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如何能不着急?

    一想到叶千栀在永林,他就吃不好睡不着,恨不得自己立刻给飞过去。

    这一夜,宋宴淮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辗转反侧到天明,等天边露出一丝丝亮光的时候,宋宴淮就爬起来了,行李早就准备好,宋宴淮匆匆吃了几口饭后,便去找顾流云。

    顾流云跟宋宴淮认识多年,对他的性子很是了解,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等宋宴淮来了以后,他还是忍不住劝道:“温言,你能不能不去?”

    宋宴淮一言未发地看着他,顾流云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我知道了,你放心,京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谢了,兄弟!”宋宴淮冲顾流云笑了笑,转身上了马车,很快马车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顾流云站在门口,等到马车消失后,他这才转身回房,谁知道刚刚转过身,就被吓了一跳。

    一个身穿白色衣裙,三千青丝随风飘扬的姑娘站在他身后。

    “我去,你要吓死我啊!”顾流云拍了拍心口,惊魂未定道:“杜姑娘,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太神出鬼没了。”

    杜菲芋也知道自己把顾流云给吓到了,她冲着顾流云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柔柔问道:“顾公子,你这是送宋公子出门?他要去哪里?”

    “他去永林。”顾流云没有瞒着杜菲芋,他看着杜菲芋,这才想到杜菲芋的父亲也正好在永林,他便多嘴问道:“你跟你父亲最近可有信件往来?你可知道永林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杜菲芋摇摇头道:“自从圣上有旨,永林许进不许出后,我爹就没有给我写信了,永林城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清楚。”

    “顾公子,宋公子可有说他去永林干什么吗?”想到永林的情况,杜菲芋心中焦急:“他身体本就不好,还跑去永林,他这是不要命了么?”

    “你认识温言这么久,他是什么人,你会不知道,只要他想瞒着的事情,那就没有人能打探出来。”顾流云摇头道,不说他真不知道宋宴淮去永林干什么,就算知道,他也不会跟杜菲芋说。

    杜菲芋只是杜神医的独女而已,没什么特别之处,若是宋宴淮对杜菲芋有意,那他还能好好跟杜菲芋说道说道,可宋宴淮明显对杜菲芋没半点意思,而杜菲芋明知道宋宴淮成亲了,她却不避嫌,天天往宋宴淮身边凑,仅此一点,也让顾流云轻看她!

    杜菲芋担心宋宴淮,跟顾流云分开后,了无睡意,最后她喊来小翠,让小翠收拾行李。

    “姑娘,好端端咱们收拾行李烦什么?”小翠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道。

    杜菲芋道:“不知道怎么了,我心里总有些惴惴不安,永林情况那么危险,宋公子此时去永林,我很担心,我得亲眼去盯着。”

    “姑娘对宋公子真心一片,可宋公子他.”小翠忿忿不平地为杜菲芋抱不平:“他明明知道姑娘对他的一番心意,可他偏偏就无视。”

    “这不怪他。”杜菲芋为宋宴淮说话:“我喜欢他,是我的事情,我对他好,是我的事情,跟他无关。”

    “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他能看到我,除了我,再也没有人比我更适合站在他身边。”杜菲芋极其有自信地说道。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相信自己只要坚持下去,终究有一天能站到宋宴淮身边。

    小翠看自家姑娘熠熠生辉的双眸,想说什么,最终也全部都咽下了。

    另一边,宋宴淮已经到永林城门口。

    宋宴淮一手挑开了车窗帘,看到永林城里城外一片安静。

    对过了身份文牒后,马车被放进了城里。

    宋宴淮来时,满脑子都是叶千栀,可等到了永林后,宋宴淮这才反应过来,他来是来了,但是叶千栀在永林哪里呢?

    永林是离京城最近的一座城池,人口虽没有京城人口多,但是也相差不大,这么多人,他该去哪里找叶千栀?

    宋宴淮在京城经营了五年,他名下院子也不少,永林他自然也有落脚之地,他让车夫先去自己名下的院子歇脚。

    用过了午饭,宋宴淮就再也待不住了,他带着一个青衣小厮往街上走去。

    永林城的街道上一片寂静,像是一座空城,宋宴淮顺着街道走了不知道多久,才见到街边有个摆摊子的妇人,他立刻过去打听情况。

    “这位婶子,您知道最近哪里有给人看病的大夫吗?”

    宋宴淮长得好看,很容易让人有好感,摆小摊子的婶子听到他的声音,那双宛如一潭死水的眼眸转动了一下,她抬眼看了宋宴淮一眼,随即往后躲了躲,很是害怕道:“你被传染了?”

    宋宴淮早就知道永林城的疫病很严重,不然朝廷也不会派兵来这里*了,永林城要不是跟京城比邻,怕是朝廷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搜集满天下的草药和药方,还征集了不少大夫来支援永林。

    永林离京城太近了,要是永林城的疫病没有控制住,传到了外面,那第一个倒霉的地方就是京城。

    京城要是乱了,那大盛还能不乱?

    在这一刻,宋宴淮想到这一切的麻烦源头,他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

    秦王

    “婶子,我是从外地刚来永林的。”宋宴淮解释道:“对永林的一切都很陌生,所以想问问婶子,城里为何会这般安静?”

    摆摊的婶子一听这话,倒是不怎么害怕了,她稳了稳神,说道:“大家都怕得瘟疫,有钱人全都想办法向外跑,穷人也只能认命了,上次朝廷从南方找了不少大夫过来,其中有位小大夫提出让大家留在家里,不要乱跑,得了疫病的人,则全都被带到了城里的荣英阁,他说要集中治疗。”

    不仅如此,等把城里得了疫病的人,全都召集起来后,府衙还安排人用艾草熏街道两边。

    说是这样能减少人被传染。

    不管有用没用,大家都照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2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1章 不死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