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一百八十两银子。”宋天才算了算自己手里的银钱,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行!”叶千栀点了点头,转身去屋里拿了两百两银子,递给宋天才:“这是两百两银子,你收着吧!”

    “我不需要这么多,只要一百八十两银子就够了。”宋天才喃喃道。

    “给你,你就拿着,别叽叽歪歪这么多话。”叶千栀把银子塞到了宋天才手里,“我听伯娘说你要成亲了?这可是大喜事啊,成亲是人一辈子一次的事情,可节省不得。”

    “再说了,你娶的可是你的心上人,你舍得让她受委屈?”叶千栀笑着道:“你手里多点银钱是好事,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件,你也好有准备。”

    “三婶。”宋天才没想到叶千栀会这么说,感动得眼眶都微微泛红了,他收下银子,道谢:“多谢你。”

    “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亲戚之间互相帮衬是常事。”叶千栀叮嘱道:“你就快要成亲了,等你成了亲,那就是大人了,到时候你不仅仅要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也要做好为人夫为人父的准备。”

    叶千栀啰啰嗦嗦又说了不少话,等把自己想要叮嘱的话全都说完了以后,这才放他离开。

    宋天才前脚刚刚离开,宋云绮和宋宴淮后脚就过来了。

    “三嫂,你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宋云绮蹙眉道:“咱们说再多,他也听不进去,他现在满脑子都装满了那位岳姑娘。”

    此时的宋天才就是被美人给吸引住了,脑子里除了美人,再无其他!

    “他是我一手*出来的人,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落入对方的美人计。”叶千栀有些自责道:“而且我一早就发现了对方不妥,却没有明确告诉宋天才,这才让他越陷越深。”

    事情刚刚冒头的时候,她都没有采取行动,现在宋天才跟岳柔珍都已经相知相许,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再跳出来告诉宋天才,这人有问题,宋天才会怎么想?

    就算宋天才相信了她的话,那他们两家之间也会产生隔阂。

    “三嫂,你那时候把*说出来就能阻止了吗?”宋云绮撇嘴道:“谁知道宋天才跟对方认识多久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有多好呢?”

    若不是宋天才鲁莽上门提亲被拒绝,他懵了,向叶千栀求教,叶千栀如何会知道这回事?

    说不定等宋天才被人骗惨了,他们才发现是怎么一回事呢!

    叶千栀叹了口气,原本她是打定主意自己要去跟着这件事的,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永林那边发生了疫情,她那时候满脑子就想着去永林,倒是把这件事给落下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后悔也没法让时光倒流,温言,我让你帮我查的事情,可有结果了?”叶千栀扭头看向宋宴淮,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宋宴淮伸手揉了揉叶千栀的脑袋,笑了笑:“有了,刚刚拿到了结果。”

    “三哥、三嫂,你们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我这么大个人在这里呢,你们就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是不是有点过分?”宋云绮被自家三哥三嫂的狗粮给塞撑了,她是来这里商量事情的,可不是来这里吃狗粮的。

    三哥三嫂过分了!

    喊她过来,当众虐狗!

    “过分?”宋宴淮微微挑眉,似笑非笑:“你不服气,也可以去找人来秀,只是.你能找到人吗?”

    “三哥,你太过分了。”宋云绮炸毛:“说话就说话,不带人身攻击的,再说了,我到现在都还一个人,不是没有人来提亲,主要是我看不上他们!”

    “嗯,所以娘为你的事儿,着急上火。”宋宴淮附和道:“你什么时候找个妹夫,带回来给我们瞧瞧?”

    “我的事儿不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宋天才的事情。”宋云绮把歪掉的话题给扯了回来:“聊公事时间不谈私事。”

    宋天才这事儿要是解决不了,那可就影响她赚银子啊!

    想到白花花的银子从她眼前溜走,宋云绮就气得不行,恨不得立刻跑到岳柔珍家,把她暴揍一顿!

    宋宴淮笑了笑,倒是没有再聊让宋云绮抓狂的事儿,反正催婚这事儿有他娘盯着,宋云绮轻松不了。

    “宋天才一开始去州府送货,是不是有人找了他麻烦?还打了他一顿?”宋宴淮没急着说自己调查的事情,反而提起了久远的一件往事。

    叶千栀点头:“对,我刚刚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气得不行,后来我们去州府时,我还特意带人去打了那人的小儿子一顿。”

    “这事儿我有印象。”宋宴淮冲着叶千栀笑了笑,这个笑容让叶千栀心里咯噔一下,后背发凉。

    “你为了打他,不仅去找了百晓生买消息,还特意去了花街柳巷,星宝,你说你当着我的面,跑到花街柳巷,还差点去了南风馆,你当我是死人么?”

    宋宴淮一边说,一边把脸往叶千栀面前凑,叶千栀心虚地挪开了眼,她辩解道:“温言,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咱们能不能不翻旧账?”

    “不能。”宋宴淮心里酸溜溜的,那时候他就恨不得把叶千栀抓着教训一顿,只是那时他名不正言不顺,两人是协议夫妻,自然不好管太多。

    好不容易等到自己转正了,名正言顺了,宋宴淮迫不及待就行驶起自己的权力。

    “我那不是好奇嘛?”叶千栀顾不上一旁的宋云绮,撒娇道:“我没去过那地方,难得去一次,可不就得逛够本再回来嘛?”

    “我那时候年龄小,不懂事,你就大人有大量,别揪着这件事不放了,好不好?”

    宋宴淮最受不了的是什么?自是叶千栀的撒娇了。

    叶千栀性格坚毅,不管什么事情那都习惯自己扛着,极少会求助别人,更别说服软撒娇了。

    宋宴淮心里酥酥麻麻,松了口:“看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不提了。”

    叶千栀抿唇一笑,跟宋宴淮咬起了耳朵。

    “”宋云绮无语地看着自家三哥三嫂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她觉得自己晚饭可以不用吃了,这盆狗粮就差点把她撑死了。

    好在宋宴淮和叶千栀还记得有正事儿没办,所以也没太过分,很快就恢复正常。

    “你那次打的那个人,是岳柔珍的庶兄。”宋宴淮丢出一个雷。

    闻言,叶千栀惊了,“我没记错的话,那人姓王,宋天才的心上人姓岳。”

    从姓氏上来看,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兄妹吧?

    “岳柔珍是外室女,随母姓。”宋宴淮把自己调查来的事情娓娓道来:“因为这层见不得光的身份,所以她极少出现在人前,她跟王家的关系,也极少人知道。”

    宋宴淮调查这件事可花费了不少心力,不然还真的查不出这条线索。

    “她身份见不得光,可她毕竟是王家的女儿,所以王家有难,她必当鼎力相助?”宋云绮啧啧道:“没看出来这个岳柔珍心胸还挺广。”

    “事实可不是这样,她可不是自愿来的,而是被胁迫的。”宋宴淮语气淡淡道:“她姨娘一心想要入王家,王家虽算不得多富贵,但是王家老爷发达后,家里的规矩可不少,能被他带回去的女人,那必定是有儿子傍身。”

    岳柔珍的母亲只生了她一个女儿,自然没资格进王家。

    也因为只生了一个女儿,她的母亲早被王家老爷抛之脑后了,要不是叶千栀的肥皂异军突起,打了王家一个措手不及,王老爷怕是也想不出这般阴诡手段!

    利用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儿,让她接近宋天才,偷得方子,帮助家族走出这次的困境,说不定还能借机壮大事业,非常值得!

    “除了这个原因外,还有就是岳柔珍有个青梅竹马的情哥哥,现在这个人被她爹带走了,王老爷说了,岳柔珍想要跟她情哥哥在一起,那就得按照他说的办,不然她这辈子就见不到她的心上人了。”

    宋宴淮话音刚落,宋云绮就呕了一声,表示自己被恶心到了:“我突然有点心疼宋天才,他真心一片,没想到人家是为了心上人才接近他的,太可怜了。”

    “咱们手上现在掌握的证据不少,是直接摆出来给宋天才看,还是留着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说?”宋宴淮看向叶千栀,把选择权给了她。

    叶千栀漫不经心道:“人家都打上门了,息事宁人可不是我的作风,既然人家要这么玩,我奉陪到底,温言,你把证据给我一份,我得好好布局,送宋天才一份别开生面的新婚礼物!”

    宋云绮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她觉得此时的三嫂让人有点害怕。

    叶千栀没说要怎么对付王家,但是宋宴淮隐隐已经猜出来了,他也没多话,直接把自己搜集到的证据给了叶千栀,随便她怎么折腾都行,反正就算叶千栀把天给捅了,他也收拾残局。

    王家和岳柔珍的事情暂且放在了一边,叶千栀跟宋宴淮都欢欢喜喜开始准备过年了。

    今天是除夕,晚饭是今年最后一餐饭,对于大盛百姓来说,意义不同。

    今晚的饭食不仅丰盛,花样多,鸡鸭鱼肉一个都不能缺,有些条件好的人家,还会准备上一道海鲜。

    宋家的年夜饭没有海鲜,不过今年叶千栀在田里养了不少的河虾,晒干后的河虾还有不少,叶千栀便煮了一大盆,给大家添了一道菜。

    宋云绮最是喜欢叶千栀煮的虾了,她站在灶台边上,看着叶千栀动作熟练地往锅里倒调料,最后才把洗干净的河虾放入锅里。

    虾跟锅里的香料相撞在一起,迸发出了诱人的香味,馋得宋云绮忍不住吞咽口水。

    叶千栀见她实在是太馋了,忍不住捞了一只虾给她尝尝味。

    宋云绮啃着虾,眼睛死死地盯着锅里的大虾,嘴里夸赞不已:“三嫂,你煮的大虾,味道跟娘和晚娘她们煮的都不一样,太好吃了。”

    “喜欢的话,等会儿多吃点。”叶千栀拿着锅铲把大虾从锅里盛了出来,心情颇好。

    煮完了虾,叶千栀把上午杀猪留下的猪下水全都洗干净,丢到锅里卤。

    猪肝、猪心、猪肺、猪蹄、猪肚、猪尾巴,满满地装了一大锅。

    卤东西可是需要时间的,叶千栀弄好后,一家人便去堂屋坐下来吃饭。

    今年春年,家里足足摆了三张桌子,除了晚娘他们几个人外,叶云天一家人和叶云飞也过来这里一起吃团圆饭。

    宋婆子最是喜欢一家人热热闹闹坐在一起吃饭,她把热好的米酒给端了过来,一人倒了一杯酒。

    “今儿咱们家难得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团圆饭,我敬大家一杯酒,祝你们来年行好运、赚大钱。”

    宋婆子端着酒杯,说了一番勉励的话之后,端起酒杯跟大家干杯。

    大家也纷纷举起酒杯,回敬。

    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话、吃着饭、喝着酒,屋里热闹得不行。

    叶千栀酒量不行,浅浅的一杯酒水,就让她脸颊绯红,像是染上了一层上好的胭脂。

    宋宴淮见她脸红红的,关心道:“醉了?”

    叶千栀摇了摇头,冲着他傻笑。

    宋宴淮给她舀了一碗汤,柔声道:“你少喝点酒,这是自家酿的米酒,还挺烈的,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你多吃点菜。”

    “甜甜的,好喝。”叶千栀指着酒杯,舔了舔唇,明显是还想喝。

    宋宴淮没给她倒酒,自己拿着汤勺给她喂了口汤。

    叶千栀尝了尝汤,便撇开了头,不愿意喝了。

    “怎么了?”宋宴淮不解地看着她。

    叶千栀小声道:“不甜、不好喝。”

    “”宋宴淮失笑,他倒是没想到自家小姑娘酒量不好,还是个酒鬼。

    “你多吃点菜,给肚子垫垫底,等会儿我再给你倒一杯。”宋宴淮打商量道。

    “为什么要等?你这里不是有一杯吗?我喝这个就好了。”话音刚落,叶千栀一把端起了宋宴淮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

    宋宴淮夺杯子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她喝完了自己杯里的米酒。

    两人的动静不大,但是在宋家,宋宴淮跟叶千栀那就是众人的聚焦点,所以宋宴淮跟叶千栀之间的一举一动,全都展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宋婆子见自家三郎去抢夺叶千栀手里的杯子,她忙拿着酒壶上前,把叶千栀面前的酒杯给倒满:“三郎,你也管得太严了一点,大过年的,栀栀想喝酒,那就让她多喝点,栀栀,你别理他,娘这里有酒,我给你倒。”

    “谢谢娘。”叶千栀冲着宋婆子甜甜一笑,笑得宋婆子心都软了,此时叶千栀若是要星星月亮,她怕是也会想办法给她摘下来!

    “好喝吗?”宋婆子柔声问道,看着自家儿媳妇,她脸上的笑容更甚,自家儿媳妇真可爱。

    叶千栀乖乖点头,声音软糯:“甜甜的,好好喝。”

    “喜欢就多喝点。”宋婆子见她一口就把酒杯里的酒给喝了,又给她添了一杯。

    宋宴淮见状,慌忙阻拦:“娘,她酒量不好,容易喝醉,您少倒点。”

    “喝醉怕什么?在自己家里,喝醉了也不会出事。”宋婆子瞪了宋宴淮一眼,不等宋宴淮有所行动,她又把叶千栀的酒杯给添满了。

    左一杯右一杯,宋宴淮拦都拦不住,等叶千栀摇头不要时,她都已经喝了六七杯酒了。

    宋婆子见叶千栀喝得开心,她功成身退,直接坐回了自己位置上。

    叶千栀醉眼惺忪地看着满桌子的人,她一把抓住了宋宴淮的手,嘿嘿笑道:“我眼前有好几个你,一个两个三个。”

    叶千栀数了数,最后发现自己数不清了。

    宋宴淮无奈地给她塞了几口饭和菜,见叶千栀醉醺醺地快要睡着了,他忙扶着人回房。

    等叶千栀跟宋宴淮离开堂屋后,宋老爹这才说道:“老婆子,你明知道三郎媳妇酒量不好,你咋还故意灌她酒?”

    “我哪有故意灌酒?”这口锅宋婆子可不背,她振振有词道:“栀栀想喝酒,我给她倒酒,做错了吗?”

    “可她酒量不好。”宋老爹笨口拙舌,压根不是宋婆子的对手,只能重复叶千栀酒量不好的事实。

    “我知道她酒量不好。”宋婆子神秘兮兮道:“老头子,你想不想抱孙子?”

    “想!”宋老爹毫不犹豫地点头。

    “想抱孙子,那就得听我的,只要一切都听我的,咱们家的宝贝乖孙,很快就来了。”宋婆子给他画了一个大饼。

    坐在宋婆子身边的宋云绮听到了,她无语道:“娘,生不生孩子,那是三哥和三嫂的事儿,咱们又不能帮他们做决定,你这样灌醉三嫂,又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宋婆子瞪眼:“你最近没发现他们两个人比以前亲近了不少吗?”

    “看出来了啊,但是这跟他们生不生娃有什么关系?”宋云绮内心腹诽道:娘哎,三哥跟三嫂在你们长辈面前,那还是端着的,她这个三嫂小跟班才见识到了他们两人黏黏糊糊的劲儿。

    “我这是再给他们创造机会。”宋婆子不欲跟宋云绮多言,有些事情没法跟未出嫁的姑娘说,但是宋婆子知道,自家三郎跟叶千栀的感情是越来越好了,但是这两人没有圆房。

    没圆房,那她的宝贝乖孙什么时候才会来?

    所以说,为了给宋宴淮和叶千栀创造机会,宋婆子可谓是煞费苦心。

    只可惜她的这片苦心终究是白忙活了。

    因为宋宴淮送叶千栀回房后,叶千栀就沉沉睡了过去。

    她酒量不好,但是酒品很不错,喝醉了以后也不会耍酒疯,更不会哭闹。

    乖乖地跟着宋宴淮走,宋宴淮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等叶千栀睡过去后,宋宴淮这才端来了热水给她擦了脸、洗了手、洗了脚。

    忙完这些后,宋宴淮浑身都出了汗,他关上门,这才去堂屋。

    此时大家已经快要吃完饭了,不过宋婆子还是给他留了饭菜,见到他过来,忙让人把饭菜端了过来,等宋宴淮吃上热乎乎的饭菜后,宋婆子这才道:“三郎,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应该留在屋里跟栀栀你侬我侬一会儿么?

    宋婆子问的含蓄,但是宋宴淮一下子就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他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这才接着夹菜:“栀栀睡了,我就过来了。”

    “睡了?她没闹?”不应该啊,不是说喝醉的人都会耍酒疯吗?会做出一些平日里做不出来的事情吗?

    “栀栀很乖的。”宋宴淮道:“喝醉了,就睡了。”

    “”失策了,宋婆子扼腕不已,早知道叶千栀喝醉了是这种反应,那她就不应该给她灌酒,而是应该让她跟宋宴淮留下来守岁。

    漫漫长夜,小两口一边吃点心一边培养感情,说不定还能出点别的事情。

    宋宴淮哪里不知道自家娘亲在想什么,他也很无奈,他知道宋婆子抱孙心切,但是他不行啊!

    有心无力。

    这种事情可不是外人帮忙就能行的。

    要不是他身体的原因,他跟叶千栀早就修成正果了。

    每天陪着自己喜欢的人,宋宴淮哪里不想跟她亲近?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他想就能行的。

    就像宋婆子想要抱孙子,但是指望他的话,怕是这辈子都抱不上了,所以宋宴淮很明智地转移了话题:“娘,我昨儿见到家里来了不少媒婆,她们来这里干啥?”

    “还能干什么?”宋婆子不满宋宴淮辜负了她的一番好意,心情不太好道:“还不是来给二郎和阿绮做媒的,那些媒婆说的人家,我都觉得不太好。”

    “二哥的年龄不小了,若是遇到了合适的人,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阿绮年龄还小,还可以留两年。”宋宴淮沉吟道。

    “还小?”宋婆子瞪眼:“阿绮过完年就十八岁了,可不小了,再拖下去,好儿郎就全都被人给挑走了。”

    “那您说说,现在上咱们家提亲的那些人家,可有几个人能配得上咱家阿绮?”

    宋婆子认真地比较了一下,突然发现还真的没一个人能配得上她家闺女。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9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4章 创造机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