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个消息出乎大家意料,大家都被吓到了。

    叶千栀跟宋宴淮刚刚从山上下来,满身疲倦,她就想赶紧回家,泡个澡,睡个觉,谁知道刚刚到家门口,就被这个消息给砸昏了头。

    “你说什么?”叶千栀不敢置信地反复追问:“我是不是幻听了?”

    墨玉倒是宁愿自家太太幻听了,可是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公子,太太,荣英阁那边已经乱了,不少大夫都被百姓打了,百姓们说他们草菅人命。”

    “我没记错的话,杜神医这个药方试验了好几次,确定了它的药效后,才全面推开的,为何前面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反而等药方全面推开后,才发生?”叶千栀蹙眉。

    她对杜神医配出的药方不了解,有没有效果,她也不知道,她会跟杜神医呛声,互怼,不是因为杜神医的医术,而是他想要名利双收的态度激怒了她。

    他们两人的理念不同,自然说话不到一块儿去,两人之间不说水火不容,起码是没能和平相处。

    虽然他们的理念不同,但是身为医者,还是有些东西是相通的,不害人就是底线。

    药这种东西可不是能随便乱吃的,所以他们拿出的每一个方子,都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验证,看看是否会把人喝坏。

    宁可这个方子没什么药效,也绝对不能让人喝了以后,丢了性命。

    这是最后的底线。

    “不知道。”墨玉摇摇头道:“尚未有定论。”

    “走吧,咱们先回家。”宋宴淮牵着叶千栀进了门:“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着急也无用,先让墨玉他们去打探消息,咱们先休息。”见叶千栀想要反驳,宋宴淮伸手摸了摸她泛青的眼眶:“我知道你想亲自过去看看,但是你劳累了一天,你现在过去能忙活几个时辰?还不如吃饱饭,睡一觉,再过去。”

    叶千栀知道宋宴淮说的是事实,她现在精神不济,满身疲倦,过去也没什么用。

    而且事情发生了,荣英阁那边医术高明的大夫可不少,有他们坐镇,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乱子吧?

    叶千栀可不知道,此时在荣英阁,大家正在商量,如何把这个大锅,甩到她头上。

    荣英阁一直都是永林最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地方,这里的一切从开始就井井有条,可现在荣英阁里却一片狼藉。

    桌椅板凳、花瓶摆设倒了一地,看着就乱糟糟的。

    可现在荣英阁里的大夫却顾不上地上的狼藉,而是全部聚集在一起,商量起了大事。

    “这可怎么办才好?”一个中年大夫,一手捂着脸,一脸惊恐道,特别是听到屋外清晰的撞门声时,更是浑身一抖:“他们要是再冲进来,咱们可就无处可逃了。”

    以前他们不说被人当成座上宾相待,起码也没有这般狼狈,可现在他们顾不上形象,顾不上那些珍贵的药材,一心就想着逃命。

    想到屋外那些凶神恶煞的人,中年大夫脸色愈发惨白。

    “逃?往哪里逃?”有人抱怨道:“咱们就算离开了荣英阁,在城里也混不下去,那些百姓可不会轻饶了咱们。”

    前面他们多风光,现在就多狼狈。

    “那该怎么办?”有人搭腔道。

    大家有志一同地把目光落在了坐上上首的杜神医。

    跟随杜神医的一个大夫满怀希望地看着杜神医,说道:“杜神医,在咱们这么多人里,您的资历最老,医术也最好,您说咱们应该如何走出这个困境?”

    “你问他?他又怎么会知道呢?”有人阴阳怪气道:“大家可别忘了,这个药方本来就是杜神医捣鼓出来的,那时候他说得千好万好,谁知道后续会出现这样大的麻烦。”

    “能不能治病,咱们还不知道,但是能吃死人,这一点就够吓人了。”

    会来这里支援的大夫,医术不说顶尖,但起码不是那种尸位素餐之人,对于城里那些无辜丧命的百姓,究竟是因为扛不住疫病还是中毒死的,他们很清楚。

    不仅他们清楚,城里的百姓也清楚,毕竟见多了熬不过疫病的人,那些人走的时候,都是白着脸、吐着血走的,可是最近离开的人,那脸色都变成了黑色,一看就知道是中毒的症状。

    杜神医配出的究竟是解药,还是毒药?

    在这一刻,大家不由得质疑起了杜神医的医术,他真的有传闻中那般厉害么?

    若是真有这么厉害,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那些似有若无的打探目光落在了杜神医身上,让杜神医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在杜神医旁边的杜菲芋也坐立不安,她知道这次的事情若是不能平安度过,那她爹将会遗臭万年!

    “诸位的担忧我都明白。”杜神医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是有点本事的,这个本事只的不是他的医术,而是他会搞营销,杜神医微微一笑,半点都不慌乱:“我配出的解药,需要的药材非常金贵,是有钱人能用得起的,可那时候你们知道我配出解药后,是如何劝我的,大家不会都忘记了吧?”

    此言一出,大家的脸色都不好了,也都明白了杜神医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为了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你们提议把其中几味药材给换成了药效相同的便宜药材,这样大家就都买得起了。”杜神医话中有话道:“现在闹出人命的药方可不是我亲手配出的,而是你们商量后换了药材的药方。”

    “没出事以前,你们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刷好名声,怎么现在一出事,你们就迫不及待想要把锅甩到我头上了?”

    “这世上没有这般占便宜的事情吧?”

    杜神医把话全都抬到了表面上,大家脸色全都难看得不行,可都得承认,杜神医说的有道理。

    “杜神医,我们也没有这个意思,就是咱们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些慌了,您多理解理解,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有人放低姿态地解释道。

    随着这个人服软,很快大家都服了软。

    对于他们的态度,杜神医很满意,他勾唇一笑,淡定道:“你们也不必过度惊慌,我的未来女婿此时就在城里,有他在,咱们全都不会有事。”

    杜神医想到宋宴淮,心里松了口气,有宋宴淮在,这里的收尾工作,就能交给他。

    大家一听,忙问道:“不知杜神医的未来贵婿是哪一位?”

    “他啊,就是城里的知府大人见了他,都得给他几分颜面。”杜神医故意不说名字,但是他透露出来的消息也足够安抚他们焦躁的心了。

    既然杜神医的后台这么硬,大家一瞬间底气就足了,也唯有杜菲芋有几分不自在。

    她是真的很希望自己能跟宋宴淮走到一起,可想到宋宴淮在老家的妻子,还有他来永林相陪的女子,杜菲芋心情就低落得不行。

    她格外关注宋宴淮的事情,自然知道他最近一直都在忙着陪着那个女人去爬山,整日里早出晚归,她去宋宴淮家里好几次都没能见到人。

    在杜菲芋出神想宋宴淮的时候,杜神医跟在场的几位大夫也套好话了,医治死了人是事实,这个事实抵赖不掉,但是为了他们的前途着想,大家有志一同把这个锅给甩了。

    而被他们选中的人,就是消失许久的叶笙了。

    自那天叶笙被宋公子带走后,就一直都没有出现在人前,而宋宴淮身边也没有出现叶笙的影子,大家都猜测,叶笙或许已经离开永林了。

    把锅甩到叶笙身上,杜神医是有点心虚的,但是他又想不出好的法子,把锅甩到别人头上,总比坏了自己的名声好吧?

    而且那天从荣英阁接走叶笙的人,究竟是不是宋宴淮,杜神医还没法确定。

    天底下姓宋的人那么多,有权有势的宋公子也不少,或许来这里接走叶笙的人,不是宋宴淮,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算那个人真的是宋宴淮,杜神医也不慌,他认识宋宴淮多少年了?凭借他们之间的交情,宋宴淮必然会站到他这边。

    杜神医却忘了,他跟宋宴淮之间半点交情都没有,若不是两人都效力于秦王殿下,他们怕是连点头之交都没有!

    在大家的推动下,这口锅有志一同甩在了叶笙头上。

    商量好了事情,大家自觉自己的腰杆子不软了,所以也没有再躲着的道理,大家主动打开了门,在怒气冲冲的百姓要动手前,先喊出了叶笙的名字,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这才把刚刚编好的故事缓缓道出。

    拿着木棍来算账的百姓听到这些话,果然是被唬住了,大家全都叫嚣了起来,让他们把叶笙交出来。

    几位大夫自然是满口答应,还非常有诚心地说,自己早就派人去找叶笙了,只是这件事闹大了,叶笙说不定已经躲了起来。

    不过永林被封了,叶笙就算躲起来,也躲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他们找到的。

    单纯的百姓被他们几句话一忽悠就给忽悠过去了,等他们离开后,杜神医还特意派人去跟负责疫病的大人知会了一声。

    很快叶笙的资料就被翻出来了。

    因为叶笙是自愿来支援的,资料并不多,这次药方吃死的人可不少,一个弄不好他头顶上的乌纱帽都保不住,所以管事的大人不敢迟疑,立刻就写信去了清寒州,请清寒州的知府帮着调查叶笙。

    清寒州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宋宴淮就先得到了消息。

    ‘嘭’一声,茶盏应声而碎!

    宋宴淮冷着脸,语气极度不好:“接着说,他们把锅甩在叶笙头上后,他们还干了什么?”

    “他们还到处败坏叶笙大夫的名声。”墨玉不敢隐瞒,实话实说道:“叶笙大夫来永林两个多月,前面的时候,一直在路边给城里的百姓看病,博得了不少美名,可这次的事情一出,叶笙大夫名誉扫地,大家全都怒气冲冲地想要找到叶笙大夫,说是要他以命偿命。”

    “他们想得倒是挺美!”宋宴淮冷笑道:“是哪个脑残提出了这个提议?”

    墨玉自然是老老实实把荣英阁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地全说了。

    别人听了这些事情不会多想,但是宋宴淮就不一样了,他一听就知道这件事是谁在主导。

    各行各业都有报团取暖、排斥外来人的现象发生,宋宴淮在京城也是被排斥的那一个,但是他并不在乎,可是这种事情落在了叶千栀身上,他就气得不行。

    谁敢欺负他家的小姑娘,那就别怪他十倍还之!

    宋宴淮从来就是护短的人,此时知道了这些事情后,宋宴淮恨不得提刀去把荣英阁那里面几个酒囊饭袋给砍了。

    只不过他也就是这么想了想而已,倒是没有冲动地付诸行动。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要把那口锅从他家小姑娘头上给挪开。

    外面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宋宴淮自然是瞒不住叶千栀,他也没想着瞒叶千栀。

    他是能帮着解决这些事情,不让叶千栀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家的小姑娘,不是软弱无能之人,不是那种愿意呆在他羽翼下生活的人,外面虽有风雨波涛,但是他家小姑娘更愿意,自己走过这段路。

    所以宋宴淮一点隐瞒都没有,把外面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了叶千栀。

    听完后,叶千栀面色半点没变,她沉吟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把这件事上报了,上面的人一定会去调查我的身份。”

    “需要我给你扫尾吗?”宋宴淮贴心地提议道:“我在清寒州有几个人能用,摆平这点事不难。”

    “不用了。”叶千栀摇摇头,显然心里已经有了成算:“我当初来这里的时候,取叶笙这个名字就是随口一说的,我又没打算顶着这个名字生活,趁此机会摆脱这个名字也是好事。”

    世人对女子太过苛刻,若不是当初以女子的身份不能来永林,叶千栀又何必会出此下策?

    假的就是假的,趁着这次机会能解决这件事也是好事!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4章 甩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