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闻言,宋宴淮立刻看向了叶千栀。

    “这么看*什么?”叶千栀察觉到宋宴淮的担忧,漫不经心地摆摆手道:“杜神医配出了解药,那是他的本事,我很为他高兴。”

    宋宴淮仔细打量着叶千栀,见她没有丝毫不悦后,这才放下心来。

    有些事情宋宴淮是不能告诉叶千栀的,比如永林的这场瘟疫,本就出自杜神医之手。

    他对秦王的手段感到不齿,为他拿无辜百姓出气,感到气恼,他不赞同这样的法子,看不起秦王的所作所为,他会自己想办法去弥补,去解决事情。

    不愿让叶千栀也搅合到这些事情中来。

    “杜神医配出了解药,永林的百姓也算是有了活路。”宋宴淮松了口气,心情好了不少。

    听到宋宴淮这么说,叶千栀嗤笑道:“他这个解药有没有用,先另说,但就他这副解药,普通人可用不起。”

    “怎么说?”宋宴淮眉心跳了跳。

    “他们想要利用这次的事情牟利。”叶千栀叹了口气:“原先我们刚来的时候,还算是齐心协力,大家都想着把疫病给控制住,可是当我提出把染了病跟健康的人分开隔离后,他们就打起了小算盘。”

    “眼看每天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少,他们就想着名利双收了。”

    对于这些人的做法,叶千栀很是不齿。

    城里得病最多的是那些普通百姓,有钱人虽然也有中招的,但是基数不大。

    按照叶千栀的想法,把健康跟染病的人分开后,就要开始排查疫病的源头,找到原因后才好配解药。

    可杜神医并不赞同她的做法,他用‘劳师动众’这四个字来否认她的方法。

    叶千栀那时候还以为杜神医有什么好的法子呢,后来才发现,杜神医这么做,是为了谋私利!

    他想要名利双得,所以每次开方子,用的都是价格昂贵的药材。

    叶千栀有心想要揭开他们的面具,可是她一个人,又如何能跟着一群人抵抗?

    最后就落得了被孤立的下场。

    叶千栀把自己的这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情轻描淡写地说了说,听得宋宴淮面色阴沉。

    叶千栀一看他的表情,立刻就乐了:“温言,你不会是想去揍人吧?”

    “他们如此欺辱你,我若不给你找回场子,岂配当你的夫君?”宋宴淮已经开始琢磨该怎么给自家小姑娘找回场子了。

    闻言,叶千栀笑得愈发开怀,她摇摇头,拒绝了宋宴淮的好意:“这群人可不配脏了你的手,咱们不用着急,在一旁看好戏就行了。”

    “嗯?”宋宴淮不解地看着她。

    叶千栀却没打算给他解惑,而是说起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解药的事情,有他们操心,难得咱们重逢了,不如明天一起去关泉山走走如何?”

    “好。”宋宴淮不会拒绝叶千栀的提议,想到城里那些人对叶千栀的孤立,宋宴淮有心想要哄叶千栀开心,自然更希望能带叶千栀出门走走。

    夜色渐渐笼罩了这方天地,整个永林城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一些院落透出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以前热闹非凡的城池,这两个多月陷入了冰冻期。

    位于城中的荣英阁,此时却灯火通明,十几个大夫面色红润地恭维坐在上首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面对大家的恭维,杜神医含笑全都收下,那双锐利的眼睛在厅里扫了一圈,他微微蹙眉,哑声问道:“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呢?”

    “杜神医是在问叶笙?”在场的人谁不知道杜神医跟叶笙之间的二三事?

    杜神医是名扬天下的神医,是他们敬佩、想要追随的人,而叶笙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罢了!

    可就是这么个小屁孩,却处处挑杜神医的刺,每次都要跟杜神医作对。

    杜神医涵养好,不跟他计较,可叶笙却以为杜神医是怕了他,愈发得寸进尺!

    “嗯。”杜神医颔首道:“他去哪里了?”

    “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贵公子,叶笙被那个人带走了。”有人回答道:“我听管疫情的大人称他为宋公子。”

    宋公子?

    杜神医眉头微微一动,想到了他的爱女,脸色沉了沉。

    叶笙处处跟他不对付,若他是宋宴淮的人,那还真的不太好打他的脸了。

    在场的人见杜神医脸色阴沉了下来,就知道杜神医心情不好,也不太敢说话,只能努力憋气,试图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边的杜神医因为‘宋公子’三个字心情复杂,另一边的宋宴淮则看着落落大方的叶千栀,有些头疼。

    他们两人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了,以前没坦白心思的时候都住在一起,现在两人戳破了窗户纸后,更是不会分开休息。

    看着眼前活色生香的一幕,宋宴淮不住地后悔,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分开休息呢!

    叶千栀早就换上了干净的棉质睡衣,不过她没有老老实实地把带子给绑好,随着她撩头发的动作,衣领微微撇开,露出了里面白皙的肌肤。看得宋宴淮口干舌燥!

    “星宝,把衣服穿好。”宋宴淮想要撇开头,可又舍不得,看多了,难免气血上涌,让他浑身都躁动。

    “我穿好了啊!”叶千栀故作无辜地眨着眼。

    宋宴淮磨牙:“你是故意的?”

    到了现在他还看不出来,那就愧对他的智商了。

    “逗你玩儿。”叶千栀嘻嘻一笑,见宋宴淮眼睛都冒火了,她倒是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些过分了,她忙把带子给绑好:“好了好了,我不逗你就是了。”

    “现在后悔可迟了!”宋宴淮走到她身边,一把揽住她的腰,把人抱到怀里,在叶千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落了下来。

    叶千栀被亲的唇色艳红,媚眼含春。

    宋宴淮原本是为了惩罚她,可是看到她这般模样后,却隐隐有点后悔了。

    搂着她好一会儿,他这才不舍地放开她。

    叶千栀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她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宋宴淮却知道她要表达的意思,他咬牙切齿道:“下次你再这样,那可就不是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1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0章 故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