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意外地看着叶千栀,他没想到叶千栀会帮他。

    叶千栀冲着他眨了眨眼睛,一副我多配合的模样。

    宋婆子没理会叶千栀跟宋宴淮之间的小动作,她被叶千栀刚才的话给吓到了,等回过神后,她才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对小夫妻:“三郎,你不会是为了离开,故意让栀栀这么说的吧?”

    她家栀栀是个没心眼的小可爱,自然是想不到这些借口,但是她家三郎就不一样了,他读书多,心眼子也多,为了离开,谁知道他会想出什么借口和理由?

    “娘,这跟温言离开有什么关系吗?”叶千栀无辜地望着宋婆子,不懂就问:“温言的身体越来越好了,大夫说他以后不必喝汤药了,改吃药丸,我今天特意去镇上取药丸,那老大夫知道我是他媳妇,这才特意叮嘱我一句,他说,是药三分毒,吃多了,对身体总是有些不好。”

    “温言的身体是越来越好了,但是他喝了半年多的药,老大夫说,我和温言要孩子的话,得隔一年时间,不然生出的孩子不是体弱,就是会有残疾。”

    宋婆子想要一个孙子孙女,但是她想要的自然是健康的孙子孙女,知道宋宴淮喝药太久,身体就算大好,也不能要孩子后,她顿时觉得人生无趣!

    看叶千栀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宋婆子烦躁地挥了挥手:“你们的翅膀都硬了,我是管不了了,你们爱咋地就咋地!”

    丢下这句话,她有些意兴阑珊地离开。

    见宋婆子走远后,叶千栀有些内疚:“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一些?”

    “你刚刚是故意这么说的?”宋宴淮蹙眉。

    “那倒不是,我是实话实说。”叶千栀解释道:“你知道有些药材是有毒的,哪怕经过炮制,毒素已经清了一部分,但是药材中残留下来的毒素,那也不容小觑。”

    “一种药材,能救人命,也能要了人的命,我可没有胡言乱语,顶多就是夸大其词。”

    “你喝了这么多的汤药,等身体好了以后,半年内是不能要孩子,不过就算不小心有了孩子也没事,顶多就是孩子体弱一些。”

    “我给你开的方子,可是特意避开了那些烈性的药材,毒性也不高。”

    叶千栀得意洋洋地炫耀,她觉得自己干得漂亮极了!

    宋宴淮却五味杂陈,看向叶千栀的目光复杂极了。

    半晌后,他才哑声道:“你给我把了半年多的脉,你就没发现我的身体除了中毒外,还有别的问题吗?”

    闻言,叶千栀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不敢置信道:“你还得了别的病吗?”为什么她没有把出来呢?

    难道是她医术倒退了?

    叶千栀把托盘放在了桌上,一把抓住宋宴淮的手,认真地把脉。

    宋宴淮看着叶千栀的侧颜,脸色暗暗沉沉,他没有抽回手,只是眼神没有聚焦,视线不知道落在了哪里。

    叶千栀对自己的医术还挺有自信,她认真地把脉,可是不管她怎么听,怎么感受,宋宴淮的身体里除了中毒外,并没有别的问题。

    不死心地换了另外一只手,最后给出的结果,也还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叶千栀放弃了,她对自己的医术产生了质疑,明明病人都说他身体有别的不适,为什么她就看不出来呢?

    “望闻问切中,我只是切了脉,温言,要不你张张嘴,我看看你的喉咙,或者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叶千栀提议道:“你放心,在我们医者眼里,男女都一样,没什么不同,你不要害羞,或者觉得我占你便宜。”

    “不用了。”宋宴淮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面色有些不太对地说道:“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对我没什么影响。”

    “你这样想是不对的。”叶千栀一字一句道:“讳疾忌医可不行,你身上哪里不舒服,你跟我说,我帮你治,有些病,把脉是把不出来的。”

    “我没讳疾忌医,就是这病.”有点难以言齿。

    叶千栀见多了这种病人,宋宴淮虽然只说了几个字,叶千栀就已经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她正色道:“宋宴淮,你这么想是不对的,人生病了,就必须去看,有病就治病,不能因为不好意思,就逃避,小病不治,拖着拖着,就成了大病,有些时候还会要了人的命。”

    这让他怎么说?

    宋宴淮脸色有些难看,有些事情只适合放在心里,不适合告诉别人,若是他跟叶千栀说了,那她会不会看不起他?会不会觉得他是个另类?

    宋宴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没事。”

    叶千栀没有追根问底,虽然她是很想知道宋宴淮怎么了,但是见他脸色难看得不行,叶千栀也只能咽下了好奇心。

    日子一晃就到了宋宴淮离开的时间,东西早就准备好了,宋天才和叶千栀送宋宴淮离开,两人送他到了州府,亲眼看他上了船,两人这才离开码头。

    叶千栀跟宋天才回到了静雅轩,宋天才见叶千栀神思不属的模样,安慰她道:“三婶,你别担心,三叔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他只是去京城处理一点事情。”

    宋宴淮这次离开的借口,就是他在京城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得去处理。

    “我知道,我没担心他,他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担心的?”叶千栀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无精打采道:“我就是有点好奇,他究竟得了什么病,让他这么难以言齿!”

    从她知道宋宴淮还得了其他病开始,叶千栀一直都想,究竟是什么病症,会让宋宴淮露出那种脸色、闭口不言。

    可她思来想去,都没想到靠谱的病症。

    宋天才不太明白叶千栀话里的意思,他也没敢多问,只能静静地喝茶。

    静雅轩是个清雅之地,这里有最美味的食物,上好的酒水,闻名天下的茶叶,还有难得一见的美人。

    招牌多,又响亮,来光临静雅轩的客人自然是越来越多,静雅轩的名声也越传越远。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8章 离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