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只可惜,盛宠了十几年的柳贵妃膝下无儿无女,等先帝离世后,柳贵妃搬离了宫中,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柳家也越来越低调,在世家云集的京城倒是不太显眼了。

    柳家低调了几年,这不,半年前柳家又送了一女入宫,据说还挺得圣上喜爱,柳家这才活跃了不少。

    世家大族虽看不起柳家,但是不得不承认,柳家因为先帝的柳贵妃改换了门庭,从无权无势的落魄家族,变成了一门两候的朝中新贵。

    柳家虽然一门两候,但是这两位都只是领了一份无关紧要的差事混日子,朝中重臣和世家大族虽然看不爽柳家深得先帝宠爱,但是柳家没有能人,也没沾染朝中权利,他们也就心里泛酸,顺便感慨柳家人虽然命好,出了一个红颜祸水,但是柳家人不争气,没有拿得出手的人。

    若是柳家的人有能耐,那现在柳家也不会在一流二流世家之间来回徘徊了,早就成了一流世家。

    不过柳家上一代虽然没什么能人,小一辈的柳家人有一部分已经长残了,无可救药,但柳家还是培养出了一个京城第一公子。

    柳家三公子柳景晨,二十岁中了状元,他在翰林院当了一年的编修,然后就自请外放,前几天才刚刚回来。

    而半年前入宫的那位圣上新宠,就是柳家三公子的亲妹妹。

    叶千栀听完这个八卦,整个人兴奋得不行,她雀跃问道:“那另外一位呢?”

    能跟柳景晨来状元楼下棋的人,自然不会是无名之辈。

    “这个人是今年的新科状元,赵岱。”宋宴淮低声介绍道:“赵岱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但是他自己很争气,靠实力拿下了状元的头衔。”

    赵岱的情况很普通,他出身农家,从小家里条件就不是很好,但是他聪明好学,是块读书的料子,全家人赚钱供他读书,他也不负众望,中了状元。

    叶千栀听得如痴如醉。

    两人在这边窃窃私语,柳景晨和赵岱那边的棋局也到了白热化阶段。

    一个是京城第一公子,一个是新科状元,两人在京城正是风头正盛的时候,此时他们聚在一起下棋,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弈,可想而知有多少人跑来这里围观。

    叶千栀和宋宴淮没有过去凑热闹,他们两人就坐在一旁一边聊天一边吃饭,等两人吃完了饭,柳景晨和赵岱还没有下完棋。

    不过状元楼已经被看热闹的人给包围了起来,大家都想知道,究竟是第一公子厉害,还是新科状元更厉害。

    叶千栀也想知道他们两人对弈的结果,不过宋宴淮却不乐意自家小姑娘盯着别的男人瞧,所以一吃饭完,宋宴淮立刻结账,就要带叶千栀离开。

    叶千栀虽然想知道结果,不过她见宋宴淮吃味的模样,勾唇一笑,没有异议地跟他一起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不到两刻钟,柳景晨和赵岱也结束了棋局,一同离开了状元楼。

    两人远离了人群,柳景晨和赵岱找了一家茶楼坐下喝茶,他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里的茶杯,“赵大人今天约我去状元楼,就是为了跟我对弈一场?”

    “自然不是。”赵岱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

    “那是为何?”柳景晨被人誉为京城第一公子,自然是个聪明人,他把进入茶楼后的事情仔细回想了一遍,就发现了他刚刚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你是想给我引荐人?”

    赵岱没有否认,反而爽快地承认了下来:“柳三公子好眼力,不错,我确实是想把宋宴淮引荐给柳三公子认识一下。”

    “他是秦王的谋士,哪怕他现在跟秦王闹掰了,他跟秦王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断了就真的断了。”柳景晨看着茶杯中清澈的茶水,眼里的笑意不达眼底:“就算他们真的断了,秦王以前用过的人,我们柳家也差遣不起。”

    宋宴淮刚刚跟秦王殿下闹翻,他们柳家就跑去抢人,这事儿要是被秦王殿下知道了,他们柳家怕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再说了,宋宴淮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个举人,就算授官,他也不过是个九品芝麻官。

    柳家想要招揽这样的人,不过是一桩小事。

    为了一个举人,得罪秦王殿下,太不划算了。

    柳景晨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赵岱就知道柳景晨是没看上宋宴淮,他有些失落,本以为依照宋宴淮的才华,柳景晨不说欣喜若狂,起码也会考虑一下,谁知道他直接拒绝了。

    既然柳景晨没有这方面的意思,赵岱也就没有再提宋宴淮的事情,反而是跟柳景晨聊起了别的事情。

    另一边,宋宴淮和叶千栀在外玩耍了一整天,等天空染上了几分灰色,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回了家。

    这趟出门,叶千栀除了玩耍,还买了不少的小玩意儿,她一回来,就给于月送去了一部分。

    除了于月那一份,于列喜欢的东西,叶千栀也买了不少,不过自从来了京城,叶千栀跟于列倒是极少见面了,他也没来找她。

    想到自己答应要教他医术的事情,叶千栀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

    于列虽然不是学医的好苗子,但是他肯吃苦,学习也努力,勤能补拙,收他这个学生,她是一点都不亏。

    “温言,今年咱们留在这里过年,年后你是不是就要开始准备科举的事情了?咱们是不是暂时不会离开京城?”

    宋宴淮正在写家书,叶千栀突然趴到了他身边,小声问道。

    “想爹娘了?”宋宴淮刚好写完了最后一个字,他把纸张摊在桌上等字迹干透,他搁下笔,一把拉住了叶千栀的小手,把人扯到了自己的怀中,两人额头对着额头:“他们知道你平安无事回来了,一定会急着赶来京城见你。”

    他温热的呼吸萦绕在叶千栀的鼻尖,叶千栀脸蓦然一红,她推了推宋宴淮,示意他离自己远点,宋宴淮偏不,反而还轻轻在她唇上啄了啄,理直气壮道:“我抱我媳妇,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不行,房门都还没有关,要是有人过来,被人看到了,不太好。”

    “我们是夫妻,夫妻亲密点有什么问题吗?”宋宴淮不太明白叶千栀的脑回路,在他看来,他们两人是夫妻,名正言顺的关系,别说只是在屋里亲亲抱抱了,就是他们再做出更亲密的行为,那也是正常的。

    虽然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做出其他更亲密的行为,但是他觉得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合理合法的。

    “没问题,就是我会害羞。”叶千栀羞涩地表示道:“我脸皮薄,要是被人看到了我们这样,我就没脸见人了。”

    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当众亲亲抱抱都不算什么,甚至有人为寻求*,还特意会选择在花园里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但那是别人,对于她来说,她还真的做不到这么开放。

    “天都黑了,谁会不长眼跑来打扰我们?你呀,想太多了。”宋宴淮亲了亲她的脸颊,搂得更紧了一点。

    “”门外的墨玉,木着一张脸听完了屋里两人的打情骂俏,他是来送消息的,但是听到了自家主子跟太太说的话后,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该进去禀告,还是改个时间再来?

    纠结了好一会儿,墨玉还是决定吱一声,万一他们送来的是紧急消息呢?要是给耽搁了,他可吃罪不起。

    “主子,墨青传了消息回来,您现在方便看吗?”

    屋外突然响起了墨玉的声音,叶千栀用力推开宋宴淮,从他怀里跳了出去。

    被推开的宋宴淮很是不满,他知道叶千栀是害怕被墨玉看到他们两人亲密的画面,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推开他吧?

    宋宴淮有点小伤心,他可怜巴巴地望着叶千栀,委屈道:“星宝,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不是。”叶千栀忙解释道:“我没想到墨玉在门外。”

    一想到刚才她和宋宴淮说的话全都被人听见了,叶千栀小脸红得可以跟红色的染料媲美了。

    宋宴淮见她脸红透了,倒是没有再打趣她了,他冲着外面扬声道:“墨玉,你去书房等我。”

    墨玉是巴不得赶紧离开,宋宴淮一发话,他立刻就跑了。

    等墨玉离开了,宋宴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这才慢悠悠往书房走去。

    见宋宴淮走远了,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她摸了摸滚烫的脸颊,心里不住地唾弃自己,也太没出息了一点,不就是跟自己的丈夫靠近了点么?怎么就搞得跟偷人似的?

    叶千栀反应会这么强烈,主要还是最近她跟宋宴淮你侬我侬的时候被于月撞破了好几次。

    于月是个没开窍的小丫头,见到他们两人亲近,还没靠近就先跑了,一次两次还好,这种事情经历多了,叶千栀不得不反思,是不是自己和宋宴淮不太注意影响。

    所以她才今天跟宋宴淮在外面的时候,牵手什么的,一点压力都没有,反倒是回家后,整个人有点坐立难安,就怕自己又给于月树立了不好的榜样。

    等脸上的温度渐渐消散,叶千栀这才让婢女打了热水,她拿了衣服去泡了澡。

    梳洗过后,宋宴淮还没有回来,叶千栀擦拭着冒着热气的长发,等头发不再滴水,她便坐到了刚刚宋宴淮坐着的位置,刚刚坐下来,就看到了宋宴淮刚刚写的家书。

    家书的内容很简单,先是问了宋婆子几人的身体健康,接着就是叶千栀回来的这件事,最后还邀请宋婆子几人年后来京城一趟。

    看完了家书,叶千栀把家书折叠了起来,放到了一边,她拿出了一张宣纸,摊在了桌上。

    她来这里已经三年了,她已经习惯用毛笔了,且写出来的字还挺好看的。

    她提笔也写了一封书信,等字迹干透,她把自己写的信跟宋宴淮的家书放在了一起,显然她写的信也是给宋家人的。

    写完了书信,叶千栀又没事干了,她一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烛火,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眼里没有聚焦,看似是在看烛火,其实心神早就出窍了。

    宋宴淮已经打定主意要重走科举这条路,他有理想和目标,那她呢?

    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想着能活下去就好了,后来就想着要赚点钱,实现想买就能买买买的愿望,现在她手里也不缺钱了,那她应该做什么了呢?

    叶千栀愁眉苦脸地思索,最后她摊了摊手,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宋宴淮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家小姑娘坐在椅子上,长发披肩,多情的桃花眼难得染上了几许的忧愁。

    他都走到屋里了,叶千栀还没有发现他回来了。

    “你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宋宴淮伸手在叶千栀面前挥了挥,“回神啦!”

    “温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我不知道?”叶千栀回过神,一连串地追问,最后眼睛落在了宋宴淮的影子上:“你走路怎么没声音?是不是幽魂啊!”

    “还是你故意蹑手蹑脚进来,就是为了吓我?”

    “冤枉啊,你是我的宝贝心肝,我疼都来不及,怎么会舍得吓你?”宋宴淮忙叫屈:“是你自己想事情太入神了,才没有注意到我回来,星宝,你刚刚在想什么呢?怎么眉头死死皱成了一团?”

    说着话,宋宴淮伸手抚了抚叶千栀的眉间,试图要把她眉间的忧愁给抚平。

    “我在想,我以后要干什么。”叶千栀苦恼道:“我突然发现我什么都不缺,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努力了。”

    “我记得你医术很不错,要不你去开个医馆如何?”宋宴淮提议道:“刚好于列不是跟着你学医吗?到时候等他出师了,就把医馆交给他,你呢就负责指点他就好了。”

    “我家温言哥哥真是太聪明了,太深得我心了。”叶千栀眼睛一亮,她一把搂过了宋宴淮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给我提供的思路。”

    亲完了宋宴淮,叶千栀立马就撒手了,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抽身无情’这四个字的意思。

    对于给她提供思路的宋宴淮,那是用过就扔啊!

    她兴冲冲地趴在桌上写写画画,宋宴淮摇了摇头,无奈一笑,只得先去洗漱了。

    等他洗漱出来,叶千栀还在桌边奋笔疾书,宋宴淮也没有去打扰她,而是拿过了一本地志,随手翻阅了起来。

    有了目标,叶千栀这可蔫巴巴的草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生机。

    一大早用过了饭,叶千栀带着阿平就出门了。

    开医馆,首先就得选址,京城是大盛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同时也是消费最贵的地方。

    城里世家云集,好地段的铺子早就被那些世家贵族握在了手里,剩下一些也都是边边角角位置的铺子。

    叶千栀先去找了牙行,牙行给她推了不少外城的店铺,叶千栀看了以后都不太满意。

    她想要挑选一下内城的店铺,却被告知内城没有铺面。

    最后她只能空手而归。

    阿平见自家太太离开牙行后,情绪就不太好,他忍不住安慰道:“太太,其实城里的牙行也是看人下菜的,若是主子他现在还跟着秦王殿下,牙行的那些人绝对不敢这样糊弄你。”

    京城好的店铺是难寻,但也不是没有,特别是牙行这边绝对不缺少位置好的铺面。

    只不过是叶千栀现在不过是个举人的太太,这个举人还得罪了秦王殿下,牙行的人不给他们面子罢了。

    “我知道。”叶千栀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

    她又不是不知世事的单纯小姑娘,不说她芯子比宋宴淮几人年龄都大,就单单她来大盛三年,从她卖肥皂那件事就能看出些端倪。

    不管在哪里,阿谀奉承的人不会少。

    今天出来没有找到合适的铺面,叶千栀稍稍有点丧气,不过很快她就恢复精神。

    牙行找不到合适的铺面没关系,这两天她来街上多逛逛,说不定能碰到一些店家出售店铺呢!

    有了这个想法,叶千栀也不急着回去了,她带着阿平在街上溜达,路过一家布庄的时候,叶千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布庄门口立了一个牌子,说是因为店家家里出了事情,需要银钱周转,所以只能把布庄给转卖了。

    布庄的位置还是很不错的,在一个交叉路口,四面来客。

    这样的好位置,别人把店铺攥在手里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愿意转卖?

    不管店家打的是什么主意,叶千栀却想着进去看一看,也没说要把店铺给盘下来,她就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叶千栀带着阿平一进到布庄,就看到布庄的掌柜愁眉苦脸倚靠在柜台上,见到叶千栀和阿平进来,他忙打起精神招呼。

    “两位客官是来挑选布料的么?小店刚刚来了一批江南流行的布料,不知这位太太可有兴趣看一看?”能在京城里做生意的掌柜,那没有一个是眼拙的,叶千栀和阿平一进来,掌柜的就知道谁才是客人。

    “哦?”闲来无事,挑一挑布料也无不可,叶千栀颔首道:“那就看看吧!”

    新来的布料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人一进门就能看见,叶千栀跟着掌柜的过去挑了挑,家里并不缺布料,不过要是有看得上的布料买点回去也不错。

    叶千栀对布料不太了解,阿平也不了解,她只能先看看料子的颜色自己喜不喜欢,然后就是摸一摸布料的触感,如果感觉手感不错,那就留下。

    掌柜的见叶千栀挑的认真,尽职尽责给她介绍各种料子的优点。

    叶千栀听不太懂,不过她还是没有打断,等到店家说得口干舌燥了,他给自己倒了被茶水喝时,叶千栀这才慢悠悠开了口:“我见你店里的布料存货还挺多的,客人也不少,铺面的位置也很不错,好好地,为什么要把铺面转卖呢?”

    掌柜的刚刚喝了一杯水,听到叶千栀的问题,他手顿了顿,眼里多了一抹忧愁:“若不是急着用银钱,我也舍不得把店铺转卖出去。”

    “你家里出什么事了?”叶千栀问道:“不方便的话,不聊也可以,我就是见你这个店铺位置不错,手里刚好有点闲钱,要是适合的话,我有意把这个店铺包括你店里的布料全都买下来。”

    “真的?”掌柜的先是一惊,脱口道,等叶千栀给了准确的回答后,掌柜的这才抹着泪把自己遇到的事情提了提。

    这间店铺是掌柜的祖上传下来的,他们家一直做的都是布庄生意,到了他手里的时候,布庄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了。

    原因也很简单,隔壁街道上出现了一家布庄,他们卖的布料比他店铺的价格便宜了一些,时新料子上架的速度也更快。

    店铺生意不太好,掌柜的也没太在意,反正依靠家里的积蓄,他家的小日子还是过得十分不错。

    可惜这份宁静,在一个月前被打破了,他唯一的独女突然得了怪病,口不能言、手脚僵硬、头发一夜之间就变得花白。

    掌柜的找了不知道多少有名气的大夫来给他闺女看病,可每个大夫看过后都说她家闺女身体并没有毛病。

    既然他家闺女身体没毛病,那为什么手脚僵硬、口不能言、头发都白了呢?

    他不信邪,又找了很多大夫来看,不少大夫开了不少的药,信誓旦旦说能治好,但是银子砸下去了,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的独女病没有治好,家里的银钱却先花光了。

    为了闺女,他不得不把店铺转卖。

    只是牌子立出去好几天了,感兴趣的人不少,但是他们开的价格太低了,掌柜的不舍得低价把店铺卖了,这才拖延了下来。

    店铺没转卖出去,可家里的闺女情况越来越严重,掌柜的愁的不行。

    叶千栀原本只是想知道掌柜的为什么要把店铺转卖,却没想到会听到一个如此怪异的病症。

    对于医者来说,最感兴趣的莫过于那些奇奇怪怪的病症了,所以她越听眼眸越亮,等掌柜的说完,她直接表示自己是大夫,想去看看他闺女。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4章 不划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