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镖师们跑得太快,叶千栀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离开了,叶千栀掂了掂手里的银钱,倒是没有追上去,只是在心里记上了一笔,等下次给宋宴淮写信的时候,得让他好好谢谢这几位。

    叶千栀晃悠着回到了堂屋,就看到宋云绮对着一箱子的宝石干瞪眼。

    “阿绮,你这是怎么了?”叶千栀好奇问道:“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娘让我挑选几样首饰佩戴,可三嫂你看看这箱子里的首饰有正常的吗?”宋云绮不客气地吐槽:“三哥他读书厉害,写文章也厉害,但这审美咋就这么奇葩?你说我把这些首饰戴在头上,那不是明晃晃告诉大家,我家有钱,大家快来打劫我吗?”

    自从叶千栀捣鼓起肥皂和茶楼的生意后,宋家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更好过了。

    不知惹了多少人眼红。

    她现在要是真佩戴这些闪瞎人眼的首饰出去,岂不是告诉别人,他们家赚大钱了?

    都说财不外露,宋云绮才不会这么傻呢!

    “说得对。”叶千栀忍笑道:“这些首饰暂时用不上,那就先放起来,等你出嫁的时候,再拿出来给你撑场面。”

    “三嫂。”宋云绮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

    叶千栀知道她害羞了,也没有再打趣她,而是翻看起了那一堆颜色鲜艳的布料。

    跟宋宴淮挑选首饰的眼光一样,这些布料五光十色,种类十分的丰富。

    叶千栀把布料翻看了一遍,根据宋云绮的皮肤和喜好,给她挑选了嫩绿色、浅粉色的衣料做衣服。

    宋云绮对自家三嫂的眼光很信服,三嫂说她穿这种颜色的衣服好看,那就一定好看。

    给宋云绮挑选完了布料后,叶千栀又给宋婆子和宋老爹挑选。

    等选完了家里人的布料,叶千栀才给自己挑选。

    她的五官绝艳,穿艳色的衣服比较好看,所以她特意给自己挑了玫瑰红、朱丹红、深绿色的衣料。

    这些颜色虽然好看,但是宋云绮觉得她家三嫂长得好看,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好看,正好她手里拿到了一卷月牙白的料子,她直接把这料子递给叶千栀:“三嫂,我觉得你穿这种颜色的料子,应该也很好看。”

    叶千栀低头一看,笑着婉拒道:“月牙白的颜色更适合你三哥。”

    宋宴淮的气质偏儒雅,穿月牙白颜色的衣袍,更是显得他是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

    “三哥的衣服还挺多的了,用不上了,三嫂,你给自己做一身呗?”宋云绮怂恿道。

    叶千栀还是拒绝了:“我的容貌跟这种颜色的衣服不搭,勉强凑到一起,那不是委屈了这匹好料子?”

    “像它这样难得的料子,还是留给能让它大放异彩的人吧!”

    闻言,宋云绮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三嫂,你真是逗。”

    明明是不喜欢这种颜色的布料,偏偏还给整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这不是怕委屈了它吗?”叶千栀指了指月牙白的布料,把它放在了一边,心里琢磨着,等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她得好好练练女红,给宋宴淮做一套衣袍。

    宋云绮笑得更大声了。

    姑嫂两人说说笑笑间,就把宋宴淮送回来的东西给安置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告别了六月,迎来了七月酷暑。

    叶千栀怕热,每天躲在家里还是觉得热得不行,而刚刚步入七月份,田里的早稻也到了快要成熟的时候。

    当初早稻是叶千栀亲手育苗,亲自教木壮几人如何种植,那时候还闹出了不少的笑话,村里人也全都看她笑话,觉得她一个不懂农事的小姑娘偏偏不懂装懂。

    眼看田里的水稻快要成熟了,叶千栀便组织木壮几人先把稻田里的鲤鱼、河虾给捞一部分起来。

    鲤鱼跟河虾放到田里的时候还是鱼苗跟虾苗,几个月过去,鲤鱼跟河虾究竟是已经死了,还是长大了,大家心里都没底,宋婆子甚至还想着,要是田里的鱼跟虾死了,那她就偷偷去镇上买些鱼跟虾回来,偷偷放到田里,怎么着也不能让叶千栀失望,让她受打击!

    不过她这个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木壮几人就从田里捞起了好几条鱼。

    每条鱼大概三四斤的样子,在鱼篓里活蹦乱跳。

    除了鱼,河虾也已经长到了二指大的大虾,宋云绮看到的,开心得不行。

    这次只捞了六条鱼,叶千栀给宋天才家送了一条,给宋云天、宋云飞那边各送了一条,村长家也送了一条,这样一来,也就只剩下两条鱼了,不过也足够家里人吃了。

    一条鱼清蒸,一条鱼红烧,至于河虾,叶千栀则用辣椒给宋云绮做了一大盘的水煮虾。

    辣椒和花椒在锅里炒香,再加入开水和料酒,等烧开后,洗干净的大虾才丢到锅里,大虾下锅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这样煮出来的虾,虾肉很是入味,口感更好。

    这次河虾捞了足足五斤,叶千栀煮好了以后,给大房跟二房各送了一大碗过去。

    宋婆子见到了,眼里掠过一抹笑意,心里对叶千栀的做法很赞同,但是嘴上不饶人道:“栀栀就是太善良了,那两家有什么好东西可没有给咱们家送,栀栀倒是有点好东西都想着分给他们。”

    上次宋宴淮送回来的布料,叶千栀也挑选了几匹适合他们的送过去,这次鲤鱼跟河虾,叶千栀也没有落下他们。

    还有叶千栀每次捣鼓出了什么好东西,也没有落下过那两家。

    “娘,您要是舍不得,那就让三嫂不要送啊!”宋云绮一眼就看穿了自家娘的言不由衷,她笑着怂恿道:“只要您当了这个坏人,保证没有人敢议论三嫂。”

    “那还是算了。”宋婆子摇摇头道:“你三嫂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用意,我可不能搅了她的事情。”

    其实叶千栀这么做不过是顾着宋宴淮跟他们是兄弟,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送了就送了,也不心疼,而且她这么做,也能刷一波好感度,将来宋宴淮走仕途的话,应该有点帮助。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3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2章 不搅合,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