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一口咬了上去,口腔里立刻就溢满了酸甜的味道。

    排骨酥儿不烂,入味至极。

    “好吃。”叶千栀啃着排骨,含含糊糊夸奖道。

    “对我的厨艺放心了吧?”宋宴淮得了夸赞,神采飞扬,他一手端着排骨,一手拉着叶千栀,把排骨放在了餐桌上,推着叶千栀入座:“厨房油烟味太重,你别进去了,就在这里等着吃好不好?”

    “嗯嗯。”叶千栀魂飞天外,压根就没有听清楚宋宴淮说了什么,就胡乱答应了下来,等到宋宴淮离开后,她这才回过神来。

    对了,刚刚宋宴淮说什么来着?

    叶千栀认真地想了想,依稀好像听到了宋宴淮让她吃菜。

    吃菜就吃菜,叶千栀拿着筷子慢悠悠吃了起来。

    等她解决完了大半盘子的糖醋排骨,宋宴淮就端来了一盘炒青菜。

    “温言,厨房里的小火炉上面我炖了红烧肉,时间差不多了,你去把它端出来吧!”叶千栀吃了大半盘子的肉,正好有点腻味了,看到青菜,眼睛一亮,伸出了筷子。

    “好。”小姑娘愿意使唤他干活,宋宴淮高兴得不行,立刻就去照办了。

    红烧肉从砂锅里倒了出来,芳香四溢,馋人得很,连墙外的野猫也寻着香味跑了过来,‘喵喵喵’地叫个不停。

    听到猫叫声,叶千栀忙放下筷子,寻找了起来,很快就在餐厅外面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只喵喵叫的小奶猫。

    小奶猫个头不大,跟宋宴淮的拳头差不多大小,毛色雪白,很是可爱。

    女孩子对于这种萌萌哒的生物总是格外偏爱,叶千栀见到这只小奶猫,欢喜得不行,伸出手想要把小奶猫抱过来。

    谁知道面对她伸过来的手,小奶猫直接往旁边躲了躲,见叶千栀不死心追了过来,它连忙往宋宴淮那边跑,四只小爪子扒拉着宋宴淮的腿不放。

    “温言,你是带了小鱼干在身上么?”叶千栀被小奶猫的操作上了心,她靠近就往旁边躲,宋宴淮不理会它,它倒是眼巴巴地往前凑。

    同样都是可以靠脸吃饭的人,为什么它就这么双标呢?

    叶千栀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魅力不足的,小奶猫不选择她,问题不出在她这里,肯定是宋宴淮背着她,带了小鱼干过来。

    “我们家里哪里有小鱼干?”宋宴淮无奈一笑,见叶千栀如同霜打的茄子——蔫巴巴的,他摸了摸叶千栀的发顶,似乎是在安慰她,“厨房有鱼,或许是刚刚我跟那些鱼相处久了,所以身上沾染上了鱼腥味,它这才粘着我。”

    宋宴淮见不得叶千栀露出这样的神情,只能猜测其他的因素,希望能让叶千栀心里好受一点。

    “不对!”叶千栀摇摇头道:“按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在厨房待着的时间可比你待着长,我还腌了鱼,照理说,我身上的鱼腥味应该比你身上的更重才对,它要粘也应当是粘我啊!”

    “我看啊,小奶猫它是女孩子,所以才会跑到你那边。”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宋宴淮无奈一笑,他没记错的话,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这是只小公猫还是小母猫!

    叶千栀振振有词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嘛!”

    “胡说!”宋宴淮想要离小奶猫远一点,可他刚刚抬脚,就听到叶千栀着急道:“你别动,万一踩到了小奶猫就不好了。”

    宋宴淮在男子里头只能算是个子高,身材匀称,属于穿衣显瘦*有肉那种,不过小奶猫只有他一个拳头大小,他要是踩小奶猫一脚,那就跟一座大山压在人身上一样,不死也残啊!

    宋宴淮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连脚都不敢抬一下,就怕自己伤了小奶猫一根汗毛!

    叶千栀见他乖乖听话,她满意了,忙伸出手要去抱小奶猫,可惜小奶猫不乐意被她抱,一直都扒拉着宋宴淮的脚不放。

    面对抗拒她靠近的小奶猫,叶千栀无奈了,最后只能让宋宴淮把小奶猫给抱起来。

    对这种毛茸茸又脆弱的小东西,宋宴淮是不太喜欢的,不过看叶千栀那眼眸发亮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极喜欢的,所以宋宴淮轻手轻脚把小奶猫给抱了起来。

    小奶猫刚刚到了他手里,就抱住了宋宴淮的手指,舔了舔。

    看到这一幕,叶千栀羡慕得不行。

    难不成宋宴淮是特殊体质?很得小动物喜欢?

    同时也被小奶猫的区别对待上了心。

    不过看在小奶猫这么软萌的份上,叶千栀对它的行为生不起气。

    好在等宋宴淮和她进了屋,她就发现了*,原来小奶猫并不是以貌取人,也不是宋宴淮体质特殊,吸引小奶猫,而是因为这就是只小馋猫。

    小奶猫一进屋就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红烧肉,它那双琥珀色的圆眼睛盯着红烧肉不放,等宋宴淮靠近后,它直接从宋宴淮的掌心跳下,跃上了餐桌,小爪子不迟疑地伸向了红烧肉。

    宋宴淮眼疾手快地一把抓起它。

    眼看就要吃到垂涎的美食了,突然就被人给抓了起来,小奶猫生气了,它喵喵喵地叫着,声音依旧很萌很软,但是从它挣扎的力道,还有那双黏在红烧肉上的目光,就不难猜出它是真的很馋这碗红烧肉。

    叶千栀本就喜欢这些软萌的小东西,听到小奶猫叫得愈发凄惨,她于心不忍,直接夹了一块红烧肉在干净的碗里,从宋宴淮手里接过了小奶猫,把它放到了桌上。

    小奶猫的眼睛一直都落在红烧肉上,刚刚被放下来,小奶猫就急不可耐地吃了起来。

    它刚刚出生没多久,叶千栀怕它吃太油腻的食物,肠胃会受不了,所以她挑的这块红烧肉瘦肉偏多。

    小奶猫扑哧扑哧地吃着红烧肉,叶千栀看得很是满足。

    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猫,特别是叶千栀看向小奶猫的眼神温柔似水,宋宴淮心里危及四起,他很怕这只小奶猫夺了他的宠爱。

    得想个法子把小奶猫给丢出去,不然依照叶千栀对它的喜爱,很快这个家里就没了他的位置。

    怕什么来什么,宋宴淮还没有想好怎么把这只小奶猫给丢出气呢,叶千栀就打算把小奶猫也留下了。

    “温言,这只小奶猫很可爱啊,我们收养它好不好?”从小奶猫出现后,叶千栀第一次把目光落在了宋宴淮身上,但是她说出的话,却不是宋宴淮喜欢听的:“正好我们家里也没有宠物,养一只猫,家里也添了几分的活力!”

    宋宴淮向来是拒绝不了叶千栀的要求,可是这次他真的很不想同意,这只小奶猫刚刚出现,就已经夺了叶千栀的全部注意力,他沦为了背景板。

    这要是把小奶猫给留了下来,这个家里还有他的地位吗?

    到时候他肯定是被丢到墙外去的那一个啊!

    宋宴淮想了想,他不能强硬地表示自己不支持,不然叶千栀会生气,半晌后,他才找到了一个拒绝的理由:“星宝,这小奶猫是闻到了红烧肉的香味过来的,谁也不知道它来自哪里,万一它是有主的,咱们把它留下,是不是不太好?”

    闻言,叶千栀才想到这个问题,她看着吃肉吃得正欢的小奶猫,叹了口气,满眼不舍:“你说得对,我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把它留下,它这么可爱,它的主人要是知道它不见了,不知道该有多着急。”

    宋宴淮松了口气,不过他这口气松得太早了点,他刚刚以为自己的地位保住了,就听到叶千栀说:“万一它是只野猫呢?不行不行,我得找人去打探打探,看看它是从哪里来的。”

    说完这句话,叶千栀立刻就招来了阿平,让他去打探这个消息。

    阿平一进门就看到自家爷眼睛直抽搐,阿平看了半天,还以为自家爷眼睛出现了什么毛病,完全不懂这是他家爷给他使眼色。

    “太太。”

    “阿平啊,你看到这只小奶猫了吗?它是不是很可爱?”叶千栀一见到阿平,立刻就跟他炫耀起了自己的小奶猫。

    阿平见到桌上那个圆滚滚的白色小团子,愣了愣,随即诚实地点了点头:“可爱!”

    “有眼光。”叶千栀得意地扬了扬眉:“这么可爱的小猫,跟我们家多搭啊,阿平,你去周围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人丢了小猫。”

    阿平一听就知道自家太太这是看上了这只猫,打算把这只猫给留下,他羡慕地看了小奶猫一眼,这只小野猫跟了自家太太,以后岂不是天天都可以吃香喝辣了?

    “太太,这只猫是野猫,它的母亲生下它不久就离开了,一直没回来。”阿平说道:“厨娘的人见它可怜,时不时会给它点食物吃,几次以后,它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听说它是没主的猫,叶千栀高兴得不行,她看向小奶猫的目光愈发温柔,得意洋洋道:“一看就知道它是个聪明的猫,我的眼光真好,阿平,你找人帮忙做个猫窝,再去买些小奶猫喜欢吃的小鱼干回来。”

    太太的吩咐,阿平立刻就去办了,他离开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感觉到自家爷看向他的目光有点不善。

    肯定是他眼花看错了,自家爷对外人心狠手辣,对自己人,那是和善得不行。

    这么一想,阿平立刻就淡定了,殊不知他早就上了宋宴淮的记事本,就等着机会收拾他了。

    有了猫,叶千栀乐不思蜀,连饭都不想吃了,宋宴淮生了一会儿闷气,见叶千栀没来安抚他,他就知道叶千栀眼里没他了。

    这可不行,他一个大活人岂能输给一只没断奶的小奶猫?

    小奶猫除了卖萌,它还能干什么?

    而他就不同了,不仅能暖被窝,还能陪聊天,最重要的是,他厨艺不错啊!

    都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最重要的就是要抓住他的胃,反之亦然!

    想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那就得抓住她的胃。

    叶千栀喜欢吃什么,他就给她做什么,她想要什么,就给什么!

    久而久之,她就明白他的好,从而把小奶猫给抛之脑后!

    有了计划,宋宴淮也就不慌乱了,小奶猫已经吃完了红烧肉,此时正舔着小爪爪,叶千栀被它的行为逗得笑声不断。

    看着一人一猫惬意的模样,宋宴淮只能回了厨房,决定走美食俘获美人芳心这条路。

    等宋宴淮从厨房回来,小奶猫躺在叶千栀的腿上,睡得可香了。

    叶千栀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小奶猫,动作温柔得不行,她很怕自己力气太大,把小奶猫给吵醒。

    “星宝,吃饭吧!”宋宴淮喊了她一声,把水煮鱼和剩下的菜给端了上来。

    “嘘,你声音小点,可别吵到它了,好不容易才睡着呢!”叶千栀瞪了宋宴淮一眼,没等宋宴淮表态,她就先垂下头去看小奶猫了,徒留宋宴淮被她的态度气得心口隐隐作痛。

    “星宝,你现在眼里心里都只有这只小奶猫没有我了。”宋宴淮咬牙切齿道:“我这么大个人在你面前,就没点存在感么?”

    “温言,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一只猫争宠啊?”叶千栀看着腿上的小奶猫,眸光愈发温柔:“你是你,它是它,不能相提并论。”

    “那我非要比一比呢?”宋宴淮固执道:“你会选谁?”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是大人了,我全都要。”叶千栀嘻嘻笑道,只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不小心对上了宋宴淮的眼睛,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她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分了一些。

    她摸了摸鼻子,转移了视线,一低头就看到了桌上的水煮鱼,叶千栀这才想起今天她亲自下厨的目的。

    她下厨是为了哄宋宴淮开心,可现在来看,她不仅没有哄到人,反而还惹宋宴淮更不开心了。

    “温言,你居然会做水煮鱼了,真厉害。”叶千栀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干巴巴地夸了宋宴淮一句。

    宋宴淮坐下来,拿起碗筷吃饭,他语气不冷不淡道:“都看你做了好几次了,是个人都能学会。”

    怎么办?宋宴淮真的生气了,她该怎么做才好?

    叶千栀急的不行,这个时候要是有手机有网络就好了,她就可以上网发帖求助,集思广益,总有办法哄这个别扭的男人开心吧?

    可惜这是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古代,她能怎么办?

    只能硬着头皮尬夸:“才不是这样呢,我学做菜就学了挺长时间的,一直都做不好,被不少人嘲笑过。”

    想当初,她第一次炒四季豆,没炒熟,就被家里人给训了一顿,而且那天刚好是老家庙会的日子,家里来了不少的亲戚,她被当众批评了一通,吃饭的心情都没了,最后她胡乱吃了点东西,就躲回房间反思去了。

    “是吗?”宋宴淮眯了眯眼,不动声色道:“叶老太她们做得太过分了,谁天生就会做菜呢,不得练习么?”

    “可不是.”叶千栀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所以她最后一个‘嘛’字给咽了回去。

    完球了,她怎么就这么没脑子啊,说话都不经过脑子,现在好了吧,差点就露馅了。

    原身在叶家,什么活儿都干,唯独做菜的事儿跟她沾不上边,因为叶老太担心她会偷吃,所以不让她有接触厨房的机会。

    “虽然她们对我不好,不过我聪明啊,什么事情看几眼就学会了。”叶千栀尬笑了几声,自己编的话,她自己听了都不相信,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宋宴淮给糊弄过去。

    宋宴淮听到她这么说,眼神黯了黯,她对这件事还是避而不谈,他也不可能直接跟叶千栀挑破这层窗户纸,不能说他已经知道叶千栀内里换了个人,他很怕自己说破了这件事,叶千栀会离开他。

    跟失去叶千栀这件事相比,其他的事情那都不算什么。

    对于叶千栀的来历,她的过往,宋宴淮也暗自猜测过。

    叶千栀显然对这个朝代不陌生,但是从她的言行和她捣鼓出来的东西来看,她以前生活的地方应当是个比大盛更繁荣的地方。

    关于叶千栀以前是做什么的,宋宴淮也猜测过,她精通医术,毒术也极佳,学医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大成就的,从她熟稔的行为中就不难猜出,她以前应当是个医者。

    除了懂医术,她的饭菜做得也很好吃,还略懂经商、会做肥皂、胭脂这些赚钱的东西。

    宋宴淮对她以前生活的地方是越来越好奇,也很想去见识一下。

    只是叶千栀并不知道他知道她内里换了芯子的事儿,还想瞒着他。

    从这一点来看,是不是叶千栀并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信任他?

    想到这里,宋宴淮心情低落到了谷底。

    一旁的叶千栀就只看到宋宴淮变化莫测的脸色,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脸色就变了好几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表演川剧变脸呢!

    就因为她跟小奶猫玩得太开心了?忽略了他,宋宴淮就生气了?

    这也太爱吃醋了吧?

    叶千栀觉得宋宴淮乱吃醋,连只猫的醋也不放过,可是想到早上她离开时,宋宴淮那落魄的神情,叶千栀理直气壮不起来了。

    主要还是她这几天忙着解毒的事情,确实是忽略了宋宴淮。

    叶千栀挠了挠头,想到了自己买回来的烧饼,她连忙把烧饼给找了出来,放到了宋宴淮面前,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叶千栀甜甜一笑:“特意给你买的,刚刚忘记拿出来了,你尝尝,是不是你喜欢的口味。”

    看着桌上的几个烧饼,宋宴淮神情复杂地看了叶千栀一眼,说她对自己不上心,可她记得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说她对自己上心,可她却隐瞒了他那一件事。

    明明刚刚她都差点说露馅了,她能借着这个机会跟他说这件事,不管她是人是妖还是怪,他都不介意,他只想知道她来自哪里,以后还会不会离开。

    她来得悄无声息,以后是不是也会悄无声息地离开?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宋宴淮就坐立难安。

    “不喜欢吗?”叶千栀见宋宴淮脸色不虞,她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袖子,撒娇道:“温言小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把你放在第一位,一定,你能不能不生我气了?”

    “不得看你以后的表现再谈生不生气的问题么?”宋宴淮拿叶千栀没办法,他拿了一个烧饼吃,意有所指道:“接下来我就看你的表现了,看看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我保证,我一定是真心的。”叶千栀就差指天发誓了。

    宋宴淮笑笑不语,没说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叶千栀摸不准他的想法,这顿饭她过得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说错了哪一句话,又惹宋宴淮生气。

    好在这顿饭平安度过了,等婢女来收拾碗筷,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这口气还没有彻底松下去,毕竟宋宴淮是要看她以后的表现,要是她表现不好,宋宴淮又生气了,那该怎么整?

    她不知道宋宴淮生气的点在哪里,所以只能尽量对宋宴淮好,希望能刷点好感度。

    而宋宴淮生气的点不是她这几天的突然冷落,也不是真的吃一只小猫的醋,他压根就没有生气,只不过他担心叶千栀有一天会离开,而他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

    所以才借着这件事来表达自己的担忧。

    可惜两人各自不知道对方的点,可想而知,结果是什么样的了。

    夜色渐浓,叶千栀先去净房梳洗,等她洗干净出来,宋宴淮不在屋里,看到隔壁书房亮起的烛火,叶千栀就知道他在隔壁看书。

    换做是以前,叶千栀肯定会扯嗓子,喊他回来休息,可是现在的叶千栀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喊人。

    她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做才对,正在她迟疑的时候,不远处的软榻上传来了小奶猫的喵叫声,叶千栀闻声望去,看到小奶猫在软榻上像个球一样的滚来滚去,她被小奶猫那可可爱爱的小动作逗乐了。

    她走到了榻边,一把抱起了小奶猫,抿唇轻笑:“你长得还真是可爱,见到你的人都会喜欢你吧?可惜他不太喜欢你,不然我就把你送到隔壁去,让你去哄他,免得他生气。”

    生气对身体不好,特别是宋宴淮还中了毒,现在生气熬夜什么的,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啊,有害无益!

    她是很想阻止宋宴淮做这些事情,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阻止。

    要不,她减少外出的次数?反正余姑娘那边这几天也没事儿,她不去也没大碍,不如就在家里陪陪他吧!

    或者也可以找一个地方,带他一起去散散心?

    想到这里,叶千栀抬头看向了窗外,寒冬腊月的,也没有适合玩耍的地方啊!

    春天可以踏青,夏天可以游湖,秋天可以登高,冬天能干什么?

    大冷天的,就应该在躲在被窝里睡懒觉,或者是吃铜锅!

    叶千栀绞尽脑汁,突然想到了上次李管事给宋宴淮送来的帖子,她没记错的话,那张帖子是秦王下的,约宋宴淮去赏梅。

    冬天的娱乐活动太少了,除了在屋里喝茶聊天,也只有赏梅这种事情可以干了,不过看梅花应当在雪花飘飘的时候看,那景色定然更美,可惜现在没下雪,就算去看梅花,那也少了几分意思。

    叶千栀有些泄气地躺在了软榻上,手不轻不重地撸着小奶猫的白毛。

    小奶猫享受着叶千栀的*,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突然叶千栀坐直了身子,眉眼处的忧愁一扫而空,没雪怕什么?她自己造就是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7章 不信任他,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