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可要是她出身世家贵族呢?”杜菲芋着急问道:“那该怎么办?”

    “慌什么?”杜神医淡定得不行:“若她出身世家贵族,那就更好解决了。”

    “怎么说?”杜菲芋一头雾水,不明白自家爹爹话里的意思。

    在她看来,若是那女子出身世家贵族,才是真的棘手,她身后有家族的支持,而她自己不过是一个大夫的女儿。

    虽然她爹有神医之名,但是她爹神医的名头是怎么来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别忘了宋宴淮在老家可是娶了媳妇的,就算宋宴淮能跟老家的媳妇和离,那些重名声的世家贵族,又岂会愿意让自家的姑娘嫁给他?”杜神医嗤笑道:“除非宋宴淮能中状元,他们才能高看宋宴淮几眼。”

    “可惜当宋宴淮决定追随秦王殿下开始,这条路就被他亲自绝了!”杜神医冷静分析道:“除非秦王殿下上位,否则他这辈子都没机会参加科举。”

    有了杜神医这话兜底,惴惴不安的杜菲芋这才安心了。

    秋高气爽,太阳却依旧毒辣。

    叶千栀跟宋宴淮去爬山,身边带了一个小厮外,倒是再也没有带人了。

    小厮为此很是担忧,总是担心山上会有猛兽出现,伤了公子和太太。

    叶千栀知道后,她开解道:“别担心,就算有猛兽,那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要知道她当年可是弄死了熊瞎子的人,永林这边山不够高,杀伤力极强的猛兽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

    宋宴淮隐约能猜到,去年刀疤脸遇到的那些奇怪事情,定然有叶千栀的参与,不过他忍到现在也没问叶千栀,她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三人闲适地爬山,小厮还以为自家太太是在家里闷坏了,所以才想着爬山玩玩,等到叶千栀拿出小锄头,开始挖药材的时候,小厮才明白,感情自家太太是为了来采药。

    “太太,您需要什么药材,您直接吩咐,小人能帮您寻来。”小厮殷勤地望着叶千栀,心里暗暗叫苦,太太啊,您要有当主子的自觉,需要什么,吩咐他们这些下人就好了。

    自家公子虽说没有到达富可敌国的地步,但是寻药材,那也不是太难。

    “我想要找的药材,药铺和医馆可没有卖,你们无处可寻。”叶千栀一锄头下去,地下有什么东西被挖断了,叶千栀感觉到后,她没有再用小锄头,而是换成了木锄头,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挖掘。

    一刻钟后,一个奇形怪状的树根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比起宋宴淮和小厮的满头问号,叶千栀的神情则多了几分愉悦。

    她把树根小心翼翼地挪到了自己的背篓里,长叹口气,看向宋宴淮的目光多了几分戏谑:“宋大才子,你真是我的福星啊,我都在这里挖了小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挖到东西,你一来,我立刻就挖出来了。”

    “这么说的话,那你是不是要请我吃顿饭?”宋宴淮绝口不问叶千栀跑来这里挖树根要干什么,反而是笑着讨赏。

    “行啊!”挖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叶千栀心情大好,她小手一挥,兴致勃勃道:“我跟你说,这山上有条小溪,小溪里有不少鱼,这些鱼肉可鲜美了,碰巧这次咱们收获颇丰,我给你烤个鱼吃如何?”

    “好。”

    宋宴淮从来就不会拒绝叶千栀的要求,更别说对于叶千栀的这次邀约,他很是期待。

    对于他来说,吃不吃烤鱼,没多大关系,最主要的是,能跟叶千栀多相处。

    三人麻溜地提着背篓往山另一边走去,一路上,叶千栀都一马当先,显然她对这片山很熟悉。

    跟着叶千栀的脚步,很快三人就听到了清晰的水流声,再走一会儿后,一条清澈的小溪出现在了眼前。

    站在小溪边上,可以看到小溪里成群的鱼儿来来回回嬉闹,鱼儿的个头不大,一条也就一斤多两斤的样子,但是它们身上的鱼鳞,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黑色的亮光。

    自家主子要吃烤鱼,那他可得准备下小溪捞鱼,只是没等小厮行动,叶千栀就拿着柴刀,砍了好几根竹子,削尖后,叶千栀站在小溪边,随手一掷。

    水花四溅,宋宴淮把叶千栀护在怀中,不让溪水打湿她。

    “一点儿水罢了,没事儿的,不用这么小心。”叶千栀嬉皮笑脸,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浑不在意道。

    宋宴淮动作轻柔地擦拭她头上的水珠,不置可否道:“你不爱惜自己的身子,我爱惜。”

    知道宋宴淮是担心她受凉,叶千栀也没跟她争辩,眼睛在小溪里搜索了一圈,她兴奋地扯着宋宴淮的袖子道:“刺中了,温言,你说我棒不棒?”

    “很棒!”宋宴淮不吝啬地夸赞道,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喜得叶千栀眉飞色舞,“星宝,你这一手猎鱼技术出神入化,看来以前没少干这活儿啊!”

    “那是。”叶千栀得意地扬了扬眉,一脸求表扬道:“想当年我跟师兄他们.”

    说到这里,话音戛然而止,叶千栀猛地拍了自己的脑瓜一下,麻蛋,她咋就那么不禁夸?不就宋宴淮认同她的技术么?她就得意忘形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心里没点数?

    殊不知,她早就漏洞百出,宋宴淮早就知道她不是以前的那个叶千栀了,只不过她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宋宴淮不知道。

    最好的猎人,自然是极有耐心的,在时机还未到来时,自是什么都不会透露。

    宋宴淮一看叶千栀的表情,就知道她是说漏嘴了。

    宋宴淮确定自己想要跟叶千栀携手共度一生,叶千栀也接受了他的表白,但是宋宴淮看她那双清澈的眼眸,还有看向他时,目光里有欣赏、有惊艳,却没有爱慕,一点点情思都无,他就知道叶千栀只是喜欢看他这张皮囊,喜欢跟他一起玩儿。

    此时不是问这些事情的好时机。

    宋宴淮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阿平,你去把鱼给捡上来,接下来猎鱼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名为阿平的小厮苦着脸点头,心里有些担忧,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猎鱼之术,他能不能行啊?

    宋大才子果然是个体贴的小仙男,不动声色间就帮她解了围,还保住了她的面子,叶千栀感激地看了宋宴淮一眼,她兴奋道:“猎鱼还是我来吧,这种猎鱼之术对准头的要求很高,我怕阿平是驾驭不了。”

    等阿平猎到了足够吃的鱼,他们怕是早就饿死了。

    说完,叶千栀便跃跃欲试地跑到小溪边,接着猎鱼了。

    宋宴淮笑了笑,任由她去,自己则是捡了一些干柴,堆在小溪边,慢悠悠地生火。

    等火堆燃起来,叶千栀的猎鱼行动也*落幕了,她百发百中,十根竹子,猎回了十条鱼。

    阿平在清理鱼鳞和鱼内脏,叶千栀则在河边薅了几把野草,等鱼清洗干净后,她直接把野草塞到了鱼肚子里,再把鱼叉在了竹子上,放到火堆上烤。

    “你往鱼肚子里塞了什么东西?”静静看完了这一幕幕的宋宴淮化身为好奇宝宝,不停地发问。

    “一种能当香料的野草,也是去除鱼腥味最好的调料。”秉承着有问必答的态度,叶千栀给宋宴淮解惑道:“世上万物,相生相克,毒物周围,十之*都会长有解毒的东西,就如同这小溪里的鱼,腥味浓郁,若是用寻常的香料,能掩盖一二,却去除不了,但是用这种野草,不仅能增添鱼肉的鲜美味道,口感也更好,腥味更是去除得一干二净。”

    最近叶千栀总是往这里跑,有时候懒得下山,就在山里随便找点吃的,她精通医术,自然是不怕吃错了东西,中毒。

    但她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吃了几次腥味浓郁的烤鱼,后来发现了这种野草后,这才脱离苦海。

    她这话,似乎是在说烤鱼,但是隐隐还透露出了其他意思,宋宴淮是个聪明人,心思转了转后,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星宝是想告诉我,你来山上是为了找配解药的药材。”

    他一点即通,叶千栀扬眉笑道:“跟你说话果然是省事儿。”

    得了叶千栀的准话,宋宴淮便知道叶千栀来这里的目的了,定是为了解毒的药材。

    杜神医不是已经配出了解毒的方子么?为何叶千栀还要劳心劳力地来山上找?

    叶千栀没有解释她这么做的原因,宋宴淮也没问。

    两人腻歪在一起烤鱼,阿平往旁边缩了缩,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电灯泡,横在两人中间,亮得耀眼!

    果然如叶千栀所言,烤鱼味道鲜美,让人欲罢不能,十条鱼,三人基本上都给解决干净了。

    这其中吃得最多的就是阿平了。

    用过饭,休息一会儿,三人又开始找药材。

    或许是早上把好运气给用光了,接下来的半日,三人一无所获。

    等到天微微暗下来的时候,三人这才下山回家。

    接下来的几天,叶千栀和宋宴淮都早出晚归,没有一日着家的。

    他们不在家,杜神医跟杜菲芋连着来了三天都没有碰到人,杜菲芋尚且还有耐心,而杜神医则被宋宴淮的态度给激怒了。

    以前他没有这么大的名气,在秦王殿下身边也不受重用,那时候他尚且能忍耐,可是现在他已经是天下第一神医了,去到哪里,那都是被人给捧着,还真的没有人不给他面子。

    上次被叶笙怼了一通,还被他看不起,最近叶笙消失不见,而他又配出了解药的方子,他觉得自己是永林城百姓的救命恩人,尾巴差点没有翘上天。

    几次上门求见宋宴淮,都没有见到人后,在杜神医看来,那就是宋宴淮有意躲避,落他面子。

    杜神医在意脸面,觉得自己被人落了面子,脸上挂不住,所以三次没找到人后,他就直接躲了。

    杜菲芋倒是还想去找宋宴淮,可是她去了又如何呢?也见不到宋宴淮,最后也只能呆在荣英阁。

    这边的父女两人是郁郁寡欢,另一边的两人却玩得乐不思蜀。

    宋宴淮出身农家,哪怕从小饱读诗书,但是对山里也不陌生,小时候他经常跟着家里的大哥二哥上山爬树、摘野果。

    如今正好到了秋天,山里不少野果都成熟了,宋宴淮便摘了些自己小时候常吃的野果,给叶千栀尝尝鲜。

    “酸酸涩涩的,味道还挺好。”叶千栀吃了一个青色的果子,点评道:“我还是更喜欢昨天吃的那个金色野果,外形像香蕉的那个。”

    宋宴淮懂了,他立刻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找。”

    “好。”叶千栀应了一声,跟着他去找野果。

    阿平一脸生无可恋地跟在两人身后,手里拿着小锄头,背上背着背篓,他有心想要提醒两位主子,他们上山来是有正事干的,不是来吃野果的。·

    他刚刚把这话说出口,就被叶千栀怼了:“急什么呢?城里的事情有杜神医坐镇,跟我们有什么干系?”

    “星宝说的是,咱们就只管玩的开心就好了。”宋宴淮附和道:“你想不想去京城走走?京城那边好玩的东西更多。”

    “都有什么?”叶千栀有些感兴趣,自古以来,京城都是最繁荣的地方,她要是能去走一圈,也不枉穿越来这里一趟了。

    “”宋宴淮如何会知道京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呢?他在京城多年,一心都扑在了别的事情上,还真的没有关注过这些东西,一时间,他还真的回答不出来。

    好在阿平及时给他救场:“京城金玉斋的首饰很不错,京城贵女最喜欢关顾金玉斋,还有百戏楼的杂耍也很有名,值得一看。”

    闻言,叶千栀亮着的眼眸微微一黯,不感兴趣道:“算了算了,你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怕是就不想去见识京城的繁荣了。”

    “”阿平委屈,但是阿平不说。

    宋宴淮笑了笑,拉着叶千栀继续找野果。

    等暮色降临,三人这才和往日一样回家,谁知道刚刚到家,就得到了一个坏消息。

    杜神医捣鼓出来的解药,把人治死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3章 医死人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