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秦王主动递了梯子,宋宴淮见状,叹了口气,“王爷请。”

    秦王请他去喝酒水,宋宴淮自然是不能拒绝,也不会拒绝。

    京城是大盛最繁华的城池,这里聚集了大盛最美味的食物,想要吃什么,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秦王早就让人安排好了一切,等秦王和宋宴淮到的时候,桌上不仅仅有他们,还有顾流云和杜菲芋。

    因为都算是自己人,所以也没分什么男女有别。

    杜菲芋见到宋宴淮,黯淡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亮光,她提着裙摆,小跑着到了宋宴淮身边,坐在了离宋宴淮最近的位子上。

    “晏淮哥。”杜菲芋脸上飘起了两抹红霞,小声地喊了宋宴淮一声。

    宋宴淮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对着秦王告罪道:“王爷,我最近还在喝药,就以茶代酒敬您一杯吧!”

    “行!”秦王知道宋宴淮中毒的事情,自然没有勉强他,反而还叮嘱道:“你身体才刚刚好了一点,吃食正是需要注意的时候,本王让杜神医给你列个食谱,看看什么食物能吃,什么食物不能吃。”

    “王爷,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幼跟在爹爹身边学习,对于医术也略知一二,正好最近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跟在晏淮哥身边照顾他。”杜菲芋主动请缨。

    秦王笑看了杜菲芋一眼,对于这个姑娘的心思,他如何会不懂?

    不过君子有成人之美,杜菲芋是杜神医的独女,杜神医跟宋宴淮是他最依仗的手下,这两人要是结亲了,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有你照顾温言,本王自是很放心,那这段时间,温言的饮食,就交给你负责了?”秦王顺水推舟道。

    杜菲芋满脸喜色,正要应下来的时候,就听到宋宴淮轻描淡写地拒绝了:“多谢王爷的美意,不过我已经家有贤妻了,若是接受杜姑娘的照顾,被我妻子知道,她怕是不依。”

    在场四个人,也只有顾流云知道宋宴淮成亲了,还曾远远见到了宋宴淮的小媳妇一眼,不过他并不是多事的人,知道归知道,但是却没有大嘴巴地到处跟人说。

    所以其余两人听到宋宴淮这话,全都一副被雷给劈中了的模样。

    “温言你什么时候成亲的?本王怎么不知道?”秦王率先回过神,他满脸好奇地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没有跟本王说?”

    想到家里的小姑娘,宋宴淮眉眼带笑,声音都带了点愉悦:“我去年回老家,就是为了这桩婚事,婚事是父母操持的,不过我对她很满意。”

    知道内情的顾流云暗笑一声,觉得宋宴淮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见长,若是现在留在他身边的女子,还是原先跟他定亲的女子,宋宴淮定然是笑不出声了。

    一旁的杜菲芋愣愣地看着宋宴淮那带笑的面庞,她一直都知道宋宴淮长得好看,他笑起来更好看,可是宋宴淮极少笑,可现在他说起他的妻子,脸上的表情温柔又内敛。

    她一直都希望宋宴淮能多笑笑,她每次跟宋宴淮交谈,也都希望自己能说些愉快的事情,让他多笑笑。

    她努力了这么久,都没能让他笑,可是现在一个她从未谋面的女子,却能让宋宴淮想起她就满脸柔色、欢愉至极!

    真是讽刺!

    杜菲芋只觉得心口被扎了一刀,鲜血淋漓!

    连笑容都变得勉强了。

    “看温言这个模样,想来对方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秦王虽有心撮合杜菲芋跟宋宴淮,但是宋宴淮明确表明自己有妻子了,他也不会不知趣地把这两个人扯在一起。

    “还不错。”宋宴淮不吝啬地夸赞道:“她是个极其有趣的女子。”

    跟他认识的女子都不一样,明明身怀乾坤,可偏偏她表露出来的不过是些皮毛。

    说她懂藏拙,转眼她就自己露馅了。

    “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秦王附和道:“找个有趣的人共度一生,那是人生幸事。”

    说到这里,他就想起自己府里的王妃,整张脸都给垮下来了。

    不是说圣上赐给他的王妃长得不漂亮,能够被圣上选入后宫里的女人,容貌就没有差的,特别是当今圣上喜爱美色,登基之后,被收入后宫里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千娇百媚?

    秦王妃漂亮归漂亮,可她曾经是圣上的妃子,现在被赐给了他,那在别人看来,他这个秦王就是被圣上打脸了。

    秦王自是不高兴的,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对秦王妃也只是面子情,内里是什么都没有。

    他只要还没有跟圣上翻脸,那秦王妃就得好好的活着,好好地当她的秦王妃,不能出一点差错。

    “温言,你什么时候把你媳妇带来给我们看看?”秦王嬉皮笑脸地望着宋宴淮:“你好歹帮了我这么多年,我应该给你媳妇送点礼物,恭祝你们新婚。”

    “王爷有机会见到她的。”宋宴淮淡笑道。

    话是这么说,不过叶千栀现在还在东屏村,秦王跟她见面,估计得几年后。

    宋宴淮这么想的时候,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宋宴淮这一桌四个人各怀心思地喝茶吃饭,而远在东屏村的叶千栀,也正在暴打*!

    叶千栀从来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主动打人,毕竟她经历过生死,也经历过不少事情,对于事情的容忍度,比一般人都更高。

    但是她高估了自己,有些人生来就是挑战人的底线的。

    看着对面那一家人理所当然的模样,叶千栀只觉得手痒痒,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们!

    “叶千栀,就是你这个搅家精在背后使坏,才让翠花跟我们离心。”叶翠花的后娘叶王氏怒视叶千栀,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叶千栀弄死。

    “笑话!”叶千栀是第一次见到叶翠花的父亲和后娘,见到叶翠花的父亲躲在叶王氏身后,胆小如鼠的模样,她眉头挑了挑,就是这个人,招来了刀疤脸,毁了叶翠花的一生?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心里没点数吗?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反倒是把错处推到别人身上,你们甩锅还真是一流!”

    这么熟练,一看就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4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3章 已有妻室,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