栀满意了。

    在她以前生活的世界,女子当官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在这个落后的古代,普通女子连认字的机会都没有。

    “你说得对,妇女能顶半边天,别小看女人,也别觉得女人比男人弱,女人要是狠起来,没你们男人什么事儿。”叶千栀说的口干舌燥,她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茶真是难喝,她是不是应该给里面添加点东西?让药茶的味道好一点?

    嗯,看在宋宴淮刚才那么识趣的份上,等回家后,她好好琢磨琢磨。

    “见识到了你经商的手段,你觉得我还敢小瞧女人么?”宋宴淮含笑反问:“茶楼你布置得很不错,节目也很丰富,难怪开业不到三天,在州府就已经声名大噪!”

    楼里不仅能听故事,还能听小曲,还有民间小调,除此之外,还有歌舞表演。

    总之这里所呈现出来的才艺,都让人过目不忘、赞不绝口。

    而且这里的歌舞优美不轻浮,跟花楼里的相比,同样的精彩,却让人生不起别样的心思。

    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让宋宴淮侧目相待了。

    最让宋宴淮佩服的还是有人在茶楼*,叶千栀就安排人把人丢出去,如果对方仗势欺人,想动手,叶千栀也不带怕的,她直接让唐水波出来把人揍跑!

    人都是欺软怕硬的,叶千栀气势这么足,就算有人想来*,也得掂量一二。

    而且来这里喝茶享乐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相互之间都是认识的,这要是真的被静雅轩的人给丢出去了,那面子里子都给丢没了。

    所以想要*的人,也得掂量一下,估计一下后果他们自己可否承受得了!

    “不过是些小手段罢了!”叶千栀谦虚一笑:“不值一提!”

    宋宴淮笑笑不说话,这样的经商手段叫小手段?那什么才叫经商天才?

    两人在雅间慢悠悠地喝着茶,等到了傍晚时分,来静雅轩的人越来越多,叶千栀和宋宴淮这才回到了他们租住的宅院。

    购买茶楼、装修茶楼,还有各种开支,已经把叶千栀赚来的银钱全都给投进去了,不仅如此,她还跟宋婆子借了一百两银子。

    虽然宋婆子明确表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没必要这样斤斤计较,但是叶千栀还是固执地写了借条,想着等茶楼赚钱后,把钱给还了。

    老人家一辈子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银钱,可不是用来贴补他们这些后辈的。

    再说了,她跟宋宴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掰,要是不还钱,她心里还真是不太得劲,一码事归一码事,都得给算清楚。

    因为没钱,所以楼里那些人都暂时租住在了离茶楼不远的一座宅院。

    宅院不大,是个三进院落,每个月的租金是五百文钱,价格不贵,但是院落比较陈旧,不过叶千栀不计较,租下来以后,她就请人来打扫和整修。

    修整后的宅院虽没有焕然一新,但是也勉强能够住人了。

    大家对住的地方都不挑剔,也没什么意见。

    叶千栀和宋宴淮是第二次来租住的宅院,上次还是来租房的时候,租好房子后,装修的事情就交给唐水波和秦玉蝶了。

    这次推门进去,给了叶千栀和宋宴淮很大的感触。

    一进门就看到了花团锦簇的院子,过了正院,走到内院后,看到了更多的花卉。

    宅院里除了他们两人外,还有几个人正在内院晒衣服,见到叶千栀和宋宴淮过来,忙站起来问好。

    叶千栀冲她们笑了笑,随即带着宋宴淮去了他们的单独院子。

    “这院子的格局不错。”宋宴淮跟在叶千栀身后,优哉游哉地逛着,时不时还点评。

    叶千栀骄傲地扬了扬头:“你也不看看是谁挑选的,眼光能差么?”

    宋宴淮失笑,他还真的没见过随时随地都能夸自己一把的女孩子,而叶千栀就做到了,不仅自夸,还夸得毫不脸红。

    两人在州府待了三天,叶千栀见唐水波和秦玉蝶把静雅轩管理得有条不紊,便也没有留在这里了,而是选择了回家。

    来回这么奔波,宋宴淮身体有些吃不消,刚刚回来,就有些发热,叶千栀忙着给他熬药,照顾了他两天,才把情况给稳定下来。

    “你以后可得注意了,一定不能过度劳累,不然你身体里的毒会发作,到时候就没那么好控制了。”叶千栀愁眉苦脸道:“这些日子你得忍耐一点,等找齐了药材,解了毒就没事了。”

    “好。”宋宴淮答应得是很爽快,但是叶千栀见他这么快答应,心里却有点没底。

    就在叶千栀还想叮嘱宋宴淮几句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宋云绮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外响起了宋云绮的声音:“三嫂,叶家人找上门来了。”

    “叶家?叶翠花的父亲和后娘么?”叶千栀随口问道:“他们来的话,拿笤帚把人赶出去就是了。”

    “不是翠花姐姐的家人,是三嫂的爷爷、奶奶、大伯和大伯母他们来了。”宋云绮急道:“看他们的气势,来者不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0章 叶家人上门,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