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解药吃死人的事情闹得很大,民愤极强。

    在杜神医几人甩锅给叶笙后,他们暂时获得了片刻的喘息,但是时间有限,如果他们不能把这口锅完完全全扣在叶笙头上,那最后倒霉的人,还会是他们!

    城里闹哄哄的,相信这件事是叶笙所为的差不多有三成人,还有三成人则是保持怀疑态度,另外三成人保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一旁看热闹。

    “你们说,叶笙会躲在哪里?”荣英阁中,杜神医几人又聚在一起商量起了事情。

    “肯定是还在城里,就是不知道他会躲在哪里。”有人猜测道:“你们说叶笙会不会是别国的探子,故意来这里搞乱的?”

    “这话可不能乱说。”杜神医义正言辞道:“叶笙的来历自有人去调查,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可是”有人迟疑道:“我们这锅甩到他头上,会不会被人察觉?城里不少百姓可不相信这件事是叶笙所为。”

    “那些百姓相不相信重要么?”杜神医不以为意道:“他一个没背景的大夫,哪怕城里的百姓全都相信他,那还是有人不相信的,你们别心虚,咱们静静看着事态发展就好了。”

    有了杜神医这一句话,大家惴惴不安的心终于稳定了。

    荣英阁里一片安静,城里也一片安静,似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就过了半个多月,北方的天气渐渐从深秋走入了初冬。

    单薄的秋衣,也换成了冬衣。

    宋宴淮早早就给叶千栀准备了好几身漂亮的冬装。

    橘红、绯红、大红色的冬装,十分惹眼。

    叶千栀爱不释手地摸着衣领边上的白色兔毛,宋宴淮见到后,含笑问道:“喜欢吗?”

    “喜欢。”叶千栀用力点头:“这些衣服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早就准备好了。”宋宴淮拿起一件大氅,披在了叶千栀身上,动作轻柔地给她系好带子,系好带子后,宋宴淮打量了叶千栀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看。”

    “我家小姑娘长得真漂亮。”

    “是我漂亮,还是衣服漂亮?”叶千栀冲着宋宴淮娇俏一笑,坏心眼地反问道。

    “都好看。”宋宴淮四平八稳地回答。

    这个回答叶千栀很是不满意,叶千栀追问道:“只能选一个。”

    宋宴淮非常有求生欲地回答:“你好看,你最好看了。”

    “敷衍!”叶千栀蹙眉,有点不太高兴。

    “我说的是真心话,在我眼里,你最漂亮。”宋宴淮伸手抚了抚叶千栀光洁的脸颊,笑容清浅:“过来,我还给你准备了不少首饰,你看看,可有喜欢的。”

    宋宴淮给挑选的首饰有点直男审美,好在叶千栀最近也没打扮的心思,所以翻看了一遍后,挑选了两支红宝石的簪子,就有些兴致阑珊地表示自己不挑了。

    “不喜欢?”宋宴淮见叶千栀只挑选了两支簪子,有些不悦地蹙眉。

    “没心思挑选。”叶千栀看着一整匣子金光闪闪的首饰,眼睛有点疼,她摆摆手道:“宋大才子,你挑选的衣服颜色很好看,但是你挑选首饰的目光没点提升呢?”

    想到几个月前宋宴淮托人送到东屏村的首饰,叶千栀对宋宴淮的眼光没什么指望了。

    宋宴淮实话实说道:“在家时,你的衣物大多数都是绯红、橘红色。”

    衣服的颜色,他是按照叶千栀以前的习惯挑选的,但是首饰,他委实没注意过。

    叶千栀在家里的时候,也极少打扮,三千青丝不过是拿根银簪子给挽起来。

    叶千栀笑了笑,“等这里的事情了了,我带你去首饰铺子里,好好培养培养你的眼光。”

    “好。”宋宴淮笑得温柔。

    初冬的天气,吹来的风都如同刀子在脸上割,生疼生疼的。

    叶千栀跟宋宴淮在家里窝了差不多二十来天,就得到了清寒州传来的消息,那边的调查已经结束了,清寒州并没有叶笙这个人。

    这里的管事刚刚得到这一手资料,还没有开看,叶千栀跟宋宴淮就携手上门拜访了。

    不仅是他们去了,连杜神医他们也来了!

    杜神医跟宋宴淮是旧相识,大家在院子里相遇的时候,杜神医很激动地上前几步,跟宋宴淮打招呼:“宋公子。”

    跟在杜神医身旁的杜菲芋,在见到宋宴淮的一刻,黯淡无光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熠熠生辉。

    她眼也不眨地盯着宋宴淮瞧,像是久别重逢的人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个人看,似乎周围的人都不存在一样。

    宋宴淮冲着杜神医点了点头。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杜神医激动得不行,他没话找话:“宋公子来这里是有事情?”

    “没事情的话,也不会来这里了。”宋宴淮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他来这里有事儿么?

    “不知道宋公子来这里有何贵干?”杜神医殷勤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是么?”宋宴淮勾了勾唇,笑得意味深长:“若是我真的有需要杜神医帮忙的地方,杜神医能鼎力相帮?”

    “自然!”杜神医拍着胸膛表态。

    宋宴淮从善如流道:“既然杜神医这么说了,那我还真的有事情请你帮忙。”

    杜神医讶异地挑了挑眉,他刚刚这么说,不过是外交辞令,谁知道宋宴淮还真的有事情要他帮忙,在这一刻,杜神医不知为何,心里有点紧张。

    “请说。”

    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答应的,杜神医自然不敢食言。

    “我最近听到了城里不少的风言风语,很多人都说吃死人的解药是叶笙配出来的。”宋宴淮说这话的时候,看向杜神医的眼神别有深意,“叶笙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她不屑做这样的事情。”

    “宋公子认识叶笙?”杜神医故作不知情地问道。

    当初宋宴淮刚来永林,不就是来荣英阁把叶笙带走了么?

    “是啊,我跟她是朋友,是家人,是我在这个世上,除了我父母外,最信任的人。”

    宋宴淮的回答让杜神医心里咯噔了一下,当初他想甩锅给叶笙的时候,就想过叶笙或许跟宋宴淮是认识的,但是那时候他只是怀疑,现在得了宋宴淮的答案,他在心里暗暗叫苦。

    “宋公子此言差矣。”不等杜神医说话,屋内走出来一人,他先对宋宴淮拱了拱手,这才继续说道:“宋公子,根据下官的调查,此人的身份存疑,他的资料在清寒州查不到,似乎他是凭空出现在清寒州,依下官浅薄的见识来看,此人或许有很大的可能是敌国安插在大盛的探子,意图颠覆大盛!”

    “齐大人不去刑部当审讯官还真是屈才了。”宋宴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在清寒州找不到这个人,你就把人往敌国探子上推,你这是打算要了他的命?”

    “宋公子,下官明白您把这个叶笙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但是您能肯定您很了解他么?”齐大人苦口婆心地劝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宋公子,我觉得齐大人说得很有道理,他都已经亲自调查过了,定是有了证据,才得出这个结论。”杜菲芋帮着劝了一句:“宋公子,齐大人说得话是不太好听,您也不太乐意听,但他也是为了您好,他不希望您被骗。”

    “你们凭什么说我会被骗?”宋宴淮嘲讽道:“你们调查清楚了吗?你们只是没有找到叶笙罢了,就能说叶笙这个人不存在么?”

    “宋公子,根据我们的调查,清寒州确实没有这个人。”齐大人再次强调道:“您虽然是秦王殿下的得力臂膀,但是也不能如此不讲道理的胡搅蛮缠。”

    “是我胡搅蛮缠,还是你们为了脱罪,把莫须有的罪名推到一个无辜人的身上?”宋宴淮冷笑道:“你们不是说叶笙是敌国的探子么?你们不是说叶笙不是清寒州人么?那我告诉你们,叶笙是我的内人,你们说,她究竟是不是清寒州人?”

    内人???

    在场的人全被宋宴淮这话给惊到了!

    是他们所想的那样的意思么?

    “宋公子,您不是开玩笑吧?”齐大人揉了揉耳朵,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从来不开玩笑。”宋宴淮正色道:“我妻子,大名叫叶千栀,小名叶笙,只不过叶笙这个名字只有家里人知道,笙笙,你来跟大家说说,当初你为什么要用小名来永林。”

    宋宴淮说着话,伸手把一直护在身后的叶千栀给牵了出来。

    叶千栀一直都垂着头,大家虽然都注意到了她,但是因为有宋宴淮挡在了前面,大家虽好奇她是谁,但是谁也没敢明目张胆的看她。

    现在有了宋宴淮的这番话,大家的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她身上。

    好一个绝色美人!

    这是大家看到叶千栀时脑子里冒出的一行字。

    此前叶千栀一直都低垂着头,现在才微微抬起头,她五官明艳,一颦一笑十分惊艳动人。

    她跟宋宴淮携手站在大家面前,勾唇浅笑道:“我当时听说永林出了事,想要报名过来,可偏偏官府不招医女,说是只招男人,我寻思,这都到了紧要关头,哪还管男人女人?能够救人,那就都是好人。”

    “我没想那么多,就想着来永林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齐大人知道叶笙是宋宴淮的内人后,对她的态度就有些殷勤了:“宋太太,城里人都说那吃死人的解药是你配出来的,对此你有什么话要说?”

    “不是我配的。”叶千栀摇头道:“我虽然一直都在研究如何配出解药,但是让大人失望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有配出来,我在城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给大家开了点清火的药方。”

    “你说不是你配出来的,你有证据吗?”那些说好了要把这个屎盆子扣在叶千栀头上的大夫,忍不住出声道。

    “你说那药方是我配出来的,你有证据吗?”叶千栀反问道。

    “”那大夫哑口无言。

    叶千栀却没理会他,而是看着齐大人,接着说道:“每配出一个药方,那需要的时间都不短,这其中还有涂涂改改的各种残方,齐大人要是有心去查的话,可以去对比对比药方跟我的字迹,相信您对比之后,定会有大发现。”

    齐大人听她这么说,立刻就让人去取药方跟叶千栀以前给大家开的药方做对比。

    杜神医他们想出了这个法子,又怎么会轻易让人抓到把柄?

    自然是在事情决定这么干的时候,就已经把证据销毁了。

    杜神医跟杜菲芋看向叶千栀的眼里多了几分轻蔑,宋宴淮娶的这个媳妇也不怎么样,看起来还挺蠢的。

    只是他们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当齐大人的人拿出了几张药方,他们看到了上面熟悉的字迹时,笑容全都僵住了。

    齐大人把所有的药方一一摆出,然后对比。

    叶千栀写的药方很是突出,不是因为她的字迹难看,而是她的药方不是用毛笔写的,而是用黑炭。

    黑炭写出来的字,黑色不是那么纯粹,而是会带有一点点白。

    “对了,我不会写毛笔字,所以我一直都是用黑炭写字。”叶千栀有些不好意思道:“不仅是药方,还有我看书做笔记时也是这样。”

    这话一出,当初跟叶千栀有点往来的大夫就想起了叶千栀刚刚来永林时,他们知道她拿黑炭写字后,还拿这个点去嘲笑她。

    谁知道就是这么个让人嘲笑的点,却成了证明叶千栀清白的证据。

    齐大人为了不留一点存疑,还让叶千栀当众写了毛笔字,叶千栀都不需要藏拙,她提笔就写,她想要证明自己写的字好看,只可惜不管她多努力,写出来的字,还是不堪入目!

    叶千栀有些尴尬,“我能不能不写了?”

    齐大人忍着笑意看着她,点了点头,他精通文墨,自然是看得出来叶千栀不擅长此道。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5章 证明,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