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是吗?”叶千栀勾唇一笑,把姜汤放在了桌上,她绕着老板娘走了一圈,在老板娘错愕的目光中,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既然你说你没坏心思,那这碗姜汤,你喝了吧!”

    “只要你喝了,并且平安无事,那我就相信你没在里面加料。”

    老板娘没想到叶千栀会提出这个要求,她脸色微变,她想要抵赖,只是抬头对上叶千栀那双似乎看透世事的眼眸时,老板娘到唇边的话语又给咽了回去。

    她在这里截杀了不知道多少过路的旅人,不管是识趣还是不识趣的,只要进了她客栈的门,那就没能活着离开。

    毕竟她是做这种生意的,要是放了一个人离开,有人去官府那边举报,那她这间客栈还真的是开不下去了。

    “不喝?”叶千栀把她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像是逗一只猫儿一样地逗着她:“连你自己都不喝的姜汤,你说我该如何相信你没有在姜汤里动手脚?”

    老板娘在心里暗暗叫苦,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本以为一个娇媚的美人送上门,对方应该不会怎么提防,毕竟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那些男人见到她上门,全都高兴得不行,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对方都会答应。

    傍晚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群人里,是以这个瘦弱的少年为首,大家都听他的话。

    本想着,只要把这个少年拿下了,那么那些人为了他的安全也就不得不听之任之了。

    可她没想到,这个少年如此难缠,见到美人送上门,没有跟其他男人一样急忙忙占便宜就算了,他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曾,似乎她这么一个大美人对他来说,跟路边的野花野草也没区别,一点吸引他的地方都没有。

    这对一个美人来说,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老板娘才会更想把人给攻略下来。

    她很想看看一个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人,最后沦为了她的舔狗!

    “公子,你说什么呢?”老板娘想到这里,心神稍定,她冲着叶千栀抛了一个媚眼,媚眼如丝,十分勾魂!

    可惜叶千栀又不是真男人,对于老板娘的故意勾引,她完全没有察觉,还不解风情道:“你的眼睛怎么了?抽筋了?”

    老板娘被叶千栀的话气得半死,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解风情的男人?

    可就算被气半死了,老板娘也只能继续抛媚眼,“讨厌,死鬼,你看不出我对你的意思吗?”

    听着老板娘那类似于撒娇的话语,叶千栀只觉得鸡皮疙瘩掉满地,她揉了揉胳膊,没好气道:“你正经点,别对我撒娇,你一个徐娘半老,跟我一个美少年撒娇,不觉得尴尬吗?”

    “”他不说的话,她不觉得,可现在被他这么戳穿了,老板娘看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油腻。

    “你这一套呢,别用在我身上,我这个人呢,软硬不吃,别人会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对你诸多容忍,我可不会。”叶千栀没耐心跟老板娘你来我往,她本就是个直来直往的性子,不喜欢跟人绕弯子。

    现在老板娘想要用美色*她,叶千栀看穿后,也没了跟老板娘继续交流的意思了,她直接捏着老板娘的下巴,把她端来的姜汤全倒了进去。

    老板娘挣扎着,想要挣脱叶千栀的控制,可惜不管她怎么挣扎,那都是徒劳!

    姜汤一滴不落全都进了老板娘的肚子,饶是如此,叶千栀也不解气,她摸出一个药丸,塞到了老板娘嘴里,笑容阴森,意有所指道:“你不是喜欢勾引人么?等会儿让你勾引个够!”

    老板娘一愣,不太明白叶千栀话里的意思,她手被叶千栀绑住了,只能伸长了脖子干呕,似是想要把吃到肚子里的药碗给呕出来,可惜她呕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呕出来,反倒是她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燥热。

    见药效已经发作了,叶千栀吃力地把老板娘拖到了门口,然后解开了绑着她的绳子。

    空荡荡的走廊上只有老板娘一个人,她倒在地上,神志不清地扯着衣服,嘴里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很快就有客栈的杀手闻声而来,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一个局,只要对方有色心,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了他们上场。

    所以当他们听到老板娘发出的声音时,也没多想,还觉得老板娘的演技越发好了。

    等他们到了目的地后,看到躺在地上搔首弄姿的老板娘时,大家木着的脸上出现一丝龟裂。

    这是啥?

    这个做出这些诱人动作的人真的是他们的老板娘么?

    就在他们迟疑是先把老板娘带离这里,还是先进去找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算账的时候,突然远处飘来一缕淡淡的花香,还挺好闻的,就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香味了。

    就在他们打算闻一闻,看看能不能闻出来的时候,他们只觉得浑身乏力,软绵绵地全都倒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惊诧不已的时候,刚刚紧闭的门被打开了,满面笑容的叶千栀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地上多了几个人,她也一点都不意外。

    叶千栀打了一个响指,很快住在她隔壁的于列和王家的护卫就出现了。

    他们早早就听到了屋外的动静,不过他们来这里投宿的时候,跟叶千栀有过约定,只要叶千栀不发求救信号,那他们就不能妄动。

    虽然他们也很担心叶千栀的安全,但是谁让他们全都听叶千栀吩咐和安排呢,叶千栀没有允许他们出来,他们要是贸然出现,万一搅了叶千栀的计划就不好了。

    王家的护卫看到叶千栀一个人就把客栈里的三分之二的人给搞定了,他眼神都变了。

    本以为这就是一个瘦弱的少年,需要他们保护的少年,谁知道人家转头就给了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于列跟叶千栀相处久了,对于她做出任何一种行为,于列都能坦然接受,并且还能贴心地处理后续的事情。

    “叶.”于列想喊叶姑娘,但是想到在场的人,除了他外,都是不知道她是女儿身,他只能咽下了这个称呼,转而说起了正事:“这些人怎么处理?”

    “卖了吧!”叶千栀看着地上的几个男人,伸手点了点他们胳膊上的肌肉,满意地笑了笑:“于列,等会儿你们陪我去个地方,给一个人送份礼。”

    “你在这里有认识的人?”于列诧异道。

    不怪于列诧异,毕竟叶千栀是被他捡回去的,她认识什么人,于列多多少少是知道的,他们已经出发好几天了,这里他都没来过,更别提叶千栀了,她在这里难不成还有熟人?

    “没有啊,不过相逢即是有缘,只要咱们想跟人当朋友,总能交到几个好朋友的。”叶千栀耸耸肩:“有了他们这几个诚意满满的礼物,我相信,人家也会很乐意跟咱们交朋友的。”

    是什么样的朋友,会喜欢这几个大男人当礼物?

    于列和王家护卫们全都一头雾水,不过现在也不是问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客栈的老板和剩余的伙计已经全都闻声而来了。

    于列是打猎高手,王家护卫们虽然不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但是拳脚功夫还是很了不得的,有他们在,叶千栀是一点都不担心,很快就把老板和伙计全都给拿下了。

    等把人全部都绑好了,叶千栀这才优哉游哉地走到了老板面前,她看着老板脸上的那道血痕,满目可惜:“这张脸长得还是不错的,可惜毁了!”

    这张脸虽然不算俊美,但是有种阳刚的美,说不定对方的口味比较特殊,就好这一口呢!

    可惜刚刚动手的时候,没有避开他的这张脸,让他的这张脸给毁了!

    “你的金疮药很不错,要不给他上点?好让他的伤口愈合得更快一点?”于列以为叶千栀是对客栈老板这张脸有企图,语气有点酸溜溜道。

    “那算了。”叶千栀摇头拒绝,一点都不想给他治伤口:“我的金疮药是可遇不可得,我自己手里也没多少,用在他这样的人身上,浪费了,你们几个把东西收一收,咱们趁着时间还早,赶紧把事情给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立刻回房间换了一身黑色的衣袍。

    叶千栀穿淡色的衣袍时,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文雅公子,可当她换上了一身黑衣,全身的气质都变了。

    就像是一把刚刚出鞘的剑,那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叶千栀带着人熟门熟路地去了一处山谷,在于列和王家护卫满头雾水中,她走到一处石壁前,伸手敲了敲,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回音。

    等于列跟着叶千栀从石壁上开的门进去时,都还没有弄明白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而他们来这里又是干什么?

    “你们几个大晚上的闯我乌龙寨有何贵干?”在于列和王家护卫一头雾水中,黑漆漆的山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那声音震耳欲聋,他们几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倒是叶千栀一脸淡定,她拱了拱手,恭维道:“小弟初入江湖,听闻乌龙寨的当家是个讲义气的人,故而慕名来拜访。”

    “哦?”乌龙寨的大当家听到叶千栀所言,不由得一乐,他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是真的认识我,还是故意上门找打的?”

    “小弟是诚心诚意来拜访大当家的,为此我还特意准备了一份厚礼。”叶千栀含笑道:“保证是大当家喜欢的礼物。”

    “你知道老子喜欢什么?”乌龙寨的大当家原本兴致缺缺,一听到叶千栀说给他带了他感兴趣的礼物,这才勉强多了几分兴趣。

    不过他很怀疑,他喜欢什么,眼前这个小不丁点大的小子真的知道么?

    “自然!”叶千栀道:“若是不知道大当家的喜好,小弟又岂敢贸然上门拜访?”

    说完这话,她冲着于列比了一个手势,于列看到这个手势,浑身一僵,他都做好了等把礼物拿出来,乌龙寨的大当家把他们全都丢出去的准备了。

    只不过当他把那一串溜的男人给带上来时,乌龙寨的大当家目光立刻从他们几人身上挪开,落到了那几个人身上。

    能够被叶千栀挑选来这里的,无一不是人高马大的汉子,相貌只能说一般,但是体格,那在男人中,也算是一等一的。

    乌龙寨的大当家看到地上躺着的几个人,其中三个人身上干干净净,还有两个人身上有点脏兮兮,不过还在他的忍耐范围内。

    “这.”乌龙寨大当家一下子看到五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眼里泛着别样的光芒,这样的目光,让地上的五个人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哦,这不是他们不听话么?只能用别的手段束缚他们了。”叶千栀甩了甩自己的细胳膊细腿,有点不太好意思道:“小弟要是有大当家那一身本事,也就不用这些下作的法子了。”

    “你很不错。”乌龙寨的大当家第一次正眼看眼前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少年,他虽然对男人另眼相待,但是叶千栀这种细胳膊细腿的少年,还真让他提不起兴趣,不过因为叶千栀送了一份合他心意的礼物,乌龙寨的大当家难得对他高看一眼。

    “比不上大当家。”叶千栀拍着乌龙寨大当家的马屁:“世上的男人,大多都只会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唯有大当家真乃是男儿本色,能驯服跟自己一样强壮,甚至更强壮的男人,这等本事,让小弟望尘莫及。”

    叶千栀夸起人的时候,那说出的好话一串一串的,听得乌龙寨的大当家眉开眼笑,要不是天色不早了,他怕是都会让人安排一桌酒席,宴请叶千栀几人了。

    叶千栀也没有久留的意思,她说她是慕名而来,想要跟乌龙寨的大当家当个朋友,以后在江湖上能多条路走。

    看在叶千栀出手如此大方的份上,乌龙寨的大当家自然是交了这个朋友,还说以后她要是在江湖上遇到了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他帮忙。

    接着他便给了叶千栀一块木头做的令牌,叶千栀拿到了令牌,眉开眼笑地跟乌龙寨的大当家道谢。

    等乌龙寨的人客客气气送他们离开时,叶千栀还好心地提醒道:“那几个人诡计多端,在外面犯了不少的事情,请您跟大当家提个醒,让他看好这几个人。”

    “放心吧,我们家大当家*这种人那是非常有经验了,不要说他们这种出身草莽之人,就是朝中的大将军,我们大当家那都是驯服过的。”

    乌龙寨的人说起这件事,那是眉飞色舞,像是在说一件功绩一样。

    “那就好!”叶千栀冲着他们拱了拱手,随即带着于列和王家护卫离开。

    等离开了乌龙寨的山寨范围,于列和王家护卫这才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于列悬着的心终于松懈了下来,他看着叶千栀,脸色难看道:“你费劲心思抓了这么几个人,不去报官,就为了把人送来这里讨好这个什么寨的大当家?”

    “是啊!”叶千栀似是没有看到于列难看的脸色,她语气轻快道:“你们不觉得很合算吗?收拾了那几个*,还讨好了这方霸主,还得了乌龙寨大当家的一个信物,可太合算了。”

    “可是我们来这里跟这些亡命天涯的人接触,对我们不好。”于列脸色难看得不行:“万一我们今天进去出不来,那该怎么办?”

    “不会的,我行事你放心。”叶千栀察觉到于列情绪不太对,她声音温柔地安慰道:“我做每件事以前,都会先考虑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如果风险太大,我是不会亲自来冒险的,好了,于列,你别生气了,我保证接下来我绝对不会再以身犯险了,绝对不会了。”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危险也已经蹚过去了,现在翻旧账也翻不起来了,于列深深叹了口气:“希望如此。”

    于列轻巧地揭过这件事,便问起了叶千栀是如何知道这处山谷里有一个这样的山寨,按道理来说,这些以抢劫为生的草寇,是官府最头疼的人,也是百姓最厌恶的人。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叶千栀这样的人,能接触到的。

    叶千栀会知道这些事情,那当然是因为墨红的缘故,以前在东屏村闲来无事,叶千栀便会问她一些江湖上的事情,她便挑选了一些趣味浓的江湖趣事说给叶千栀听。

    她那时候也只是听一个乐呵,谁知道这次她路过的地方离乌龙寨的老巢那么近。

    而且刚好又有几个人犯到了她手里,这几个人她还真的不太好处理,只能把那些人全都送到了乌龙寨,当做礼物送给乌龙寨的大当家,至于客栈的老板和老板娘,叶千栀也没有放过,这样以美色谋害过路客人的蛇蝎美人,不除掉,不知道还会害多少人。

    但是这些事情叶千栀自然不会如实跟于列说,只能打哈哈糊弄过去。

    于列知道叶千栀没说实话,但是他也不好刨根问底,最后只能让叶千栀给躲了过去。

    几人匆匆回到了客栈,住了一晚上,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就收拾好了东西赶紧溜了。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于月是一点都不知道,她昨天睡得早,加上她年龄小,这些糟心的事情,叶千栀几人是不会跟她说的,所以等他们出发了,于月也不知道客栈发生的事情。

    只不过她在离开时,见昨晚迎他们入住的貌美老板娘不在,好奇地问了几句。

    叶千栀见她提起,淡定地转移了话题,于月年龄小,玩心大,很快就被叶千栀给转移了话题,没有再问那些事情了。

    “栀栀姐,你说的打牌是什么牌啊?”于月在叶千栀耳边小声道,她不敢说太大声,怕被牛车外面的人听到,她家栀栀姐对外可是美少年呢!

    “打牌当然就是打牌了,你等着,我立刻就制作出一副牌,到时候我教你玩。”叶千栀说干就干,牛车上只有一些宣纸,宣纸的硬度不够,玩牌的话,很快就会被打烂,为了让这副牌能活得久一点,叶千栀只能拿着浆糊,把好几张的宣纸给贴在一起,摸着比较厚实了,这才算过关。

    做好了牌,叶千栀提笔在上面写了字母和数字,又画了图案,然后她拿着这副牌跟于月和于列讲解了玩法。

    两人都不笨,虽然听得迷迷糊糊的,不过游戏的规则还算是听懂了。

    “不太懂也没关系,等玩几把牌就熟悉了。”叶千栀给他们发牌,一边安抚他们道:“大家都是从不会走到会的,这个玩法也不新鲜,你们很快就学会了。”

    一开始,于月和于列是输的一方,叶千栀连着赢了好几把,不过等于列琢磨出一点意思后,叶千栀就开始输了。

    赶路的时候总是很无聊的,有了这副牌在手,于月和于列觉得那难熬的时间也过得非常快了。

    基本上他们的日常是这样的,吃过早饭,上车玩牌,吃了午饭,接着玩牌,玩到车里光线暗了下来,不适合玩了,大家这才收手。

    一开始,大家都是玩个乐呵,等到于月和于列,甚至是王家护卫都会玩牌了,那就开始赌点小东西了,价格不贵,也就是玩个乐呵。

    不过添了赌注,大家玩起来更是尽兴。

    叶千栀的牌技很好,虽然有她以前就接触过的缘故,不过叶千栀的运气也是不错的,总体来说,她赢得时候多,输得时候少。

    一边玩一边赶路,这一路上倒是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了,等到王家护卫说离京城只有五公里距离时,叶千栀也没心思玩牌了。

    她挑开了车窗帘,看着窗外那陌生又有点熟悉的景色。

    于月是第一次出远门,她也好奇地凑到了窗户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当高耸的城墙出现在大家眼前时,于月眼睛亮亮的,她趴在窗户边上,恨不得化身一只鸟飞到城里。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7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1章 送礼,交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