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不等叶老太回过神来,宋婆子继续开腔道:“若是你们之间的感情极好,那栀栀要贴补你们家,我也无话可说,可栀栀这些年在你们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不需要我阐述一遍吧?我相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可不是么?

    叶老太和叶冷氏虽是在背地里磋磨叶千栀,从没当着众人的面打过她,但是叶千栀身上的伤痕做不得假,还有住在叶家周围的邻居三不五时能听到叶千栀被打得嗷嗷大哭的声音。

    叶老太不觉得自己收拾自己的孙女有何不对,父打子的事情在大盛是很正常的,打死了,也不用负律法的责任,长辈收拾晚辈,别人就算看不过眼,但是也没理由拦着。

    “我是她奶奶,打她是看得起她,是为了她好,是为了教育她。”叶老太强行给自己挽尊:“她要是没做错事,我又怎么会打她呢?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你说你是讲道理的人,那我问你,你要栀栀给你大孙女出银钱置办嫁妆,这事儿有理可寻么?”宋婆子一针见血地反击道:“栀栀身上流有你的血脉,孝顺你是应该的,但不包括要孝顺大伯一家?还要给堂姐准备嫁妆吧?”

    “说到嫁妆,我倒是想起来了,栀栀出嫁的时候,你们没给栀栀准备嫁妆吧?”宋婆子啧啧道:“你们偏心的够明显啊!”

    一群人站在宋家门口,不少村里人都过来看热闹。

    东屏村的村民表示,自从宋宴淮昏迷不醒回来后,宋家门口三不五时就发生各种闹剧。

    他们都已经很习惯了。

    叶老太听到宋婆子提到嫁妆的事儿,梗着脖子道:“谁说没给嫁妆?我给了她五两银子,让她喜欢什么,就自己去买。”

    五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了,谁家会这么大方给出嫁女这么多银钱?

    周围的吃瓜群众一听,也都惊叹地望着叶老太,觉得她出手真大方!

    “那不是嫁妆,是为了堵住我的嘴,让我不要在外面胡言乱语。”叶千栀小声地反驳道,声音虽小,但是保证了在场的人全都能听清楚,她一脸受伤道:“我出嫁的前一天晚上,你拿着银子来找我,跟我说,等我出了叶家的大门后,就跟你们家再无关系了,让我以后没事就别回去你们家里碍你们的眼。”

    叶老太傻眼,她早在叶千栀出嫁前那一晚就察觉到了叶千栀或许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辜,但是她没想到叶千栀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这么强。

    她为了叶青宇的前程,让叶千栀不要在外面胡言乱语,就怕她的行为会影响到叶青宇,没想到这话从叶千栀口中出来,就变了一个样。

    “原来如此。”宋婆子心疼地拉着叶千栀的手,怜惜道,“你这孩子也太傻了,为了那五两银子,忍气吞声,你以为你这样做是对的,殊不知有些人的心是黑的,你这孩子,太善良了,难怪被人三言两语就给忽悠了。”

    “我那时候问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总是用自己不小心摔倒了一语带过,你跟我说实话,这伤是不是她给打的?”

    宋婆子说着话,手不自觉把叶千栀的袖子往上撸了撸,露出了一截布满了伤痕的手臂。

    伤痕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淡化了不少,但是那一条条伤痕依旧清晰可见,离得近的人,看到后,倒吸一口凉气!

    叶千栀红着眼眶,扭头看了叶老太一眼,对上叶老太那要吃人的目光,她忙垂下头,慌乱地把袖子给扯下来,想要遮住手上的伤痕。

    原身是疤痕体质,别说累累伤痕的手臂,就是不小心给割破了一个口子,也会留下痕迹。

    宋婆子见叶千栀浑身颤抖,显然被吓坏了,她忙伸手轻轻地拍打着叶千栀的后背,安抚着她。

    叶千栀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她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除了叶老太外,还能有谁?

    如果不是叶老太的话,叶千栀刚才看到叶老太的时候也不会被吓得瑟瑟发抖了。

    在一强一弱中,人们总是会更加偏爱弱者,特别是这个弱者伤痕累累的时候,更是能激发出大家的同情心。

    叶千栀刚刚只是露出了一截的手臂,那上面交错叠加的伤痕就吓到了他们,更别说那些看不到的了。

    叶老太倒是想解释,想抵赖,可叶千栀手上的伤痕就是她当初给留下的,随便一个人看到,就知道那伤痕形成了很长时间了,她就是想抵赖也抵赖不了。

    叶千栀趴在宋婆子怀中,身子一颤一颤的,看起来像是哭狠了。

    只有抱着她的宋婆子和靠得比较近的宋云绮知道叶千栀不仅没哭,脸上还挂着笑容。

    “叶老太,你要如何解释栀栀身上的伤痕?”宋婆子直接点了叶老太的名:“栀栀的父亲走得早,母亲又丢下她改嫁了,你们作为她最亲近的亲人,不仅没有好好照顾她,还让她受了一身伤,你们的心真是好狠啊!”

    不等叶老太说话,宋婆子扭头柔声安慰叶千栀:“栀栀,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咱们家的人,可没有白白给人欺负的道理。”

    “娘,”叶千栀沙哑地嗓子喊了宋婆子一声:“事情都过去了,我不计较以前的事情,我只是不想以后再见到他们,我怕.”

    说着,叶千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不想见他们就不见!”宋婆子霸气地表示道:“你嫁到我们家来了,那就是我们家的人,跟他们家没关系了,他们要是仗着自己是你长辈的身份,欺负你,想要从你手里要钱,那也好办,阿绮,你去喊你三哥过来,让他帮着立一份字据。”

    谁也不明白宋婆子要做什么,只能看着宋云绮拉来了宋宴淮,接着就见宋宴淮指挥了木壮几人抬来了桌椅,桌上摆上了笔墨纸砚,而他坐下来,提笔写字。

    大家只能看到他在写字,具体写了什么,大家离得太远了,看不到。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4章 立字据,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