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跟宋宴淮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

    除了奶茶和桂花糕外,叶千栀还给宋宴淮炖了山药粥。

    忙活了一下午,等到两人吃上桂花糕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你看看你的黑眼圈多严重,这山药粥你多喝点。”叶千栀给宋宴淮舀了一碗粥,“你去京城的时候,我叮嘱过你,让你要注意休息,要注意劳逸结合,可看看你的黑眼圈,我就知道你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最近忙,没顾得上。”宋宴淮辩解道:“不过你给我做的药丸,我每天都按时服用。”

    “是药三分毒,还是少吃为妙。”叶千栀咬了一口桂花糕,接着说道:“虽然做给你的药丸,都经过了好几道的提炼,里面的毒都去除得差不多了,但是也不宜多吃。”

    吃药丸是在没有食补的时候,使用的应急办法。

    “我记住了。”宋宴淮知道叶千栀是为了他好,他很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以后我全都听你的。”

    闻言,叶千栀拿桂花糕的手顿了顿,她含含糊糊问道:“你中午的时候说有事情要跟我说,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

    宋宴淮:“吃完晚饭后再说?”

    “现在说跟等会儿说有什么区别?”叶千栀挑了挑眉:“还是说,你说的事情会让我吃不下饭?”

    “那倒没有。”宋宴淮妥协道:“我们一边吃一边说。”

    在他刚刚做出那个越界的行为时,他就没有了退路,他的情况确实是要跟叶千栀说清楚,若是他欺瞒叶千栀,让她误以为他是个正常人,这对叶千栀来说是不公平的。

    宋宴淮从不觉得自己是正人君子,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宋宴淮不想瞒着她,不想欺骗她。

    “还记得在老家时,我跟你说的事情吗?”宋宴淮喝了口奶茶。

    “你是说你身体有疾的事情?”叶千栀认真地回忆了一下,隐隐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我给你把过脉,你的身体除了中毒外,并没有别的不妥。”

    对于自己的医术,叶千栀一直都是很自信的,可那次宋宴淮的话,让她怀疑起了自己的医术。

    “嗯,”宋宴淮神色有些黯然:“不仅是你说我身体没有问题,还有很多大夫都说我身体没问题,包括名扬天下的杜神医,他给我看过好几次,他也没有看出我身体有疾。”

    听到杜神医这三个字,叶千栀嗤笑道:“你口中的杜神医,可就是那位杜姑娘的父亲?也就是永林医治疫病的为首大夫?”

    “是他!”

    “这位杜神医医术好不好我就不评价了,不过他这个人的人品嘛,还真是不咋地。”叶千栀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宋宴淮不明所以道:“他欺负你了?”

    “那倒没有。”叶千栀摇摇头:“能被他针对的人,那都是医术不错的人,我嘛,还没能入他的眼。”

    杜神医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自然谈不上针对不针对。

    宋宴淮蹙眉道:“他这个人是挺狂妄自大的,他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神医,以前他名声不那么响亮的时候,倒是还挺谦虚,这几年,他的名气越来越大,人也变得越来越势利眼。”

    “听温言这么说,你跟他还挺熟悉啊!”叶千栀道:“也难怪他的闺女对你一往情深。”

    叶千栀是没谈过恋爱,也没接触过男女之情,不过她行医的时候,看遍了人间百态,这些事情看得多了,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杜菲芋对宋宴淮的心思。

    “我跟他可不熟。”宋宴淮解释道:“前几年的时候,有过几面之缘。”

    “几面之缘就能让杜姑娘对你一往情深?”叶千栀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宋宴淮:“看来宋大才子的魅力还真是大。”

    “星宝,你就别嘲笑我了,我跟杜神医不熟,跟他的女儿就更不熟了。”宋宴淮忙撇清关系。

    “是吗?”叶千栀明显不信:“刚刚那位杜姑娘不是说,她亲手给你做羹汤?”

    要是关系不亲近的话,杜菲芋又怎么会亲手给宋宴淮做羹汤?

    宋宴淮解释:“我跟她真的不熟,就是这次我回京城的时候,不小心跟她同一条船,这可不是我安排的,是顾流云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安排的,我要是知道杜神医的闺女在船上,说什么我都不会上去。”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跟她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了。”叶千栀见宋宴淮着急白脸解释,都快语无伦次了,她也不忍心再逗他,忍着笑意说自己相信他。

    “你还是说说你身体究竟有什么毛病吧!”叶千栀把话题扯回了正题上,她很好奇,宋宴淮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

    她给宋宴淮把过脉,看过了舌苔,也行过针,她委实是没有发现宋宴淮的身体有何不妥。

    “我.。”宋宴淮看着叶千栀这张娇俏的脸,想要说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见他吞吞吐吐的模样,叶千栀愈发好奇了,究竟是什么病,让他这般难以言齿?

    “我不能人道。”宋宴淮闭了闭眼,一鼓作气把自己的病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压根不敢看叶千栀,而是选择垂下头,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碗头,耳朵却竖了起来。

    他很想知道叶千栀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可又怕看到叶千栀嫌弃的一幕。

    内心纠结极了。

    “”叶千栀目瞪口呆地看着宋宴淮,等她消化了宋宴淮的话后,脸上的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屋里的气氛降至冰点,叶千栀想要说些宽慰宋宴淮的话,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古往今来,男人对这一方面的问题总是很敏感的,叶千栀很怕自己说错话,惹得宋宴淮生气。

    叶千栀看不清宋宴淮的神情,但是她知道,宋宴淮跟她坦白这件事,是对她的信任,也说明宋宴淮是真的想要跟她在一起,才会把自己的隐疾告诉她,让她做选择。

    上辈子的她,跟异性的接触不多,更没有接触过情情爱爱的事情,她不知道什么叫谈恋爱,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受,但是她知道,自己在这一刻,面对这样的宋宴淮,她很感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7章 坦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