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大盛的都城建成已经一千四百多年了,历经了好几个王朝的更迭。

    这座城有着非常厚重的历史痕迹,斑驳的城墙,似乎在无声地给大家诉说这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

    初来京城的人,看到高耸威严的城墙,十分震撼!

    京城不亏是京城,是大盛最繁荣的地方。

    排队进城的人很多,京城的东南西北各有城门,每个城门排队进城的人也不少,队伍还挺长的。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眼看就轮到他们进城了,于月小可爱突然就紧张了起来,她一把抓住了叶千栀的手,无措道:“栀栀姐,你说姐夫会不会不喜欢我和哥哥?会不会把我们赶出来啊!”

    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是会提心吊胆、惶恐不安!

    “不会,他是个很好的人,不用担心。”叶千栀轻声安慰着她。

    坐在外面的于列听到叶千栀和于月的交谈声,他眉眼处染上了几分忧愁。

    他倒是不担心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夫欢不欢迎他,他很担心叶千栀跟她丈夫的事情。

    换做任何一个人,怕是都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跟一个陌生男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好几个月,虽说他们两人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但是于列还是很担心。

    他最怕的是,那位还没有见过面的姐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面上对叶千栀的回来,很是欣喜,可背地里却很嫌弃叶千栀,说不定两人以后吵个架什么的,他都能提起这件事,伤叶千栀的心。

    不管于列多担心,检查过后,牛车顺利进了城。

    京城很大,分内城和外城。

    住在内城的大多数都是有权有势的权贵,外城住的人就比较杂了。

    叶千栀以前来过京城,还跟着宋宴淮在京城玩耍过好长一段时间。

    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叶千栀一点都不陌生,她指挥着牛车往宋宴淮在京城置办的宅院走去。

    牛车穿过了一片一片的街道,走过了不知道多少的弯道,在叶千栀的带领下,终于找到了宋宴淮在京城的落脚之地。

    安静的街道上,牛车驶过的声音就显得很刺耳了。

    叶千栀挑来了车门的帘子,双眼盯着眼前熟悉的大门,眼眸微微有些湿润。

    她想念的人,想要见的人,就在这扇大门后面。

    从离开东屏村,到后面出事,叶千栀一直都很坚强,哪怕那时候掉下了山崖,生死不明,她也只是遗憾,没能再见宋宴淮一面。

    吃过了这么多的苦头,她为的不过是想知道她心上的那个人是不是平安无事。

    望着越来越近的大门,叶千栀越来越紧张,手指不自觉地抠着掌心,似乎这样就能缓解内心的紧张。

    就在叶千栀到达京城的时候,找了她半年的宋宴淮,也终于寻得了她的一丝消息。

    “你说什么?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在墨玉说完话后,宋宴淮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催促墨玉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生怕是自己幻听了。

    “按照主子的吩咐,以山崖为中心,向四周开始排查,经过几个月的排查,我们找到了一个名叫叶笙的少年。”会把这个消息送到宋宴淮手里,那肯定是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叶千栀:“叶笙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何会出现在天安县。”

    “我们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他,主要是他居住的地方很偏僻,跟他有接触的人也不多,还是后面他们镇上一大户人家的媳妇难产了,叶笙使用了闻所未闻的法子,救了他们母子,成为了那户人家的救命恩人,我们才注意到他。”

    在听到叶笙这两个字的时候,宋宴淮就坐不住了。

    世上名字一样的人,不少,但是在叶千栀失踪的地方出现一个叫叶笙的人,宋宴淮下意识就觉得是她!

    看到自家主子那似悲似喜的神情,墨玉也是眼眶一热,接着把自己的调查娓娓道来:“我们注意到他以后,便围着他展开了调查,我们才知道,他当初受了很重的伤,救他的于家兄妹把家底都掏空了,这才把他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没等她伤口养好,家里就已经断了粮,没办法,他带着于家兄妹去镇上卖了好几天的鱼片汤,机缘巧合下,他跟段家药铺的少东家认识了,叶笙这才去段家药铺帮忙干活。”

    “段家药铺?”宋宴淮沉吟道:“是不是几年前卖了一批药材给睿王府的那个段家?”

    “是的。”墨玉点头道:“因为当年卖了药材给睿王府,段家被打上了睿王府的标签,在州府和县城都混不下去,最后只能全家都迁移到了镇上生活。”

    宋宴淮已经坐不住了,他在屋里走来走去,看着窗外那呼啸的寒风,宋宴淮吩咐道:“收拾一辆马车,我们现在就出发。”

    “主子,您的风寒还未好,不如让属下去接太太回来吧!”墨玉见宋宴淮咳嗽得厉害,担忧得不行。

    这半年来,主子太难了,既要想法子应对秦王府那边的事情,又要找人,还得寻找退路,这些事情全都堆积到了一起,全都压在了主子的肩膀上,压力可想而知了。

    “好不容易有了她的消息,我不能亲自接她回来,我不放心。”宋宴淮现在除了墨玉和自己,他对谁都不太放心,所以他才想着自己亲自去接人。

    墨玉还想要劝,谁知道他还没有想好措词,门外就传来了蹬蹬瞪的脚步声,很快阿平的声音就在外面响起。

    “主子,太太太回来了。”阿平激动得声音都发颤。

    他刚说完这句话,书房的门从内打开了,宋宴淮如同一支离铉的箭从里面冲了出来,他跑到阿平面前,急切地问道:“你说什么?”

    “太太回来了,就在前院。”阿平一句话还没有说话,眼前早就没有了宋宴淮的身影。

    阿平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没有宋宴淮的身影后,他这才看向墨玉,可怜巴巴道:“墨玉哥哥,主子他?”

    “太太回来了,主子去接太太了。”墨玉对于这样的情景早就见惯不惯了。

    阿平后知后觉地往大门那边赶去,墨玉也跟着赶了过去,不管怎么说,太太回来了,总是一件好事儿!

    起码他不用担心哪天主子就抛下了他们,跟着太太离开了。

    都说温柔乡英雄冢,墨玉以前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可是自从自家主子动了情后,他就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特别是这半年来,太太一点消息都没有,而自家主子看着没什么变化,甚至因为太太不在,做事愈发果断,可是他知道,自家主子心里的隐忍和思念,还有书房那一排排的酒瓶子,都是主子想念太太的最好证据。

    从书房到前院这段路并不远,此刻的宋宴淮却觉得这段路太远了,跑得他气喘吁吁时,才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抹白色的倩影,哪怕离得再远,他都能认出是谁。

    “星宝。”宋宴淮喊了她一声,声音沙哑、颤抖。

    叶千栀正往里面走,听到宋宴淮的声音,蓦然抬头,看到从远处跑来的宋宴淮,叶千栀下意识露出一抹笑容,抬脚走向了她。

    一步两步三步,两人越来越近了,就在宋宴淮还没有站稳的时候,叶千栀已经冲到了宋宴淮的怀里。

    “温言。”叶千栀抱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喊了他一声,眼眶一热,眼泪差点落了下来。

    感受着手里的温度,叶千栀这才有了真实感。

    宋宴淮手颤抖着摸了摸叶千栀的脑袋,接着动作轻柔地把人抱在了怀里。

    “我很想你。”美人在怀,宋宴淮过了好半晌这才说了四个字。

    “我也是。”叶千栀眼含热泪,声音哽咽道:“我很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温言,还能见到你,我很开心。”

    两人顾不上周围人的目光,尽情地抱在一起。

    王家护卫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其中一人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于列的肩膀,小声道:“他们这是什么关系啊?”

    又搂又抱的,看着就跟久别重逢的情人一样,可这是两个男人啊,这样抱在一起,真的没问题么?

    “夫妻。”看着眼前这一幕,于列心如同被针扎了一样,隐隐作疼。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跟叶千栀是没可能的,不说叶千栀已经成亲了,就算叶千栀没成亲,他们之间也是没有可能的。

    知道是一回事,可是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依旧还是酸意满满。

    “夫妻?”王家护卫震惊了,声音都微微有些破音。

    “叶笙是女子,她为了方便去看诊,才女扮男装的。”于列不满地瞪了王家护卫一眼,没好气道:“你小声点,都打扰到他们了。”

    可惜他提醒迟了,王家护卫的声音把宋宴淮和叶千栀惊醒,两人这才想到周围还有好几个人。

    叶千栀红着脸离开了宋宴淮的怀抱,她对于月招了招手,于月小心翼翼地走到她面前,“温言,这是于月,那个是她的哥哥于列,我们今天能见面,多亏了他们兄妹救我一命。”

    “多谢你们。”宋宴淮冲着于月和于列笑了笑,感激道。

    于月先是被宋宴淮的相貌给惊着了,等她回过神,她才小声地喊了一声:“姐夫。”

    宋宴淮愣了愣,不过还是笑着答应了。

    于列倒是中规中矩跟他问了好,对于宋宴淮的示好,他很是不习惯。

    墨玉和阿平早就赶到了,等他们相互之间问了好,墨玉这才请大家移步客厅。

    全部人站在前院寒暄算怎么一回事?

    宋宴淮早就高兴坏了,有了墨玉的提醒,这才反应过来,他的眼眸终于从叶千栀脸上挪开,星宝回来了,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招待好这几位救命恩人。

    宋宴淮带着于列几人走在前面,叶千栀和于月落后了一步,等周围没人了,于月这才在叶千栀耳边小声道:“栀栀姐,姐夫长得好好看,比我见过的那些男子都更好看。”

    “还好吧!”叶千栀笑了笑,想到宋宴淮眼窝处的乌青,她就知道这半年来,他没怎么休息。

    于月握着小拳头,一脸向往道:“栀栀姐,姐夫长这么好看,那他认识的人肯定也长得很好看,栀栀姐,你跟姐夫说说,他身边有没有长得比他更好看的人?能不能介绍给我啊!”

    “怎么?”叶千栀笑道:“你才多大啊,就想着挑选夫婿了。”

    “好货怕被抢嘛!”说起自己的亲事,于月一点都不害羞,她还振振有词道:“我现在要是不先挑,长得好看的人,就被选走了,等我到时候再挑,那不就只剩下一些歪瓜裂枣?”

    “小月说得还挺有道理的。”在叶千栀的观念里,十三岁的年龄不过是刚刚上初中的小姑娘,还小着呢,可是这个年龄,在大盛,就已经要开始思考婚姻大事了。

    “不过挑选夫婿,单单好看可不行。”叶千栀抓着这个机会,说教道:“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什么意思?于月歪着头,不明白叶千栀话里的意思。

    叶千栀只能把这句话掰开揉碎了解释:“比如一个男人相貌堂堂,但是人品不好,每日都靠偷鸡摸狗过日子,这样的男人,你会喜欢吗?”

    于月想象了一下,吓得连连摇头。

    这种鸡鸣狗盗之辈,就算长得比天上的仙子都更好看,她也是拒绝的。

    “假如一个男人相貌只能算是一般,但是他做事稳妥,有担当,把你的喜恶都放在心上,对你极好,那你会喜欢吗?”

    “会!”于月认真思考后,脆声道。

    “这就是了!”叶千栀总结陈词:“长得好看的人,不难找,难找的是那个知心人。”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叶千栀接着说道:“一个男人连自己都养不起,甭管他长得多好看,这样的男人都不能要,还有那些自大狂妄的男人也不能要,人这一生啊,能遇到一个心意相通的人太难了。”

    说起这些事情,叶千栀很是感慨。

    前世她活到了将近三十岁,家里的堂姐妹,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成家了,唯独她依旧还单着,可没有少让导师和家人操心。

    可不管他们安排多少人来跟她相亲,他们也都是吃过一顿饭就没下文了。

    前世她孤孤单单生活了三十来年,后来穿到了这里,一来就遇到了替嫁梗,她那时候看得很开,就想着对方很快就要翘辫子,她要是嫁过去,不仅能敲叶家一笔嫁妆,还能白得一笔遗产,很划算!

    虽然等对方翘辫子了,她名声有点难听,但是看在钱的份上,名声又算什么?

    可等她嫁过去了,跟宋家人接触了,她这才发现,想象跟现实是有出入的。

    一直到后面,她跟宋宴淮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她才初尝爱情的美好。

    叶千栀注重的是,两人的心意相通,除此之外,别的她都不在意。

    于月眼神懵懂,显然是不太懂叶千栀话里的意思。

    叶千栀揉了揉于月的脑袋,轻笑道:“等你长大了就懂姐姐话里的意思了,你跟姐姐说说,想吃什么?咱们等会儿给安排上。”

    “都行。”于月有些拘束道,虽然叶千栀一直跟她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对待,不要紧张,但是她哪里能做到那么淡定呢?

    若是这里是叶千栀的家,依于月跟叶千栀的熟悉程度,她是敢放肆点,但是这里显然是那刚刚见过一面姐夫的家,她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放肆。

    一行人到了客厅,阿平已经让人送了茶水和糕点上来。

    送上来的糕点还都是叶千栀喜欢吃的糕点,看着盘子里马蹄糕,叶千栀唇边溢出一抹浅笑,她抬头看向宋宴淮,就对上了他那双含笑的眼眸。

    很久没吃马蹄糕了,叶千栀拈了一块吃着,味道跟记忆里的马蹄糕一样好。

    吃完了糕点,叶千栀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喝到茶水的时候,她微微扬了扬眉,显然心情很不错。

    于列和王家护卫跟宋宴淮不是同一个层面的人,他们很忐忑,就怕自己跟宋宴淮说不上话,那就尴尬了,好在宋宴淮并没有那些学子们清高的毛病,他跟于列和王家护卫聊的都是一些很接地气的话题。

    几人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阿平便过来说饭菜准备好了,一行人移步去了饭厅。

    到了饭厅,大家就看到桌上摆放着的全都是叶千栀爱吃的饭菜。

    几人坐下,宋宴淮先给叶千栀舀了一碗汤,接着给她打饭,“星宝,你看你小脸瘦的,得多补补,这鸡汤最是滋补了,你多喝点。”

    看着叶千栀那消瘦的脸颊,宋宴淮心里闷闷的疼,脑海中不由得响起了墨玉先前跟他说的话,先前找不到叶千栀的丝毫痕迹,是因为叶千栀腿脚受了伤,后面伤还没有养好,就没钱治了,不得已去镇上卖鱼片汤糊口。

    想到这里,宋宴淮心抽疼,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小姑娘,遭了这么大的罪,还是因为他才遭的罪。

    宋宴淮难过又内疚。

    “你还说我呢,你看看你的眼窝颜色多深?你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叶千栀没好气道:“你才是应该多喝点,多补补。”

    不由分说,她抢过勺子,给宋宴淮舀了一大碗的鸡汤,霸气道:“全都喝了,一滴都不能剩。”

    “好!”宋宴淮笑容温柔,端起碗头,一口饮尽。

    见他喝完了,叶千栀又给他舀了一碗,宋宴淮依旧没有二话,全都给喝了!

    连喝了两碗汤,叶千栀高兴了,她给宋宴淮舀了饭,让他好好吃饭。

    见于月很是拘束,连菜都不敢夹,叶千栀给她夹了不少菜,“小月,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不要客气,也不用拘束,该吃吃该喝喝,听话哈!”

    “嗯嗯。”于月小口吃着饭菜,眼睛却在看叶千栀跟宋宴淮之间的互动,看到他们两人闹腾的模样,她心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么?

    栀栀姐跟姐夫之间的相处模式,跟她以前见到的都不一样。

    不过她觉得,栀栀姐跟姐夫的相处模式她最喜欢。

    饭后,阿平已经安排好了客院,王家护卫和于列于月兄妹也都被阿平带着去客院歇息。

    叶千栀和宋宴淮这才有了两人独处的机会。

    宋宴淮直接打发墨玉离开,他牵着叶千栀的手,两人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牵着叶千栀的手,感受着手里的温度,宋宴淮忍不住握紧。

    “不用抓这么紧,我又不会跑。”叶千栀手有点疼,不过她没说,她知道这次的事情把宋宴淮给吓坏了,宋宴淮现在肯定是很没安全感,所以她得给他一点安全感。

    “我怕了,我很怕这又是我的一场梦,等睁开眼,院子里除了我,空无一人。”宋宴淮盯着叶千栀看,另一只手忍不住描摹叶千栀的眉眼:“星宝,我很想你。”

    “我知道。”宋宴淮眼里的哀伤和担忧那么明显,他的手颤抖得厉害,每一处的细节都说明他真的被这次的事情吓到了。

    叶千栀一把握住了宋宴淮的手,让他感受到自己身上的体温:“温言,你不用怕,我回来了,我平平安安回来了,以后都不会离开你了。”

    宋宴淮定定地看着叶千栀,再次拥着她入怀。

    叶千栀也乖巧靠在他的怀里,没有吭声。

    “那我们说好了,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宋宴淮抱着她,吻了吻她的青丝,唇角微微翘起,眉眼含笑:“我们今生要在一起,来世也要在一起,生生世世都不分开。”

    “好。”面对心理受伤严重的宋宴淮,叶千栀哪里说得出一个‘不’字?当然只有答应了呀!

    两人正情意绵绵地诉说相思之情,墨玉拿着一张帖子苦着脸出现在院子里:“主子,秦王给您下帖子了,约您参加三日后的赏梅宴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2章 我很想你,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