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墨玉也想不明白,自家主子早就表态跟秦王没关系了,甚至还对秦王暗地里的产业动了手。

    记得秦*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恨不得手刃主子,几次三番放话,要给自家主子颜色看。

    只不过他这话也就是听听而已,毕竟这么久了,秦王别说给自家主子脸色看了,连使绊子都没机会,反倒是他自己最近琐事繁多、焦头烂额!

    “送帖子给我?”宋宴淮也很诧异,他挑了挑眉,语气不太好:“你去回了,就说我没空去。”

    有这个闲工夫去参加这样的宴会,还不如在家里陪他的星宝呢!

    再说了,他们夫妻都分开将近一年没见面了,好不容易她回来了,宋宴淮是恨不得跟她粘在一起,不分离。

    墨玉应了一声,拿着帖子离开了。

    等墨玉走远了,叶千栀这才拉了拉宋宴淮的袖子,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去呢?我记得你不是他的谋士吗?”

    “那是以前的事,现在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宋宴淮脸色不太好:“星宝,我以前总想着不要把你搅合到这些事情里面,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没跟你提起,总以为这样就能护着你,让你不受伤害,我现在想想,这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你是我的妻子,跟我关系最亲近的人,他们想要对付我,从你这边下手的可能性很高。”

    “是不是我这次出事,跟你有关?”叶千栀是多聪明的一个人啊,这个问题她早就想过了。

    自从她穿越到了这里,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唯一得罪的那个人,也早就没有能力算计她了,那追杀她的人是谁呢?

    也只有可能是宋宴淮这边出了问题。

    想到那张飘着桃花香的纸条,叶千栀眼眸微闪,她靠近宋宴淮,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猜,我这次出事,应该跟那位杜姑娘脱不了关系。”

    虽说是猜测,但是叶千栀却很笃定!

    闻言,宋宴淮伸手点了点叶千栀的鼻尖,略显无奈道:“你呀,真是个小机灵鬼,想要瞒着你一点事儿,都瞒不住。”

    “真的跟她有关系呀?我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叶千栀笑眯眯道:“没想到就歪打正着了。”

    “温言,你跟我说说,她这么对我,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

    宋宴淮无奈地点了点头,把他调查来的事情一五一十说给了叶千栀听。

    饶是猜到这件事跟杜菲芋脱离不了关系,但是叶千栀也没想到杜菲芋能耐挺大,居然能把宋宴淮手里的人变成了自己的棋子。

    她的心计颇深啊!

    “看不出来她还有这等本事。”叶千栀听完后,感慨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人诚不欺我!”

    “她算什么美人?不过是一个蛇蝎毒妇!”宋宴淮提起杜菲芋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显然对她不喜到了极点。

    “温言,你不会是因为杜菲芋算计我这件事,跟秦王闹掰了吧?”叶千栀突然说道。

    “”宋宴淮面不改色地否认:“不是,主要还是因为秦王这一年多来的行事太不着调了,他跟当今这位没什么区别,不管谁坐上了那个位子,他们心里想的不过是自己罢了!”

    平心而论,宋宴淮觉得当今圣上比秦王还是更胜一筹的。

    叶千栀觉得他们两人在院子里站着吹冷风太傻了,忙拉着宋宴淮到了屋檐下,“在这两兄弟之间,你打算重新选择坐在位子上的那个?”

    “没错。”宋宴淮没有隐瞒叶千栀,他牵着叶千栀纤细的手腕,温声道:“明年有恩科,我打算下场。”

    大盛选拔人才是三年一次,今年的科举刚刚落下帷幕,宋宴淮想要参加晚了一步。

    其实他现在是举人,按照朝廷的规定,举人也是可以授官的,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芝麻官。

    宋宴淮想要打入朝堂,自然是要继续参加科举,名正言顺进入翰林院,将来才有进去内阁的资格!

    好在他运气是不错的,虽然错过了今年的科举,但是近年来大盛多地天灾不断,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今年选出来的人不够,故而当朝首辅提议明年开恩科,圣上同意了。

    叶千栀忧心忡忡道:“你以前在秦王手底下办事,现在转头又去参加科举,会不会被穿小鞋啊?”

    人人都知道宋宴淮跟秦王的关系,也难怪叶千栀会担心。

    “不用担心,我自有打算。”宋宴淮不愿意叶千栀担惊受怕,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只是说自己有打算。

    但是他不说,不代表叶千栀就被糊弄过去了,她哪里看不出宋宴淮不欲多谈?

    他不跟她说这些,不就是怕她担心么?

    想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还有宋宴淮和秦王的关系,将来的日子也不会太平,她得做点事情,起码等将来发生了事情,不说帮上忙,起码不能拖后腿吧?

    夫妻两人久别重逢,诉相思都来不及,宋宴淮哪里有心思跟叶千栀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宋宴淮住的院子,看着房间里的布置全都是叶千栀喜欢的模样,叶千栀心里酸酸涨涨的,很是难受。

    不过对上宋宴淮那双温柔的眼眸时,叶千栀笑容明艳。

    叶千栀回来了,宋宴淮就活了过来,笼罩在宋宅头顶的乌云也消散了。

    王家护卫在这里小住了三天,就告辞离开了。

    叶千栀和宋宴淮过了三天你侬我侬的甜蜜日子,眼看就要过年了,叶千栀和宋宴淮打算置办一些年货,好好过个年。

    两人换了一身衣服,还没出门呢,秦王府的李管事就来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十八个千娇百媚的美人。

    李管事来时宋宴淮和叶千栀正打算出门呢,见到他们要出门,李管事小跑了过来,给宋宴淮拱了拱手:“宋公子。”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李管事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宋宴淮拉着叶千栀往旁边躲了躲,避开了李管事的礼。

    李管事赔笑道:“宋公子这里可是风水宝地,大家都想来这里沾沾好运气。”

    宋宴淮蹙了蹙眉,没有理会他的话。

    李管事也知道秦王跟宋宴淮关系很僵,但是秦王现在派他来给宋宴淮送东西,那就是有意要跟宋宴淮缓和关系,要是他把这事儿给搞砸了,秦王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想到最近脾气愈发暴躁的秦王,李管事脸上的笑容愈发谄媚,宋宴淮不理会他不要紧,他只要把秦王吩咐的事情办好了就行了。

    “王爷今天举办了赏梅宴会,知道宋公子是个大忙人,没有时间去参加,这不,王爷特意挑选了几个娇媚的美人送来给宋公子打发时间。”李管事笑着说完这句话,扭过对那十八个美人呵斥道:“站在一旁发什么呆?过来给宋公子见礼,你们怎么就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十八个美人站成一排,对着宋宴淮娇滴滴行礼问好:“宋公子。”

    听着娇媚的声音,叶千栀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酥了,她认真打量起眼前这十八个美人,还别说这些美人长得还真是不错。

    容貌各异,气质各不相同,但是每一个都是人间尤物。

    这样的美人儿,能集到三五个就已经是很难得了,更别说这样的美人儿一来就来了十几个,可见秦王花费了多大的力气!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秦王有多迫切想要挽留宋宴淮。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宋宴淮冷着脸,语气十分不好,他担心叶千栀会误会,紧张地看了她一眼,却发现他家小姑娘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十几个美人。

    “不许看。”宋宴淮有些吃味,直接伸手捂住了叶千栀的眼睛。

    “为什么不能看?”叶千栀扒下宋宴淮的手,不满道:“这么多美人呢,你不懂欣赏,还不许我欣赏了?”

    “我说不许就不许。”宋宴淮咬牙切齿,酸气冲天:“我长得不好看么?你想要看美人的话,看我不就得了?”

    他这是吃醋了?

    叶千栀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她‘噗嗤’一下笑出声,她倒是没想到宋宴淮会这么霸道,不仅吃男人的醋,连女人的醋都不放过。

    不过宋宴淮会吃醋,那是因为在乎她,所以叶千栀拍了拍宋宴淮的手,柔声安抚他:“乖呀,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别乱吃飞醋了。”

    “既然你说我在你心里最重要,那你能不能不看这些人了?”宋宴淮委屈巴巴道,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

    “好!”叶千栀最是见不得宋宴淮露出这样的神情,她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等叶千栀收回了目光,宋宴淮满意了,也有闲心来处理这件荒唐事!

    “李管事,多谢秦王的厚爱,不过这份厚爱,我消受不起,还请你把这些人都带走吧!”宋宴淮看都没看那些美人一眼,在他眼里,世上的女人除了叶千栀,其余的都入不了他的眼。

    李管事早就看到了站在宋宴淮身边的女子,他也就多看了几眼,觉得这个女子长得妖娆妩媚,像个狐狸精似的。

    这样的女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李管事还以为她是宋宴淮找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可听到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李管事觉得自己猜错了。

    “宋公子,这是王爷特意为您寻来的美人,您要是不收,小人回去也没法交代啊!”李管事苦着脸道。

    “怎么给他交代,那是你的事,我早就跟秦王划清界限了,以后再无关系。”宋宴淮冷着脸道:“你回去告诉秦王,他要是再搞这些无厘头的事情,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丢下这句话,宋宴淮拉着叶千栀上了马车,很快就离开了这条街。

    李管事看着宋宴淮远走,也很想甩袖离开,把人留在这里,但是他不敢,他要是把人给留下,是完成了王爷的命令,就怕宋宴淮知道了,然后对王爷暗地里的势力动手,那他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他只能苦着脸,带着这一长串的美人回了秦王府。

    对于李管事无功而返的事情,秦王殿下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若是宋宴淮真的把人给收下了,他才会意外。

    “他有说什么吗?”秦王疲倦地闭了闭眼,揉着额头,头疼问道。

    “宋公子说,他与殿下早已划清界限、再无关系了。”李管事不敢隐瞒,也不敢夸大其词。

    秦王殿下听到这句话,脸色冷了下来,他不敢相信地问道:“他真的是这样说的?”

    李管事给了肯定答案。

    “本王不就是撮合他跟杜神医的独女么?他这就记恨上本王了?”在秦王殿下看来,这不过是他随口说了一句话,而且他只是提议而已,又没有逼着宋宴淮跟杜菲芋成亲,怎么最后宋宴淮就跟他闹掰了?

    一去不回头了?

    “”李管事在心里暗暗道:王爷啊,您是多不关注杜神医跟杜菲芋的事情啊,难道您不知道杜神医跟杜菲芋之间的那些破事么?

    不过看秦王那一脸不解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这些糟心事。

    不知道也好,免得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气坏了身子。

    这边秦王因为宋宴淮的事情烦心不已,另一边宋宴淮因为秦王送美人的举动,气得半死。

    上了马车,他脸色依旧是难看得不行。

    “还气呢!”叶千栀伸手揉了揉他的脸,“来,笑一个!”

    宋宴淮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叶千栀看了一眼,就嫌弃地皱了皱眉:“太丑了,辣眼睛。”

    “我笑不出来。”宋宴淮见叶千栀不高兴,忙哄着她:“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你别皱眉,你一皱眉,我心情就更不好了,我希望你每天都笑眯眯的。”

    “其实从秦王殿下给你送的礼物来看,他还是很看重你的。”叶千栀笑着道:“你想想,他一个多么爱美人的人啊,能把美人送给你,还一送就送了十八个,足以看出他对你的重视。”

    “免了,他这样的看重我可消受不起。”宋宴淮摆摆手,表示自己无福消受,他一把搂住叶千栀,声音温柔:“我有你就足够了。”

    两人玩闹了一会儿,马车很快就驶到了热闹的街道,马车速度越来越慢,宋宴淮和叶千栀懒得坐在车里,直接下车携手去逛街。

    临近年关,来置办年货的人极多,宋宴淮和叶千栀两人穿过了一层层的人群,两人携手去了一家首饰铺子。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呀?”叶千栀看了看店铺的招牌,扯了扯宋宴淮的衣袖。

    “给你买点首饰。”宋宴淮拉着叶千栀往里走:“你的首饰都在老家,这里没什么首饰,我们添置一些。”

    “不用了,我的首饰还挺多的。”叶千栀对首饰没什么兴趣,对她来说,有这个银钱买这些首饰,还不如用来买吃的。

    “那也得挑一些。”宋宴淮说道:“进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拗不过宋宴淮,叶千栀只能跟着他一起进去。

    金玉斋是大盛连锁的首饰铺子,这里卖的首饰每一样都是绝无仅有的,每一样都精美绝伦,当然了,价格也不便宜。

    叶千栀和宋宴淮刚刚进来,金玉斋的伙计就迎了上来,客气地请他们去楼上靠窗的雅间小坐,然后他们就把金玉斋最精美的首饰全都端了上来,供叶千栀挑选。

    叶千栀对首饰没什么兴趣,不过来都来了,叶千栀也就认真挑选了起来。

    她容貌绝艳,素净的首饰跟她的容貌不太搭,叶千栀挑选了半天,也只挑了两套头饰。

    一套鸡血石雕刻成的头饰,鲜艳的鸡血石雕刻成了双桃的模样,桃子顶上的三片叶子是用浅绿色的玉石装饰的。

    另一套是白玉雕成山茶花的头饰。

    叶千栀挑选了这两套,宋宴淮倒是看上了一支用金线做成的蝴蝶样式的簪子。

    这支簪子做工繁杂,用料讲究,翩翩起舞的蝴蝶全身都是用金线制成的,只有头顶的触角用了两个小小的白色珍珠做点缀。

    簪子放在托盘上一阵风吹来,蝴蝶翅膀一颤一颤的,下一秒似乎就要翩翩飞舞。

    “星宝,你觉得这支簪子好看吗?”宋宴淮直接把簪子别在了叶千栀的发间,他招了招手,旁边的伙计连忙端来了铜镜,放在了叶千栀面前。

    叶千栀看着镜中的人儿,她勾唇笑了笑,镜中美人儿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如何?”宋宴淮目光痴痴地落在叶千栀的脸上,他的小姑娘长得还真是好看。

    “温言的眼光真好。”叶千栀不吝啬地夸奖:“比我挑选的首饰都更适合我。”

    “你喜欢就好。”宋宴淮笑了笑,又兴冲冲地给叶千栀挑选了几样首饰,让伙计给打包了起来,付钱走人。

    逛完了金玉斋,时间也不早了,宋宴淮直接带着叶千栀去了京城第一酒楼状元楼吃饭。

    状元楼的饭菜是京城的一绝,上次叶千栀来的时候,宋宴淮就带她来这里吃过饭,不过时隔这么久,再次来这里吃饭,叶千栀发现状元楼多了几道新菜。

    两人挑选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下来吃饭,刚刚点好了饭菜,就听到周围人发出惊呼声,叶千栀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两个偏偏公子从楼下上来,两人没有选包厢,而是直接就挑选了一个靠近窗户边坐了下来。

    他们没有点饭菜,而是让人送了一副的棋子过来,他们当着众人的面下棋。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说他们怎么来这里下棋啊?”

    “一个是世家公子,一个是寒门骄子,一个是京城第一公子,一个是今年的状元郎,他们这是世家跟寒门之间的比拼吗?”

    “好期待他们之间的对决,我希望唐公子赢。”

    “胡说,我倒是觉得柳公子能赢,他是世家公子,从小就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和培养,他这样的人会输给寒门之子?”

    众人议论纷纷,压谁会赢的人都有,谁也没法说服谁。

    倒是坐在窗边下棋的两人像是没有听到周围的议论声,你来我往,棋盘上的厮杀很是激烈。

    叶千栀不会下棋,她伸长脖子看了几眼,随即她俯身在宋宴淮耳边,小声问道:“温言,他们是谁啊?为什么能引来大家热切的讨论?”

    宋宴淮给叶千栀倒了一杯茶,“喝杯茶润润嗓子。”

    叶千栀胡乱地喝了两口,着急问道:“我不渴,不喝了,你先跟我说说他们的事情吧?”

    这种事情问宋宴淮肯定就不会出差错。

    “穿黛蓝色衣袍的那位叫柳景晨,是柳家的三公子,柳家在京城的世家里,是最为特别的存在。”宋宴淮压低声音给叶千栀讲解:“柳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治世能臣,甚至连在朝中担任要职的大臣也没有,但是柳家能在二十年前崛起,简在帝心、屹立不倒,就靠一个女人。”

    叶千栀兴奋问道:“谁呀?”

    “先帝最宠爱的柳贵妃。”宋宴淮道。

    柳贵妃?

    柳贵妃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史书上对她的记载大多数都是红颜祸水。

    但是不可否认她是一个有魅力的人,若是没有魅力,先帝又怎么会为了迎她入宫,让宫门口的台阶染了一层又一层的鲜血?

    柳贵妃入宫前,嫁过人,只是她那丈夫短命,两人成亲不到半年,他就因病去世了。

    无儿无女的柳贵妃在夫家孤立无援,柳家人无权无势,想要给她做主,也是有心无力。

    后来柳贵妃夫家那些人为了争夺家产,便把柳贵妃送到了一处尼姑庵修行,本以为她会在这里孤苦一生,谁知道她刚来这里不久,就遇到了出宫散心的先帝。

    先帝对柳贵妃一见钟情,不顾她是寡妇的身份,执意要把她带回宫中。

    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如同一个惊雷,把京城里的世家大臣,后宫的宫妃们全都给炸懵了。

    大家纷纷上书,请求先帝三思。

    他们越是阻拦,先帝要带柳贵妃回宫的想法就愈发坚定。

    最后谁也没能拗过先帝,柳贵妃顺利入宫,跟先帝恩恩爱爱了十几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3章 十八美妾,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