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被叶文倩的话给气笑了。

    她没好气道:“我为什么要谋害你肚里的孩子?害你掉了孩子后,对我有什么好处?”

    “”叶文倩回答不出来,但是她下意识就对叶千栀很是戒备,就怕叶千栀捣鬼,害她肚里的孩子。

    见她那神经质的模样,叶千栀摆摆手道:“脑残是种病,得治,温言,咱们离远点,免得被传染了。”

    两人没有挑破窗户纸的时候,宋宴淮就没反驳过叶千栀的决定,现在两人心意相通、感情笃定,宋宴淮更是对叶千栀言听计从。

    她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

    叶千栀没理会叶文倩,拉着宋宴淮往边上走去。

    叶文倩愣愣地望着携手离开的两人,久久没有回神,最后还是肚里的孩子踹了她一脚,叶文倩这才醒过神来。

    摸着高耸的孕肚,叶文倩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当初她怎么就犯傻了呢?

    把这么好的一个未婚夫推给了叶千栀,不然现在被宋宴淮捧在手心里宠爱的人就是她了。

    不甘、后悔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叶文倩内心的百转千回,除了她自己外,别人一无所知。

    叶千栀小两口在镇上逛了逛,买了不少叶千栀感兴趣的东西,两人这才回家。

    到了年关,村里越来越热闹,跑来找宋宴淮写春联的人也越来越多。

    宋宴淮忙着给大家写春联,叶千栀则忙着查账。

    一年的账册全都堆积到了现在才处理,工作量可想而知有多重了,不过叶千栀处理起这些账册来,那是轻车熟路,用了不到三天,就把账册全都给处理好了。

    刚刚处理完账册,叶千栀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

    “阿绮,你说什么?”叶千栀掏了掏耳朵,受惊了:“我刚刚是不是听岔了?”

    “三嫂,你没有听错,宋天才要成亲了,日子都定好了,二月初八!”宋云绮就差指天发誓了:“他奶奶跑来咱们家借了桌椅板凳,还跟娘打听县城哪家布庄的绣娘做的嫁衣更好看。”

    “连日子都定下来了啊!”叶千栀喃喃道:“这么大的事情,宋天才怎么就没跟我们说呢?”

    按照宋天才跟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宋婆子都知道这件事了,她们两人还毫不知情。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兴许是岳柔珍挑拨了咱们跟宋天才之间的关系。”宋云绮猜测道:“三嫂,咱们早就看出岳柔珍来者不善了,要不要早点把揭穿她的真面目。”

    “以前刚刚发现的时候都没阻止,现在他们两人正好进入了你侬我侬阶段,你觉得咱们俩去说这话,宋天才听得进去吗?”叶千栀不抱希望:“说不定咱们告诉宋天才岳柔珍有问题,他还以为是咱们俩故意陷害呢!”

    “这事儿咱们怎么做都不对,还是不插手了,顺其自然吧!”

    反正宋天才一个大男人,吃什么也不会吃亏,她们没啥好担心的。

    很多事情,总要自己亲身经历过,才会从心底警觉,单靠她们的提醒,宋天才不经历点事情,是不会进步的。

    宋天才跟岳柔珍打算成亲了,那聘礼的事情就得正视了。

    宋天才家里太穷,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而岳柔珍的母亲穷怕了,除了钱财能打动她,别的她全都不要。

    宋天才拿不出银钱,但是他跟岳柔珍打算成亲了,跟岳柔珍的母亲见面就避不开了。

    这不,宋天才和岳柔珍赶在年前,就去了州府一趟,专门拜见岳柔珍的母亲。

    岳柔珍的家,宋天才来过好几次了,每次他来这里,岳母对他就没好脸色,这次见到他跟岳柔珍一起出现,岳母直接抄起了一根棍子,对着宋天才跟岳柔珍打来。

    “岳柔珍,你还知道回来啊,不声不响就离家出走,跑去找野男人,现在怎么还知道回来?”岳母边打边骂,打的岳柔珍嗷嗷嗷叫了起来。

    听到心爱的姑娘哭得这般惨,宋天才心疼了,忙把岳柔珍护在了怀里,自己任凭岳母打。

    岳母再气,她的力气也不够大,打了几下子,就气喘吁吁地丢下了棍子,她双手叉腰,看着眼前的两人,冷声道:“你们走都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娘,我和天才哥打算成亲了,我们回来请求您能同意我们成亲。”岳柔珍眼睛通红地看着岳母:“天才哥是个很好的人,比娘给我挑选的那些人都更好。”

    岳柔珍跑去找宋天才,给宋天才一家人的说辞就是她的母亲要给她安排相亲,而她不愿意,这才跑了。

    “伯母,我会给珍珍幸福的,请您相信我。”宋天才一脸诚恳道:“请您把珍珍嫁给我,我一定会对她很好的。”

    “你拿什么对她好?”岳母冷着脸,数落道:“你是能给她高昂的聘礼,还是能给她在城里买房?亦或是能给她过上富太太的生活?”

    岳母打量了宋天才一番,嫌弃道:“看你身上的衣裳,就能看出你的家庭条件也不咋样,我希望我未来的女婿有能力在城里买房,有能力帮扶我们家一把,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

    “我现在虽然没法给珍珍这一切,但是我相信以后我能给她比现在更多。”宋天才道。

    “以后?”闻言,岳母嘲讽道:“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谁又能给保证呢?”

    “你现在给我们母女画了个大饼,哄住了我们,可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谁能保证自己能从一而终?”

    岳母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宋天才的话。

    宋天才指天发誓,岳母也依旧是不相信,她拉扯着岳柔珍的手,要把岳柔珍带回家,岳柔珍不肯回去,挣扎着,水汪汪的眼眸望着宋天才,眼里的祈求和绝望让宋天才疼得呼吸都疼。

    “您对聘礼有什么要求,您跟我说,我一定办到!”宋天才见不得岳柔珍用这样的目光看他,他脱口而出:“只要您能答应我们的亲事,什么要求,我都照办!”

    闻言,岳母这才略有点满意,她没有再拽着岳柔珍的手不放,而是请他们两人进屋小坐。

    等宋天才坐下来后,她这才列出了一长串的要求,首先就是聘礼了,得一百二十两银子,除了聘礼外,还要给新娘子准备三金、嫁衣,还有各种金银首饰。

    岳母罗列出来的单子,上面的每样东西都不便宜,“要不是我这不省心的女儿跑去你家找你,我还真的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岳母对宋天才的嫌弃都快溢出这间屋子了。

    像宋天才这般看不懂人脸色的人,也看出了岳母对他的嫌弃和厌恶。

    但是他真的很喜欢岳柔珍,所以岳母嫌弃他,不待见他,宋天才也依旧是笑脸相迎,好脾气地跟岳母交谈。

    等岳母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以后,宋天才郑重把纸张给收了起来。

    眼下就是要过年了,准备这些东西也只能等年后,但是宋天才看着纸上的东西,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按照岳母罗列的单子,他把这上面的东西全都给准备好,至少需要两百两银子。

    两百两银子对宋天才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他跟着叶千栀干活,到现在也不过才赚了五十多两银子,这都一年多了,这两百两银子,他怕是要赚好几年。

    这还是叶千栀生意好的情况下,若是叶千栀生意受影响,没那么赚钱了,那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

    宋天才也就只有肥皂那边的分红,至于茶楼跟他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宋天才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为银钱发愁了,现在却为了这两百两银子快要秃头了。

    他站在屋外,寒风刮着他的脸,可他却感受不到疼痛。

    屋里,岳柔珍透过窗户看到宋天才站在门口,背影萧条,心里有点堵得慌。

    “姨娘,你这要求会不会太多了点?”岳柔珍小声道:“宋天才家的条件很不好,他还有两个老人要养。”

    “你不会去他家里住了半个多月就对他动了情吧?”岳母皱眉。

    “没有,我有喜欢的人。”岳柔珍动了恻隐之心:“我只是想到宋天才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发现自己被骗了,他会不会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你要是不忍心,可以放弃,只是你放弃了,我和你的成哥怕是活不了了。”岳母声音轻飘飘:“为了你的幸福,你让我付出什么都行,可是你舍得你的成哥吗?”

    听到岳母听到自己的情哥哥,岳柔珍脸上的纠结消失了,她正色道:“姨娘,你别说了,我不会放弃的。”

    岳母见此,松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出去陪陪宋天才。

    “天才哥。”岳柔珍收拾好了情绪,走到屋檐下,目露歉疚:“天气太冷了,你站在这里吹冷风,不冷么?”

    “还好。”宋天才听到声音,转过身,关心道:“伯母可有为难你?”

    刚刚岳母说有事情要单独跟岳柔珍说,宋天才便贴心地离开了屋里,给她们母女腾地方聊天。

    “没有,我娘只是问了我这段时间的事情。”岳柔珍走到宋天才面前,见宋天才手指通红,她伸手握住了宋天才的手:“我娘她没什么坏心思,就是穷怕了,比较看重黄白之物,天才哥,让你受委屈了。”

    “说什么傻话呢?”宋天才感受着手里的温度,整颗心都火热了:“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我们之间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她是长辈,她的教诲,我听着就是了。”

    “天才哥,你真好。”岳柔珍红着眼眶望着宋天才,“可是我娘提出了这么多的要求,你要去哪里筹到这笔银钱?”

    不等宋天才说话,岳柔珍便小心翼翼问道:“你是要去找你的三婶和小姑姑借吗?”

    “嗯,”宋天才点头:“我手里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银钱。”

    不说两百两银子,就是十两银子,他也是拿不出来的,他现在手里的余钱也就只有几两银子。

    不跟宋云绮和叶千栀借,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筹这笔钱。

    “你的小姑姑好像不太喜欢我。”岳柔珍小声道:“我每次去她家里找她玩儿,她说的最多的就是银钱,话里话外似乎都在嫌弃我。”

    “你想多了,小姑姑她就不是这样的人。”宋天才帮着解释道:“我以前穷的吃了这顿没下顿,小姑姑她们帮了我不少忙。”

    宋天才还是很懂得感恩的,他知道叶千栀给他分红,并不是因为他干活多又给力,而是看在他们是亲戚的份上,叶千栀这才给了他一点关照,想要让他家的日子过得好点。

    岳柔珍跟宋天才认识了这么久,早就明白宋云绮跟叶千栀在宋天才心里的地位,知道自己想要挑拨这三人的关系任重道远,不过她相信自己的能力,迟早有一天能成功。

    岳柔珍红着眼道:“可能是我想多了吧,不过我跟小姑姑相处不来。”

    宋天才最是见不得岳柔珍委屈的样子,一看到她受了委屈,宋天才心如刀割,忙安慰她道:“小姑姑跟我们又不住在一起,你不想见她,以后就不去找她玩了。”

    宋天才跟岳柔珍卿卿我我,两人难舍难分,岳柔珍含着泪送宋天才离开州府,等看不到岳柔珍了,宋天才这才专心赶路。

    以前每次离开州府,他都没有难舍的情绪,可这次想到在州府等他的岳柔珍,宋天才就生出了不想离开的念头。

    可今天已经年二十九了,明天就是除夕了,他舍不得也得离开。

    一回到东屏村,宋天才便先去了叶千栀那边,叶千栀见他过来,忙冲他招了招手:“你来得正好,今年的分红已经结算了,这是你应得的三十两银子。”

    今年肥皂、香皂的生意还挺不错的,不过因为人手问题,数量有限,赚到的银钱几个人分了以后倒是不太多了。

    宋天才开心地接过了银子,他看着叶千栀,支支吾吾道:“三婶,你能借我一点银钱吗?”

    “需要多少?”叶千栀没问宋天才遇到了什么难事,而是直接问他需要借多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9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3章 脑残是种病,得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