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可怎么整?

    这么大一个闺女,难不成留着留着就砸手里了?

    宋婆子强忍心痛地表示:“我可以降低要求。”为了顺利把闺女嫁出去,她做出让步了。

    “娘,现在可不是您降低要求,就有符合标准的人。”宋宴淮一语戳破了宋婆子的幻想:“就算您挑出了几个您认为不错的好儿郎,阿绮可会中意?她要不中意,您难不成还能强行要求她跟对方拜堂,入洞房?”

    她不行!

    宋婆子有些绝望地看了宋宴淮一眼,她连自己儿子跟儿媳妇的洞房都管不了,更别说女儿女婿家的事情了。

    她就算想管,人家也不乐意让她管!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这可怎么办?”宋婆子有些迁怒了,说话也不太客气。

    “我的妹妹,有财有貌,能配得上她的好儿郎都还没出生呢,咱们不着急,慢慢找就是了。”宋宴淮一点儿都不着急:“别说她才十八岁,就算是二十八岁,那也多得是人上门求娶。”

    “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靠不住,真照你说的办,你妹妹那真砸手里了。”宋婆子忧心忡忡:“你还是先管好你屋里的事情吧,你妹妹的事情,有*心呢!”

    宋宴淮扬了扬眉,倒是没有再跟宋婆子争执。

    欢声笑语中,晚饭用完了,大家吃完了饭,也没有急着回房间,宋云天、宋云飞、宋宴淮三兄弟难得聚在一起,倒是有说不完的话,三人便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宋云天的儿子宋显文过了年就十七岁了,他从小就被送去学堂读书,他读书上的天赋比他的父亲宋云天是好了许多,但是也没达到宋宴淮那般妖孽的地步。

    宋宴淮读书厉害,在竹山县这个落后贫瘠的小县城,他年纪轻轻就考上了举人功名。

    宋显文最崇拜的人就是自家三叔了,难得过年学堂放假,宋宴淮也回来了,宋显文便拿着自己的功课过来请教。

    对于自家的侄子,宋宴淮没有藏私,非常认真地给他答疑解惑。

    读书宋家老大老二都不行,所以两兄弟听得昏昏欲睡,最后还是被宋婆子打醒的。

    “你们两个要睡就回家睡去,别在这里影响三郎和阿文读书。”宋婆子没好气道:“你们自己读书不行,可别带坏了他们。”

    “”宋云天和宋云飞觉得自己好委屈,他们什么都没干,坐在这里都快要睡过去了,谁知道在他娘眼中,他们两人还成了坏人!

    太没天理了!

    宋婆子可顾不上他们委屈不委屈,在宋婆子看来,他们自己不读书就算了,一边待着去,可别把他们家唯二两个读书人给带偏了。

    “你们跟我去厨房做年糕。”宋婆子见不得宋云天和宋云飞坐在这里,直接把人带去厨房帮忙了。

    宋云天和宋云飞对视一眼,颇无奈地跟在宋婆子身后往厨房走去。

    做年糕是东屏村的传统了,年糕一般都是年前做好,等明天开始,来家里拜年的客人,走时主人家都会送上一块年糕,祝他们一年更比一年好!

    宋李氏和宋如意还有晚娘几人正在厨房忙活,见到宋婆子带宋云天两人过来,宋如意惊讶道:“爹、二叔,你们咋过来了呢?”

    “这不是你奶奶说,你们在做年糕,需要我们帮忙么?”宋云天走到宋李氏身边,见她正用力地压年糕,忙接过了这项工作。

    他的力气比宋李氏大多了,他几下就把年糕给压结实了。

    除了年糕,宋婆子还准备做些米果。

    宋云天和宋云飞极少来厨房,就算来厨房也都是干些力气活,所以等年糕做完后,两人直接被宋婆子打包去劈柴了。

    木壮和苞谷、长冬见他们去劈柴,都慌了,毕竟家里的这些活计都是他们在干,而且这点活计还不够他们三人瓜分,现在又来了两人,他们岂不是要失业了?

    “大爷、二爷,这些活计我们几个人来干就行了,你们歇着吧!”苞谷厚着脸皮上前道,他是真怕自己失业。

    宋云天笑了笑,“我们正好闲着没事,干点活消消食,你们不用管。”

    他可不好意思告诉苞谷几人,他们两兄弟是被宋婆子丢到这里干活的。

    苞谷无奈,忧愁地离开了。

    屋里热热闹闹,宋云天和宋云飞几人在这里待到了亥时,村里不少人燃放了爆竹,他们才告辞离开。

    宋宴淮回屋时,叶千栀睡得有些不安稳,整个人往被窝里缩,宋宴淮贴心地帮她捂住了耳朵,隔绝了屋外的爆竹声响。

    等爆竹声落下后,他才放开手。

    这一夜叶千栀睡得很香,不过她睡得早,醒得也早,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屋外一片漆黑。

    屋里倒是留了一根蜡烛,借着点点烛火,叶千栀爬了起来。

    头昏昏沉沉的,肚子咕咕直叫,她揉着额头,慢吞吞地下榻,只不过她刚刚一动,躺在她身边的宋宴淮就醒了。

    他一把抱住叶千栀,把人捞回了怀里:“星宝,你醒了?头可疼?”

    “嗯,有点。”太久没有说话,没有喝水,嗓子干干的,叶千栀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地挠着宋宴淮,让他整颗心酥酥麻麻。

    他动作轻柔地给叶千栀揉了揉额头,缓解她的难受,“饿了?”

    听到叶千栀肚子发出的声响,宋宴淮声音带笑:“想吃什么?我给你煮。”

    “我想吃面条。”饿得狠了,叶千栀也没胃口吃别的,就想吃点热乎的汤面。

    宋宴淮点了点叶千栀的鼻尖,给她披了一件外衣,又给自己套了一件衣服,这才牵着叶千栀离开房间。

    屋里春意浓浓,打开门,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叶千栀打了一个寒颤。

    见状,宋宴淮一把抱起了叶千栀,直接抱着她去了厨房。

    叶千栀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了好几次,都失败后,只得搂着他的脖子。

    等到了厨房,叶千栀就看到小炉子上熬的鸡汤,她讶异地看向了宋宴淮,似是在询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宋宴淮:“临睡前,娘特意让人给你炖的,说你醒来后,肯定会饿,还有面条也准备好了。”

    不仅是面条,连青菜都洗好了放在柜子里。

    宋宴淮的厨艺虽算不上多好,但是煮面还是不在话下的,他把叶千栀塞到了灶膛边烤火,他则把小菜切了,香葱切了,面条在开水里煮熟后,捞到了鸡汤里,再把煮好的青菜放进去,又给叶千栀切了一小盘子的卤猪耳朵。

    等叶千栀吃上面后,他又忙着去给叶千栀烧热水泡澡。

    夫妻两人在厨房忙忙碌碌,等忙完后,两人这才回屋歇息。

    叶千栀是睡饱了,一点儿都不困,宋宴淮昨晚睡得迟,刚刚入睡没多久就被叶千栀吵醒了,一直忙活到现在,按理来说,他应该有点困,但温香软玉在怀,宋宴淮一点睡意都没有。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不知道聊了多久,叶千栀再次睡了过去,见状,宋宴淮看着叶千栀恬静的睡颜,轻声道:“好梦!”

    搂着叶千栀的腰,他沉沉睡了过去。

    翌日,当宋宴淮醒来时,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怀中空荡荡的,昨晚陪着他的美人不知去了哪里。

    洗漱过后,宋宴淮去到堂屋就看到叶千栀正陪着宋婆子在招待上门拜年的客人。

    大年初一上门拜年的人都是住得近的亲朋好友,宋婆子熟稔地跟大家打招呼聊天,叶千栀负责在一旁卖乖卖笑就行了。

    宋宴淮过来的时候,叶千栀眼睛一亮,立刻站了起来,小跑着到了他身边:“你起来啦!”

    宋宴淮揉了揉她的腮帮子,心疼道:“不想笑就别笑了,等会儿身体不舒服,难受的还是你自己。”

    “可是人家上门拜年,我要是不笑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我不欢迎他们啊?”叶千栀有点担心。

    “自己家里,想那么多干什么?”宋宴淮柔声道:“再说了,他们上门来拜年,咱们只要礼数周到就好了,你笑不笑都不影响他们来咱们家套近乎。”

    叶千栀有点不太懂宋宴淮话里的意思,等她当了几天吉祥物后,才明白了宋宴淮话的意思。

    宋宴淮是竹山县最年轻的举人,也是唯一的举人,来宋家跟他套近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大家能跟宋宴淮说上一句话,就激动得不行。

    年初二的时候,宋宴淮的姐姐宋云婷带着她的相公和孩子回来拜年了。

    宋云婷结婚得挺早,孩子的年龄虽不大,也有十三四岁了。

    她嫁得不远,就在隔壁村,但是她婆家的条件没法跟宋家相比,当初宋婆子会同意把闺女嫁给对方,不过是图对方人老实、肯干、对宋云婷好。

    事实证明,宋婆子的眼光很不错,宋云婷嫁过去了这么多年,夫妻两人关系和睦,日子虽过得没有宋家红火,但是在映秀镇也算是不错的了。

    叶千栀见过这位姐夫一次,那还是她刚刚嫁过来的时候见到的,这都一年多了,后面倒是没有再碰面。

    宋云婷的丈夫姓卢,名为卢子安,两人婚后生了一子一女,女儿名为卢盈,今年十三岁了,儿子名为卢羽,今年十岁,两个孩子一进门,见到叶千栀几人,非常乖巧地打招呼。

    叶千栀本就喜欢孩子,特别是懂事乖巧的孩子,就更加让人喜欢了。

    年前,宋婆子准备了不少的零嘴,叶千栀直接带着他们去堂屋吃零嘴,三人坐在一起,聊得可开心了。

    别看叶千栀年龄比他们大挺多,但是跟他们交谈起来,一点儿隔阂都没有,一样幼稚,一样稚气!

    宋宴淮和宋婆子几人则是招呼宋云婷和卢子安喝茶。

    上午就在寒暄之中度过了,等用完了午饭,宋云婷跟宋婆子聊天的时候,便说起了她打算送卢羽去县城的学堂读书,她也跟着去县城找份活儿干。

    卢羽七岁的时候就被送去读书了,不过教他的夫子,是镇上的老童生。

    识字什么的,老童生教的挺好,但是卢羽将来要是打算走科举这条路,那他就得接受更好的教育。

    卢家的条件没有宋家好,送卢羽去县城读书,对他们来说,压力很大。

    但一切都为了孩子,即便再辛苦,也得送他去县城读书。

    一旁陪着卢盈和卢羽玩耍的叶千栀,听到宋云婷的打算后,她帮着出主意:“姐姐,与其去帮别人干活,不如自己做点小本生意。”

    “可是我没什么特长,也不会做生意。”宋云婷一脸茫然,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对这方面的事情不了解,“我也不知道能做什么生意。”

    “我听娘说,姐夫家里养了不少鸭子,那家里应该不缺鸭蛋?”叶千栀询问:“除了留着自己吃外,剩下的鸭蛋,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卖给周围的邻居,或者赶集的时候送到镇上卖。”宋云婷一五一十回答,连价格都没漏掉。

    叶千栀沉吟道:“生鸭蛋价格太便宜了,这样吧,我这里有个方子,你们按照我的方子,把鸭蛋变成皮蛋,卖到县城和州府的酒楼饭馆,应该能小赚一笔。”

    宋云婷是宋宴淮的姐姐,是自己家里人,能帮的忙一定得帮,叶千栀很快就把如何做皮蛋的方子告诉了宋云婷。

    同时还不忘提醒:“皮蛋的味道有点怪,喜欢的人会很喜欢,不喜欢的人,则闻都闻不了,等你们做好了以后,先拿几个过来,我教你们怎么吃这种蛋,到时候你去县城售卖的时候,酒楼和饭馆不收,你们也可以自己加工后直接卖。”

    宋云婷拿着方子,郑重地点头:“栀栀,我记下了。”

    宋云婷拿着皮蛋的方子离开了,接下来的几天,叶千栀和宋宴淮也有各自的事情忙碌。

    一晃眼,就到了元宵节。

    元宵节又称为上元节,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一元复始、大地回春的夜晚。

    按照大盛民间的传统,在这天上皓月高悬的夜晚,人们要点起彩灯万盏,以示庆贺,这一晚,官府没有宵禁,大家可以出门赏月、燃灯放焰、喜猜灯谜、共吃元宵。

    当然了,这一天对于单身男女、未婚夫妻、新婚夫妇来说还有另一层的含义。

    大家可以戴着面具上街游玩,一起嬉闹,而不会被人认为他们是伤风败俗。

    去年的元宵节,宋宴淮跟叶千栀不过是协议夫妻,在这样略显暧昧的日子里,两人都躲在屋里,闭门不出。

    而今年,两人心意相通,爱意浓烈,自然是不能错过这样的好日子。

    对于今晚一起出门游玩,宋宴淮和叶千栀都很期待。

    要猜灯谜、看花灯,自然得去县城或者州府。

    东屏村离县城不算太远,但是州府就太远了一些,所以等用过了午饭后,宋宴淮和叶千栀便打算去县城溜达。

    “阿绮,你要不要一起去?”叶千栀用过饭后发出邀请。

    宋云绮连连摆手:“三嫂,你就饶我一命吧,平日里你跟三哥给我喂得狗粮还不够么?这大好日子里,我可不想再被你们的狗粮给撑到了。”

    跟着三哥和三嫂去县城,到时候吃到的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人的狗粮,说不定还能吃到别人的狗粮。

    不想被虐的宋云绮表示自己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催婚达人宋婆子刚好听到这些话,她眼也没抬就开怼:“你要是早点把婚事定下来,现在就可以跟你三哥三嫂一起去县城玩耍了,而不是在这里独守空房。”

    宋云绮一听到她娘的话,立马迈开腿跑了,如同一阵小旋风,消失在了堂屋。

    宋婆子也就念叨了几句,见宋云绮不听劝,反而还跑了以后,差点没被气死。

    气归气,她除了念叨几句外,也不能做别的。

    她倒是想过强行给宋云绮安排婚事,但又担心宋云绮婚后过得不幸福,宋婆子想到这里,就下不了手。

    儿女都是前世的债,今生跑来她这里讨债。

    宋宴淮和叶千栀用完饭就直接回屋换了一身喜庆的衣服,叶千栀还特意化了个妆容,她难得梳妆打扮,宋宴淮站在一旁,痴痴地看着她。

    “怎么?没见过?”叶千栀涂了口脂,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一笑:“好看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故意贴近宋宴淮,清香萦绕在宋宴淮鼻尖,让他眼瞳的颜色加深。

    他一把抱住叶千栀,眼睛盯着叶千栀的红唇,声音暗哑:“太红了一点。”

    “我觉得还好啊!”叶千栀歪着头,红唇轻轻触碰了宋宴淮的唇,见口脂沾到了宋宴淮唇上,她微微蹙眉,有点不满:“这口脂也太容易掉了,看来我还得好好研究研究,想个法子,让它不那么容易脱妆。”

    “这口脂是你自己做的?”宋宴淮拿起桌上的口脂,动作轻柔地给叶千栀补妆。

    叶千栀站着一动不敢动,任由宋宴淮发挥,等宋宴淮停下动作后,她这才转过身去看镜子,“不仅是口脂呢,还有这些胭脂也都是我自己做的,妈呀,温言,这镜中的人是谁?”

    看着铜镜中照出来的人,叶千栀傻眼了。

    “是你啊!怎么了?”宋宴淮见叶千栀呆呆地站在原地,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扬了扬:“星宝?”

    叶千栀瞪着镜中的自己,欲哭无泪,她拿起一旁白色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唇。

    宋宴淮见她把自己唇妆给擦了,忙问道:“我给你抹的不好吗?”

    “你都给我抹成鸡*了,你觉得好看么?”叶千栀咬牙切齿道。

    宋宴淮倒是觉得红红的唇挺好看的,但是对上叶千栀那饱含怒意的眸子,什么话他都说不出口了,非常有求生欲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叶千栀一看他那懵懂的模样,就知道他口不对心,也不指望他真的明白了,她给自己抹好了口脂后,这才满意一笑:“走吧,咱们可以出发了。”

    临出门前,宋宴淮却特意去找了面巾把叶千栀这张招摇的脸庞给遮盖上了。

    “你太好看了,我怕你被人抢走,只能把你藏起来。”宋宴淮一边给叶千栀戴面纱,一边解释。

    “宋大才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说辞太假了?”叶千栀翻了个白眼,倒是没有拒绝宋宴淮给她戴面纱的举动:“按照你所言,你长得也很好看,我是不是也得把你给藏起来?”

    “乐意之至!”宋宴淮轻笑道。

    两人旁若无人地秀恩爱,闪瞎了周围那一双双眼。

    最后还是宋婆子看不过眼,直接把人给赶走了,等宋宴淮和叶千栀出门后,宋婆子转过身就看到了站在屋檐下失魂落魄的宋云飞。

    “二郎,你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出神?”宋婆子喊了他一声。

    宋云飞回过神,干巴巴道:“没。”

    宋婆子一看他心虚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叹了口气:“二郎,你是我生的,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你是不是在想林氏?她最近又跑来纠缠你了?”

    “过年前,我在县城见到了她一面。”宋云飞老实交代:“我是无意间碰到她的。”

    虽然后来林氏故意跑来他干活的地方找他好几次,但是他都避而不见。

    只是他们夫妻十几年,如今分开了,见她过得不好,宋云飞心里也不太好受。

    毕竟是被他捧在手里宠爱了十几年的女人。

    “二郎,不是当娘的愣是要棒打鸳鸯,当初你要娶林氏的时候,我就不太同意,但是想着日子是你们两人过的,只要你们两人感情好,我也就没多说什么了,你自从林氏进了门,她是怎么对我的,是怎么对家里这些人的,你不是不清楚。”

    提到了这个话题,宋婆子索性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她要是老老实实跟你过日子,不作妖,我也不多说什么,但这些年下来,她这个人娘是看透了,她就是个虚荣的人。”

    “我不喜欢她,也不想她当我的儿媳妇,不过你要是还喜欢她,还想要跟她在一起,那就当娘什么话都没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9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5章 她又来纠缠你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