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杜姑娘?

    这三个字一出,屋里直接消音了。

    “杜姑娘?”叶千栀原本懒洋洋靠在椅子上,听到这三个字,她立刻坐直了身子,好奇问道:“温言,你是为了这个杜姑娘才来永林的?”

    不等宋宴淮解释,她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一面,能够为了一个女子做到这一步,很不错。”

    宋宴淮面色复杂地看着叶千栀,听到叶千栀这番话,他心里很不舒服,他没想到叶千栀接下来说的话,更是把他气得不行。

    “你既然有了喜欢的女子,那咱们什么时候和离?”叶千栀一脸兴奋地问道,宋宴淮能找到共度一生的女子,她很为宋宴淮高兴,不过她还是有点担心对方会误会,她小声道:“对了,要我帮你跟对方解释一下咱们之间的关系吗?”

    “星宝,你很高兴?”宋宴淮面色复杂地看着叶千栀,见到她眉飞色舞的模样,心情更不好了。

    “你找到了携手一生的人,我当然高兴了。”叶千栀理所当然说道。

    看到这般模样的叶千栀,不知为何,宋宴淮心里很不爽,他定定地看着叶千栀。

    被人这么盯着看,叶千栀心里也有点毛毛了,她不安地看着宋宴淮:“怎么了?我可”

    不等她把话说完,唇上一热,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叶千栀懵懂地看着宋宴淮,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宋宴淮眨了眨眼,修长的睫毛轻轻地从叶千栀的脸上扫过,让她浑身一颤。

    似乎是终于回过神来了,叶千栀一把推开宋宴淮,捂着自己的嘴,闷声闷气:“你干什么呢?故意占我便宜?”

    “我亲我喜欢的女孩子,有问题么?”宋宴淮反问。

    叶千栀皱眉:“什么你喜欢的女孩子?你喜欢的女孩子在外面好不好?”

    闻言,原本还挺高兴的宋宴淮,突然间不高兴了,他很想再亲一亲叶千栀,可见她捂着唇,一脸控诉地望着他,宋宴淮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星宝,你以为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见到女孩子就迫不及待占便宜的*?”宋宴淮看着眼前的女子,坦诚道:“我喜欢的女孩子,是你。”

    “宋宴淮,你是不是累了?没休息好,这才胡说八道?”叶千栀不相信:“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可是协议婚姻。”

    面对叶千栀的提醒,宋宴淮满脸温柔,声音更是温柔:“协议婚姻是真的,但是这不妨碍我喜欢你,追你吧?”

    想到自己身上的毛病,宋宴淮心情低落了许多,说出的话也软弱了许多:“我心悦你,想要跟你在一起,当然,我也尊重你的想法,你不想要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强求。”

    叶千栀见宋宴淮低垂着头,一副被人抛弃的小可怜模样,心里不由得一软,她往宋宴淮面前凑了凑:“宋宴淮,几个月不见,你变了好多啊!”

    宋宴淮看着面前女子,愈发挣扎,他明明知道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女子,可是要他放弃,宋宴淮又做不到。

    从昨晚到现在,一整天他都惴惴不安,在没有见到叶千栀以前,他总担心叶千栀在永林出事,见到她后,宋宴淮放心了,但是见到那些人欺负叶千栀,他便怒火滔天。

    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小姑娘,谁能欺负?

    “没变,只是以前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思。”若没有这几个月的分离,若没有宋婆子的书信,宋宴淮也不会察觉到自己的心思。

    他从成年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有这个毛病,他一直都以为自己不会对女子生情,在东屏村的时候,他是察觉到自己对叶千栀纵容过分了一些,但是他以为自己是好奇叶千栀身上的秘密,所以也没有往别处想。

    跟叶千栀分开后,每当他空闲下来的时候,宋宴淮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叶千栀,会想她在干什么?

    是不是跟他在家里的时候一样,饭后不是窝在书房看书,就是躲在后院捣鼓那些别人看不懂的东西?

    直到昨晚直到叶千栀跑来了永林,那一刹那,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若是叶千栀出了什么事,那他一定会手刃仇人,为叶千栀报仇!

    而永林会变成这样,不就是他效忠的那位秦王一手铸成的么?

    面对宋宴淮灼热的视线,叶千栀忍不住撇开了头,耳朵红的发烫。

    她稳了稳心神,有些不好意思地转移话题:“那位杜姑娘是谁?”

    宋宴淮的表白来得猝不及防,叶千栀以前没少碰到人跟她表白,但是她都很迅速地把人给打发走了,不是自己无心情事,就是不合适。

    可是对上宋宴淮那双认真又隐忍的眼眸,这些熟稔的拒绝话语,叶千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宋宴淮紧张地看着叶千栀,就怕叶千栀断然拒绝,不给他一点机会。

    现在见叶千栀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反而转移了话题,悬着的心,放下了一点点。

    只要没有明着拒绝他,那他就还有一点机会。

    “杜姑娘是杜神医的独女。”宋宴淮说道:“杜神医是为秦王办事的人,我跟杜家父女,见过几次面。”

    寥寥几语,宋宴淮就把事情给交代清楚了,他最怕的就是叶千栀误会他。

    闻言,叶千栀笑了笑,“既然人家姑娘找上门了,那咱们可要请人进来坐坐?”

    “不熟的人,请她进来干什么?”宋宴淮皱眉,断然拒绝,他跟叶千栀好几个月没见了,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他们两人聊天的时间都不够,哪有心情去跟无关紧要的唠嗑?

    “好歹你跟杜姑娘的父亲都是给秦王办事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得给对方一个面子吧?”叶千栀劝道。

    宋宴淮很不愿意,不过叶千栀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拒绝,让小厮把人请进来,他则眼巴巴地看着叶千栀,可怜兮兮道:“星宝陪我一起去见她?”

    叶千栀还是第一次见到宋宴淮类似于撒娇的操作,她忍着笑意点了点头,陪着他一起前往客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4章 心悦你,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