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婆子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喝茶就不必了,我家的茶太糙,万一把你们金贵的喉咙给割破了,你们岂不是有机会赖上我们家?”

    宋婆子的态度十分直接,她不待见叶家人,也没想要跟叶家人好好相处,所以才会这般不给他们面子。

    叶老头被气得差点背过气去,真当他忍不住想要呛声回去的时候,就见到宋云绮拉着叶千栀出现在了门口。

    叶老头眼睛一亮,面上却露出十分委屈的神情,他直接跟叶千栀告状道:“栀栀好在你来了啊,你再不来,爷爷就要被人赶出去了。”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宋婆子手里的笤帚上。

    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叶千栀没理会叶老头,而是站在宋婆子身边,关切道:“娘,您受累了,这种力气活,留着给我和阿绮干就行了。”

    “我整天不是在家坐着就是睡着,又没活儿干,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清扫垃圾的活儿,你们姑嫂两人可不能跟我争。”宋婆子手握笤帚不放,空着的那只手轻轻地拍了拍叶千栀的手背:“最近你照顾三郎辛苦了,有时间就抓紧时间去休息。”

    叶千栀笑着道谢。

    这边婆媳两人亲如母女,气氛和谐到让人羡慕。

    对面叶老头他们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等宋婆子跟叶千栀秀够了婆媳恩爱后,叶千栀这才抬头看向了站在对面的叶老头和叶老太。

    见到这两老人随时都有可能背过气的模样,叶千栀拉着宋婆子和宋云绮往后退了一步:“娘,阿绮,咱们站远点,万一他们撑不住倒下来了,咱们靠得太近,说不定会讹,说是咱们推了他们。”

    叶老头和叶老太本来就被宋婆子气得半死,现在叶千栀来了以后,不帮他们出气就算了,居然还往他们的心上扎刀!

    要是他们的承受力弱一点的话,怕是真的会当场来个*表演。

    “栀栀说的对!”宋婆子响应着叶千栀的话,拿着笤帚后退了两步。

    宋云绮见叶老头和叶老太摇摇欲坠的模样,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她家三嫂还真是厉害,三言两语中就把这两人气得不轻。

    叶千栀直接无视了叶家人,只顾着跟宋婆子和宋云绮说话,她这样的态度比言语更*人。

    叶老头被叶千栀的态度给伤到了,他闭口不言,叶冷氏和叶长文拼命地给叶老头使眼色,可叶老头就当看不见。

    最后还是叶老太厚着脸皮开口道:“栀栀。”

    喊了叶千栀一声,可惜叶千栀还是没理会她,叶老太憋着气,大声道:“叶千栀!”

    “我在呢!”叶千栀轻轻柔柔应了一声,掏了掏耳朵,蹙眉道:“有什么事情不能等我跟我娘说完事情后再开口?你这样打断别人聊天,也太不礼貌了。”

    叶老太脸色阴沉,她瞪了叶千栀一眼,她还真的没发现叶千栀还有睁眼说瞎话的本领。

    她跟宋婆子是在聊事情么?不就都在说一些杂事么?

    有时间聊这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儿,就没时间跟她说话?

    “你的态度好一点,你要是把我家栀栀吓到了,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宋婆子见叶老太被气得快要冒烟了,把叶千栀护在了身后:“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是了,别为难孩子。”

    叶老太强忍着心里头的怒火,哑声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

    “我听不少人说,你们在州府开了家茶楼,我想问问,你们茶楼可需要账房先生?我家青宇最近正好没事,可以去帮忙。”

    闻言,宋婆子眼尾一挑,似笑非笑:“你们家青宇不是好事将近么?他不要在家里筹备婚事?还有时间去外面干活?”

    叶老太如何会听不出宋婆子话里的讥讽?

    想到家里不争气的孙子,叶老太整个人都僵住了,可她还是好脾气道:“他年龄还小呢,婚事不着急,我想着他读了十来年书,也没读出什么名堂来,所以想让他去找份活计干干,总不能让他闲置在家。”

    叶老太的说辞,在场的人压根都不相信。

    叶青宇为了一个寡妇,跟家里闹翻的事情,十里八村不少人都听说了,现在叶老太这么说,不过是强行挽尊。

    而叶老太会想着把叶青宇推到叶千栀开的茶楼干活,她打的主意就是让叶青宇跟那寡妇离得远一点,分离两地,哪怕他们情深似海,时间久了,慢慢也会淡下来。

    “你能这么想倒是对的,这些读书人啊,将来都是要去考功名的,可不能只会死读书,不然将来去当官,什么都不懂,又如何能管理好治下百姓?”宋婆子道。

    叶老太听到宋婆子这么说,心中一喜,她试探道:“亲家说的是,那我家青宇.”

    “你的来意我明白,不过你们来迟了一步。”宋婆子歉意道:“账房早在茶楼开业前就找好了人,现在茶楼里的人都招齐了,没需要人的地方了。”

    “亲家,你听我说,账房这种重要的位子,交给别人哪有交给自己人放心?”叶老太着急道:“外人总没有自己人靠谱。”

    “那人也不是外人,他跟我家三郎是同窗好友,还是个秀才。”宋婆子说道:“他是个可怜人,这些年父母重病离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跟我三郎一样大的年龄,却还没有成家,我看着都心疼,这才让三郎安排他去茶楼帮忙,让他赚碗饭吃。”

    宋婆子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叶老太知道这事儿是没得更改了,她气不过,直接冲着叶千栀嚷嚷道:“青宇是你的堂兄,是你最大的依靠,你就不能为他争取争取?”

    叶千栀眨眨眼,无辜道:“茶楼是我夫君主张开的,里面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我实在是说不上话。”

    宋云绮和宋婆子看着叶千栀睁眼说瞎话,差点笑出声。

    茶楼明明是叶千栀亲自开的,里面的所有事情,也都是叶千栀亲自过问,不过这个内情宋云绮和宋婆子自然是不会跟外人说。

    从叶千栀的态度和行为也不难看出,叶千栀是想要跟叶家彻底分割,她们是叶千栀最亲近的人,自然不能拉她后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2章 叶家人的来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