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有遵守规定的顾客,自然也有喝高了以后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这不,叶千栀和宋天才刚刚坐下不久,秦玉蝶刚安排人送了两碗面条上来,叶千栀刚扒了两口,就听到下面传来了桌椅摔地上的声音,接着就是一个怒斥的男声,还有女子嘤嘤嘤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

    叶千栀推开了窗户,看向楼下,就见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正在想非礼静雅轩的侍女。

    侍女往后躲,那男人自觉被人轻视了,他一手抓着椅子往前丢去,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

    在叶千栀听到楼下动静的时候,唐水波也赶到了现场,他脸色很是难看,眉头紧紧锁了起来,见那男人越骂越不像话,他直接揪着他的衣领,一个过肩摔,把人丢了出去。

    “谁,谁敢打我?”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浑身酒气不散,他睁大的眼睛里,红血丝非常明显,他斜着身子,怒吼道:“你知道我姐夫是谁不?你敢打我,我就让你的茶楼开不下去!”

    “打你还需要看你姐夫是谁?”唐水波半点都不怕:“你来静雅轩消费,那就必须遵守静雅轩的规矩,你不遵守,还妄想拿你的姐夫来欺压我们?”

    “呵,我来你们这里,那是看得起你们,要不是听说你们这里的侍女长得好看,谁乐意来你们这里?”醉醺醺的男人得意炫耀道:“知不知道,牡丹楼的老鸨,那都求着我去她那里,她楼里的姑娘任我挑选不说,我去她那边,所有的花销都不用钱。”

    在场的人一听他这话,就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果然那男人说完这话后,他指着嘤嘤哭泣的女子,大发慈悲道:“只要你们把这个女人给我,那我就不计较你们刚才的失礼,不然我就让我姐夫来封了你们的茶楼。”

    “唐管事.”侍女红着眼眶望着唐水波,委屈得不行。

    唐水波给了侍女一个安抚的眼神,他正想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就被一个人的话给打断了。

    “好大的官威啊!”叶千栀从楼上走下来,走到了醉醺醺男人面前,“你这话说得真是让人害怕。”

    嘴里说害怕,但看她的表情,她哪里有点害怕?

    不仅不害怕,叶千栀眼里还闪烁着一抹兴奋。

    唐水波在州府经营茶楼这么久,不管是有头有脸的正派人士,还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他都知道一些,眼前这个醉醺醺*的男人,本身是个微不足道的人,可架不住人家命好,他有个姐姐,是知府大人的第十八房小妾。

    据说很得知府大人的宠爱。

    “太太,这个人的姐姐是知府大人的第十八房小妾,听说还挺受宠的,咱们是不是要看在知府大人的面上,给他点面子?”唐水波小声提醒。

    他也是怕叶千栀没轻没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谁知道叶千栀听到这话噗嗤笑了起来,“他姐姐是他姐姐,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他是知府大人的小妾,若他是知府大人的小妾,那我还真的要给他一点颜面。”

    周围的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连跟着喝醉男人一起来的人也是冷俊不禁。

    这些笑声是很善意的,不过落在喝醉人的眼里,那就不一样了,他只觉得在场的人都在嘲笑他。

    男人身子晃悠到站不稳,他靠着门口的柱子在站稳,他指着叶千栀几人,怒火滔天:“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嘲笑我,你们等着,看我姐夫怎么收拾你们。”

    男人身边带了一个伺候的小厮,他冲着小厮招了招手,打着酒嗝给他下了命令,让他去请他的姐夫过来,把静雅轩给封了。

    小厮看了他一眼,有些为难,他可没有忘记知府大人先前说的话,可少爷吩咐的事情,他又不能不办,最后只能磨磨蹭蹭出了门。

    叶千栀让秦玉蝶把她的面条给端下来,她坐在大堂里一边吃面,一边等人。

    跟着喝醉男人一起来的人,坐立难安,想要离开,可是看到守在门口的几个打手,他们又都发怵。

    等叶千栀一碗面条吃完,消食茶也上桌了,叶千栀慢悠悠地喝着茶水,就在她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门口终于传来了动静。

    叶千栀抬头望去,本以为来的人是清寒州的知府大人,却没想到跟着知府大人一起来的还有顾流亭。

    见到顾流亭,叶千栀讶异地挑了挑眉。

    顾流亭给了她一个浅笑,他摇着扇子走到喝醉的男人身边,轻笑道:“呦,这不是郭富贵吗?你这身上脏兮兮的,莫不是跟人动手打架了?这是打不过,所以喊家长来帮忙?”

    “顾流亭?”郭富贵睁开眼睛,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以后,整个人炸毛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看你笑话?”顾流亭手里的扇子摇得更欢快了,“你本身就是个笑话,有哪个笑话能比得过你?”

    这话侮辱性极强,气得郭富贵整个人都冒烟了。

    他抡起拳头,正要揍顾流亭的时候,就见进门后一直没说话的中年男人呵斥了一声:“富贵,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姐.姐夫?”郭富贵听到中年男人的声音,这才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姐夫正站在一旁,目露不赞同地望着他。

    他讪讪放下手,原本晕乎乎的脑袋也清醒了几分。

    “你跟我和你姐姐说会认真读书,不会再去胡闹,也不会再丢郭家的脸,可你现在又在做什么?”知府大人看着他,恨铁不成钢。

    郭富贵身子一抖,脑子立刻就清醒了,他解释道:“姐夫,我没胡闹,我就是来这里喝茶,喝茶。”

    说到后面的时候,他有点没底气,声音都低了三分。

    “是吗?”知府大人可不会被他这么糊弄过去,他扫了四周一眼,当他看到常年跟在郭富贵身后为非作歹的几个人时,眉心一跳,对于事情的*,他已经猜到了。

    “你说你是来这里喝茶,那为什么要让你的小厮回来跟我告状?说你在静雅轩抢人不成,反被打,让我来救你。”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9章 抢人不成,反被打,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