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皇后顺着叶千栀的话,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叶千栀慌乱地跪地谢恩。

    “叶大夫,这里没有外人,你不用如此拘束,别动不动就下跪谢恩,皇上跟本宫招你入宫,主要是想要感谢你,再见见医术精湛的叶大夫长什么模样,你这动不动就下跪,倒是让本宫心里有愧。”皇后看着叶千栀,笑容温和。

    皇后都这么说了,叶千栀自然领了她的好意。

    皇后顾着跟叶千栀说话,圣上的目光却落在了叶千栀身上。

    当今圣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就挺荒唐的,王府后院有十八美妾不说,他在秦楼楚馆里也有不少红颜知己。

    在政事上,他也就马马虎虎,但是在女色上,那他就十分精通了。

    虽说叶千栀脸上戴着面纱,没有露出容颜,但是圣上看到了她那曼妙的身姿,就有点心猿意马。

    他的眼睛落在叶千栀身上,像是粘在了上面一样。

    皇后是圣上的结发妻子,对于自己的这个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皇后心知肚明,一看圣上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叶千栀瞧,皇后暗叹了口气,圣上的*病是又犯了!

    圣上那直勾勾的眼神,叶千栀如何忽视得掉?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叶千栀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很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叶千栀的不适皇后看在了眼里,她笑容勉强地跟叶千栀继续寒暄了几句,见叶千栀全身上下都写着抗拒两字,皇后十分体贴地让叶千栀先行离开。

    圣上很是不舍,但是他也没有理由留叶千栀,所以给了丰厚的赏赐后,让小口子带叶千栀出宫。

    叶千栀给圣上和皇后行礼告退,等离开了养心殿,她紧绷着的心神这才松懈了下来。

    小口子领着叶千栀往出宫的路走去,一阵风吹来,叶千栀脸上的面纱一松,被风吹跑了,露出了满脸的疹子。

    叶千栀哎呀了一声,忙去捡面纱,好不容易把面纱戴了回去,但是她的真容也被小口子和几个宫女看在了眼里。

    大家没有想到,身姿曼妙的叶大夫,脸上居然长满了疹子,好不吓人!

    “对不住,吓到大家了。”叶千栀眼含歉意地看着小口子,跟他道歉。

    “叶大夫客气了,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小口子嘴甜地安慰道:“您没事吧?”

    “没事,我们走吧!”叶千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接下来的路程就没有出什么意外了,叶千栀顺顺利利地出了宫。

    等坐上了回去的马车后,叶千栀心里一松,大冷天里,浑身冒出了一层汗。

    这一关总算是有惊无险过去了。

    叶千栀心里是松快了,但是对于宫里的圣上来说,心里就有点不太得劲。

    刚刚那阵风吹来的时候,圣上正站在不远处,他在养心殿见到了叶千栀,对叶千栀那曼妙的身姿给吸引了,若不是叶千栀是有功于大盛的人,若不是在场还有皇后在,他怕是早就忍不住让叶千栀揭开面纱了。

    有面纱覆盖在脸上,遮遮掩掩,勾得他心痒痒的,让他很想看见叶千栀的真面容。

    这不,在叶千栀告辞离开后,圣上就打发皇后离开了,他的心思都被叶千栀勾走了,不自觉地就抄了近路,想要多看那曼妙的身姿几眼。

    谁知道老天爷对他太好了,一阵风吹来,把叶千栀脸上的面纱给吹掉了,圣上激动得不行,往前小跑了几步,叶千栀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眼里。

    只是看了一眼后,圣上就恨不得戳了自己的双眼!

    这.这张脸配不上叶千栀的好身材!

    可惜了!

    那张长满了疹子的脸,幻灭了圣上的幻想,哪怕他知道叶千栀只是过敏而已,但是他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让圣上倒了胃口,他自然就把叶千栀给抛之脑后了。

    他可是当今天子,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了。

    叶千栀的脸辣了他的眼睛,圣上觉得自己得去洗洗眼,所以也无心处理政事了,直接往后宫走去。

    叶千栀平安出宫,宋宴淮见她平安归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回来了?饿不饿?我让厨房给你做了鸡丝面,你吃点?”宋宴淮拉着叶千栀回房间,一边走一边跟她话家常。

    对于宋宴淮的一番好意,叶千栀自然是不会辜负,她含笑地点头道:“刚好我有点饿了,温言,你真好。”

    叶千栀的夸赞让宋宴淮心情愈发地好,两人轻声细语地说着话,慢悠悠地回了房间。

    “这么一大碗的鸡丝面,我一个人可吃不完,不如咱两一起吃吧。”看到宋宴淮让人准备的鸡丝面,叶千栀瞪大了眼睛,直接招人送了两双碗筷过来,把鸡丝面拨了一半给宋宴淮:“咱两一人一半!”

    “好!”宋宴淮揉了揉叶千栀的发顶,笑容宠溺。

    只不过这半碗鸡丝面宋宴淮才刚刚开动,外面就传来了墨玉着急的声音。

    “主子,出大事了。”墨玉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很快墨玉就出现在了门口,气喘吁吁地禀告道:“秦王殿下出事了。”

    “他又怎么了?”宋宴淮放下筷子,蹙眉道:“又跟秦王妃闹了矛盾?”

    “那没有。”墨玉摇摇头道:“自从上次主子叮嘱过秦王殿下后,秦王殿下倒是再也没有故意去刁难秦王妃,只不过秦王殿下对秦王妃心里还是有怒气,他不敢明着刁难秦王妃,便纳了好几房的侍妾。”

    “秦王纳妾,这是他的私事,咱们管不着。”宋宴淮虽然是秦王殿下的谋士,能管他不少的事情,但是管天管地,还能管到秦王殿下房里去不成?

    他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墨玉苦着脸道:“可问题就出在这里,秦王殿下有个侍妾有喜了,她仗着自己有喜,处处针对秦王妃,这次更是过分,说是秦王妃要害她肚里的孩子,惹得秦王殿下大怒,当即表示要休了秦王妃。”

    “胡闹!”宋宴淮听到这里,面色十分不好,秦王殿下做事是越来越随心所欲了,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想法和看法,也不想想他这般胡闹,别人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把这些事情给摆平?

    “真给休了?”叶千栀好奇问道。

    墨玉道:“那倒没有,秦王妃是圣上赐给秦王殿下的,是上了皇家玉牒的王妃,岂是秦王殿下说休弃就能休弃的?只是事情闹开了,不少人都知道了,这对秦王殿下的名声有碍,而且秦王殿下休妻虽然没成功,但是他把秦王妃赶到了城外的庄子。”

    宋宴淮脸色愈发难看,最后鸡丝面也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去往秦王府了。

    徒留叶千栀一人享用美食,叶千栀忍不住嘀咕:“宋大才子吃的这碗饭也不容易啊,这个秦王殿下还挺能*的。”

    想到秦王妃的来历,叶千栀眼眸闪了闪,秦王殿下行事不靠谱,圣上行事也很离谱,把自己厌恶的皇妃赐给自己厌恶的弟弟当王妃,这事儿历朝历代没人做得出来,也唯独当今圣上不一般!

    这些事情叶千栀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倒是没有说出来,毕竟隔墙有耳嘛!

    在外面还是得谨慎一点。

    宋宴淮中午离开,到傍晚才回来,看到他脸色不太好看,叶千栀心里就明白了,怕是宋宴淮提出的解决办法,秦王殿下给否决了。

    知道宋宴淮心情不好,叶千栀也没有提这些事情,而是拉着宋宴淮去了后院的小亭子里。

    “天气这么冷,不在屋里呆着,跑来这里干什么?”宋宴淮跟着叶千栀往后院走去,不解问道。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叶千栀神秘一笑,“你可以猜猜是什么惊喜,猜对了有奖哦!”

    “是吗?”宋宴淮道:“有什么奖励?如果奖励丰厚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参不参与。”

    “你确定不猜吗?”叶千栀眨眼:“奖励可丰厚了。”

    “看星星?”宋宴淮有些迟疑,显然也觉得这个猜想不太靠谱。

    “不是。”

    “看花灯?”见到屋檐下比往日多了几盏灯,宋宴淮随口道。

    “不是。”叶千栀接着否定。

    “那我猜不到了。”宋宴淮耸了耸肩,无奈一笑,这时候远处飘来了一阵香味,宋宴淮吸了吸鼻子,眼眸一转,说道:“该不会你在后院准备了铜锅吧?”

    “猜对了!”叶千栀嘻嘻一笑,“天气这么冷,正适合吃铜锅,我可准备了一下午呢,有你喜欢吃的牛肚、鱼片。”

    宋宴淮的注意力不在自己喜欢吃的美食上,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叶千栀,好奇问道:“我猜对了,那奖励呢?”

    “你过来。”叶千栀示意宋宴淮低头,在宋宴淮靠近时,趁着他不备,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月色下的叶千栀,美得像只妖精,她一颦一笑都让宋宴淮呼吸加重,就在他想要反客为主的时候,叶千栀的红唇移开了。

    “这就是你的奖励?”宋宴淮盯着叶千栀的唇,哑声道:“星宝,你真像个小妖精。”

    “你才是小妖精呢。”叶千栀炸毛:“你要是不满意的话,那我以后不准备了。”

    “满意,可满意了。”宋宴淮忙安抚道:“就是时长太短了一点,如果能长一点就更好了。”

    不等叶千栀再说什么,宋宴淮以唇封缄,让叶千栀再也说不出话。

    等两人到后院的小亭子时,宋宴淮笑得一脸满足,而叶千栀双颊泛红,眼眸波光流转间透着无尽的风情。

    婢女见到叶千栀跟宋宴淮过来后,行了礼,便退下了。

    两人都是喜欢自力更生的人,压根用不着人伺候,所以两人坐下来,一个专心烫菜,一个专心吃菜。

    叶千栀吃了几块肉,觉得有点腻味,端起了一旁的杯子,喝了一口鲜榨橙汁。

    她穿过来一年了,在这个处处落后、处处不方便的古代,她是想喝口饮料,那都困难。

    好在这个朝代有不少她以前喜欢的水果,她想要喝果汁,也就只能自己亲手做了。

    自己榨的果汁,真是好喝!

    叶千栀喝了一口又一口。

    宋宴淮见她喜欢喝,把自己面前的果汁放到了她面前,想让她多喝一点。

    “不用,我这里还多着呢!”叶千栀指了指凳子上放着的木桶,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你只有这一杯,剩下的果汁都是我的。”

    “都给你。”

    这一顿饭两人吃得是心满意足,等吃得差不多了,叶千栀给宋宴淮添了一筷子的牛肚,“温言,我想回家了。”

    “好端端的,怎么想回家了?”宋宴淮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在这里不好吗?”

    “跟你在一起自然是很好,但是爹娘还在东屏村,那边还有不少事情呢。”叶千栀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道:“我当初跑出来的时候,没来记得给爹娘传消息,这么久没有回去,他们肯定很担心我,所以我想赶在过年之前回去看他们。”

    “决定了?”

    “嗯,我想这两天就回去。”叶千栀想到老家那一摊子的事儿,归心似箭:“我跟你说,我急着回去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怕宋天才被人给骗了。”

    接着叶千栀就说起了自己的发现,“宋天才说那姑娘家里穷到连弟弟的束脩都交不起了,但是她身上用的香料可不便宜。”

    那种香料的味道很淡,不仔细闻自然是闻不到,不过叶千栀的嗅觉很敏锐,哪怕宋天才身上只带了一丝丝若有似无的香气,但是在确定宋天才的行动轨迹和他能接触的人后,叶千栀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个跟宋天才几次三番相遇的姑娘身上。

    “她接近宋天才,怕是冲着你来的。”宋宴淮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了,“不是冲着茶楼来的,就是冲着肥皂香皂来的。”

    “我觉得她应该是为了香皂来的。”叶千栀肯定道:“茶楼的事情宋天才插不上手,但是香皂这边的事情,他基本上能全权处理了,找人靠近宋天才,跟他套近乎,博得他的信任,说不定能从他这里得到我所有香皂的方子。”

    宋天才正处于年少慕艾的年龄,对方直接派出一个美人来跟宋天才接触,宋天才上钩的可能性很大。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9章 宠妾灭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