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茶很不错,既有绿茶的鲜浓,又有红茶的甜醇。”叶千栀品后,点评道:“茶色清亮,口感一绝,这茶泡开后也好看,我发现这茶叶是有两种颜色?”

    武夷岩茶的茶叶叶片中间为绿色,叶缘呈红色,泡开后,茶叶在茶水中沉浮,一片片徐徐展开,如同翩翩飞舞的蝴蝶,让人错不开眼。

    “对,叶片中间是绿色,叶缘是红色,泡开后,二者更为分明,也更吸引人眼球。”宋宴淮没想到不过短短时日没见,叶千栀品茶的功夫进步这么快,想当初,叶千栀可是连红茶跟绿茶之间的区别都弄不清楚呢!

    “这茶不错,我觉得我们家的茶楼可以安排上。”叶千栀笑看着宋宴淮:“你有门路弄到最新的茶,那能不能帮我多弄点?”

    “我早就让人送回去了,可惜你跑来了这里,倒是错过了。”宋宴淮对叶千栀的事情十分上心,遇到了好茶叶,不用叶千栀说,他定然就给安排上了。

    静雅轩能够在州府各色的茶楼中脱颖而出,除了里面有美人美酒佳肴外,好茶的更新速度也非常快。

    基本上别的茶楼还没有得到消息的时候,叶千栀家的茶楼就已经有新茶上市了。

    闻言,叶千栀笑得更开怀了。

    她是高兴了,但是坐在一旁的杜菲芋就不那么高兴了,准确来说,她不仅没能高兴起来,还被眼前的一幕打击到了。

    刚刚她还在跟自家的丫鬟畅想她跟宋宴淮的美好将来,谁能想到她转眼间就看到了她喜欢的人,温柔呵护另外一个人?

    宋宴淮直接无视了杜菲芋,一直不停地跟叶千栀聊茶叶,最后还是叶千栀示意了他好几次有客人在,他这才转头看向杜菲芋:“杜姑娘,你是来找杜神医的?他不在我这里,你找他的话,去荣英阁。”

    杜菲芋手不自觉地握紧,脸上露出柔柔的笑容,声音温柔道:“我知道,只是荣英阁住着的都是感染了疫病的人,我过去不太好,宋公子,我可以在你这边小住几天吗?”

    宋宴淮毫不犹豫拒绝:“我这里的房间已经分配完了,而且这里没有厨娘,丫鬟和小厮也不多,怕是不能招待杜姑娘。”

    “没有厨娘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做饭。”杜菲芋装作自己没有听出宋宴淮话里的拒绝,她欢喜道:“我的厨艺很好,以前送给你的汤,也都是我亲自熬的。”

    这话说得就很有意思了,叶千栀含笑听着,面色不变,不过她看向宋宴淮时,眼里多了几分揶揄。

    宋宴淮却慌了,他刚刚才跟叶千栀表白,叶千栀也还没有接受他,这时候要是误会他跟杜菲芋有些什么,直接拒绝他,那他多冤啊!

    “杜姑娘说笑了,你送来的汤,全都被顾流云给喝了,我是一口都没尝。”宋宴淮话中有话道:“我这个人嘴很挑,别人的东西一口都不会碰。”

    三番两次被宋宴淮打脸,杜菲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她一脸受伤地望着宋宴淮,眼里的哀怨,都快把客厅给溢满了。

    叶千栀乐得看热闹,她见宋宴淮跟杜菲芋都不吭声,整个客厅陷入了安静之中,她有些不习惯,主动出声打破这片令人窒息的安静:“这位姑娘,荣英阁挺大的,杜神医他单独有个院子,除了几个他看重的大夫能进去外,其余人都不得靠近,那边很安全,你住到那边不用担心会染上疫病。”

    “我不担心这些。”杜菲芋仇视地看着叶千栀,如同一只小刺猬一样,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我是他的女儿,自小就接触医药,哪里会害怕?”

    再说了,这场疫病还是人为的,研制出的人就是她的父亲,在杜菲芋的心目中,她的父亲是医药方面的大师,谁也比不上。

    他自己研制出来的东西,自然也能研制出解药,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人家不领情,叶千栀也就没有多嘴了,而是沉默地喝茶。

    叶千栀不计较这些事情,但是宋宴淮却做不到,他捧在心尖尖的人,他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杜菲芋居然如此对她,虽说只是一个眼神和一句话的事儿,他不应该斤斤计较,但是宋宴淮就是做不到。

    当着他的面,就敢欺负他的妻子,那他要是不在,他家小姑娘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欺负呢!

    “杜姑娘可还有事情找我?”宋宴淮语气清淡地说道:“我跟我家星宝还有事情要忙活,没有时间招待杜姑娘,若是没什么急事的话,恕我不招待了。”

    说完话,宋宴淮便站了起来,看着叶千栀道:“喜欢喝?我来时带了不少的鲜奶,等会儿给你煮点奶茶喝如何?”

    闻言,叶千栀眼睛亮了起来,很是激动道:“那咱们快走吧!”

    话落,叶千栀拉着宋宴淮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激动道:“奶茶要,桂花糕也要,一样都不能少。”

    “知道了,你放心吧,你喜欢的东西,全都有。”

    宋宴淮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杜菲芋望着他们远走的背影,眼眶一热,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她委屈得要命,可是她没有资格生气。

    “姑娘。”站在一旁当背景板的小翠见状,连忙上前安抚道:“姑娘,接近宋公子的事情,急不来,咱们得一步一步慢慢来。”

    “急不来?”杜菲芋哑声道:“我着急和不着急又有什么用?宋公子他从未正眼看过我。”

    “以色侍人终究不能长久。”小翠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安慰自家姑娘:“宋公子是有能力有野心的人,他这样的人,定不会喜欢菟丝花般的女子,眼前这位,不过就是靠着自己长得好看,这才让宋公子看了她几眼,等她没了这张脸,宋公子还会要她么?”

    “你说得对。”杜菲芋压下了满心的不甘,冷静分析道:“我一直都以为宋公子不近女色,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今日他身边能出现这个女人,改日他身边出现别人也就不奇怪了。”

    “姑娘这么想就对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6章 不甘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