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而且宋林氏也太小气了,叶千栀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她就疑神疑鬼,怀疑叶千栀跟宋云飞有染。

    这行为也太小家子气了。

    此时宋云飞家门口,除了林家人跟宋婆子几人外,还有不少村里人跑来看热闹,他们虽然没怎么跟叶千栀接触,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不知道叶千栀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千栀嫁到宋家后,整天都忙着赚钱,极少跟村里人接触,不过这不影响大家对她的好感。

    特别是看到她带着宋天才赚钱,让宋天才用一年不到的时间,还了旧债,建了新房。

    还有宋如意她们帮叶千栀干活,每个月的工钱就有一两银子,大家都羡慕得不行,纷纷在心里祈祷,希望叶千栀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招的人越来越多,这样他们家的闺女也能去宋家工作。

    门口吵吵嚷嚷,在屋里睡觉的宋云飞自然是听到了。

    昨晚他把宋林氏的东西打包,丢给她后,便回了屋,心情不好,也懒得做饭,从柜子里摸出几坛酒,就着花生米,他就喝了个昏头转向。

    一夜过去,酒还没有彻底解,宋云飞听到外面闹轰轰的声音,皱着眉头爬起来。

    一夜宿醉,脑袋嗡嗡嗡作疼,他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打开门往外走去。

    一出房门,就看到院子一片狼藉,一扇院门歪歪斜斜地挂在门框上,另外一扇门经受不住暴力,已经倒在了地上。

    “二郎。”宋婆子见宋云飞衣衫不整地从屋里出来,忙迎了上去,还没靠近,就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厚酒味,宋婆子皱了皱眉:“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娘,我心里难受。”宋云飞看到宋婆子,嘟囔道。

    “难受也不能喝那么多酒,你知不知道喝酒伤身?”宋婆子看到他身上皱巴巴的衣服,眉头紧紧锁了起来:“你这孩子怎么就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呢?”

    一看宋云飞的状态,宋婆子就知道他昨晚怕是写完休书后,就跑去喝酒了,别说洗澡了,怕是连晚饭都没吃。

    “娘,我没事。”宋云飞见宋婆子冷着脸,看向他时,却掩不住的心疼,他就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宋婆子担心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宋云飞保证道。

    宋婆子给他整理了一下卷成了酸菜干的衣服,轻叹了口气。

    林川见到他出来,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喊了一声:“云飞。”

    “这门是你踹开的?”宋云飞看了林川一眼,面无表情道:“记得赔偿。”

    “云飞,我们好歹是亲戚,说赔偿就见外了吧?”林川讪笑一声,见宋云飞脸色很难看,他连忙说道:“我赔,我一定照价赔偿。”

    “云飞,两口子过日子,难免发生点小争执,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知道了,是我妹子口无遮拦,但她也是无心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她计较了。”

    林川陪着笑脸道:“她啊,是太在意你了,所以才会反应过激,我们已经教训过她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你们呢,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怕是不行。”宋云飞摇头道:“她打我骂我都没所谓,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对三郎的媳妇说那些话,她欺负我,我不在意,但是她不该欺负我的家人,不该算计我爹娘的财产。”

    宋云飞忍了宋林氏很久了,此时把心里的不满娓娓道来,堵得林川再也说不出求情的话:“休书已给,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你们都别劝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宋林氏哭着求宋云飞,希望他看在他们夫妻一场的份上,给她一次悔改的机会,可惜宋云飞不为所动。

    林家人见宋云飞打定主意,不会改变,心里着急,好声好气劝不动,说话的声音也大声了起来,林川说话的时候,还不小心推了宋云飞一把。

    宋云飞宿醉刚醒,被他这么一推,直接倒在地上。

    宋婆子见状,立刻上前推了林川一把。

    双方从口舌之争,到后面动起了手脚。

    等到林家人被东屏村的人给赶出东屏村时,林川和宋林氏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就见宋婆子赶着牛车出现在村口。

    宋婆子没有理会林家人,直接指挥宋老爹驾车去林家村,说是要去把宋林氏带走的金银细软给拿回来。

    “二郎都打包给她了,咱们去拿回来,是不是不太好?”宋老爹驾着车,迟疑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宋婆子一拍宋老爹的肩膀:“林氏买那些首饰的银钱,不是二郎赚的,就是从咱们这里拿走的,现在二郎休了她,咱们把东西拿回来有什么不对?”

    宋婆子宁愿把这些首饰丢到河里,也不愿意被林氏给拿走。

    宋老爹一向是以宋婆子唯首是瞻,所以宋婆子这么说了,他也就只能驾着车去林家村。

    宋婆子可不是宋云飞,会讲夫妻情分,她一到林川家里,揪着林川的女儿问,林氏昨晚在哪个房间歇息,宋婆子凶神恶煞,林川的女儿被吓坏了,她指了一个房间,宋婆子二话不说踹了门,进屋搜罗了一番,把林氏从宋家带走的首饰全都给找出来。

    除了首饰,还有那些漂亮的衣服,宋婆子看到一件衣服上有米粒大小的珍珠,也一并给扯了带走。

    等到林川几人回来时,宋婆子和宋老爹早已经扬长而去。

    林氏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攒了十几年的首饰被宋婆子搜罗一空,差点没背过气去。

    林川知道这件事后,诧异道:“昨晚你回来时,怎么没跟我们说这件事?”

    昨晚林氏哭着回来,浑身脏兮兮的,他们还都以为林氏是被扫地出门了,除了几身换洗衣服,什么都没有,谁能想到宋云飞那么大方,还把值钱的首饰也让林氏带回来了。

    “我忘了。”林氏能怎么说?难不成要她实话实说,她不跟娘家人说这件事,是担心家里的嫂子盯上她的首饰?

    “小姑这是不相信我们,怕我们贪墨了她的首饰,所以不跟我们说。”林川的媳妇一眼就看出林氏的想法,她嗤笑道:“我们家是穷,但我们是有志气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林氏防错人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8章 防错人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