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知府大人自然知道自己的小舅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跟他一样,都是个喜好美色的人。

    男儿好色乃是英雄本色,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他的这个小舅子好色就罢了,居然仗着他的身份就胡作非为。

    以前去祸害花街上的那些花楼就罢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静雅轩的老板他可惹不起,谁不知道秦王身边有个深得他信任的谋士,他虽只有举人功名,但是在知道他为谁办事的人眼里,这个人也是招惹不得的。

    而静雅轩是这个人媳妇开的,他身为当地知府,不仅不能找静雅轩的麻烦,还得保护静雅轩才对。

    可偏偏现在来找静雅轩麻烦的人,是他小舅子!

    妾的亲戚不算正经亲戚,但谁让他这么喜欢这个小妾呢,看在小妾的面上,他也只能尽力帮忙*。

    郭富贵瞪了小厮一眼,这个小厮还真是不行,让他去告状,没让他实话实说。

    “别瞪他,你给我老实点,你是不是*病又犯了?”知府大人头疼地望着他,“你可别忘了,你跟我和姐姐保证过的,你会好好读书,尽早中秀才,可你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每天除了吃喝玩乐外,就没有正经事做了吗?”

    “姐夫,我有好好读书。”郭富贵小声地为自己辩解。

    “是吗?”知府大人对于这个不思进取的小舅子已经很了解了,他反问道:“既然你说你有读书,那你把《荀子》背给我听听。”

    闻言,郭富贵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变得惨白!

    《荀子》?那是什么?

    对于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来说,能把三字经熟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别说别的书籍了。

    “姐夫”郭富贵苦着脸喊了知府大人一声,他是真的没想到自家姐夫这么绝,居然会让他背书。

    “背不出来?”知府大人一看他如同鹌鹑一样缩着脖子,就知道他背不出来,他冷哼一声道:“你不好好在家里读书,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这不就是听朋友说,静雅轩有最美味的佳肴,最好的酒水,还有漂亮的侍女,我这才来这里见识见识。”郭富贵背不出书,自然是不敢在隐瞒,只能小声地为自己辩解:“姐夫,你相信我,我来这里除了吃饭和喝酒外,别的事情,我真的没敢干!”

    “是没敢干,还是被人拒绝了?”知府大人训斥道:“静雅轩是个清雅之地,不是你能胡作非为的花楼,这里的姑娘都是清白人家的姑娘,你下次要是再敢来这里胡闹,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我会直接把你双腿给打断。”

    “姐夫,我就是见她长得好看,这才没忍住拉了拉她的手。”郭富贵被周围灼热的目光看得老脸一红,只觉得自己待不下去。

    “胡闹!”知府大人大声呵斥,对着郭富贵就是一通教训。

    郭富贵被训得垂下头,再也不敢吭声。

    知府大人自觉训得差不多了,他这才客气地跟叶千栀和唐水波道歉,对于他小舅子带来的影响和后果,他都一力承担。

    给足了赔偿的银两,知府大人这才带着郭富贵离开静雅轩。

    跟着郭富贵来静雅轩玩耍的那些纨绔,见郭富贵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也都不敢吭声,乖巧地跟着离开。

    顾流亭倒是没有跟着离开,他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点了一壶茶和两碟点心,又让弹琵琶的姑娘给他弹了一曲。

    “顾公子。”等弹琴的姑娘把一曲曲子给弹奏完了以后,叶千栀这才走到顾流亭桌边坐下。

    “嫂子。”顾流亭客气地喊了她一声。

    “你怎么会跟知府大人一起来?”听到顾流亭一个大男人喊她嫂子,叶千栀还有些不习惯。

    顾流亭给叶千栀倒了杯茶,这才解释道:“刚好跟知府大人约着一起吃饭,碰上了,对了宋大哥去京城了?”

    “是啊,今早刚刚离开。”叶千栀端着茶杯,抿了口茶:“知府大人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还以为他能纵容妻弟在外面胡作非为,那他应该没有那么明事理。”

    今儿的事情,出乎她的意料,叶千栀下来处理的时候,就打定主意杠上了,哪怕对方的来头再大,她也不会退缩。

    却没想到,她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知府大人一出现,不等她诉说,他就直接盖棺定论了,不仅教训了郭富贵一通,还非常善解人意地提出了赔偿。

    人家都把银钱送到她面前了,不收下那不是傻子么?

    所以叶千栀不客气地收下了银钱,不过收是收下了,但是她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总是有点没底。

    “嫂子还真是敏锐。”顾流亭给她解惑道:“刘大人在这里已经干了九年了,嫂子,你知道大盛官员留任最多只能留三任么?如果今年他再没有政绩出来,那他这个知府大人也干不久了。”

    他在这里没有做出任何的成绩,那么到京城述职的时候,能平调就算是好事了,最怕的是,万一吏部和圣上觉得他是个没能力的人,把他下调,那他的升迁生涯就算完了!

    叶千栀对于大盛朝廷的事情自然是不了解,不过她以前熟读不少历史书,朝代虽不同,但是相差也不大,叶千栀稍微想想就知道这位知府大人要是再无建树,怕是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也难怪他会给静雅轩这个面子了。

    要知道来静雅轩的读书人非常多,大家在这里喝茶谈论,说着各自的见解。

    清寒州有不少学堂,但是学堂之间都是竞争关系,学子之间极少往来,也只有他们来静雅轩喝茶时,碰上了,会聊几句,碰到了各自感兴趣的策论,他们也会当堂辩论。

    总之这是学子们比拼才学和增进交流的地方。

    顾流亭见叶千栀理解后,他笑了笑:“当然不止是因为这些学子和政绩,知府大人主要还是不敢招惹宋大哥,他给嫂子面子,那就是给宋大哥面子,也能在宋大哥面前卖个好。”

    闻言,叶千栀愣了愣,这跟宋宴淮有什么关系呢?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0章 跟他有什么关系呢?,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