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蓦然听到这个巨大的消息,顿时给惊住了。

    大家都听说过,叶翠花脸上的烙印是刀疤脸给弄的,但是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内情。

    叶天和叶王氏不会主动跟别人说起这件事的内幕,毕竟他们还要脸,而刀疤脸在经历了那么邪门的事情后,心里也后怕不已,自然不会主动跟人提起这件事。

    外面传出来的消息,都是他喝醉后,胡言乱语说的。

    大家都是要脸的人,自然不会主动爆出这件事。

    叶天和叶王氏本来以为叶翠花失了清白,只要她顾着脸面,自然不会主动跟人说这件事,不仅不会说,还会捂得严严实实。

    但是叶翠花就是这么邪门,她宁愿自己被人指指点点,也依旧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

    孤男寡女在厨房里,对方还是刀疤脸这么没品的人,两人单独在厨房,难不成刀疤脸就只毁了叶翠花的脸,没做点别的?

    这事儿说出去给别人听,谁信?

    叶王氏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你疯了?你不想嫁人了?”

    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件事给抖出来。

    “你们事情都做了,我连说的资格都没有么?”叶翠花见她慌了,心里有点爽:“嫁不嫁人那是我的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你把这件事爆出来,谁还敢娶你?”叶王氏压着声音,威胁她道:“你要是不想以后被人嫌弃,那就给我们一百两银子封口,我们会帮你保密这件事。”

    见叶王氏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从她这里抠钱,叶翠花冷笑一声,同样压低声音道:“你有时间打我的主意,不如好好想想,你的儿子和女儿以后要怎么找媳妇和找好人家,我猜啊,今天这件事爆出去以后,你的一儿一女怕是很难推销出去了。”

    一想到这姐弟两人会被砸在手里,叶翠花心情更好了!

    闻言,叶王氏心里有些慌,特别是当她看到周围看热闹的人们眼里毫不掩饰的鄙夷时,心里更是没底。

    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叶翠花见他们还赖在原地,不愿意离开,她也没有强求,而是直接去了厨房,舀了一水瓢的刷锅水,直接往他们身上撒去。

    叶天、叶王氏、叶大宝和叶翠果慌忙躲避,但是身上还是不可避免被波及了。

    饶是如此他们也不愿意离开,反正脸皮都已经撕破了,他们要是再不占点便宜,今儿这脸怕是白丢了。

    可叶翠花不是他们能拿捏的了,他们不愿意离开?那没问题!

    叶翠花直接抡着一把斧头从院子里出来,手拿斧头,对他们比划了几下。

    叶天和叶王氏对视一眼,脑海里浮现出过年前那一幕,叶翠花拿着菜刀要砍叶大宝,那时候可把叶王氏吓坏了,真的怕叶翠花一个不慎就把叶大宝的手指给砍了。

    而现在扛着斧头的叶翠花,跟他们记忆中拿着菜刀的叶翠花融合成了一个人。

    吓得他们心肝儿颤!

    是钱财重要,还是命重要?当性命被人威胁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毫不犹豫选择性命,叶天几人也不例外,知道占不到便宜了,叶天和叶王氏只能顶着大家鄙夷的眼神,灰溜溜地离开了。

    等叶天一行人离开后,叶翠花才扛着斧头回了宋家。

    见到叶翠花进来,叶千栀迎了上来,心疼道:“你刚刚太虎了一些,为了那几个*,毁了自己可不值得。”

    叶翠花的做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件事爆出去以后,叶天和叶王氏名誉扫地不假,但是叶翠花的名声也会有影响。

    “我就是故意的。”叶翠花笑着拍了拍叶千栀的手:“你别担心,我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早就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翠花是为了躲避那些来提亲的媒人婆?”知道内情的宋云绮稍微想想就猜到了叶翠花的目的,她见叶千栀讶异的表情,解释道:“三嫂,最近你都在忙着研究新的香皂和胭脂水粉,这些杂事,我们就没有拿来烦你。”

    “自从翠花跟村长买地打算建房后,每天来咱们家提亲的人家,可以排成长队了。”

    这些人也不仅仅是来跟叶翠花提亲,还有大部分是来跟宋云绮提亲的。

    宋家的家底在十里八村那都算丰厚的,她还有一个举人哥哥,看上宋云绮的人家可不少。

    但是不管他们多有诚意,不是宋婆子看不上,就是宋云绮不喜欢。

    过了年后,她已经十八岁了,这个年龄,在大盛算是大龄了,但是宋云绮却丝毫不慌张。

    她每天跟在叶千栀身后,事业搞得风生水起。

    原本宋婆子对宋云绮的婚事还挺着急的,但是见到宋云绮一心扑到了事业上,对于她张罗的相亲,提不起兴趣,她也从兴致勃勃到现在已经听之任之了。

    牛不喝水强按头,若是将来宋云绮日子过得好,那她还会觉得自己没做错,可要是宋云绮过得不好呢?

    就算宋云绮不会埋怨她,但她心里能安定么?

    年龄越大,就越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幸福就好。

    宋云绮不过是说了个开头,叶千栀就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来跟叶翠花提亲了。

    说白了,他们看上的不是叶翠花,而是叶翠花每个月的工钱。

    在过完年后,叶千栀特意在村里找了两个姑娘来帮忙,一个是宋云天的闺女宋如意,另外一个是宋如意的好朋友,给她们的工钱也是每个月一两银子。

    在这个大男人每天工钱都才十五文钱的地方,一个月下来也才四百五十文钱,而叶千栀给她们三个姑娘,一开口就是八百文钱,后来等她们熟练后,直接就一两银子一个月。

    能不让他们眼红么?

    所以这半年来,来东屏村提亲的人家不知凡几。

    宋如意才十四岁,宋李氏压根不着急她的婚事,而叶翠花无心婚事,至于剩下的那个姑娘,家里人见她每个月都有一两银子的工钱,又如何舍得让她早早出嫁?

    “不想嫁人就不嫁,嫁人哪有银钱香?”叶千栀含笑道:“男人说不定会背叛我们,但是银钱可不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3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16章 牛不喝水强按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