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是得有多喜欢一个人,才会把这种隐疾坦言相告?

    叶千栀看不清宋宴淮此时的神情,但是她知道,宋宴淮定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跟她说这件事。

    屋里很是安静,安静到绣花针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都能听到。

    宋宴淮一颗心七上八下,起起落落,没有着陆点。

    随着时间的流逝,宋宴淮心里越来越没底,本来他就是凭借一股冲动,跟叶千栀说这件事,此刻叶千栀不出声,在宋宴淮看来,就是叶千栀无声地拒绝了他。

    失望么?

    他不失望,只是有点伤心。

    不过他能理解叶千栀的选择,是个正常的女孩子,都不会喜欢他这样的人。

    大家是怎么看待宫里的那些太监?

    宋宴淮认真地回忆了一下,有权有势之人从不把太监当人看,而世上的人对太监的称呼,一口一个阉人!

    他虽没有被*,该有的东西都有,但是他不能人道也是事实,这样的他,跟太监有何差别呢?

    宋宴淮情绪愈发低落,也越来越没有勇气待下去。

    这或许是他跟叶千栀最后坐在一起吃饭了,鼻尖萦绕着桂花糕香甜的气味,宋宴淮心里却愈发的苦涩。

    他在这里是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他悄悄转过身,打算安静离开,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离开,手被人拉住了。

    宋宴淮猛地转过头,就看到坐在他对面的叶千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她那只纤细柔美的小手,正拉着他的手。

    在他抬头时,就看见叶千栀抬起了另外一只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似乎是在安慰他。

    “宋宴淮,你这是干什么?”叶千栀见宋宴淮悄悄挪动的动作,蹙眉问道:“你这是打算悄悄离开?”

    “在我的记忆里,你可不是这般怯弱的人,没有得到我的答案,就这样离开,你甘心么?”叶千栀戏谑地看着宋宴淮,猜测道:“还是说,你觉得我在知道了你的隐疾后,会拒绝你,而你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所以打算离开,避开我的答案?”

    “你看起来也不像是胆小之人啊。”

    宋宴淮苦笑,他确实不是胆小的人,他要是胆小的人,又怎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面对各种棘手的事情,他都能游刃有余的解决,可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宋宴淮却胆怯了。

    他很怕听到叶千栀拒绝的话语,很怕看到叶千栀异样的目光,这会让他接受不了。

    叶千栀察觉到宋宴淮心情不好,她也没有说笑了,而是正色地看着宋宴淮,“若是我们都能活着离开永林,以后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听到叶千栀这话,宋宴淮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他激动到浑身都颤抖,他用力地抓住了叶千栀的手,感受到指尖细腻的手指时,他才回过神来,他哑声道:“你是说真的?”

    “比真金还真。”

    “你不嫌弃这样的我?”宋宴淮不敢置信地看着叶千栀。

    看多了生老病死,在叶千栀心里,活着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那档子事儿,对她来说,可有可无。

    她更看重的,是对方的人品、心性,还有就是她自己的感受。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宋宴淮,但是她不想看到宋宴淮难过,只要想到宋宴淮伤心难过的模样,他心里就疼得不行。

    这是不是爱情,叶千栀不确定,但是她愿意给自己和对方一个机会。

    “不嫌弃。”叶千栀看着宋宴淮的眼睛,认真回答道:“世人都说,女子要贤良淑德,要持家有道,要循规蹈矩,到了一定的年龄,得找个人成亲,若是有女子没有按照这个规律走,就会被人贴上离经叛道、不守妇道的标签。”

    “有些女子出嫁后过得不好,可为了夫家和娘家的名声,也只能忍着,哪怕被夫家欺负磋磨,也只能默默沉受,不敢跟外人言语。”

    “我生来最是看不惯这样的女子,我也不是这等逆来顺受的人。”宋宴淮跟叶千栀坦白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叶千栀趁机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在我心里,能够跟我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他不需要有太多的银钱,不需要有了不起的地位,也不需要多优秀。”

    “我想找个能把我放在同等位置,平等相待,能接受我的不完美、小脾气。”叶千栀声音轻飘飘的:“我希望那个人是因为我是我,才喜欢我,跟我在一起,而不是因为我能给他带来什么,才跟我在一起。”

    “当然了,现在的我,没有能力给别人什么助力,但是我求的是一颗真心,其他的,我不在意。”

    宋宴淮听懂了,他抓着叶千栀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郑重承诺:“星宝,我除了这颗心,没什么能给你的了,这样的我,跟你可相配?”

    “很配!”叶千栀嫣然一笑,伸手抚平了宋宴淮眉间的褶皱:“宋宴淮,我希望往后的每一天,你都是高高兴兴的。”

    “有你,我每天都很开心。”宋宴淮眸子望着叶千栀,眼底深处溢满了柔情。

    “吃饭吧!”叶千栀索性坐在了宋宴淮身边,故作凶巴巴道:“这些食物可都是我亲手给你做的,你全都给吃了,一点都不许剩。”

    “好!”宋宴淮看都没看桌上的食物一眼,张口就应了下来。

    叶千栀给他舀了粥,又给自己舀了粥,慢吞吞地喝着。

    宋宴淮只觉得心里满满的,看着身旁的叶千栀,他一点都感觉不到饿。

    最后被叶千栀瞪了好几眼,宋宴淮这才端起碗头,喝粥。

    一碗粥下肚,叶千栀估摸宋宴淮的情绪应该稳定下来了,她这才好奇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个病的?”

    见宋宴淮面色有些不虞,叶千栀忙解释道:“我给你把过脉,没把出来,看你身体也完全没有毛病,所以觉得奇怪,才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你要是不想说,那就当我没问。”

    跟自己喜欢的人谈这个问题,宋宴淮有些尴尬,但他还是老实回答:“九年前。”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8章 定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