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婆子和宋云绮想到叶千栀,两人眉眼处染上了几分的哀愁。

    两人都知道,叶千栀从那么高的山崖掉下去,存活的几率很小,如果她真的还活着,宋宴淮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

    可在还没有见到叶千栀尸骨以前,两人还是心存希冀,希望叶千栀平安无事。

    宋家人的想念叶千栀是无法感受到的,此时她和于列已经把于家那三个人全都给绑了起来,不等天亮,她就先去段家借了牛车,然后把三人丢到车上,直接去了县衙报官。

    皇权不下县,但是有人跑来报官,官府也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所以很快就开堂。

    于列作为这件事的苦主,自然是由他上堂,叶千栀只是站在外面静静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于家人做事太过火,以前于列愿意忍着,不曾报官,但是现在于列都打算离开这里了,自然不惧怕于家人了,在公堂上一点隐瞒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给说了。

    于家人做事不懂藏拙,县太爷派人下去了解了情况,很快就知道了*。

    这场官司前后花费了不到七天时间,就被宣判了!

    当于列拿到了县衙的判决书时,今天的第一场雪也洋洋洒洒飘落了下来。

    于列拿着结果出衙门的时候,就见叶千栀带着于月站在门口等他。

    于月见到于列,忙挥舞着小手:“哥哥!”

    “天气这么冷,你们怎么来了?”于列忙上前,见叶千栀身上的衣服挺单薄的,想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给她穿,可衣服脱下来了,却没有勇气给叶千栀披上。

    于月不知道她哥哥心中的纠结,见她哥哥把外衣脱了,于月还以为他是脱给她的呢,她看着衣服,娇声道:“哥哥,我不冷,你不用把衣服让给我。”

    于列笑了一下,笑容有点尴尬,他道:“你不冷么?”

    “不冷。”于月摇摇头。

    于列讪笑着把衣服给穿了回去。

    对于这对兄妹之间的互动,叶千栀也只是站在一旁含笑看着,等于列把衣服给穿回去,叶千栀这才笑着道:“难得来县城一趟,我们去酒楼尝尝鲜吧?”

    “好。”知道叶千栀现在不缺钱,于列也没有反驳,直接答应了下来。

    县城不大,饭馆挺多的,但是酒楼却只有一两家,叶千栀仔细挑选,最后挑选了一家风景不错的酒楼。

    三人上了酒楼,伙计拿来了菜单,叶千栀把菜单给于列兄妹,让他们两人先点。

    于列兄妹是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看着菜单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两人花了眼,不知道吃什么才好。

    两人对着菜单,不知道该怎么挑选。

    叶千栀见他们迟疑着,无法下决定,便拿过了菜单,自己看了看,随即道:“天气冷,饭菜凉的快,不如我们吃铜锅吧?”

    铜锅就是火锅,不过是称呼不同,里面能烫的菜不多,肉也不多。

    虽然没法跟叶千栀以前吃的火锅相比,但是在这个下雪的时候,坐在窗边,吃着火锅,看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是味觉和视觉的双重享受。

    “铜锅是什么?”于月没吃过铜锅,好奇问道。

    叶千栀解释道:“就是锅里加了热水,我们把肉和菜放到锅里烫,熟了就能吃。”

    “这么神奇吗?”于月瞪大了眼睛,“我要吃。”

    “行,那咱们就吃这个。”叶千栀一锤定音,先点了汤底,接着又点了不少的肉和菜。

    等热气腾腾的汤底端上来,叶千栀就先把肉丢到了锅里,等肉熟了,叶千栀用公筷夹了肉给于月吃,剩下的肉她跟于列分了,接着就是烫青菜。

    屋内热气腾腾、暖意浓浓,屋外寒风呼啸、雪花簌簌。

    等三人吃饱喝足后,天色已经不早了,叶千栀三人下了楼,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着。

    街上不少人卖糖葫芦和熟玉米,叶千栀买了糖葫芦和熟玉米,接着又买了不少的零嘴,逛了两条街,眼看也没什么东西需要添置了,叶千栀带着于列和于月去了卖牛车的地方,花了二十多两银子卖了一辆牛车。

    “栀栀姐,我们买牛车干什么?”于月看着崭新的牛车,好奇地摸来摸去。

    叶千栀浅笑道:“于家的事情解决了,药铺的活儿我也已经辞退了,咱们这两天把东西收一收,就该启程了。”

    “栀栀姐,我们跟着你去京城,姐夫会不会嫌弃我和哥哥,觉得我们是拖油瓶?”于月有点小担心,虽说栀栀姐对她很好,对她哥哥也很好,但是对于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夫,于月从心里就发怵。

    “不用担心,我家小月这么可爱,这么乖巧,谁会不喜欢呢?”叶千栀摸着于月的脑袋,笑容温柔:“再说了,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跟着我去,那就是他的座上宾,他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对你们不好呢?”

    有了叶千栀的安抚,于月情绪倒是平稳了不少,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担心,只不过她相信栀栀姐,所以对于去京城这件事,还是多了几分期待。

    于列没那么激动,不过能离开这里,他也是挺开心的。

    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遭受了不知道多少白眼,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好不容易能离开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次重生的机会。

    买好了牛车,叶千栀熟练地驾驶着牛车回了住的地方。

    回到镇上的第二天,叶千栀就买了不少的礼物送给段元奇,第一次收到叶千栀给的礼物,段元奇很是激动:“叶兄,你突然送礼物给我,我有点慌,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嗯,于列跟于家的官司已经了结了,赌场那边的事情,没这么快出结果,为了避嫌,也为了不让于家人知道是我下的黑手,我们先离开比较好,那边的事情,还得劳烦段兄帮忙盯着。”叶千栀说道。

    “你我好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跟我说这样的话,也太见外了。”段元奇拍了拍叶千栀的肩膀:“你放心去,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那就托付给你了。”叶千栀也没跟段元奇见外:“以后你要是有搞不定的病,可以写信给我,我会远程指导你。”

    跟段元奇说好了这件事,叶千栀和于列、于月就开始收拾行李。

    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短短四天时间,冰雪融化,叶千栀和于列也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打算离开了。

    离开这一天,段元奇特意来送行,跟他一起来的还有王家夫妇。

    叶千栀那一手剖腹取子救了王太太母子的命,成了王家的恩人,现在叶千栀离开,王家夫妇很是不舍,不仅送上了丰厚的礼物,还安排了几个护卫,保护他们一路上的安全。

    王家夫妇的好意,叶千栀没有拒绝,有了上次的经历,叶千栀对于自己的安全很重视。

    跟大家告过别,叶千栀一行人这才启程。

    从这里到京城,据说足足要走半个多月,加上现在天气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说不定花费的时间会更多。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了,叶千栀算了算时间,觉得在腊月月底以前能到京城就好了。

    赶路的时候总是很无聊的,叶千栀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远处深色的树林,近处光秃秃的树木,她叹了口气。

    古代玩乐的东西本来就少,适合旅途打发时间的东西更是没有,这个时候,她很想念以前家里的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哪怕就是一个老人机也好啊,起码还能玩俄罗斯方块跟贪吃蛇。

    可在这个落后的古代,别说这些打发时间的东西了,她就连转移注意力的东西都没有。

    好不容易枯坐了一整天,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找到了一处开在山野间的客栈,还没下车时,王家派来的护卫就先进去打探了一番,等叶千栀几人到了以后,王家护卫过来禀告道:“叶公子,这处客栈有问题,我们是否连夜赶路?避开这里?”

    “不用了,咱们都赶了一天的路,很累了,有个落脚的地方能歇歇脚挺好的。”叶千栀扶着于月跳下了牛车:“他们不打我们的主意,我们就当不知道,如果他们敢打我们的主意,我们也不必手软。”

    说话间,叶千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瓶子,给在场的人一人发了一个药丸:“这是解毒丸,只要不是剧毒,一般的毒都能解,你们先吃下去,晚上注意点就行了。”

    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能够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可不容易。

    有了叶千栀这颗药丸,大家瞬间底气十足,也没了顾虑,大家搬东西到了店里,要了几间房。

    这家客栈是一对夫妇开的,男子长相凶悍,加上他那一身的肌肉,看着就不好惹。

    女子倒是温柔美丽,脸上挂着柔柔的笑容,不过从她看到叶千栀几人进门后,眼里掠过的锐色,就知道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主!

    还有那几个帮忙的伙计,眼里掩不住的杀气,这一切都说明,这家店不是黑店,就是个土匪窝!

    叶千栀悄悄地打量着他们,把他们夫妇间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眼里。

    要了几间房,叶千栀点了两桌子饭菜,又要了好几桶的热水,吃饱喝足后,叶千栀便回房泡澡去了。

    今天一整天都坐在车里,骨头都要给整散架了。

    泡了一个热水澡,浑身的疲倦一扫而空。

    叶千栀穿好了衣服,拿起了一块白色的帕子擦拭着头发,刚刚擦拭了几下,就听到了敲门声。

    “谁呀?”叶千栀慢悠悠走到了门边,问道。

    “这位公子,是我。”门外传来了客栈老板娘温柔甜美的声音:“我看你们几人冒着寒风赶路,怪辛苦的,便给你们熬了姜汤。”

    “多谢老板娘的美意。”叶千栀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门,见到门外站着的老板娘,叶千栀脸上笑意加深:“大晚上的,劳烦老板娘亲自送姜汤。”

    “能给公子送姜汤,是妾身的福气。”老板娘故意把话说得暧昧。

    若是男子听到老板娘温柔甜美的话语,在对上老板娘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眸,怕是会犯错,可惜叶千栀是女子,还是一个戒备心极重的女子,对于老板娘的撩拨,她直接当做没看出来。

    接过了姜汤,直接把碗头放在了桌上,显然是没有喝的打算。

    老板娘见她不喝,眼里掠过一抹不悦,不过面上却不显,依旧是笑眯眯道:“公子怎么不喝?”

    “太烫了,等晾凉了一些再喝。”隔得老远都能闻到碗里蒙汗药的气味,叶千栀是傻了么?把这碗加了足够量的姜汤给喝了?

    “姜汤就得热着的时候喝,效果才好呢,不然怎么驱寒?”老板娘站在门口,娇笑道。

    闻言,叶千栀擦头发的手顿了顿,她挑了挑眉,“老板娘如此关心在下的健康,真是令人感动,老板娘的这番美意,还真是不可辜负,我这就喝。”

    “不过老板娘,你站在门口不冷么?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换做是正常人,面对一个陌生少年的邀请,那肯定是拒绝啊,可惜这位来者不善,她一听到叶千栀的邀请,立刻就走进来,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叶千栀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汤勺,动作不紧不慢,在老板娘走过来,找了个凳子想要坐下,趁着她不备,叶千栀突然发难,一手放姜汤,一手抓住了老板娘的手。

    在老板娘一脸错愕望着她的时候,叶千栀一脚踹了过去,老板娘站不稳,直接跪在了地上,而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根绳子,直接把老板娘的手给绑住了。

    “你干什么?”老板娘被叶千栀的突然发难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她气急败坏道。

    “你又在干什么呢?”叶千栀端起了桌上的姜汤,没好气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你跑来我房间给我送姜汤,你就真的没有别的心思吗?”

    “我能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见你们冒着寒风赶路,体谅你们赶路辛苦,关心你们,这才给你们送姜汤。”老板娘嘴硬道。

    压根不承认自己那见不得人的目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7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0章 第一场雪,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