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林氏听到自家嫂子说的话,冷笑一声。

    她对娘家这般戒备,那是因为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还记得她当年未出嫁时,嫂子刚刚娶进门,见到她头上的银簪子,很是喜欢,说是借去戴回娘家走亲戚,可是戴着戴着,银簪子就变成了嫂子的东西,再也没有回来了。

    她那时候脸皮薄,不太好意思跟自家嫂子要,抓心挠肝了好几天,最终还是舍不得白白把银簪子给嫂子,吞吞吐吐去要了。

    谁知道嫂子矢口否认,说是没有跟她借过银簪子,她不信,争吵着要去检查嫂子的首饰。

    嫂子没拦着,让她去屋里检查,还请来了林氏的父母作证。

    林氏把嫂子的首饰全都翻找了出来,嫂子娘家穷,她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三样首饰,一样是银耳环,另外两样是簪子,一根木簪子,一根银簪子。

    银簪子的样式十分精美,跟她借给嫂子的银簪子没点相似之处。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林氏被家里人训了一顿,那时候她不明白,明明她的银簪子借给了嫂子,为什么就找不到?

    难不成嫂子把银簪子给弄丢了?

    后来她出嫁了,宋家条件好,宋云飞爱她如命,只要她喜欢的东西,他都给她找来。

    林氏喜欢各种精美的首饰,宋云飞每次赚到钱就给她做各种首饰。

    十几年下来,林氏拥有了各种精美的首饰,虽不能跟富贵人家的少奶奶跟姑娘相比,但她的首饰在映秀镇,绝对是最多的,最精美的。

    拥有的首饰越来越对,林氏对首饰也越来越了解,自然也想明白了未出嫁前被嫂子借走的簪子落得了什么下场。

    金银可以融化,重新打造新的首饰。

    林氏知道这件事后,便对娘家人堤防的厉害。

    却没想到,这次失策了!

    本以为自己只要防着娘家人,却不想宋婆子不按常理出牌,直接追到林家,把她攒了十几年的首饰都给拿走了。

    这些首饰是林氏的命,特别是她看到自己衣服上的珍珠也被抠走后,更是差点一口鲜血没有喷出来。

    好不容易稳住情绪,她跌跌撞撞往外跑,要去宋家把首饰拿回来。

    面对上门吵着要首饰的林氏,宋婆子直接拿着笤帚把人赶跑,宋云飞对林氏最后一丝的情意,也被早上林家人跑来*后,斩断了。

    “宋云飞,你就任由你母亲这样欺负我?”林氏泪眼滂沱地望着宋云飞:“那些都是我的首饰,你娘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抢走?”

    “那是你的首饰?”见林氏伸手指宋婆子,口中咒骂个不停,宋云飞脸色冷得不行,他一把抓住林氏的手,把她往外一推:“你的手再指着我娘,信不信我把你的手给砍了?”

    “我记得你嫁给我的时候,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根木簪子,那些首饰都是成亲后,我买给你的,或者是你从我娘这里拿了钱添置的,那些都是属于我宋家的东西。”宋云飞不留情面道:“别家被休弃的人,除了自己的嫁妆外,婆家的一草一木可都不能带走。”

    “那些东西是我宋家的银钱置办的,我娘拿回来有何不妥?”

    “”林氏望着宋云飞,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林氏娘家也不富裕,她出嫁的时候,自然也没有给她添置嫁妆,宋云飞见林氏堵在家门口不走,他看得心烦,直接去隔壁找宋云天,让他帮忙削两根木簪。

    宋云天是靠木匠手艺吃饭的,木簪子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院子里不少木料,他随手捞起一块木头,掂量了一下后,直接拿着刻刀雕刻了起来。

    宋云天速度很快,两刻钟后,两根木簪就完成了。

    一根木簪上雕刻的是海棠花,一根木簪雕刻的是菊花。

    拿到了木簪,宋云飞立刻就跑去找林氏:“这两根木簪算是我宋家赔给你的嫁妆,你拿了就走吧!”

    林氏嫁到宋家不久,首饰多了以后,她当时带过来的木簪就被她丢弃了。

    宋云飞给东西给得猝不及防,林氏拿着木簪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想要说些什么,可宋云飞压根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给了东西就回家了。

    林氏在门口哭闹不止,宋云飞都没开门。

    知道再闹下去也没结果,林氏最后只能不甘心地离开了。

    从那一天后,林氏每天都会来宋家找宋云飞,先前来的时候,只是闹着要宋家把她的首饰还她,过了几天后,她就想跟宋云飞重归于好。

    可惜宋云飞心意已决,压根不理会林氏。

    而林氏的户籍,也被迁回了林家村。

    日子一晃已经过去五六天了,宋婆子觉得事情已经解决了,便想着要给叶千栀通个信,好让她回家。

    谁知道还没等她这边递消息过去,宋天才就先带回来了一个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宋婆子听完宋天才的话,声音尖锐地反问:“你们不是去茶楼查账吗?”

    “我们确实是去查账,可是进城的时候,三婶看到了城墙上贴着广招天下神医的告示,我们才知道永林发生了瘟疫。”宋天才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自家叔婆的脾气可不太好,面对叔婆时,他压力好大,可压力再大,他也要把事情一五一十给说清楚。

    “三婶知道永林缺少大夫后,她换了男装,去府衙报名,第二天就跟着州府的衙役出发去永林了。”宋天才有些委屈地说道。

    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叶千栀已经打算出发了,他劝人的话都还没有说出口,叶千栀就跑了。

    宋天才没了主意,不知道是追着叶千栀跑,还是先回来跟宋婆子几人报信,最后眼看追不上叶千栀了,他这才回来跟宋婆子说。

    “这个孩子,她又不会医术,去永林能干什么?”宋婆子满脸担忧:“瘟疫可不是别的疾病,她去那边可怎么好?”

    宋婆子想到这里,脸色更难看了,她早就知道叶千栀是个胆大的人,但是她没想到叶千栀的胆子这么大,别人恨不得离瘟疫地区远一点,她倒好,偏偏还往那边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2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9章 吓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