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王老爷一出来,直接跑到了叶千栀跪下来,求她救他妻子一命。

    “叶大夫,求求你救我妻子一命,只要你能让我妻子活下来,我定奉上白银千两当做谢礼。”王老爷跪在地上,肥胖的脸上,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他哭得伤心极了,特别是当他想到自家媳妇跟他说的那一番话,王老爷更是心如刀绞。

    孩子不孩子的,那都是命里的缘分,该有的时候会有,没有也强求不来。

    以前他总想着自己偌大的家业没有一个孩子继承,是人生一大憾事,可是现在自己的结发妻子为了生个孩子,命悬一线,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孩子哪有他的妻子重要呢?

    只要能让他的妻子好好的,哪怕散尽家财,那也在所不惜!

    “王老爷,还请你起来,治病救人是身为大夫的本分,王太太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也没有把握让他们母子均安,但是我会尽力而为。”叶千栀正色道:“闲话少说,我现在需要几种工具,还希望你们能帮我准备齐全。”

    “叶大夫请说。”王老爷被人扶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忙道。

    “剪子、干净的棉线、白酒、干净的棉布.”叶千栀把自己需要的东西一一给说了,最后怕王老爷介意她跟王太太靠太近,还特意提醒道:“做这个手术,会有冒犯王太太的地方,还望王老爷海涵。”

    “你放心,我不介意这些事情,只要她好好的,我什么都不在乎。”王老爷望着产房的方向,眼眶红红的。

    叶千栀实在是不会安慰人,等东西到了后,她立刻就进了产房。

    王太太已经精神恍惚了,叶千栀先给她喂了一点人参水,让她有点精神,接着又给她喂了一碗麻沸散,让她能暂时昏睡过去。

    条件有限,哪怕叶千栀准备了再多的东西,效果也没有现代的三分之一好。

    叶千栀已经没有时间再准备东西了,不管结果如何,她都要立刻动手术,不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一尸两命。

    叶千栀先给王太太肚皮上抹了一层白酒,接着就是一层麻沸散,等药效发作了,她拿着消过毒的匕首和剪子,动作熟练地开膛破肚。

    对于古人来说,开膛破肚是个非常吓人的事情,也是让人忌讳的事情。

    一旁帮忙的段元奇和产婆看到这一幕脸色全都变成得惨白,反倒是动手的叶千栀,面色如常,手里的动作不停。

    一层层剖开了肚皮,抱出了脸色有点发紫的婴儿,她动作轻柔地在孩子*上拍了拍,孩子发出了小声的哼哼声,剪开肚脐,叶千栀把孩子抱给了段元奇:“段兄,你给孩子检查检查,看看情况。”

    孩子在肚里待了过长的时间,叶千栀很担心他会因为缺氧有生命危险。

    “好。”段元奇接过了孩子,抱着他到一旁检查。

    叶千栀则开始处理产妇的伤口,等她忙完,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孩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体有点弱,但是以后好好养着,就不会有大问题。

    叶千栀忙完出来,她小脸发白,手脚发软。

    段元奇见到她出来,连忙迎了上来:“叶兄,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累到了。”叶千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她见王老爷一脸着急地看着她,似是想说什么,他几次张口都说不出话。

    “王太太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不可大意,接下来的三天我都会在这里观察她的情况,只要能熬过这三天,那就没问题了。”叶千栀主动说起了王太太的情况。

    王老爷听到王太太暂时没有危险,他松了口气,但等他听到叶千栀的后半段话,整颗心又提了起来。

    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王老爷忙让婢女带着叶千栀下去休息,还让人给叶千栀和段元奇准备了丰富的大餐。

    段元奇用过饭后便表示自己要回药铺了,他对叶千栀说道:“王太太这边还需要你,那你就先留在这边,药铺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叶千栀点头,她喝了一口鸡汤,想到了家里那两只,她道:“我这三天都没时间回家,你找人给他们捎个口信,就说我最近忙,得在镇上待几天。”

    “行。”段元奇应了下来,又跟叶千栀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

    叶千栀忙了一上午,整个人疲倦得不行,趁着王太太现在还没醒过来,她也抓紧时间小歇片刻。

    等叶千栀醒来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闻到了上面淡淡的血腥味,叶千栀有点不太舒服,想要去泡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但是她现在不是在自己家里,想做什么都不方便。

    忍着不适,叶千栀先去王太太住的主院查看她的情况。

    叶千栀到的时候,王太太还没有醒过来,她先给王太太把了脉,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她的额头微微发烫,似是有发热的迹象。

    叶千栀忙写了两个方子,让人去抓了药,亲自给煎药。

    等叶千栀煎好了药,王太太也醒过来了。

    “我.我还活着?”王太太看着熟悉的蚊帐,哽咽道,早在她答应叶千栀剖腹取子的时候,她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要她的孩子好好的,她就满足了,至于自己会如何?

    她压根不在意。

    “当然。”叶千栀笑吟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叶千栀扶起了王太太,轻声道:“虽然情况有点危急,但是你很勇敢,闯过了那一关,接下来只要你配合我,三天后情况就会稳定下来,七天后你就脱离危险了。”

    “我没事,那我的孩子呢?”王太太着急问道。

    “他也没事。”叶千栀笑着恭喜道:“恭喜王太太喜得贵子,小子七斤二两,是个很健康的孩子。”

    叶千栀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家的奶娘也抱着小孩子过来了,王太太亲眼看到了孩子,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

    孩子在肚里憋气了太久,浑身都泛着青紫色,不过好在叶千栀剖腹取子及时,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身体会有点弱,不过这也不是大问题,以后好好调养就行了。

    见到了孩子,王太太心情好,看到叶千栀端药给她,她问都不问,直接接过来给喝了。

    等看过了孩子,奶娘便把孩子抱走了,叶千栀每走,而是选了一个离王太太有点距离的地方坐下来。

    “叶大夫。”王太太喝过药,精神好了一点,她打量了叶千栀一番,抿唇笑道:“叶大夫眉目精致,若是女子,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王太太说笑了。”叶千栀心里一惊,但是面上却不显,依旧很淡定:“我就是一个田野间长大的野小子,也就是父母长得好,才把我生得还算好看一点点。”

    王太太笑了笑,话中有话道:“将来叶大夫的孩子也必定长得十分好看,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遗传了叶大夫的长相,必定都不差。”

    叶千栀是聪明人,她一听王太太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她女子的身份被发现了?

    可是她并没有露出破绽啊,她跟段元奇相处了这么久,段元奇也没发现她的秘密。

    而王太太跟她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她又是怎么看破的呢?

    心里千思百转,叶千栀却只是笑了笑,没有再搭话。

    王太太也没有再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她刚刚从鬼门关走一趟回来,浑身没力气,跟叶千栀说了几句话,她便闭眼睡了过去。

    等王太太睡了,叶千栀也没有再留在屋里,而是挪到了门口坐着。

    叶千栀研制出的金疮药对伤口的愈合有奇效,饶是如此王太太也受了不少的罪,首先就是等麻沸散的药效过去后,伤口疼得让她躺也躺不住,想要坐起来,又不能坐。

    麻沸散会影响伤口的愈合,叶千栀不敢多用,怕王太太依赖上麻沸散这个药物,只能在王太太实在是受不住的时候,给她用一点点。

    好在熬了三天,疼痛才减轻了一些。

    这几天叶千栀都在王家照顾王太太,等到王太太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叶千栀这才提出告辞。

    叶千栀救了王家母子两人,王老爷恨不得把她给供起来,见叶千栀要离开,连忙让人准备了丰厚的谢礼,当然了他许诺的白银千两也准备好了。

    面对送上门的银票,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很是爽快地收下了。

    叶千栀带着东西先去了段家药铺,她是段家药铺的大夫,所有出诊的收入都得分三分之一给段家药铺。

    所以王老爷给她的谢礼,叶千栀拿了三百五十两银子给他,还有王家送的各种礼物,都匀了一部分出来。

    段元奇却没有收叶千栀给的银钱,他把银钱推了回去,礼物也表示不要。

    “药铺不是规定了吗?所有出诊的收入都得分三分之一给药铺吗?”叶千栀把银钱往前推了推:“我这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规定是这么规定的,不过这次的银钱我不收。”段元奇凑到叶千栀身边,笑眯眯问道:“你能不能把你那一手剖腹取子的技术教我?”

    “可以啊!”叶千栀听到他这么说,立刻淡定了,也没有再把银钱往他那边推,“不过你不害怕吗?”

    开膛破肚对于古人来说,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不说人人谈之色变,但也不见得人人都能接受。

    “害怕是有点害怕,不过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要是会这个办法,那我不就也能救人了么?”段元奇虽然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对这样新奇的救人手法感到好奇。

    “行,没问题。”叶千栀答应了下来:“赶明儿你让人多买几只怀孕的兔子回来,到时候我先教你如何给兔子做剖腹产,等你学会给兔子做手术,咱们以后再碰到难产的妇人,我再教你。”

    得了叶千栀的准话,段元奇兴冲冲让人去准备怀孕的兔子,而且要挑那种快要生产的兔子。

    叶千栀好几天没回家了,所以她跟段元奇打了一声招呼,便买了一些于月喜欢的零嘴往家赶。

    于月和于列兄妹两人早就出摊回到家了,于列在厨房做饭,于月则坐在了屋檐下,看着碧蓝色的天空,双手托腮,口中喃喃道:“不知道栀栀姐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她啊!”

    “你是想我这个人,还是想我做的饭?”就在于月傻愣愣地望着天空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叶千栀的声音。

    于月惊喜转过头,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叶千栀,她立刻站了起来,往外冲,跑到了叶千栀面前,一把抱住了叶千栀的腰,高兴道:“栀栀姐,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叶千栀摸了摸于月的头,小声提醒道:“小月啊,你小点声,不然姐姐的身份就暴露了。”

    于月探了探头,这才看到叶千栀身后跟着的一顺溜的人,她脸红了红,歉意道:“栀栀姐,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对不起啊!”

    “没事。”叶千栀怕她自责,忙道:“说不定他们也没听到,不打紧的,你在屋檐下坐着干什么呢?”

    “等姐姐啊!”于月小声道。

    “乖孩子。”叶千栀摸了摸于月的脑袋,笑容明媚。

    王家的下人把东西送到,便离开了。

    于列见到那一箱箱的好东西,目瞪口呆,倒是于月已经在叶千栀的带动下,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了。

    “于列,你也过来一起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叶千栀冲着他招了招手:“要是有喜欢的东西,那咱们就留下,剩下不喜欢的,全部卖掉。”

    “这全都王家给你的礼物?”于列看着那一箱箱的好东西,神情复杂。、

    “是啊,我给王太太接生,王家给的谢礼,你别客气,喜欢什么就选什么。”叶千栀怕于列会不好意思挑选,忙道。

    “你们挑就好了,这些东西我都不感兴趣。”很明显这些东西都是按照叶千栀和于月的喜好准备的,于列喜欢的东西也有,但是不多。

    不过于列见于月眉开眼笑的模样,也跟着笑了起来。

    叶千栀回来时,于列在准备午饭,见状,叶千栀接过了厨房里的活计,煮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犒劳于家兄妹两人。

    三人坐在桌边吃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说着说着,叶千栀就说到了王家给她的白银千两。

    闻言,于列筷子顿了顿,他看了叶千栀一眼,闷声闷气问道:“那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当初叶千栀掉下山崖的时候,身上也带了不少的银钱,只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钱袋不巧被树枝给勾住了,里面的银钱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后面于列按照叶千栀所说的地方去找,也没有找到叶千栀丢的银钱。

    于列想,叶千栀手里有了路费,她是不是就会离开了?

    “有这个打算。”叶千栀老实道:“我突然失踪几个月,我家里人不知道多担心,我就算人没回去,也得给他捎个消息。”

    “于列,你有什么打算吗?”叶千栀看向于列,问道:“我还没有教你医术,你是打算跟我一起离开,还是留在这里生活?”

    “我跟你一起去,你就不怕你家里人误会?”于列眸光复杂。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怕是都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跟另外一个男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好几个月。

    哪怕他们之中还有于月在,但是也很难不让人怀疑。

    “他不是这样的人。”叶千栀说起宋宴淮,目光变得温柔眷念,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好想他!

    “你们兄妹要是跟我一起走,那咱们就把不需要的东西全都变卖,等到了京城或者是清寒州咱们再置办家产就好了,若是你们舍不得离开,那我会先把你们安顿好,这里离深山不远,猛兽经常会关顾这里,不适合居住,我在镇上或者县城给你们买座宅院,再买个店铺,你们以后经营一点小买卖,日子也不会太差。”

    至于打猎的这活儿,叶千栀是不想让于列继续干了,那太危险了!

    不等于列表态,于月就很不舍道:“栀栀姐是要走了么?我不想跟栀栀姐分开。”

    她长这么大,除了她的爷爷和哥哥,也就只有栀栀姐对她最好了,一想到要跟栀栀姐分开,于月心里就难受得不行。

    她说完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似乎下一秒就会落下来。

    见到自家妹妹这么难受,于列心里也很难受,他想了想道:“你还没有教我医术呢,是不是打算食言而肥?”

    “没有。”叶千栀忙道。

    不等叶千栀解释,于列就接着说道:“为了不让你食言而肥,我也就只能勉为其难跟着你走了,不过你放心,我和于月能自食其力,不会拖累你的。”

    “说什么傻话呢!”叶千栀笑道:“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你们,我怕是早就死在了山里,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们兄妹。”

    于列扬了扬眉,没再说什么。

    三人决定了要离开,路边摊于月和于列就没有去摆了,而是开始处理家里的东西。

    次日,叶千栀去段家药铺上工的时候,直接就提出了辞职。

    “什么?你要离开这里了?”段元奇一听到这个消息,被吓了一跳:“叶兄,好端端的,你怎么要离开?”

    “我要去找我的家人,他在京城,我去了以后,估计也会定居在京城,以后怕是没机会回来这里了。”叶千栀抱歉道:“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辞职提得突兀,但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

    “太突然了,我一时间没法接受。”如果叶千栀说别的理由,段元奇还能想理由挽留,可是叶千栀说她要去京城找家人,以后还会定居京城,那他还能说什么?

    “叶兄,你知道不?最近你在咱们镇上是声名大噪,人人都在议论你剖腹取子的事情,还有说书先生把这个事情编成了故事来讲,很多人都喜欢听。”

    段元奇说道:“你要是留在这里,以后肯定很多人捧你。”

    “抱歉了。”叶千栀再次道歉:“不过我答应教你剖腹取子的事情会教你的,反正我也不是说走就能走。”

    于列要处理的事情可不少,王家送来的礼物,全都要变卖。

    “你还记得这件事就好,我就怕你今儿说要辞职,明儿就不来了,那我可会很伤心。”段元奇知道叶千栀会把剖腹取子的技术交给他,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世上无不散的筵席,很多事情是没法强留的。

    段元奇早就知道叶千栀会离开,心里再不舍,他也还是给了祝福。

    段家的管事知道叶千栀快要离开了,生怕耽误自家少爷学习技术,连忙花了大价钱买了十来只的兔子,给他们做试验。

    叶千栀没有一上来就给兔子剖肚子,而是先给段元奇上了一堂文化课,告诉他在动这门手术以前,要准备什么东西。

    “除了上面我说的东西,如果有条件的话,我建议可以弄个无菌室,这样能让产妇多重保护。“叶千栀想到这里的环境,有些头疼。

    无菌室是弄不出来,但是可以弄个相对比较安全的房间。

    叶千栀把自己的想法跟段元奇说了说,段元奇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么多讲究,他听了半晌,忍不住问:“可你上次给王太太做手术,似乎也没特意准备房间啊!”

    “上次是事情太紧急,来不及准备。”叶千栀说道:“不过你可以准备起来,这样也多重保险。”

    “行,我等会儿就安排人去准备房间,趁着你还在,让你给我把把关。”杀了好几天的兔子,段元奇对这事儿已经不陌生了,不过想到自己以后要在人身上动刀,他觉得这房间还是得准备起来。

    免得到时候出什么差错。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段家的管家匆匆跑了过来,跟叶千栀禀告道:“少爷、叶大夫,于公子出事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7章 声名大噪,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