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顾流亭自是看出了叶千栀的疑惑,不过他没有给叶千栀解惑。

    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他一个外人不宜多说什么,他只要保证叶千栀在州府的生意不受影响就好了。

    叶千栀也没有追问,从上次在牙行碰到秦家人,还有秦玉蝶对宋宴淮时,总是不自觉恭敬,叶千栀能猜到一二。

    宋宴淮在京城定然不止是读书和经商那么简单。

    还有他身上的毒,香葵是西北偏远地区的一种毒,而京城在繁华地带,宋宴淮又怎么会中这种毒呢?

    有些事情不能细究,因为经不起细究。

    顾流亭在静雅轩小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因为他是来帮忙解决麻烦的,叶千栀非常大方地免了他的单。

    顾流亭高兴得不行,虽然他不缺这点银钱,但是能白吃白喝,谁会不高兴呢?

    送走顾流亭后,叶千栀开始查账,宋天才则开始购置要带回东屏村的东西,动物的内脏和肥肉,城外姑娘拿来城里卖的鲜花,宋天才全都买了不少。

    因为他经常来这里买东西,跟这边的人打交道多了后,都很熟悉了。

    这趟出来买东西,宋天才很快就买妥当了,真当他驾车要离开的时候,谁知道牛车在街角拐弯的地方撞到了一个年龄不大的黄衣女子。

    黄衣女子似是被喷着热气的牛给吓到了,后退了几步,没站稳,跌坐在了地上。

    宋天才忙从牛车上跳了下来,跑到黄衣女子面前,着急问道:“姑娘,你可还好?”

    “还好还好。”黄衣姑娘抬头看到张着嘴的牛,浑身哆嗦了一下,躲得更厉害了。

    宋天才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连忙把牛车拉到了旁边。

    黄衣姑娘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她手里提着的篮子歪了,里面的鸡蛋也打破了,蛋清和蛋黄从蛋壳里流了出来,把竹篮弄得脏兮兮。

    黄衣女子看到竹篮里的鸡蛋破了,眼眶泛红,眼泪蓄满了眼眶,似是下一秒就会落下来。

    她伤心地望着竹篮,眼泪一滴滴滑落。

    宋天才见她哭了,顿时慌了,他手足无措地安慰她:“姑娘,你别哭,你的鸡蛋破了,我赔你就是了,你能不能不哭了?”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不该布满泪痕。

    黄衣女子哽咽道:“这鸡蛋是我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我娘让我拿来城里卖,就是为了给我弟弟筹集上学堂的束脩,现在鸡蛋破了,我弟弟的束脩可怎么办啊?”

    宋天才没读过书,不知道学堂的束脩是怎么算的,不过他见不得眼前的姑娘落泪,打着包票跟黄衣女子保证,说是她弟弟的束脩,他包了!

    说到做到,宋天才牵着牛车,带着黄衣女子去买了笔墨纸砚,还买了一大块的猪肉,这还不算,他还给了黄衣女子一百多文钱,这才离开。

    因为这个意外,宋天才回到静雅轩的时候,比平常晚了足足一个时辰。

    叶千栀正在查账,见到他回来,随口问了一句:“回来了?今儿回来得有些迟了,午饭我们提前吃了,你要吃什么,让厨娘给你煮。”

    “我不饿!”宋天才笑笑道:“我刚刚在路边吃了一碗猪肉粉条。”

    宋天才这么说了,叶千栀也没有再劝,“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明天你再去买一趟,后天咱们就回家。”

    出来也有三天了,宋天才也很想家里的人,对叶千栀的决定自然不会有异议。

    两人商定回去的时间,宋天才便忙着去处理那些脂肪和猪内脏,天气太热,带着这些东西回去,那还没到家就臭了,所以他都是买回来后,就直接把做肥皂需要的油脂给煮出来,到时候带着那一层油脂回家,剩下的东西直接处理了。

    两天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就到了回家的时间,宋天才一大早就套好了牛车,叶千栀也收拾好了要带回去的东西,两人上了牛车,很快排队出了城。

    他们走得早,不会知道他们刚刚离开不久,就有一个姑娘跑到了城门口,望着远处早就消失不见的牛车,姑娘跺跺脚,最后气呼呼地离开。

    叶千栀和宋天才回到东屏村便恢复到了以往的生活中,除了家里少了宋宴淮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不能说没有什么不同,起码叶千栀每次回到房间的时候,总是会有点不习惯。

    看着外侧空荡荡的位置,叶千栀辗转反侧,怎么也没法入睡。

    还记得她被宋婆子强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那时候她跟宋宴淮都没想到宋婆子会这么做,毫无准备之下同处一室,还得同睡一张榻,两人说不出的别扭。

    宋宴淮虽是男子,但是在方面还是很放不开的,耳后根都红透了。

    叶千栀那时候见他那么别扭,心里突然就不紧张了,也没了羞涩,她直接撩开了被褥,躺到了里侧,冲着宋宴淮说道:“睡不睡?你要是不好意思跟我躺在一起,我不介意你打地铺。”

    那时候可是冬天啊,就是身体强健的人打地铺也受不了,更别说宋宴淮身体不好,他要是真的去打地铺,那指定第二天就爬不起来了。

    宋宴淮踌躇:“我们躺在一起,对你的闺誉不好。”

    “不是吧?”叶千栀好笑地看着他:“宋大才子,你的反应弧度还真是长啊,我跟你同处一室,哪怕各睡各的,但是被外人知道了,你觉得他们会觉得咱们同处一室,什么都没发生吗?”

    “你啊,别想太多了,说实在话,咱们可是上了同一个户籍的人,虽是假夫妻,但好歹也是夫妻,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

    一个大男人被人如此安慰,宋宴淮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个!

    人家姑娘都坦坦荡荡,他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好别扭的?

    最后两人和谐相处了几个月,从寒冷的冬天到温暖的春天,再到炎热的夏天。

    不知不觉中,叶千栀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样一个人陪着了,突然间身旁的人离开,她还真是很不习惯。

    望着身侧空荡荡的枕头,叶千栀叹了口气,把被子蒙在了脸上,强迫自己入睡!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1章 习惯真可怕,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