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在永林的宅院是个二进院落,面积不大,胜在景致不错。

    刚刚叶千栀是跟着宋宴淮进来的,根本就没有好好看宅院的风景,现在跟着宋宴淮前往前面的客厅,一路上走来,弯弯曲曲的回廊,院子里的桂花树发出了阵阵桂花的幽香,叶千栀深深地吸了口气,有些馋了。

    “有点想吃桂花糕了。”

    “等会儿让厨娘给你做?”宋宴淮说着话,这才想起来,这边他极少过来,宅院里也只有小厮和几个丫鬟,并没有厨娘。

    他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忙道:“我等会儿让人去买。”

    “不用那么麻烦。”叶千栀见他咳嗽个不停,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她笑容明媚,语气兴奋道:“桂花糕我会做,你让人收集一些桂花,我亲自做。”

    “好。”

    宋宴淮含笑看着她。

    被他这么盯着看,叶千栀有点不太自在,她忙撇开了头,装作在看院中的风景,可其实她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宋宴淮。

    宋宴淮刚刚的表白她还没有完全消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宋宴淮,叶千栀想让自己转移注意力,让她跟宋宴淮之间的氛围能更好一些。

    自刚刚他表白后,宋宴淮就非常敏锐地感觉到了叶千栀跟他愈发生疏了。

    宋宴淮知道是自己心急了,刚刚那番话定是把叶千栀吓坏了,但是他忍不下去,他想让叶千栀知道他的心意。

    “星宝,等会儿我有件事想跟你说。”眼看客厅就在前面了,宋宴淮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叶千栀,神情认真道:“等我说完那件事后,你再好好考虑。”

    叶千栀见他神色认真,她也正色问道:“你要跟我说的事情,很重要?”

    “嗯,”宋宴淮不想瞒她了,这件事他瞒了十几年,除了他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一个人担心这件事太久了,他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很想找个人聊聊。

    “我想跟你在一起,但这只是我的想法,你有你的想法和选择。”宋宴淮目光温柔地看着叶千栀:“有些事情我可以瞒着别人,但是不能瞒着你,你有知情权。”

    叶千栀不知道宋宴淮要跟她说什么事情,见宋宴淮这么郑重,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她用力地点了点头,笑着宽慰他道:“你也别这么紧张,就算我拒绝了你,那我们也还能当朋友。”

    “”宋宴淮不吭声,心里却腹诽道:若是他跟叶千栀没能再进一步,那么也无法当朋友,他会远离叶千栀,从叶千栀的生活中消失。

    两人沉默地往客厅走去。

    这边的两人气氛有些许的尴尬,而在客厅的杜菲芋却激动得不行。

    她看着客厅的布置,看着窗外的风景,杜菲芋兴奋得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好半晌才冷静下来。

    “小翠,你说我要是跟宋公子说我在永林没有落脚之地,求他收留我几天,他会同意吗?”好不容易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杜菲芋还是忍不住把自己想的借口跟丫鬟探讨一番。

    小翠笑着奉承道:“姑娘多虑了,咱们家老爷是秦王殿下最信任的人之一,不看僧面看佛面,宋公子跟老爷共事这么久,定然比其他人更加亲近,您拿这个当借口,宋公子除了留您住下来,他还有其他选择么?”

    “不提老爷跟宋公子的这层关系,姑娘跟宋公子认识好几年了,是最接近他身边的姑娘,对宋公子来说,您定是有不一样的特殊意义。”

    小翠的话,深得杜菲芋的心,她听得面色绯红,眼含秋波,她左右看了一眼,有些紧张道:“这话可不能说,万一被人误会就不好了。”

    “奴婢可没有胡说。”小翠振振有词道:“顾公子说宋公子成亲了,娶了隔壁村的一个农女为妻,乡下的农女过得是什么日子,姑娘是知道的,这种出身的女子,怎么配得上宋公子?”

    “宋公子这次回京城四个多月了,除了刚回来的时候给家里寄了东西外,其余时候,可没有往家里捎东西,想来宋公子也是不待见他的那位妻子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若是插足他们之间,是不是于名声有碍?”杜菲芋想要跟宋宴淮在一起,但是又担心自己的名声会因此事败坏,她纠结极了。

    “姑娘就是想太多了。”小翠安抚自家姑娘道:“宋公子跟他那位农女妻,本就没有感情可言,两人分开是迟早的事情,姑娘这般优秀,跟宋公子刚好是男才女貌,故事那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只要姑娘最终得偿所愿,谁会在意一个可有可无的农女呢?”

    理是这么个理,杜菲芋听完这话后,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端着茶盅抿了口茶,正要放下茶盅的时候,就看到宋宴淮从门外走进来,她目露欢喜,只是笑意还没有爬山眼角眉梢就直接僵住了。

    她看到了跟在宋宴淮身边的貌美女子。

    看到了宋宴淮对那貌美女子笑得温柔,过门槛的时候,还帮着拎了拎裙摆。

    杜菲芋愣愣地望着这一幕,手颤抖得厉害,手中的茶盅拿都拿不住,直接摔落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茶盅落地,滚烫的茶水四处飞溅。

    “小心。”宋宴淮把叶千栀护在身后,不让飞溅的茶水落到叶千栀身上。

    看到宋宴淮对一个陌生女子小心翼翼地呵护,关怀备至地护着,杜菲芋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扎了刀子!

    “一点茶水而已,不碍事的。”叶千栀冲着宋宴淮笑了笑:“你太小心了一些。”

    “我哪能不小心?若是伤到了你,我可是会心疼死。”宋宴淮拉着叶千栀坐到了主位上,招来了丫鬟把摔碎的茶盅给清扫干净,又给大家上了茶。

    “这是我最新寻来的武夷岩茶,你喝喝看。”宋宴淮极力给叶千栀安利。

    叶千栀掀开茶杯盖子,看了看茶盅里上下浮动的茶叶,看完了茶叶,又认真地观察起了茶水,最后才端着茶盅,喝了一口茶,认真的品茗。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5章 小心思,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