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串好了虾后,叶千栀让她们把虾晾晒到了屋檐下。

    一排排橙红色的虾挂在屋檐下,很是壮观!

    挂好后,宋云绮这才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忙问道:“三嫂,这样晒干了就能保存?”

    “嗯。”叶千栀点头。

    “那味道跟新鲜的虾会不会有所不同?”对于吃货来说,最关心的自然是味道了。

    叶千栀想了想后,肯定道:“口感肯定没有鲜虾那么好,不过也相差不大,你以后想要吃,我给你煮。”

    自家三嫂的手艺那可是顶好的,宋云绮眼睛一亮,满足了。

    虾刚刚全部晾上去,不远处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哎呦,我就说你们今天怎么不跟着去卖鱼了,原来是在家里败家啊!”许久未曾上门的宋林氏站在不远处,看向她们时,嘲讽道:“你们还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么多虾,就这么给糟蹋了。”

    看到一个个橙红色的大虾挂在屋檐下,宋林氏心就一阵痛。

    真是败家啊,这么好的虾,不趁着新鲜赶紧煮了吃,居然给挂在了屋檐下晾晒。

    她听说过晒梅菜干,晒稻谷,晒棉被,晒冬瓜片,晒笋干,晒山珍,就没听说过还能晒虾的。

    “我们就算糟蹋东西,那也是糟蹋自己家里的东西,可没有去祸祸二嫂家的东西。”叶千栀不喜欢这个二嫂,不轻不重地回怼道:“二嫂有这个时间管我们家的事情,不如早些回家给二哥准备晚饭,免得二哥忙活一天回来,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们两口子的事情?”宋林氏很不喜欢叶千栀,特别是看到叶千栀那张白皙的脸庞时,眼里不自觉浮现出一抹嫉妒、恨意。

    宋林氏今年已经三十出头了,在乡下,这个年龄的妇女,哪怕保养得再好,那也比不上年轻的小姑娘。

    宋林氏成亲多年没有生养,她又善于打扮自己,已经三十出头的人,但是看起来,不知情的人都会误认为她才二十四五岁。

    每次她出门,都会被人夸一句,长得真年轻。

    她的容貌也就是清秀有余,要多好看那是没有的,当初叶千栀嫁进来的时候,面黄肌瘦,一看就知道是贫苦出身的丫头。

    宋林氏那时候没有把叶千栀放在眼里,可是当叶千栀倒腾出了肥皂,在州府开起了茶楼,人也渐渐长开,一天一个样,她心里就有些慌。

    明明叶千栀跟她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利益的纠葛,可她就是看叶千栀这张脸不顺眼。

    恨不得毁了她这张脸!

    对于宋林氏的莫名恨意,叶千栀没有放在心上,她面无表情道:“跟我自然是没关系,不过娘回来见二哥在外忙活了一天的事情,回来还要给你做饭,你说,娘心里会舒服吗?”

    婆婆对儿媳妇再好,儿媳妇还是得有点分寸,不能因为婆婆好说话,就失了分寸。

    有些分内的事情,不管多忙,都得自己亲力亲为。

    以她跟宋宴淮为例,家里以前没有添晚娘跟和娘的时候,她每天都早早起来准备早饭,有些时候起不来,宋婆子也表示理解,对她还很贴心。

    后来多了晚娘跟和娘,叶千栀不用操心厨房的事情,家里的琐事也都不用她操持,但是宋宴淮在家的时候,叶千栀三不五时也会亲自下厨,做几道宋宴淮喜欢吃的吃食,给他熬一碗汤。

    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但是宋婆子见了以后,心情会变得很好。

    叶千栀会跟宋林氏说这话,一来是不想跟宋林氏打交道,二来是提点她,希望她能醒悟。

    不过叶千栀的一番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宋林氏不仅没有听出叶千栀话里的意思,还认为叶千栀是在嘲笑她。

    “他是我的夫君,给我做顿饭怎么了?”宋林氏没好气道,话还没说完,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戒备地望着叶千栀,堤防道:“你这么关心我家那口子有没有饭吃,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想着破坏我们两口子?”

    “叶千栀,你好歹也是宋家名正言顺娶进家门的人,是三郎的媳妇,你背着三郎,肖想他的二哥,你是想要给三郎戴绿帽子吗?”

    宋林氏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她越说越觉得这个可能很大。

    宋宴淮离家已经好几个月了,叶千栀她刚刚新婚不久,肯定是想男人了,这不刚好她家那口子跟宋宴淮长得还有几分相像,叶千栀怕不是就盯上了她家那口子吧?

    “叶千栀,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你这样破坏别人的婚姻,你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吗?”

    叶千栀什么都还没有表态,宋林氏自说自话就脑补出了一大通的戏。

    一旁的宋云绮跟叶翠花直接都无语了,她们没想到宋林氏会这么想,这么想就算了,居然当着大家的面,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二嫂,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三嫂跟二哥不是这样的人,你这样污蔑他们,你是何居心?”宋云绮冷声质问道。

    “他们是不是这样的人,只有他们自己清楚,他们背地里做了什么事情,也只有他们知道。”宋林氏嘲讽地望着宋云绮:“难不成他们做了这样不道德的事情,不藏着捂着,还满村宣扬么?”

    “凡事都讲究证据,你这样空口无凭就诬陷别人,那就是不对的。”叶翠花说道。

    宋林氏看了她一眼,目露不屑道:“你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翠花姐姐并不是下人,就算她是下人,那也是我们家的人,你一个分家了的嫂子,有什么资格指责她?又凭什么看不起她?”

    叶千栀本就不是好欺负的人,宋林氏污蔑她就罢了,还欺负她身边的人?那就不能忍了!

    叶千栀眼睛直直地对上宋林氏那来不及掩饰羡慕嫉妒恨意的双眸,她眼里的刺骨寒意让宋林氏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也是这样的人。”叶千栀注意到了院子门口有人进来,她似笑非笑道:“二嫂会这么想,莫不是二嫂自己早有这样的想法?”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3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4章 羡慕嫉妒恨,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