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配出的药方,许多百姓亲测有效,大家一窝蜂全都跑来了这里,找叶千栀看病。

    还有些百姓本身没有染病,只是被困在城里太久了,久到他们都以为自己也染病了,所以当知道叶千栀这边有良方的时候,也都跑了过来。

    叶千栀最害怕的就是他们全都聚在一起,所以当知道这个情况后,立刻就请宋宴淮帮忙。

    宋宴淮找了齐大人过来,眼看疫病被控制住了,齐大人对于宋宴淮跟叶千栀的话,那是言听计从,让他往东,绝对不敢往西走,所以得了宋宴淮的指示后,他立刻就安排了人过来维持秩序。

    有了齐大人帮忙,事情总算是顺利进展下去了。

    叶千栀担心的事情总算没发生,也因为控制得当,一个月过后,永林的疫情解除了。

    当永林城外的驻军得到永林的疫病已经被消灭的消息时,驻军首领愣了愣,他看着手里的信筏,不敢置信道:“城里的疫病治愈了?这可能吗?”

    驻军首领的心腹听到这话后,迟疑了一会儿道:“有杜神医在,疫病治愈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可是齐大人的来信说了,配出解药的人并不是杜神医,而是宋宴淮的妻子。”驻军首领不太敢相信,他道:“杜神医跟宋宴淮都跟秦王殿下交好,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杜神医配出了解药,但他故意把这份荣誉让给了宋宴淮的妻子?”

    心腹听后,摇了摇头道:“将军,您多虑了,杜神医有此名望,您觉得他是不擅长营销之人么?这个神医的名头,有多少水分,只有他自己清楚。”

    驻军首领默了默,对着心腹点了一个赞:“你说得对,永林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谁都知道,配出解药之人不仅能名扬天下,还能在圣上面前挂个名、卖个好,没有人会把到手的功绩给让出去。”

    就算是他这个看破生死的将军都会隐隐有些心动,别人就能拒绝这份*么?除非是红尘之外的人。

    在红尘中苦苦挣扎的人,谁能拒绝?

    “既然齐大人来了信,那咱们明天就去城里看看,如果事情属实,咱们就给京城去信,请求圣上解封。”驻军首领一锤定音。

    翌日一早,驻军首领就带着几十号人去了城里,城里跟以前一样安静、萧条,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跟几个月前他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还记得几个月前他奉命过来时,城里的人,全都苦着脸,拼命地往外跑,企图离开这座死城,等他们知道自己逃不开时,全都绝望了,在城门口又吵又闹,最后不甘心地回了城。

    可现在这些情绪在他们脸上消失了,他们脸上还残留着这几个月吃苦头的痕迹,但是每个人都神采飞扬,像是冉冉升起的太阳,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驻军首领一来,手舞足蹈的百姓微微收敛了那夸张的行为,但是每个人脸上洋溢的笑容跟太阳一样耀眼灼目,让人看着就欢喜。

    驻军首领在城里走了一圈后,便去了荣英阁。

    荣英阁里冷冷清清,除了那十几个大夫外,再也没有半个人影出没。

    驻军首领一来,杜神医就得到了消息,立刻迎了出来,“韩将军!”

    杜神医礼貌地行礼问好。

    韩将军微微颔首,问道:“这里怎这般安静?”

    杜神医有些尴尬,他故作不甚在意道:“他们病好之后就离开了。”

    “叶大夫呢?”韩将军像是没有看到杜神医脸上的不自然,他开门见山道:“本将军听说她配出了解药,挽救了全城百姓的性命,本将军今日是特意前来见她的,她可在这里?”

    叶大夫三个字一出,在场的人,除了韩将军带来的人外,全都尴尬得不行,杜神医尤其明显,他假笑道:“叶大夫不在这里,宋公子在城里有住宅,叶大夫跟宋公子居住在一起。”

    “这样啊,那本将军先告辞了。”韩将军丢下这句话,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离开了。

    跟在他身后的人也全都跟着韩将军离开了。

    荣英阁又恢复到了一潭死水的状态。

    “杜神医,如果配出解药的人是你就好了,不然韩将军他们定会对咱们另眼相待。”有人眼红得不行:“可惜,这样的盛况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因为他们先前跟叶千栀闹得比较僵,所以叶千栀在荣英阁门口支摊子给人看病的时候,他们全都没有去帮忙。

    不仅没有帮忙,还在一旁看热闹,就想看叶千栀的热闹。

    谁知道最后热闹没看到,还见证了她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到全城百姓尊敬爱戴的叶大夫之旅。

    现在城里的百姓提起叶大夫这三个字,那都是一脸钦佩,大家早就忘了她是女子的事情。

    有了永林这份功绩,叶千栀的医术将不会再被人质疑,她依靠自己的本事,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毕竟她可是配出了连杜神医都配不出的解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当初他们推崇杜神医,不就是觉得以杜神医的医术,配个解药轻轻松松、手到擒来么?

    可谁知道,杜神医失败了,不仅失败了,还吃死了人,让他们损失了几个药童。

    想到那几个无辜受累的药童,他们心里不爽极了,有人阴阳怪气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大家都相信那些名扬天下的人,可这些人的实力能配得上他们所承载的名声么?我看够悬!”

    他这话一出,杜神医脸色难看得不行,有心想要反驳,可是人家又没有指名道姓!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话,无疑是在内涵他!

    一旁的杜菲芋也急的不行,这些人还真是翻脸无情,以前见到她爹的时候,一口一个杜神医,现在张口闭口却讥讽她爹!

    他们的这副嘴脸,还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可不是么?”有人附和道:“有些人仗着自己医术好,处处看不起后起之辈,谁知道今儿就被后起之辈打了脸,他自己被打脸就罢了,还害得我们平白无故得罪了人。”

    白白失去了跟叶千栀交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就扼腕不已!

    “蒋水生,你在这里内涵谁呢?”杜神医忍不下去了,直接拍着桌子,站起身来,不悦地看着他。

    面对发怒的杜神医,蒋水生是一点都不怕,他高扬着头,与之对视:“谁应声那说的就是谁。”

    这话的意思明明白白就说明了,他说的那个人就是杜神医。

    杜神医被他的话气得心口疼,他看着蒋水生,脸色铁青:“我当时没跟你们说我能配出解药,也没让你们跟着我,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也没有让你们孤立叶千栀,更没有让你们针对她,是你们自己干的,现在事情出了,你们倒是把所有的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要不是你几次三番明示暗示,我们会故意去针对叶大夫么?”蒋水生回怼道:“我们跟叶大夫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什么要针对她呢?还不就是因为你发现叶大夫医术比你好,你怕叶大夫把你比下去,所以才迫不及待想把她踢出荣英阁。”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叶大夫如你所愿离开了荣英阁,但是人家以一己之力,直接挽救了全城百姓的命,成了全城百姓的大恩人,倒是咱们这些吃干饭不干活的,没脸继续留在这里了。”

    蒋水生的这番话引来了不少人的附和,大家都有志一同地忘记了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把锅全都甩到了杜神医头上。

    杜神医这一次是深刻体会了有苦难言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了,他脸色冷得不行,有心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他们大家一人一句,直接把他怼得体无完肤。

    等他们吐槽得神清气爽离开后,杜神医一口气上不来,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吓得杜菲芋六神无主、手足无措:“爹、爹。”

    街道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走动,韩将军以为他们刚刚从鬼门关上走一圈回来,现在应当都在忙着拾掇家里的一切,谁知道刚刚走到靠近宋宴淮宅院的街道上,韩将军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

    刚刚治愈的百姓,手里挎着篮子,里面装着鸡蛋、青菜、活鱼,大家排着队往宋宴淮家里送东西。

    韩将军一行人穿着盔甲,百姓们看到了,连忙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还有人颤抖着声音喊道:“将军,您进去见叶大夫的时候,能不能帮忙劝劝她收下咱们送的东西?”

    “哦?”韩将军挑了挑眉,大感意外:“你们送来的东西,她都不收?”

    “是啊!”大家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语道:“咱们吃的药是官府免费送的,叶大夫说,她不花钱,但是她给咱们看了这么久的病,为了咱们大家伙的事情在这里呆了几个月,我们过意不去,给她钱,她不要,给她送果蔬鱼肉,她也拒绝,我们就想表达一下咱们的感激之情,咋就这么难呢?”

    “是不是叶大夫不喜欢我们送的东西啊?”

    “将军,您帮我们问问,叶大夫她究竟喜欢什么啊?不管她喜欢什么,我们都给她寻来。”

    韩将军看着这一幕,说不动容是假的,他拱了拱手:“我等会儿就帮你们问问。”

    面对杜神医几人时,他自称‘本将军’可对上这一张张淳朴的脸庞、真挚的眼眸,他的自称变成了‘我’。

    大家对他感激一笑,让他进了宋宅。

    叶千栀跟宋宴淮自然没有去外面见那些来送礼感谢的百姓,这些事情,他们交给了墨玉几人,自己则躲在了厨房。

    叶千栀说要教宋宴淮做菜,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城里的事情解决后,叶千栀便把这件事给安排上了行程。

    “蒸煮油炸,你想先学哪一个?”叶千栀跟宋宴淮站在厨房里,看着篮子里,墨玉今早送来的菜,翻了翻后,叶千栀不等宋宴淮回答,就做出了决定:“咱们今天先学习水煮吧!”

    “水煮对火候的要求不高,调味也不难,简单易学!”

    “好!”宋宴淮没有异议地表示可以。

    今天从来的菜中,刚好有鲤鱼,叶千栀便打算教宋宴淮水煮鱼。

    水煮鱼需要不少配菜,花菜、木耳、香菇、大白菜都不缺,叶千栀便先教宋宴淮如何处理清洗这些蔬菜,接着便现场教宋宴淮杀鱼、切片。

    鲤鱼身上有两条筋,人食用了,对身体不太好,叶千栀熟练地把筋给抽出来。

    菜刀在鱼身上划了几刀,很快鱼肉分割开了,叶千栀轻声细语地教宋宴淮如何切鱼片。

    宋宴淮学得认真,觉得这动作很简单,只不过等他上手后,才发现还是很有难度的。

    首先就是鱼片的薄厚不一致,这种鱼片煮的时常不同,薄的鱼片很容易就给煮烂了。

    叶千栀一一把他的问题给点出来,又给他讲了切鱼片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切鱼片这种活计属于熟能生巧那一类,说得再多,那也得自己动手干啊!

    鲤鱼处理完后,叶千栀教宋宴淮如何腌鱼,在腌鱼的时间里,叶千栀还动手调了一份水煮鱼的底料。

    底料属于秘方那一类,不过宋宴淮是自己人,叶千栀自然不会瞒着他,不仅没有瞒着他,还轻言细语地教他如何调底料。

    等底料准备好后,鱼也腌得差不多了,该起锅煮鱼了。

    先把蔬菜煮熟,放在木盆里,接着倒油,等油烧热后,把底料放到锅里炒香,接着加入开水,等锅里水咕咕冒泡后,先把鱼头鱼尾鱼骨头放入锅里。

    这些带骨头的鱼肉需要的时间比鱼片更长,等它们煮熟后,捞到木盆里,接着煮鱼片。

    鱼片跟汤一起倒入木盆后,叶千栀在鱼片上放了香葱,烧了热油淋在了香葱上,顿时厨房里弥漫着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

    宋宴淮的喉咙动了动,突然间有点想干饭了!

    “妥了,咱吃饭吧!”叶千栀转过头看宋宴淮,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陌生男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7章 言而有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