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看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身上穿的衣料虽好,但有钱人也都能买到,没什么特殊的。”有人说道:“他刚刚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打他们。”

    “这人定是叶笙的同伙,咱们把他们两人抓起来,交给杜神医处理!”

    大家叽叽喳喳地说着,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蹬蹬瞪一长串的脚步声。

    很快负责永林疫情的人诚惶诚恐地进来了,他见到被人围在中间的宋宴淮时,忙跑过来,点头哈腰,十分客气:“宋公子,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听说永林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来看看,究竟严重到了什么地步。”宋宴淮见到来人,挑了挑眉,意有所指道:“我本以为,永林都已经没粮没药材了,大家应该都在发愁怎么填饱肚子,怎么找到医治疫病的药材,没想到我高看了各位大夫。”

    负责疫情的大人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看了周围的大夫一眼,忙解释道:“宋公子,杜神医最近找到了抑制疫病的草药了,尚且还在试验阶段,想来过不了几天就有确切的结果。”

    “哦?”宋宴淮微微挑眉:“他来这里都快四个月了,还没找到病因?”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宋宴淮加重了音量,让负责疫情的大人浑身的虚汗一层又一层地溢出,让他心里十分没底。

    他会对宋宴淮这么客气,那就说明他是秦王手下的人,不然宋宴淮一个只有举人功名的人,如何能够让大盛朝廷的官员对他点头哈腰?

    秦王底下的人,谁不知道宋宴淮是秦王最信任的人,宋宴淮能力出众,脑子又好用,他在秦王一无所有的时候,就跟在秦王身边了。

    他帮着秦王经营了五年,现在秦王的势力虽没有当今圣上那么强大,但是也绝对不弱了。

    也有了实力去争一争皇位,不然圣上把自己的废妃赐给秦王当王妃,秦王也不会这么生气。

    当一个人有底气的时候,自然是不会允许自己受委屈,特别是当自己的脸面被人踩在地上。

    “宋公子,这里的情况十分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宋宴淮没有为难他,而是看向此时安静如鸡的那群大夫,他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在场的大夫脸色全都不好看。

    从这位管事的大人对这位蓝衣公子毕恭毕敬他们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叶大夫,我身体有点不适,还请你帮我看看。”宋宴淮没有理会那些人,而是看向了安安静静站在他身边的叶千栀。

    叶千栀的易容术还是不错的,哪怕他们靠得这么近,宋宴淮也只能隐隐看出身边的人轮廓有点熟悉,可是要说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

    但是他能确定,这个人就是他家的小姑娘。

    “好!”叶千栀应了一声,乖巧地跟在宋宴淮的身后,离开了荣英阁。

    有宋宴淮在,那些大夫虽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叶千栀,但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有几个人气不过,也只能自己踹着桌椅出出气。

    宋宴淮来了这里自然有落脚的地方,他谢绝了大人的安排,带着叶千栀往他来时的路走去。

    叶千栀一言不发地跟着他走。

    走了不知道多少,宋宴淮终于停下了脚步,叶千栀一个不查,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

    “哎呦。”毫无防备,叶千栀撞得眼冒金星。

    宋宴淮听到她的呼痛声,吓坏了,他认真仔细地给叶千栀检查了一遍,最后摇摇头,无奈道:“星宝,你脸上涂抹了什么?太厚了,影响我判断你额头上的伤。”

    叶千栀揉着头,呲牙道:“我没事,宋宴淮,你怎么来永林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宋宴淮帮她揉着额头,“你怎么跑来永林了?”

    “我听说这里发生了瘟疫,便过来看看。”叶千栀吸着气,忍不住道:“你轻点轻点。”

    “知道痛,下次走路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四周的情况?”宋宴淮忍不住说教:“先回家吧,等你把自己洗干净后,我再给你揉。”

    “宋宴淮,你嫌弃我的模样?”叶千栀咋咋呼呼道:“你不许嫌弃我。”

    “好好好,不嫌弃,我就是心疼你,你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变成了黑乎乎的黑球,真是牺牲大了。”宋宴淮说着话,拉着她进了自己在永林的宅院。

    叶千栀虽然没说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模样,但是宋宴淮如何会不懂呢?

    有点姿色的女子上街都不安全,更别说千里迢迢来永林了,而且永林还是这个情况,来到这里,自然要伪装一番。

    叶千栀没想到宋宴淮在永林还有如此宽敞的宅院,她如同王姥姥进大观一般,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等到宋宴淮让人送来了一身绯色的衣裙时,叶千栀这才小声道:“宋宴淮,我穿女装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宋宴淮揉了揉她的头:“我在这里,我会护着你,你想要做什么,都很方便。”

    宋宴淮这么说了,叶千栀也就没坚持了,她乖觉地去净房洗澡。

    自从来了永林后,叶千栀已经很久没有痛痛快快洗澡了,永林的情况太糟糕,现在城里不仅缺粮食,连水也是很紧张的,不然她这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容忍自己好几天没泡澡?

    在净房待了半个时辰,把身上的污垢全都清洗干净后,叶千栀这才穿上宋宴淮给她准备的衣裳,擦拭着湿哒哒的头发从净房出来。

    宋宴淮在屋里坐着,见她出来了,冲她招了招手。

    叶千栀走到宋宴淮身边,宋宴淮很习惯地接过了她手里的帕子,给她擦拭头发。

    见到皮肤白皙、全身干干净净的叶千栀,宋宴淮心情好了不少,他一边给她擦拭头发,一边跟她话家常。

    两人之间聊得最多的也就是永林城里的事情。

    叶千栀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跟宋宴淮说了,正当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门外传来小厮的声音:“公子,杜姑娘来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2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3章 杜姑娘来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