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叶千栀有点想宋宴淮的时候,远在海船上的宋宴淮对叶千栀也有些想念。

    他坐在书房翻开了一本书,还没有怎么看,就听到书房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宋宴淮温声道:“进来。”

    “宋公子。”很快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婢女,她手里端着一盅汤,走到宋宴淮面前,恭敬道:“宋公子,这是我家小姐特意为你熬的汤,您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盖子打开,骨头汤浓郁的香味从罐子里飘了出来,中间还夹着药材的清香。

    骨头汤炖的烂烂的,奶白色的汤在罐子里,闻着就让人有食欲。

    不过宋宴淮不为所动,他眉头都没变化一下,直接拒绝了:“多谢你家小姐的美意,不过我不喜欢喝骨头汤,只能辜负她的一番好意了。”

    宋宴淮都这么说了,婢女自是不敢再劝。

    只得道:“宋公子,让您喜欢喝什么汤?我们明天可以炖您喜欢的汤。”

    “没有,我不喜欢喝汤。”宋宴淮说完这句话后,直接赶人:“你还有事吗?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还请你离开,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婢女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端着汤离开。

    回到厨房,见到她家小姐正笨拙地洗菜,婢女忙走到杜菲芋身边,小声抱怨道:“小姐,您别忙活了,您做了这么多,宋公子都不领情。”

    “他领不领情是他的事情,我只想多做一些,让他过得好一些。”杜菲芋看着木盆里的青菜,脸上的笑容很是温婉:“小琴,你知道的,我喜欢他很久了,能够靠近他近一点,我就很高兴了,你别说那些话,惹他不高兴。”

    名为小琴的婢女,听到自家小姐这么说,她无话可说,只能上前帮一把手。

    而在书房的宋宴淮,却再也看不下书了。

    望着紧闭的房门,他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在东屏村的时候,他的母亲和叶千栀总是时不时会跑到书房给他投喂食物,汤汤水水必不可少,除了汤汤水水外,还有很多叶千栀特意做给他吃的药膳。

    药味不浓郁,味道极为清淡,很合他的胃口。

    其实叶千栀一开始做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是后面见他不爱吃,叶千栀这才一次次改进。

    两人一起生活了几个月,不管是习惯还是口味,自然也都磨合得差不多了。

    书是看不下去了,宋宴淮也没有勉强自己,他推开窗户,望着外面一望无际的海面,心里暗暗想着,等他把京城的事情处理完以后,要么就回东屏村,要么就接叶千栀来京城。

    长这么大,宋宴淮是第一次这么想一个人,想念她的一颦一笑,想念她给自己做的所有事情。

    甚至连叶千栀发点小脾气的模样,都让他格外的想念。

    从清寒州到京城,坐海船得坐一个月,下了船后,并不是就到了京城,还得转乘马车,马车行驶三天,才到了京城。

    宋宴淮一到京城立刻就投身到了事业中。

    他是秦王最信任的谋士,手里掌握秦王最富饶的产业,他刚来,就得到了两个让世人震惊的消息。

    一个是,圣上在选秀女的时候,把后宫一个失宠的妃子,赐给了秦王当王妃,另一个消息则是在靠近京城的永林发生了瘟疫。

    “永林靠近京城,是大盛除了京城外,防御最是不错的地方,那边怎么会发生瘟疫?”宋宴淮眉头紧紧蹙了起来,而且发生瘟疫的时间还在如此玄妙的时候,圣上刚刚把自己不要的妃子赐婚给了秦王,永林那边就出事了。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突然发生,而是早有预谋。

    可他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留守在京城的人,见宋宴淮生气了,忙解释道:“天灾人祸,这是防不住的。”

    “你当我傻么?”宋宴淮看了他一眼,目光平静,但是被他盯着的人,却觉得后背发凉。

    “温言,你别这么紧张。”就在大家做好准备挨骂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这事儿,是我让人去干的。”

    “为什么?”宋宴淮问道。

    “皇兄把他不要的女人丢给本王,这是羞辱本王,本王不过是稍微反击一下罢了!”身穿黑衣的秦王倚靠在门框上,娃娃脸上带着不以为然。

    宋宴淮深深吸了口气,压着怒火道:“您不满意圣上的行为,我了解,可是您想要给圣上点颜色瞧瞧,也没必要拿那些无辜的百姓撒气。”

    “不过是几个无关紧要的百姓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秦王不以为然道。

    “王爷,您可听说过一句话?”宋宴淮强压着怒火,好言相劝:“得民心者得天下,圣上他的手段狠戾,早就已经让天下百姓忍无可忍了,咱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跟圣上走同一条路子,恰恰相反,咱们得勤政爱民,把百姓放在心里,这对您将来上位是莫大的助力!”

    “笑话,本王要登上皇位,还得依靠那几个目不识丁、手无寸铁的百姓?”秦王嗤笑一声,“温言,你也不要劝我了,你只管做好自己的分内事情就行了。”

    秦王一副不想听的模样,可有些话不是他不想听,宋宴淮就不说了。

    当初他会放弃考取功名,跟在秦王身后,帮着他打理京城的所有事务,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当今圣上鱼肉百姓,不把百姓当人看么?

    当初若不是秦王的表现让宋宴淮觉得他可靠,宋宴淮也不会决绝地跟在他身后。

    可现在看来,秦王跟圣上还真是亲兄弟,圣上不过是随意羞辱了他一番,他便迫不及待地在永林搞事情了。

    宋宴淮脸色很难看,秦王察觉到了,好歹宋宴淮是他信任的人,也是他手下最有才华的人,秦王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搞事情错了,但是宋宴淮不高兴了,他还是老老实实认错道:“温言,你别生气,本王错了,本王这就让杜神医去永林帮忙治疗瘟疫,你就别跟我置气了,咱们两人差不多四年没见面了,如今好不容易相见,不如一起去喝杯酒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2章 想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