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忙丢下了笔,乖巧地站在一旁。

    宋宴淮看得好笑,他走到叶千栀身边,跟她咬耳朵:“星宝这是害羞了?”

    叶千栀白了他一眼,磨了磨牙:“怎么不喊我笙笙了?看不出来宋大才子还有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我的本事还多着呢,你可以慢慢发掘。”宋宴淮含笑道,见叶千栀有些跳脚的模样,宋宴淮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乖,有什么事情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后再说。”

    闻言,叶千栀倒是没再说什么,安静地站在宋宴淮身边,什么事情都交给他处理。

    对于叶千栀的信任,宋宴淮很是高兴,有他在,自然没有人能够欺负他家小姑娘。

    这边的两人倒是高兴了,对面的一行人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杜神医几人见叶千栀轻轻松松就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让齐大人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他们全都惶恐不已,生怕齐大人怀疑的目光落在了他们头上。

    他们是担心自己被揪出来,而杜菲芋则是被宋宴淮跟叶千栀亲密接触的一幕给气到了。

    在宋宴淮说出叶笙是他内人的时候,杜菲芋就呆住了,一切以前想不通的事情,在此刻全都给串联了起来。

    无缘无故,宋宴淮为什么会突然跑来永林?

    先前杜菲芋一直暗示自己,宋宴淮来这里是为了给秦王殿下办事,可现在事实摆在了眼前,宋宴淮跑来这里,就是为了叶千栀。

    宋宴淮一来就把叶笙给带走了,她那时候才还猜测过,叶笙跟宋宴淮之间的关系,不管她怎么猜测,都没想到这两人会是夫妻关系,毕竟谁能想到叶千栀会女扮男装跑来永林支援呢?

    可现在知道了,她又能如何?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在她面前秀恩爱。

    这一幕十分刺眼,如同一把尖刀硬生生地扎到她心口,让她痛不欲生!

    在杜菲芋对着宋宴淮跟叶千栀发呆的时候,宋宴淮已经开始清算了,在他若有似无的引导下,齐大人很快就注意到其中几张药方跟杜神医的笔迹很是相似。

    只是杜神医可是天下第一神医,他岂会出错呢?

    有些话不是齐大人能说的,宋宴淮要的结果也不是杜神医被怀疑,他见那群人惴惴不安的样子,满意一笑,只要他们不好过,那他就好过了。

    宋宴淮又说了几句话,便没有再插手了。

    叶千栀身上的嫌疑是彻底洗清了,宋宴淮也没有久留,带着叶千栀先行离开。

    齐大人知道自己冤枉了叶千栀,而叶千栀是宋宴淮的媳妇,他不敢得罪,自然是用最快的速度把消息给公布了出去。

    这个消息一出,大众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叶笙会是女子,而大家知道这件事后,对叶笙的行为也褒贬不一。

    有些守旧派,就觉得叶笙此人不守妇道,好好一个美娇娘,不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到处乱跑像什么样子?

    有些潮流派,觉得叶笙此举值得赞扬,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吃你家大米了么?人家凭本事来这里,碍着你们啥事了?

    还有一部分人觉得事不关己,漠不关心,对于叶笙这个行为不予评价,他们只是希望这些大夫能够配出解药,救他们一命。

    此时被他们给予厚望的那些大夫,正在屋里急的团团转。

    谁也没有想到那些本该被摧毁的药方,一张不少地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要不是这些药方都是他们亲手书写的,怕是他们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怎么办才好?”大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要不咱们推几个替罪羊出去?”有人提议道:“咱们就说这个药方是药童自己瞎搞出来的,咱们不知情,谁知道这些药方被夹杂在了其他的药方里,最终铸成大错。”

    此人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落在杜神医身上,希望能够得到他的首肯。

    在场这么多人,要说最着急的人,那肯定是杜神医了,他功利心重,谋算了好几年,才终于获得了神医这个称号,他最怕的就是自己丢了神医这个称号。

    所以在有人提出这个方案后,杜神医稍微想了想,便同意了。

    杜神医同意了,那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接着大家就开始商量究竟推几个药童出去。

    按照药方上那不同字迹分配,最少都有五个药童。

    五个药童,数量可不少了,不管推谁的人,大家都不太乐意,最后只能一人分一个,连杜神医身边的药童都没能幸免。

    谁让这个药方原先就是他捣鼓出来的呢!

    等送走人后,杜神医浑身一软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汲汲营营了这么久,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成为人人称赞的神医么?

    好不容易爬上了这个位置,他的名气也传遍了大盛,可是他突然发现,他的能力配不上他的名气。

    特别是永林的事情被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做人?

    好在这几个人,都是有求于他的人,所以他才有转圜的余地。

    只是可惜了他精心培养的药童了。

    这件事他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赔了一个药童,还差点毁了他积攒下来的好名声。

    想到这些损失,杜神医怒急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

    “爹。”杜菲芋端着鸡汤从屋外进来,看到这一幕,被吓坏了,她忙放下鸡汤,跑到杜神医身边,扶起了杜神医:“爹,您这是怎么了?您可不能吓我啊,这样会把女儿吓坏的。”

    杜菲芋红着眼眶说道,见到杜神医身上暗红色的血迹,她心疼道:“女儿知道今天的事情对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但是您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只有身体好了,您以后想要做什么事情才能达成所愿。”

    “乖孩子!”杜神医欣慰地看着自己的闺女,觉得自己这么疼爱她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拍了拍杜菲芋的手,哑声道:“你别担心,我没事,就是一时气急,没缓过来,现在这口血吐了以后,我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你别担心,我没事了。”

    “爹。”杜菲芋扶起了杜神医,贴心道:“失败乃是成功之母,没有人做一件事就能顺顺利利成功的,您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你真是爹的贴心小棉袄,听了乖女儿的一席话,爹现在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杜神医笑着说道:“你是给我熬了鸡汤吗?端过来吧!”

    闻言,杜菲芋立刻就把鸡汤给端了过来,让杜神医方便喝。

    杜神医喝着鸡汤,看着乖巧的杜菲芋,心里不住地叹气,他这么好的乖女,为什么宋宴淮就是看不上呢?

    自家闺女的心思,他自然是知道的,以前也暗戳戳帮了杜菲芋不少忙,让她有机会跟宋宴淮相处,只可惜宋宴淮一直都不假辞色,对于杜菲芋的靠近,他一直都敬而远之。

    谁也没想到,宋宴淮回老家一趟,居然就成亲了。

    还记得杜菲芋先前给他写的信,信上对宋宴淮的媳妇是寥寥数笔带过,说宋宴淮的媳妇是他隔壁村的农女大字不识文墨不通,宋宴淮去京城,都没有带上她,看来夫妻两人的感情应当不好。

    可谁能告诉他,传说感情不好的两人,会在永林相聚,还当众撒狗粮?

    不是说叶千栀大字不识文墨不通么?那她又怎么会医术?

    杜神医想到这里,嘴里的鸡汤顿时就不香了。

    他胡乱地把鸡汤一口闷,等喝完后,这才迟疑道:“乖女,你跟爹说实话,你对宋公子.”

    “爹,我心悦他,不管他成亲了还是没成亲,我都心悦他。”杜菲芋知道自家爹爹要问的是什么事情,她老实回答道:“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乖女,宋公子他已经成亲了,你守着他,也是没结果的。”杜神医叹了口气。

    闻言,杜菲芋眼神微微黯了一下,她固执道:“爹,我认识他多久,就喜欢了他多久,这么久的喜欢,可不是说着玩的,也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我忘不了他,哪怕我跟他不会有结果,我也愿意守着这个苦果过。”

    宋宴淮是她放在心里好几年的人,是她情窦初开时就喜欢的人,突然间要她放弃,她真的做不到。

    杜神医轻轻拍了拍杜菲芋的手,似乎是在安慰她。

    “爹,您别担心,我这事儿不急。”杜菲芋很快就沉静了下来,她笑着宽慰自家爹爹:“等秦王殿下将来上位了,依照宋公子的功劳,他定然是位居*,到时候他总不可能守着一个女人过活,总是需要纳妾的,我也不是全无机会。”

    “可到那时候,你不就变成了他的侍妾了么?”杜神医万万不能接受自己的乖女去当妾:“都说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你要是给宋公子当妾,这.爹接受不了。”

    “爹,当妾也不过是一时的。”杜菲芋心里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她微微一笑,“女人多了是非就多,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又知道呢!”

    杜菲芋可是杜神医一手*出来的,一听她这话,杜神医就知道自家闺女话里的意思,他笑了笑,倒是没有阻止。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家闺女样样出众,跟宋宴淮那是男才女貌,绝配!

    父女两人说着话,突然一药童疾步匆匆地从屋外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老爷、姑娘,叶大夫她配出了解药。”

    “叶大夫?”杜神医一愣,没明白过来:“他是谁?”

    “宋公子的妻子,叶千栀大夫。”药童着急回答道:“她已经在荣英阁门口支起了摊子,免费给人看病,免费给人熬药。”

    “每个人的药都不一样吗?”

    杜神医着急地问道。

    药童点了点头。

    得到了准确的回答后,杜神医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了,忙跑到了荣英阁门口,远远就看到荣英阁门口烟雾缭绕,浓郁的药香味远远飘了过来。

    杜神医站在门口,愣愣地望着远处的一幕。

    叶千栀坐在摊子里,正笑着给人把脉,然后拿着木炭写药方,熬药的人,是宋宴淮安排过来的,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人应该是宋宴淮身边的墨玉。

    见墨玉对叶千栀言听计从的样子,就知道这对夫妻的感情极好。

    慢了一步的杜菲芋来时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站在杜神医身边,眼睛落在了叶千栀跟宋宴淮身上,见他们两人搭配默契,杜菲芋咬着唇,眼里掠过了一抹狠厉!

    这个叶千栀留不得!

    若是让此人继续留在宋宴淮身边,那等秦王殿下上位那一天,宋宴淮怕是也不愿意纳妾,到时不就绝了她接近宋宴淮的唯一机会?

    明明是她先认识宋宴淮,是她先对宋宴淮动心,为什么最后陪在宋宴淮身边的人不是她,而是叶千栀。

    她不就是命好了一点,住在了宋宴淮家隔壁村子么?

    也就是因为多了这点有利条件,所以她肖想了几年的人,最终娶了她?

    凭什么?

    杜菲芋手慢慢地握成了拳头,若不是还有一点理智在,她怕是会不顾一切跑出去把宋宴淮给抢过来。

    可她知道,她没资格去抢宋宴淮,想要获得这个资格,那她就得先把叶千栀给解决。

    杜神医父女的出现,叶千栀跟宋宴淮自然是察觉到了,不过他们两人都没理会杜神医父女,叶千栀忙着把脉、写药方,宋宴淮则是负责统筹药方,安排人去煎药。

    两人配合默契,干活事半功倍!

    最让人惊喜的是,叶千栀开的药方,病人喝了一口,不出一个时辰,他们的心口就不那么闷了,浑身都轻松了一些。

    而到了第三天,有些症状轻微的病人,已经好了三分之一,再接着喝几服药,病就大好了。

    这个发现让大家全都惊呼出声,大家都高兴得不行。

    个个手舞足蹈地在街道上狂欢。

    叶千栀却不骄不躁,依旧按照以前的办法,每天给他们看病,每天都重新开药方。

    而他们也都准时准点来叶千栀这里喝药,一碗不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6章 气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