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短短几天时间,关于叶家磋磨叶千栀的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再加上叶青宇为了一个寡妇跟家里闹掰的事情,大家更是开动脑洞,编出了十八个关于家庭伦理的故事。

    叶家人听到外面那些诋毁他们家的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跑出来澄清,只不过他们刚开口,就被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给怼了回去。

    要是叶家人真的跟他们说的对叶千栀很好,那为什么叶千栀出嫁后,只回来一次呢?连过年都没有回来拜年。

    叶家人自然是把所有的错处都往叶千栀头上推,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吃瓜群众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家就问起了叶千栀身上的伤,那些都是陈年旧伤,还挺多看到了,这总不能说叶千栀是受虐体质,没事儿就往自己手上割一刀吧?

    面对吃瓜群众们的质问,叶家人哑口无言。

    最后灰溜溜地离开,不敢再辩解。

    吃瓜群众欢呼一声,像是打了胜仗一样!

    叶家人的出现和离开,如同一滴水落入了热油里,让吃瓜群众们焕发了思维,更是不知道编出了多少离谱的故事。

    当事人之一的叶千栀,听着外面乱七八糟的故事,瞠目结舌。

    “三嫂,他们都说你的母亲是叶家人逼着她改嫁的,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宋云绮小心翼翼问道。

    叶千栀故作认真地想了想,随即摇头道:“我不记得了。”

    她没有原身的记忆,如何会知道叶家以前发生过了什么事情呢?

    “那你想找回您的母亲吗?”宋云绮小心翼翼问道,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叶千栀看。

    “找回了又怎么样呢?能改变她以前丢弃我的事实吗?”叶千栀语气不咸不淡地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就像是镜子摔在了地上,摔碎了,我们用东西给粘回去,那还是原来的镜子吗?”

    “事情发生了,伤害已经造成,不会因为她的回归就给抹平。”叶千栀看到了宋云绮眼中掩不住的担忧,她含笑道:“再说了,我现在有了你们,人生已经*,她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了。”

    “三嫂,你放心,我和三哥,还有爹娘都会一直陪着你的。”宋云绮握拳。

    “我记住了。”叶千栀笑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往房间走去:“你三哥过两天要出趟门,你帮我看看我准备的行李可还缺什么。”

    “三哥也真是的,身体都还没有调养好,又往外跑。”宋云绮抱怨道。

    “他应该是有急事吧!”叶千栀猜测道:“他身体比起以前好了不少,这两天我给他做了点药丸,方便他携带,你看看我应该给他准备点什么干粮比较好?”

    姑嫂两人说笑间,到了叶千栀跟宋宴淮的房间,叶千栀拿出她给宋宴淮收拾的行李,姑嫂两人对着行囊各抒己见。

    宋宴淮要离开家一段时间的事情,没有瞒着家里人。

    宋婆子和宋老爹知道后,眉眼间的担忧一日比一日明显,宋宴淮的身体还没有调养好,现在就要离开家,他们都很不放心。

    老两口劝了宋宴淮几次,都没能让宋宴淮改变主意。

    眼看宋宴淮离家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宋婆子是愈发烦躁了,可她又没有好的理由把她留下。

    当她不经意间瞄到了叶千栀扁平的肚子时,宋婆子眼睛亮了亮,一个主意在脑海中形成。

    她跑到书房找宋宴淮,见宋宴淮正趴在书桌上写写画画,宋婆子坐在了书桌对面的椅子上。

    她进来的动静不小,不过宋宴淮一心扑在了桌上的纸张上,并没有觉察。

    等到他终于停笔,一抬头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宋婆子时,吓了一跳,他放下毛笔,揉了揉眉心:“娘,您这是又想到了什么留我的点子?”

    宋婆子扯了扯嘴角,故作难过道:“我想再多的点子,就能把你留下么?三郎,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我也知道你现在要离开,那肯定是有事情要忙,我不是不理解你,我是不放心。”

    “我很怕我好好的一个孩子出去,到时候又跟去年一样,躺着回来。”宋婆子回想起去年的事情,伤心了:“当娘的,都希望自家孩子出人头地,但是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

    “我对你没太大的要求,只要你平平安安的,跟栀栀好好过日子,再生个孩子,那我就死而无憾了。”

    宋宴淮眉心跳了跳,不吭声。

    他的母亲,他了解,从来都不走煽情路线,现在突然煽情起来,前面肯定是有个大坑在等着他跳。

    只要他不搭腔,前面纵然有坑,那也坑不到他!

    宋婆子见宋宴淮不吭声,眼尾一挑,差点没被他给气死。

    这个死孩子,就是专门来收拾她的。

    “三郎,今儿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孙子孙女,什么时候再离开。”宋婆子说道:“在此以前,你休想离开。”

    “娘,星宝年龄还小,不适合。”

    “十五岁了,刚好合适。”宋婆子轻描淡写地驳回。

    宋宴淮见宋婆子目光坚定,就知道她这次的提议是来真的了,那他该找什么借口推辞呢?

    就在这时,叶千栀端着一碗银耳汤出现在了书房门口,她看到屋里的宋婆子,颇感意外:“娘,您跟温言有重要的事情商量?那我等会儿再来!”

    说着就要离开,不过临走时,她还是把手里的银耳汤塞到了宋宴淮手里:“特意给你煮的银耳汤,你全都喝了,晚上应该能睡个安稳觉。”

    “好,辛苦你了。”宋宴淮接过了银耳汤,含笑道。

    叶千栀拿着托盘就要离开,不过临走时,她看向宋宴淮,有些害羞:“对了,温言,我今天去镇上给你拿了药丸,老大夫说,他开给你的这些药吃完后,一年内都不宜要孩子。”

    这话出乎宋婆子和宋宴淮的意外,特别是宋婆子,原本她觉得自己能够以要孩子这个理由让宋宴淮留下,谁知道现在老大夫说宋宴淮一年内不宜要孩子,那她还有什么理由留宋宴淮?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7章 不宜要孩子,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