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容貌绝艳,不笑的时候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错觉,但是她一笑,如同春风拂面,刹那间春暖花开。

    “没.没有。”余姑娘脸一红,结结巴巴道:“你长得真好看。”

    看着这张美人脸,再想想自己的容貌,余姑娘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不想被人看见。

    “余姑娘小嘴真甜。”没有人不喜欢听人夸自己长得好看,叶千栀察觉到余姑娘眼里的失落和难过,勾唇一笑,故意调侃道:“能让美人夸我长得好看,一天的心情都好了。”

    “我.我哪里好看了?”余姑娘捂住了脸,不想被人看到她这般模样。

    她知道她现在很丑,头发白如雪,脸色憔悴,上面有些地方还腐烂了。

    其实她现在的情况比三天前是好了不少,以前她舌头僵硬,说话吃力得很,但是三天前叶千栀给她行针了一次,蛊毒没有发作,她的那些病症缓解了不少。

    不仅能说话了,手脚也不再僵着了。

    当初手脚僵硬、口不能言的时候,她恨不得早点解脱,可这三天情况缓解了,她看着自己年迈的父母为她所做的一切,她迟疑了,为自己前面的过激行为后悔。

    她的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她可以轻视自己的性命,可却不能不顾及父母。

    父母生她养她,疼爱了她十几年,她还没有回报,现在因为遇到了一点事情,她就寻死觅活的,她这是拿着刀一刀一刀凌迟她的父母。

    要是她真的不在了,她的父母该怎么办?

    这三天,她想了很多,一想到自己没了,留下孤苦伶仃的老两口,她心里非常不好受。

    余姑娘捂着脸,垂头丧气。

    “瓜子脸、大眼睛、长睫毛,这可是美人的标配。”叶千栀看出她心情不好,故意逗她:“这么标志的一张脸都不能称为美人的话,那世上就没有美人了。”

    闻言,余姑娘稍稍挪开了手指,偷看叶千栀。

    眼前的女子肌肤白皙、眉目如画,带笑的桃花眼似乎有种魔力,能够治愈伤口。

    在她眼里,余姑娘看不到厌恶、恶心、隐忍的情绪,但能感受到对方释放出的善意和温柔。

    她就如同一池温泉,温暖了余姑娘那颗干涸的心。

    余姑娘看着叶千栀,慢慢地放下了手,露出了自己的脸。

    即便见到了她的真正的样子,叶千栀的目光却丝毫没有变化,她就像没看到她脸上那些腐烂的地方一样,她笑眯眯道:“你父亲请我来给你治病,有些事情呢,我必须先跟你说清楚。”

    “请说。”

    “你是中了蛊毒才变成这样的,这种蛊毒不会要人性命,但是却会一点一点侵蚀你的身体,一点一点让你从一个健康的人变成活死人。”叶千栀把她的情况一五一十跟她说清楚,顺便把治好以后会发生的情况也一并说了:“治疗的过程很痛苦,要把身体里的蛊毒给驱逐,就如同用一把刀子一点点割肉。”

    “等蛊毒彻底解了,也没有办法恢复如初,蛊毒的后遗症很严重,轻则受点皮肉之苦,重则你的腿会保不住。”

    蛊毒是被人从脚心放进去的,蛊毒在她的脚心蛰伏了差不多两个月,早就把她左脚侵蚀了,她现在行走就很不方便了,不过因为蛊毒麻醉了她的神经,所以她没太大的感觉,等蛊毒彻底解了以后,她能感知到脚上的疼痛。

    余姑娘早就从她父母那边得到了这个消息,她不意外,只是看着自己的脚,想到以后自己不能行走,她很难受。

    不过跟残疾相比,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余姑娘定了定神,目光坚定,请求道:“不管是什么后果,我都能接受。”只要能保住这条命,能陪着她的父母多走一段路。

    既然人家姑娘都这么说了,叶千栀当下也不犹豫了,立刻就让阿平把东西拿了过来,先准备起来。

    等余姑娘吃完了早饭,叶千栀这才开始给她针灸。

    “这次针灸会有些难受,你忍着点。”叶千栀轻声道:“如果很疼,你就咬这条帕子。”

    余姑娘看着手里的帕子,心情很复杂。

    不过她很快就体会到了这条帕子的妙用,叶千栀说有些难受那是太含蓄了些,哪里是一点疼,明明疼得她五脏六腑都抽疼。

    她忍不住咬了咬唇,把下唇咬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后来她还是看到了手里的帕子,忙塞到了嘴里,不然她的下唇怕是都不保。

    针灸了一次,叶千栀熬了一碗汤药让余姑娘给喝了,等她喝完了以后,叶千栀这才让她去泡药浴。

    针灸完的余姑娘只感觉骨子里透着冷意,冷得她牙齿都打颤。

    等她躺在了药浴桶里,余姑娘就觉得自己像是躺在了温泉里,身体里的冷意全数消失了。

    她在药浴桶里泡了半个时辰,等从药浴里出来时,她额头上都溢出了一层汗,全身都舒坦了不少。

    她刚刚松了口气,就见叶千栀让阿平在房间里点上了不少的蜡烛,让屋里亮如白昼,接着她又把门窗给关了起来,等做完这些事情,叶千栀便让阿平去看看什么时辰了。

    “这是?”余姑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治疗方法,她好奇得不行。

    叶千栀道:“驱蛊虫。”

    余姑娘一家三口点了点头,脸色惨白。

    阿平很快就从外面回来了,说是时辰差不多了,叶千栀表示自己知道了,她让余姑娘躺下,自己拿着银针在她身上的穴位上刺了刺。

    余太太就看到她家闺女身上的皮突然高高耸起,一个小小的东西在她的身体里飞速移动。

    余太太看到这一幕,吓得两眼都发直。

    余掌柜也被吓到了,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脸色虽难看,但是他却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小东西移动。

    蛊虫在叶千栀用银针的逼迫下,很快就从余姑娘的鼻腔里跑了出来。

    蛊虫是会飞的,它离开了余姑娘这个宿主,它也可以依附到别人身上。

    叶千栀见它要出来了,直接把准备好的碗头往余姑娘鼻尖一放,刚刚出来的蛊虫,闻到了碗里的药味,直接掉到了碗头里。

    把蛊虫顺利从身体里驱逐出来了,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蛊虫留在身体里,变数太多,她怕出意外,现在把蛊虫给弄出来了,接下来她只要把余姑娘身体里的毒解了就没事了。

    “暂时没事了。”叶千栀找了一个小瓶子,把蛊虫装了起来:“接下来用汤药调理就行了。”

    余掌柜他们全都被叶千栀这一手给惊住了。

    本来余掌柜对叶千栀的医术没什么信心,虽然叶千栀给他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但是她的年龄摆在了这里,谁能相信她会医术呢?

    可是现在看到叶千栀把蛊虫驱逐出了,还*了,余掌柜他们全都佩服得不行。

    想想他请了多少大夫来看,那些庸医全都没看出他家闺女出了什么问题,总是开些调理身体的药方。

    银钱是花了不少,但是效果却一点没有,他家闺女的病还越来越严重了。

    好在老天爷对他们家不薄,天赐一神医,让他家闺女有了条生路。

    余掌柜激动得眼眶泛红,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一遍遍跟叶千栀道谢。

    叶千栀最怕有人这样跟她道谢了,她手足无措,最后只得道:“我不是免费给你们治病的,要收钱的,所以你们就别道谢了,我们钱货两讫,很公平。”

    “叶大夫说这话就见外了,对我们家来说,你救了我闺女一命,那就等同于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你就是我们全家人的大恩人。”余太太说道:“银钱实在是不足以表达我们对你的感激。”

    他们都这样说了,叶千栀也很无奈,最后只得随他们去。

    叶千栀写了一张药方,让你们按照药方抓药,便告辞离开:“这张方子吃三天,三天后我再来诊脉,到时候再改方子。”

    余掌柜忙答应了下来,恭恭敬敬地送叶千栀离开。

    叶千栀本想带着阿平直接回家,但是想到家里那个别扭的男人,叶千栀脚步顿了顿,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老男人闹别扭了,她得哄哄!

    宋宴淮喜欢的东西不多,他对吃穿住行都没什么要求,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不过叶千栀跟他相处久了,自然能猜到他比较偏爱什么。

    她在街上找了找,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卖烧饼的店铺。

    谁也不会想到宋宴淮对烧饼比较偏爱,叶千栀挑了酸菜、香葱加肉的两种烧饼,付了钱,转身离开时,身后撞上来了一个人。

    叶千栀反应极快,她很快就避开了撞过来的人,稳稳的站住了。

    她抬头看向来人,来人也看向了她,只不过叶千栀眼里没什么情绪,而对方看到叶千栀时,眼里迸出浓烈的恨意。

    这个人跟叶千栀有过几面之缘。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杜菲芋看着眼前的绝色女子,眼里的恨意愈发浓郁。

    凭什么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莫名其妙就被这个农女给夺走了?

    她费尽心思才想到除掉叶千栀的法子,为此她付出了一切,甚至自己现在深陷地狱,也跟叶千栀脱不开关系。

    可叶千栀倒好,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掉下去,居然没摔死,还好好的活了下来。

    老天爷的心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这般偏心呢?

    “我也没想到还会有跟你见面的时候。”叶千栀看着眼前容貌妖异的杜菲芋,神情复杂,她记得杜菲芋以前不长这个模样,没想到一年未见,杜菲芋就像是去整了容一样,她的五官分开看,非常好看,可是这些五官合在了一张脸上,就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叶千栀看到这张脸,有些反胃。

    “你就算暂时得到了宋公子又如何?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我的。”杜菲芋跟叶千栀宣战。

    若是别人被自己喜欢的人整得这般惨,肯定是被吓破了胆,不敢再靠近了,但是杜菲芋不一样,她对宋宴淮的执拗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以前她还会迟疑会害怕,但是经过这半年多的调理,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这么多男人都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连秦王殿下都不意外,那么宋宴淮还能抵挡她的魅力么?

    杜菲芋对自己很自信,所以才敢冲叶千栀说出这句话。

    “有自信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就不太好了。”叶千栀语调淡淡:“你这张脸看着就别扭,我家温言是多瞎啊,会觉得你长得好看?还被你给迷住?”

    “呵呵。”杜菲芋笑了笑:“他喜不喜欢没关系,反正我有办法让他离不开我。”

    杜菲芋笑容灿烂、语气笃定。

    叶千栀见到她这样反常,心里警惕了起来。

    记得上次见到杜菲芋,她还只会装小白花,现在不得了,居然敢当着她的面,直接威胁她了。

    看来她是有所依仗,就是不知道她所依仗的东西是什么。

    叶千栀盯着她看,突然她发现杜菲芋的鼻子似乎变小了许多,皮肤也没刚才那么光滑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杜菲芋放完了狠话,买了几个烧饼就离开了。

    叶千栀注意到杜菲芋买的烧饼是宋宴淮喜欢的口味。

    她心里呵呵冷笑了两声,看来杜菲芋还真的是盯着她的男人很紧啊,连他喜欢吃烧饼都知道,还特意跑来这里买。

    叶千栀可不相信杜菲芋是闲着无聊从内城来到外城就为了买一个烧饼,她定然是来偶遇她的。

    她的想法没有出错,杜菲芋是特意来跟叶千栀偶遇的。

    自从上次她被宋宴淮喂了一颗药丸后,杜菲芋就怀恨在心,她本以为宋宴淮只是怨恨她,想要报复她,才让她毁了容,可是后面她发现,那药最绝的不是毁了她的容貌,而是会让她成为人尽可夫的*!

    她求了她的父亲,想要解药,可是她父亲配不出来。

    最让她难以启齿的是,她身体不适的时候,慌不择食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过。

    这也导致她没脸去见她的父亲。

    宋宴淮害得她落得了这个下场,杜菲芋又怎么能眼睁睁看宋宴淮和叶千栀你侬我侬呢?

    她不是没想过要利用秦王殿下报复这两个人,但是最近秦王殿下都在想办法要把宋宴淮给拉回来,她这时候去告状,不仅无用,还会让秦王殿下厌恶她。

    她不能鲁莽行事,所以只能让他们再过一段逍遥的日子。

    不过她还是想给他们添点堵,时不时在他们眼前晃悠。

    她就不信了,有她在他们面前晃悠,他们还能过安生日子?

    确实杜菲芋的出现影响了叶千栀的心情,不过叶千栀又不是那种无脑的女人,被人挑拨了几句,就疑神疑鬼。

    不说宋宴淮没那能力,就算有,叶千栀也绝对是不怕的,能被外面的野花野草给勾搭走的男人,她也不屑要。

    谁想要,那就拿走吧,还省得她清理垃圾了。

    叶千栀在见到杜菲芋的鼻子突然大变样,还有皮肤没那么光洁的事情后,就对杜菲芋的异常感兴趣了。

    她很想知道杜菲芋是利用什么办法变美的。

    到家的时候,宋宴淮还在书房里忙活,叶千栀知道他肩上的压力很大,所以也没有去打扰,而是去厨房,打算给宋宴淮做几个拿手好菜。

    自从她回来后,宋宴淮太宝贝她,不愿意她来下厨,刚好家里有厨子,所以他们一直都是吃现成的,不过现在叶千栀想要哄宋宴淮开心,所以她难得亲自下了次厨。

    说是做菜哄宋宴淮,可其实叶千栀做的都是她自己喜欢吃的。

    什么水煮鱼、红烧肉、糖醋排骨都是叶千栀喜欢吃的。

    叶千栀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还没有把饭菜给做出来呢,宋宴淮就从外面进来了。

    “星宝。”

    宋宴淮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叶千栀一跳,手抖了抖,勺子里的盐全都落到了锅里。

    叶千栀看着盐在水中融化,登时急了:“完了完了,我的羊肉汤啊,全都给毁了。”

    “温言,你走路怎么没声音?你突然出现,吓死我了。”叶千栀看着锅里的羊肉汤,欲哭无泪。

    她太丧,宋宴淮见了,无奈一笑:“要不我们多加点水,让羊肉汤再煮煮?”

    “说得简单呢!”叶千栀没好气道:“你还不如说汤咸了,我们加点糖好了。”

    “你要是不嫌弃味道怪异的话,我没意见。”宋宴淮一副什么事儿都凭你做主的模样。

    见到他这样,叶千栀心里头的那点丧气突然就散了,她直接把汤倒在了盆里,眼里闪着狡黠的光芒,小手扯了扯宋宴淮的衣袖,道:“我这锅汤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等会儿你全喝了,你要是不喝完,晚上你就睡书房吧!”

    “”面对睡书房的威胁,宋宴淮能怎么办呢?

    除了同意,还有别的选择么?

    “不想喝?”叶千栀见宋宴淮不吭声,她哼了哼:“这可是你自己做下的孽,要不是你突然喊我,我的手就不会抖,我的手要是不抖,这锅汤就不会毁了,我没跟你计算成本价那是我大度,你要是不喝,别怪我跟你翻脸啊!”

    “我没说不喝。”宋宴淮见叶千栀不开心,忙哄道:“我喝,别说只是一锅咸汤,就算是你拿毒药给我吃,我眼都不眨全给吃了。”

    “你别生气。”宋宴淮希望自家小姑娘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所以他一看叶千栀皱眉,就受不了:“剩下的几个菜我来煮,你等着吃就行了。”

    “你行?”叶千栀对他的厨艺不信任,宋宴淮煮面条什么的那是行,给灶膛里添柴这活儿他干得也不错,不过炒菜?

    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宋宴淮确实是不精通厨艺啊,也难怪她会怀疑了。

    “我行不行,你等会儿尝尝不就知道了?”宋宴淮没有多说什么,等叶千栀吃到他做的饭菜,她就知道他行不行了。

    叶千栀见他这么自信,便把灶台让给了他,不过担心自己的几个好菜被宋宴淮给毁了,叶千栀也不敢去一旁等着吃,而是站在了宋宴淮身边。

    要是等会儿宋宴淮做错了,她好第一时间补救。

    不过她在灶台边白站了,宋宴淮的动作虽有些生疏,不过步骤却没错,等糖醋排骨出锅,叶千栀不得不承认,卖相还是挺好的,起码能勾得起她的食欲,让她想偷偷尝尝味道。

    或许是她眼里的渴望太过于明显,宋宴淮拿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递到了叶千栀嘴边:“尝尝?”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6章 怪异,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