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想了想,认真道:“很悬!”

    “怎么说?”

    “从刚才宋天才的描述中,不难发现他心上人的母亲是个注重银钱的人,或者说在她看来,银钱可比女儿的幸福重要多了,不然她说不出宁愿让自己的女儿给富家子弟当妾,也不愿意成全这对有情人。”

    宋云绮就事论事道:“宋天才的收入跟有钱人是没法相比,但是在咱们东屏村,乃至映秀镇来说,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了,对方的家庭很贫困,连儿子的束脩,都靠女儿走街串巷卖手工艺品攒下来的,自家都这么贫穷了,她还嫌这嫌那的,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

    “什么可能?”叶千栀见宋云绮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由得提起了几分兴趣。

    宋云绮:“一种是她想要卖女求荣,所以看不上宋天才,第二种嘛,就是她故意拒绝宋天才,想要看看宋天才能做出什么样的退让,到最后,怕是宋天才不仅娶了她的女儿,还得养他们一家人。”

    “看不出来我家阿绮能从一件事想到这么多,太厉害了。”叶千栀夸赞了她一句。

    “我这不算什么,我相信三嫂早就想到了。”宋云绮被夸得脸红红的,很不好意思。

    闻言,叶千栀笑了笑,没有瞒她:“这个女子可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这背后的水挺深。”

    “三嫂的意思是这个女子是故意靠近宋天才的?那她的目的呢?”宋云绮惊讶地问道。

    “等等看吧!”叶千栀不欲多说:“他们有所求,狐狸尾巴会很快就露出来的。”

    叶千栀神情轻松,给人一种她全局掌控的信服力,宋云绮也没有再问这件事,转而跟叶千栀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姑嫂两人聊完了事情,叶千栀闲着没事,就去书房练大字,刚刚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靠近窗户的桌子上,站着一只雪白的信鸽。

    叶千栀对这只信鸽不陌生,以前宋宴淮在家的时候,它经常都会出现在书房,不过宋宴淮离开家后,这只信鸽就再也没有出现了,现在突然出现在书房,吓了叶千栀一跳。

    雪白的信鸽见到叶千栀推门进来,黑豆大小的眼睛滴溜溜地望着她,见叶千栀拿了一本书坐在了以往宋宴淮常坐的位子上,它突然飞了过来,趴在了叶千栀刚刚摊开的宣纸上。

    信鸽的行为这么诡异,叶千栀只能搁下了笔,一把抱起了信鸽,自言自语道:“难不成你是来给我送信的?”

    话音还没有落下,她就看到了鸽子脚上绑着的竹筒,拆下竹筒,拿出里面卷着的信纸。

    打开卷着的信纸,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字迹,是宋宴淮的字迹。

    纸张不长,能说的事情自不多,宋宴淮只是说自己到了京城,还说他在京城见到了几种不错的香料和衣料,他已经托镖局的人给送回来了,让她注意收货。

    除了这些杂事外,宋宴淮还说了自己身体的情况,从宋宴淮的描述能看出他的身体还挺不错,叶千栀本来悬着的心,倒是放松了下来。

    看完了信,叶千栀见信鸽还乖巧地趴在桌上,她勾唇一笑,从书架上拿出了一包小米,倒在了桌上,给信鸽吃,又给它倒了一杯水,等信鸽有吃有喝后,她这才提笔给宋宴淮写回信。

    好不容易写完回信,把信纸叠成小块,塞到了竹筒里,再绑到信鸽脚上,再放飞它。

    见信鸽展翅高飞,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了空中,叶千栀这才收回了视线。

    宋宴淮来信的消息,叶千栀跟家里人说了,宋婆子知道宋宴淮写了信回来,还说给他们买了不少衣料,她没好气道:“这小子是企图用这些东西来讨好咱们,让咱们不生他的气呢!”

    宋宴淮坚持要去京城,宋婆子想尽了各种办法都阻拦不了,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宋宴淮离开。

    宋宴淮知道自己的行为惹宋婆子生气了,所以才准备了礼物,想让他们消气!

    “娘,温言送礼物那是他的事情,咱们收着就是了。”叶千栀笑得狡黠:“咱们又没说收了他的礼物,咱们就不生气了,东西咱们照收,咱们照样不理他。”

    “行!”宋婆子拍着腿道:“栀栀的这个法子深得我心!”

    话是这么说,但宋婆子内心还是很关心宋宴淮的,她不过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最近天气越来越热,京城那边物价高,我准备了一些凉茶和干货,等镖局的人来了以后,我托他们捎去给温言。”叶千栀笑容清浅:“娘,我记得您前段时间刚刚给温言做了两套衣裳,要不要顺便捎去给他?”

    “我那可不是给他做的,是给你们爹做的。”宋婆子嘴硬道。

    叶千栀跟宋云绮相视一笑,没有多言,当她们眼瞎么?

    就那款式和衣料的颜色,只适合青年男子穿的,她们爹穿上的话,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那怎么办?我没给他准备衣服。”叶千栀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我现在去州府给他买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也不知道镖局的人什么时候到。”

    叶千栀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宋云绮见她慌张到手足无措,忙道:“三嫂,不就是做衣服吗?我们晚上一起做,咱们两人合作,肯定很快就把衣服给做好了。”

    “你还是消停点吧!”宋婆子没好气地点了点宋云绮的脑门:“就你那女红,也就只能绣点帕子什么的,做衣服还是省省吧,免得你哥收到你的衣服,传出去丢人现眼。”

    “栀栀,你也别着急,我那边刚好有两套衣服,你拿去应急。”宋婆子扭头,冲着叶千栀和颜悦色一笑。

    “谢谢娘!”叶千栀爽朗一笑,给宋婆子碗里添了一个鸡腿。

    用过饭后,大家各自散去。

    宋老爹跟宋婆子回到房间后,就见宋婆子从衣柜里把两套崭新的青色、蓝色衣袍给拿了出来,仔细叠好,放在了包袱里。

    他酸溜溜道:“前一刻还说这两套衣服是给我准备的,转头就送给了三郎,我在家里的地位是越来越透明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0章 京城来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