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药铺的大夫看着调查出的结果,愈发感兴趣了。

    药童恭恭敬敬道:“从调查来的情况来看是这样,我记得两个月前,于列好像请了村东头的老游医去他家里给人看病,后来他断断续续来药铺买的药材,也都是治疗腿伤的。”

    “难怪了。”大夫喃喃道,原来中午他离开的时候,似乎腿脚有点不便?

    这边药铺的人在想着该如何把人请来药铺帮忙,另一边,叶千栀则在给于月和于列兄妹做葱油饼。

    他们兄妹两人从小到大能填饱肚子都困难,更别说把食物搞出新花样了。

    而且家里并没有擅厨艺的人,他们一年到尾都是老老实实吃饭喝粥。

    叶千栀熟稔地烙饼,站在一旁的于月被葱油饼的香味勾得肚子里的馋虫都要爬出来了,她无意识地吞咽着口水,目光落在锅里的葱油饼上,挪不开。

    于列看着自家妹子那没出息的模样,忍不住扶额,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叶千栀的厨艺确实是好,他对吃食不甚在意的人,闻着这香味,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叶千栀烙好了两张葱油饼,直接切好了给他们兄妹先吃,自己则继续烙饼。

    于月虽然馋得不行,但她见叶千栀还在烙饼,她也没有去吃,而是乖巧地守在叶千栀身边,等着她一起吃。

    “怎么了?不喜欢吗?”叶千栀见他们不动,不解问道:“还是不喜欢吃葱油饼?”

    “不是,我们想等栀栀姐一起吃。”于月脸红红道:“爷爷说过,我们不能吃独食,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不过是两张饼而已,不算什么,我要吃的话,我随时都可以烙饼。”叶千栀伸手摸了摸于月的脑袋,柔声道:“快吃吧,等葱油饼冷了味道就没有这么好了。”

    于月看看叶千栀,再看看葱油饼,最终伸出了小手手,抓了一块葱油饼小口小口地啃了起来。

    葱油饼香酥脆,一口咬下去,满嘴香葱的气味,更是勾得人食欲大增。

    于月吃得开心,她不仅自己吃,还抓着饼往于列嘴里塞,让他跟着一起吃。

    *无奈,于列也被迫吃了两块。

    吃完两块,于列就不吃了,而是帮着煮了一锅汤,等叶千栀把葱油饼全都烙好后,搭配着一起食用。

    吃完葱油饼,三人这才开始清算今天赚了多少银钱,小碗的鱼片汤一文钱,大碗两文钱,但是续汤不加钱,一上午下来,赚了足足一百二十文钱。

    除掉了买米面的银钱,足足还剩下了六十文钱。

    于月看着桌上的铜板,眼睛亮晶晶的,她抬头,目光灼灼地望着叶千栀,激动道:“栀栀姐,咱们明天还去卖吗?”

    “卖!”叶千栀肯定点头道:“等会儿你哥哥去捕鱼,咱们跟昨天一样去摘野菜和野葱、香料,今天多摘点,明天生意肯定更好。”

    于月点点头,握着小拳头,“我这就去收拾背篓。”

    等于月小跑着离开,于列这才看向叶千栀,不太赞同道:“你的伤还没好,明天我和小月去就行了,你在家里休息。”

    “你学会了怎么煮鱼片汤了?”叶千栀挑了挑眉:“你要是学会了,不让我去也行,不过我猜你应该没学会。”

    于列自小就得照顾妹妹,家务活对他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但是厨艺这东西,于列自己摸索了几年,也就只能把食物煮熟,至于味道,那就随缘了。

    于列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他辩解道:“你教我,我肯定能学会。”

    “你这么聪明,当然能学会,不过时间来不及。”叶千栀摇摇头道:“我们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要入冬了,家里的棉被太薄,你们兄妹也没有厚的过冬衣物,咱们得抓紧时间赚钱,好改善生活。”

    闻言,于列一愣,他讶异道:“你卖鱼片汤是为了赚钱买过冬衣物?”

    “不然呢?”叶千栀道:“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干,自己要折腾点事情出来?”

    她腿伤很严重,哪怕休养了两个多月,但是骨头还没有长好,每走动一步,就能牵扯到伤口,疼得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可想想即将到来的寒冬,想想于家这对兄妹,叶千栀只能扛起养家糊口的重任。

    “你不用担心这些杂事,我会打猎,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我攒下过冬的银钱。”话是这么说,但是于列心里有点没底,养家糊口可不简单,漫长的冬日,他最少得攒个一两银子,心里才有底气。

    叶千栀轻描淡写地反驳他的提议:“打猎太危险了,你一个人去深山里我不放心,卖鱼片汤没危险不说,也不累人,赚的钱还挺多,我们一天就赚了一百二十文钱,你算算,一个月下来赚了多少?两个月呢?”

    “而且咱们生意好的话,等到了冬天,咱们也还可以卖,到时候就算生意没有现在这么好,也能赚点贴补家用。”

    叶千栀对商业上的事情不敏感,但好在她以前生活的世界让她能接触到不少赚钱的点子。

    想要大富大贵那是妄想,但是赚点小钱钱还是可以的。

    傍晚,于列去捕鱼,叶千栀带着于月去摘野菜。

    昨儿于列不知道叶千栀让他捕鱼干什么,所以只是捞了两个半桶鱼就回家了,但是现在知道鱼是用来卖的,于列那就不含糊了,直接让两只木桶被鱼给淹没了。

    提着两大桶鱼回来,叶千栀和于月在煮夜宵。

    见到两桶的鱼,叶千栀直接捞了一条两斤左右的草鱼,拾掇后,直接红烧。

    都说夜宵不宜吃太饱,但是叶千栀的厨艺太好,哪怕只是夜宵,也让于月和于列吃撑了。

    兄妹两人撑得睡不着,在屋檐下坐着看星星,屋里,劳累了一天的叶千栀早已经入睡了。

    次日一早,三人起得比昨天更早,于列天还擦黑的时候就去镇上昨儿的位置摆摊,等他把东西都放好,便回来接于月和叶千栀。

    今早三人早早到了镇上,煮上了鱼汤,在等待客人的时候,叶千栀让于列去买了几个馒头和包子,三人就着鱼汤,吃了早饭。

    三人刚刚吃完,昨儿尝过了鱼片汤的客人络绎不绝上门了,于月和于列忙去招呼,叶千栀则一心一意煮鱼片汤。

    昨儿鱼片汤刚刚出来的时候,大家虽然好奇,但是愿意花钱吃的人还是极少的,但是有了昨天吃过的客人推荐,今天的客人一拨又一拨,不到中午,两桶的鱼全都卖光了。

    叶千栀累得手指头都微微发颤,不过看到木盒子里满满的铜板,叶千栀又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值得!

    卖完了,三人收拾干净地上的垃圾,正打算离开时,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小厮突然出现,拦下了三人。

    小厮看着叶千栀,邀请道:“叶公子,我家公子有请。”

    “你家公子?”叶千栀挑了挑眉。

    “我家公子有事要跟叶公子商量,还望叶公子赏脸关顾。”小厮生怕叶千栀会拒绝,忙说道:“我家公子是药铺的少东家,也是药铺唯一的大夫。”

    明白了,是昨儿在药铺遇到的那个大夫。

    叶千栀昨儿在药铺的表现,虽没有影响药铺的生意,但也算是间接打脸了那个大夫。

    “好,你带路。”叶千栀想了想,不管对方派人来请她的目的是什么,她都不能退缩。

    昨儿的事情是她惹来的,对方派人来找她,她不搭理,万一对方生恨,报复他们三人,那怎么办?

    叶千栀自己是无所谓,但是她不能不管于月和于列。

    所以现在人家来请她相见,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

    “叶.”于列担忧地看着她,叶千栀冲着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用担心。

    小厮似乎看出了于列和于月的担心,很是善解人意道:“我家公子说了,于公子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一同去。”

    既然对方这么开明,那于列也不会辜负对方的好意,带着于月立刻跟了上去。

    对方挑选的地方是镇上唯一的一家饭馆。

    饭馆面积不大,昨儿见过一面的大夫正坐在里面,见到叶千栀几人出现,他立刻站了起来:“你们来了。”

    “不知道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叶千栀带着于月和于列走上前,坐在对方的对面,淡定自若地给自己和于月、于列倒了茶水。

    对方见了,丝毫不意外,他笑着道:“昨儿相见有些匆匆,今日约叶公子在此相见,也是我有事情想要请叶公子帮忙。”

    “哦?”叶千栀挑了挑眉,似是不相信。

    “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吧!”对方介绍起了自己。

    他姓段,名为段元奇,家里也是这两代人才干起了医药方面的事情,段家以前是靠倒卖药材赚钱,赚了点钱后,便想着培养家里的子弟学医。

    大夫在有钱人眼中不算什么,除非是那种名扬天下的神医,才能得到那些有钱有权人的青睐。

    但是大夫在普通百姓眼里,那就非常吃相和神圣了,不说是大夫了,就是游医也非常受大家的欢迎。

    段家没什么大野心,就想赚点钱,给家里刷点好名声。

    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偏偏段家有次不小心把药材卖给了睿王府,被当地的官府知道了,官府的人是不敢对睿王府做什么,但是这个卖药材给睿王府的人家,他们收拾起来那就没顾及了。

    被官府刻意刁难,段家的名声一落千丈,后来在县城混不下去了,不得已搬到了乡下,避开了那些攻击。

    皇权不下乡,段家人都跑到乡下来了,官府自然也就没有再追究了,但是段家因为这次的事情,损失惨重,一直都没有缓过来。

    段家后来只得窝在这处小山沟里,再不敢冒头。

    “所以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重点是什么?”叶千栀听了半天,都没有听到重点。

    段元奇有点不太好意思道:“我家药铺的生意挺好的,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想请你过去帮忙,当然是有偿帮忙。”

    “你的意思是,你要聘请我去你的药铺工作?”叶千栀想了千万种的可能,唯独没有想到段元奇会请她去药铺帮忙。

    “你愿意吗?”段元奇有点紧张,“待遇一切从优,绝对不会亏待你。”

    “你为什么会想聘请我去帮忙?”叶千栀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段元奇是为什么聘请自己,昨儿她的表现虽没有得罪死人,但是也没有给段元奇留颜面啊!

    “难得遇到一个懂医理的人,我很想跟你探讨一番。”段元奇是段家这一辈唯一学习医术的人,他在医术上有点天赋,学习起来,比前面的人容易多了。

    但从他学会了以后,家里那些人的医术都比不过他,给他打杂差不多。

    人都是慕强的,段元奇也是一样,可周围没有人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他一个人站的太久了,突然看到一个懂医理的人出现,恨不得立刻就跟叶千栀来个比试。

    叶千栀懂了,说白了就是想要跟她切磋!

    叶千栀道:“可以是可以,只是我家的情况你应该知道,我们家太穷了,你能给我开多少月薪?”

    直接谈钱,会让人觉得你太俗气,但是段元奇却不同,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俗气的人,听到叶千栀这么说,他还很高兴自己找到了一个相同爱好的人,不仅没生气,还对叶千栀多了几分赞赏。

    “一两银子?”段元奇试探地道。

    “那算了。”叶千栀明显看不上:“我自己出去单干,赚的钱也比你开的月薪更多。”

    想想自己以前赚钱的速度,再看看段元奇开出的工资,叶千栀摇了摇头,果然是自己创业比帮别人干活赚得多啊!

    “二两银子?”

    “”

    “五两银子?”段元奇见叶千栀一直摇头,有些着急,喊得价格也越来越高。

    当叶千栀听到五两银子的时候,她眼角眉梢带上了几分喜色,不过她表面依旧很淡定,她想了想:“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五两就五两吧!”

    不知内情的人,听到叶千栀这话,怕是会以为她还吃亏了呢!

    可在场的人都明白,叶千栀一点亏都没吃!

    相反还占了便宜,五两银子啊,在乡下这种地方,一年撑死有二两银子的收入都顶破天了,五两银子,还是月薪,说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眼红。

    但叶千栀是凭本事吃的这碗饭,别人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段元奇却不觉得自己开出五两银子开亏了,在他看来,只要叶千栀是个有本事的人,那他们就可以一起研究医术方面的问题,说不定还能提高自己的医术。

    事情说定了,段元奇高兴得不行,点了好几个硬菜,请叶千栀和于月、于列好好吃了一顿饭,这才散场。

    一路上,于月和于列都没说话,等回到家后,于列这才忍不住道:“叶姑娘,你去药铺上工不妥当。”

    “怎么不妥当了?”这一段路走下来,叶千栀累得不轻,她坐在门口的椅子上,闭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你可能不知道,段家的名声很差,你跟他们走的太近,对你名声不好。”于列抿了抿唇:“我们已经找到了赚钱的法子,没必要再去蹚段家的浑水。”

    “五两银子一个月呢,这个*力太大了,我没法忽略。”叶千栀算给于列听:“我们现在卖鱼片汤,也就是卖个新鲜,大家现在才刚刚发现这种吃法,所以很新奇,但是时间一长,大家发现自己在家都能煮,那来我们摊子上吃鱼片汤的人就大大减少。”

    “就算咱们家的生意不会减少,一天纯利润也就一百文钱左右,一个月下来也就三两银子,确实算是不少了,但是赚这钱,得咱们三个人一起忙活,但是我去段家的药铺帮忙就不一样了,我一个人上工,赚咱们三个人忙活一个月的银钱还多,人还挺轻松的,我觉得很合算。”

    哪里是合算啊,在叶千栀看来,简直是最好的安排。

    不然鱼片汤卖个几天,她就得想想怎么做鱼丸了,毕竟卖单一产品总是留不住顾客的,特别是这个单一产品还很容易被人学去!

    叶千栀都这么说了,于列和于月还能说什么?

    “可你去药铺帮忙了,那咱们的摊子还开不?”于列想不出阻拦叶千栀的理由,只能拿摆摊的事情出来阻拦,希望叶千栀能推迟去段家药铺帮忙。

    “开啊,煮鱼片的事情很简单的,我晚上教于月就行了。”叶千栀早就把事情给安排妥当了:“于列小哥哥,你是打猎的一把好手,那处理鱼片应该也不难吧?到时候你来切鱼片,于月煮鱼片。”

    于月眼睛亮亮的,她听到叶千栀这么说,乖巧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都听叶千栀的。

    行吧,看着已经叛变的妹妹,于列没脾气了,他只能咽下了自己要说的话,表示自己完全遵从叶千栀的安排。

    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叶千栀翌日就去段家药铺上工了。

    她依旧穿着那一升破破烂烂的衣服,衣服很破旧,但是当她坐在了看诊桌边上时,全身的气质在这一刻就全变了。

    来段家药铺看病的人不少,从开门开始就断断续续有人上门,大多数都是些小毛病,很多还是拖延了许久的病症。

    对待病人,不管病情严重不严重,叶千栀都相当有耐心,一遍遍地反复询问,一遍遍的诊脉,开的药方也都是简单至极,但是病人喝了药,见效却快,效果奇佳。

    叶千栀刚刚在这里上工三天,就传出了不小的名气,大家都知道段家药铺来了一个姓叶的大夫,医术比段家的少东家还更好。

    叶千栀医术好,段元奇是早就知道的,不然他也不会坚持聘请叶千栀来他这里帮忙,但是他没想到,叶千栀医术好,开的药方简单,见效快。

    药铺靠什么赚钱?

    自然是靠卖药材啊,药材卖不出去,赚的钱就少了。

    所以在观察了三天时间后,大家都用过了午饭,店里没来人的时候,段元奇找上了叶千栀。

    “叶兄,你的医术是让我敬佩,但是你开药方的时候,能不能往里面多添加点药材?比如一些黄芪、甘草什么的。”段元奇先是肯定了叶千栀的医术,随即便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黄芪和甘草这些药材都属于药性比较温和的,添加在药方里面也不会起别的作用,所以能加一点就一点。

    “段兄,多谢你的夸赞,不过你的要求我怕是做不到。”叶千栀道歉:“身为医者,治病救人是我们的本分,不可缺少的药材,我不会少写,可不需要添加的药材,我也不会多写,在我们看来,这不过是两种平平无奇的药材而已,对病患来说,却会增添很大的负担。”

    “可我们开药铺,为的就是赚钱。”段元奇玩笑道:“不卖药材,怕是这个月你的月薪,我都付不起。”

    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叶千栀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药铺靠什么赚钱?不就是靠卖药材么?

    可现在因为她的到来,药铺每天卖出去的药材都比以前少,长此以往,确实损失挺大的。

    叶千栀知道段元奇着急的点,但是她也有自己的坚持,想让她放弃自己的坚持,去做这种昧良心的事情,叶千栀干不来。

    面对愁眉苦脸的段元奇,叶千栀想了想道:“段兄,其实你可以换个角度想,就会发现我这么干,长此以往也能给药铺增收。”

    “怎么说?”段元奇暗暗叫苦,要不是他当时见叶千栀懂医理,把人给招了过来,现在店里的生意也不会这么低迷。

    “你没发现每天上门求医的人越来越多了吗?”叶千栀说道:“虽然我卖出去的药材减少了,当时看病的人多了,这么多人加起来,卖出去的药材也不少了,重量不行,当时咱们数量多,也能赚不少吧?”

    “而且,药铺的长久发展,不仅是看赚了多少银钱,还得看药铺的名声。”叶千栀语重心长道:“银钱是赚不完的,但是好名声是求不来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7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5章 聘请,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