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九年前?

    叶千栀算了算,九年前宋宴淮才十六岁,刚刚中了秀才不久。

    没等叶千栀发问,宋宴淮就主动提起了九年前的旧事。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专注读书,对别的事情不上心,加上娘管得严格,我除了读书外,其他的事情接触得少。”宋宴淮苦笑着解释:“后来中了秀才,学子之间的应酬多了,跟他们相处久了以后,有几个同窗总是会带些话本给我们开开眼。”

    画着两只妖精打架的话本,宋宴淮是第一次接触,看得他是面红耳赤。

    跟他一起看话本的同窗,在看完了这些话本后,整个人都激动得不行,连书都读不下去,而他就不一样了,看完了就看完了,不说激动,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那时候他以为是自己定力好,后来听同窗在讨论,要去县城的花楼长见识,他也跟着去溜达了一圈,喝了花酒。

    也就是这次长见识的经历,让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一开始,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这个毛病,寻了不少大夫看病,但是那些大夫都没发现他有这个毛病。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毛病,他慌得不行,这个难以言齿的病,他羞于人言。

    后来他确定自己确实不能人道后,他倒是冷静了下来,坦然面对自己身体的残缺,也打定主意独自过。

    他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宋婆子,而是选择隐瞒,他不想让家人为他担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中举后,会遇到落水的叶文倩,而他的出手相助,却让自己惹上了一门桃花债。

    好在那时候他刚刚中举,家里人都希望他能再接再厉,能更进一步,所以送他去京城读书。

    为了躲避这门亲事,他欣然同意。

    这一走就是五年。

    本以为躲远了就能把这门亲事给躲了,谁知道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小他九岁的小媳妇。

    “所以你中毒后刚刚醒来时,跟娘说要送我回叶家,是为了不拖累我?”叶千栀听完后,回想起宋宴淮刚刚醒来时,她在屋外听到的事情,沉吟问道。

    宋宴淮承认:“这样的我,给不了别人未来,强行把人留在身边,不过是耽误别人的花期。”

    女孩子的花期也不过短短几年,哪里能耽搁在他这边。

    叶千栀好笑道:“既然你想得那么透彻,为什么现在改变了主意?你跟我表白,就不怕耽误我的花期?”

    闻言,宋宴淮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以为自己能很坦然面对你的离开,可是当我知道你来了永林,我慌了,我不愿意你来这里涉险,不希望你出事,甚至我连自己的言行都控制不住,就想着来找你。”

    “看到你的那一刻,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才安稳下来。”

    宋宴淮知道自己栽了,栽得彻彻底底。

    他想要跟叶千栀在一起,可想到自己身体的隐疾,他愈发焦虑。

    是眼睁睁看着叶千栀将来走向别人?还是自己主动坦白,争取一个机会?

    宋宴淮选择了后者!

    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宋宴淮望着叶千栀,语气诚恳道:“星宝,你能接受我的表白,我很欢喜,岁月漫长,往后你若是后悔应承我了,想要离开了,只要你开口,我便放你走。”

    “你把我当什么人?”叶千栀伸手捏了宋宴淮的胳膊一下,没好气道:“我既然答应了你,便没想过反悔。”

    “万一呢?”宋宴淮笑看着叶千栀,任由她捏,小声道:“人生那么漫长,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万一他家小姑娘只是看他可怜,心一软就答应了他,等过个几年,他家小姑娘长大了,见识广了,后悔一时冲动答应了他,想要反悔,那怎么办?

    宋宴淮提前把这件事摆在明面上,就是给叶千栀一条随时可以离开他的退路。

    叶千栀侧目看着宋宴淮,见他脸上带着笑意,可是眼里溢满了哀伤。

    看到这样的他,叶千栀心里很不舒服,她伸手摸了摸宋宴淮的脸,柔声安抚他:“想太多的人老得快,你本来就大我九岁,你要整天都愁眉苦脸,不出十年,你跟我站在一起,那就是隔了两个辈分的人。”

    “两个辈分?”宋宴淮磨牙。

    “是啊,现在咱们两一起走出去,别人顶多以为你是我哥哥,可你要再这么苦着脸,下次咱两站在一起,别人就会以为你是我爹了,再过个几年,怕是你就要变成我爷爷了。”

    叶千栀笑得调皮:“我挺稀罕你这张脸的,若是你变得难看了.”

    后来的话叶千栀没说,但是宋宴淮心领神会,明白了她的意思。

    宋宴淮立刻展颜,不再纠结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他拿着桂花糕吃着,“星宝,你来永林后,经常被那些老大夫欺负?”

    想到刚才他见到叶千栀时看到的一幕,宋宴淮顿时没了食欲。

    他家的小姑娘,他捧在手心里疼都来不及,有人敢欺负她,那就是跟他过不去!

    “不算欺负吧!”叶千栀并没有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他们的医治方式跟我的医治方式不一样,所产生的小冲突罢了!”

    “这哪里是小冲突?”宋宴淮满脸不悦:“刚才若不是我及时出现,那个人的拳头就落到你身上了。”

    在宋宴淮看来,那些人就是见他家小姑娘没人撑腰,所以才可劲儿地欺负她!

    叶千栀见他眉头又蹙了起来,整个人都处于快要爆炸的边缘,连忙说好话安抚他。

    可不管叶千栀怎么保证那些人并没有欺负她,宋宴淮都不相信,他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至于叶千栀否认,那是因为他家小姑娘心地善良,不愿意与人结仇!

    只能说宋宴淮对叶千栀的滤镜太厚,她的一切行为,宋宴淮都能给她找到理由。

    叶千栀就差指天发誓说自己没被人欺负了,可她见宋宴淮一脸不相信,整个人也萎了下来,没有跟他争辩的兴致。

    就在两人吃完饭时,宋宴淮身边的小厮疾步匆匆跑进来,带来了一个大消息:“公子,刚刚荣英阁传来消息,杜神医配出了解药。”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9章 配出了解药,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