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是说干就干的性子,既然决定要造雪了,那是一秒钟都不敢耽搁,立刻就抱着小奶猫坐到了桌边,开始苦思冥想。

    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人工造雪已经是很寻常的一件事了,直接买个造雪机就全都搞定了。

    但是这里不一样,这是古代,没有现代那些高科技,在这种地方,想要搞出雪这种玩意儿,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好在叶千栀不是一个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她一手拿着毛笔,一手撸着怀里的小奶猫,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该怎么办才好呢?

    想了许久,她终于想到了一个不知道靠谱不靠谱的法子。

    这种法子不需要那些高科技的机器,也不需要多么复杂的原料,对她来说,是最简洁有效的办法了。

    先把法子写在了纸上,她一步步地推算演练了一遍,纸上谈兵,看不出什么效果,最重要的还是通过这个方法,能够成功制造出雪。

    时间慢慢过去,叶千栀一直都坐在桌前,而宋宴淮一直都没有回房,叶千栀打了一个哈欠,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而她怀里的小奶猫也再次进入了香甜的睡梦中。

    叶千栀一手撑着自己的额头,一下一下地打着瞌睡,最终她还是没有扛住周公的召唤,趴在桌上睡着了。

    隔壁房间的宋宴淮说是在书房苦读书,可其实他手里拿着书,眼睛也落在上面,但是他看了什么,他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只是下意识地翻动了书本,可是内容,他一个字也没记住。

    是他做得还不够好么?为什么叶千栀就要瞒着这件事呢,让他在一旁提心吊胆?

    宋宴淮一直都想不明白,所以他一直都用力地想着。

    可他不知道的是,叶千栀不是没想过要跟他说自己的来历,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也怕自己说了以后,宋宴淮接受不了怎么办?把她当成了异类怎么办?

    就像她小时候听家里人说起的狐狸精和落魄书生的故事一样,落魄书生在不知道自己捡来的姑娘是狐狸精时,那对狐狸精是百般疼爱,两人情意绵绵,恨不得许下三生三世的约定,可是当他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是狐狸精时,他又是怎么做的呢?

    利用狐狸精对他不设防,跟道士合谋,直接毁了狐狸精的道行,要了她的命。

    可怜狐狸精一片深情,最后却落得了这样一个结果。

    叶千栀那时候听家里人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她就觉得狐狸精好傻啊,明明她道行不浅,离开落魄书生她能过得更好,为什么还要在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

    那时候不理解,可是当她有了喜欢的人,而她刚好又来自异世,跟狐狸精的处境其实还是蛮相似的,她这个时候就明白狐狸精的心路历程了。

    狐狸精没想过跟落魄书生说自己的身世么?

    想来是想过的,可是为什么最终没有办成呢?

    还不是因为他们本就属于不同的世界,她贸然开口,最后的结果跟原先的结果会有区别吗?

    答案是未知,落魄书生知道了这件事,也许不会害怕,会对她好,还有可能是落魄书生避之唯恐不及,生怕被她给害了。

    人妖殊途,按照那个朝代背景来说,结局早已决定!

    叶千栀虽不是妖,但她是未来穿到这里的一缕魂,她的顾虑极多。

    所以她才想着瞒下来,能瞒一时是一时,能瞒一刻是一刻!

    只要她不说,别人能猜到么?

    宋宴淮在书房里静坐了大半夜,等到他回过神时,已经过了子时,他熄灭了蜡烛,转身回到房间,刚刚推门就看到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叶千栀。

    他轻叹了口气,走到叶千栀身边,抱起她往床榻走去。

    等把叶千栀放在床榻上的时候,他才看到叶千栀怀里还躺着一只白色的小团子,他正要把小团子给拿走,就见睡着了的睁开了眼,看到他时,叶千栀眼里浮现出一抹欣喜,她一把搂住了宋宴淮的脖子,声音娇软地撒娇道:“你回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

    “嗯,我回来了,你安心睡吧!”宋宴淮看着这双泛着水光的眼眸,心软得一塌糊涂,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突然就消散了。

    叶千栀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再次睡了过去。

    看着叶千栀恬静的睡颜,宋宴淮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装满了幸福,他把小奶猫随手放到了桌上,熄灭了蜡烛,抱着叶千栀沉沉睡去。

    她不愿意说就不说吧,他就当自己不知道这些事情。

    宋宴淮刚刚要闭上眼睛睡觉,谁知道小奶猫从桌上一跃而下,踩着他的脸,跑到了叶千栀怀里待着。

    宋宴淮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亮看到了这一幕,直接无语了,特别是看到小奶猫嚣张的模样,更是被气得差点忍不住要把它给丢到窗外。

    他浑身泛着冷意,可惜小奶猫一点儿都不怕他,直接缩到了叶千栀怀里,还软软地喵了几声。

    为了不吵醒叶千栀,宋宴淮深深吸了口气,忍了下来。

    不理会它,自顾自睡了过去。

    宋宴淮以为自己不搭理它就行了,自己的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影响,殊不知猫这种生物,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蹬鼻子上脸。

    宋宴淮不跟它计较这件事,这在小奶猫看来就是宋宴淮怕它了,所以第二天一早,宋宴淮看到小奶猫趴在他的位置上,吃着厨娘给他准备的早饭时,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叶千栀小奶猫很是宠溺,并不觉得小奶猫这个行为过分,她还以为自家小奶猫与众不同。

    你说别人家的猫儿喜欢吃小鱼干,可她家的猫儿就不一样,口味跟她很接近,看看它吃得多开心啊!

    叶千栀看向小奶猫的目光就跟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得宋宴淮都忍不住羡慕起了这只小奶猫。

    好在叶千栀虽然对小奶猫很关心,但是今儿她也没有忽略宋宴淮,立刻就让厨娘给宋宴淮准备了新的早饭。

    等一猫二人吃完了早饭,叶千栀就忙着造雪的大事去了,宋宴淮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叶千栀先让人去买了五十多斤的鲜羊奶。

    阿平听到这个吩咐的时候,愣住了,他提醒道:“太太,鲜奶留不长,当天喝不完,隔天味道就变了。”

    “我知道。”叶千栀含笑道:“这些羊奶买来不是为了吃,我有其他的用处。”

    叶千栀没说她有什么用,阿平见她态度慎重,也不敢把这件事当小事,他战战兢兢地去办事。

    突然间要收集五十斤鲜奶,对于阿平来说是一件不小的挑战,主要是京城这边养羊的人不多,就算有羊奶,也大多数被有钱的贵人们买走了。

    所以阿平找了不少地方,这里凑凑那里凑凑,最后终于凑集了五十斤羊奶。

    叶千栀见羊奶到位了,立刻就把鲜奶放到了一间比较阴暗的房间搁置着。

    她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说是起司粉可以造雪,虽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她决定试一试!

    起司粉是一种用于西餐上的食材,主要原料就是鲜奶。

    大盛是没有起司粉的,叶千栀只能自己制造,先把鲜奶放置两天左右,让鲜奶发酵成了酸奶。

    再把酸奶用筛子过滤一下,把上面凝固起来的部分放到锅里,小火熬,至于桶里剩余的脱脂羊奶,则可以直接喝。

    这种脱脂的羊奶可以随意喝,不用担心体重的问题,因为这是脱脂羊奶,是减肥人士的最爱。

    口感好,还能减肥,谁会不喜欢呢?

    固体的酸奶放在锅里小火慢熬,慢慢熬着,时间一久,酸奶中的水分慢慢消失,酸奶渐渐变成了有颗粒感的固体。

    等熬到了这个时候,接下来就可以开始炒了,炒是制作起司粉中最重要的工序,也是最累的一道工序,基本上得炒两个时辰左右,等到酸奶完全变成了颗粒感,这才能出锅。

    出锅后,把酸奶放到通风的地方晾一晾,等晾干了,再继续上锅炒,这一次要把酸奶完全炒碎,变成白色的粉末,就算是成功了。

    叶千栀是第一次亲手做起司粉,也是出于摸索阶段,好在她对这方面还挺有天赋的,第一次做就成功了。

    看着木盆里装着的起司粉,叶千栀心里升起了一股自豪感。

    第一次做起司粉成功了,叶千栀很想去跟宋宴淮炫耀炫耀,好给他看自己给他造的雪,不过现在她没时间去给宋宴淮送惊喜,因为三日之期已到,她得先去给余姑娘看病。

    叶千栀收拾了一下,窝了三天的她,终于再一次踏出了家门。

    叶千栀离开前还特意跟宋宴淮吱声,就怕这个醋缸会胡乱吃醋。

    好在宋宴淮对于她要去给人看病表示理解。

    等叶千栀离开了,宋宴淮也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叶千栀出门是为了救人,而宋宴淮出门则是因为有人相约。

    到了约定的地方,宋宴淮刚刚走进去,就看到了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出现在了这里,他蹙了蹙眉,看向顾流云的目光不太友善。

    顾流云一见到宋宴淮皱眉的模样,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忙撇清关系:“温言,她可不是我约来的啊,是我来的时候,她就在这里了。”

    这里又不是私人的地盘,顾流云也做不出让人离开这里的行为。

    不过杜菲芋会出现在这里,她的目的是什么,顾流云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出来,不就是为了宋宴淮么?

    杜菲芋见到宋宴淮出现的时候,激动得往前走了两步,她太久没有见到宋宴淮了,此时好不容易见到他,杜菲芋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他身上一样,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

    宋宴淮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总觉得杜菲芋很不对劲,在这里他是一刻钟都待不住了,所以他看向了顾流云,语气不太好地问道:“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啊!”顾流云有点回不过神来,他看到宋宴淮眼里的不耐烦时,连忙站起来道:“这就走,我这不是跟你约在了这里么?要不是为了等你,我早就离开了。”

    顾流云知道宋宴淮不喜欢杜菲芋,其实说实话,他也很不喜欢杜菲芋这样的女人,不过他没什么立场说讨厌她,毕竟杜菲芋又没有纠缠他,只是他很同情自己的好兄弟。

    以前他还挺羡慕宋宴淮长了一张女人都喜欢的脸,可现在看来,长得招蜂引蝶也是一件极不好的事儿,因为吸引来的不一定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有可能是蛇蝎心肠的毒妇!

    顾流云对于杜菲芋做的事情了解得比宋宴淮更多,前段时间宋宴淮一直都陷在寻找媳妇的困境中,没有心情理会外面的事情,等到叶千栀回来了,秦王殿下还搞出了一个送十八美妾的沙雕行为,让宋宴淮连关注秦王动静的想法都没了。

    宋宴淮不关注,顾流云可得关注。

    他跟宋宴淮是好朋友好兄弟,自家兄弟不理会这些事情,他可得给顶上,万一秦王要对宋宴淮出手,他也才好抓紧时间跟宋宴淮通风报信啊!

    宋宴淮转身就离开,顾流云忙不迭跟了上去,倒是杜菲芋见到宋宴淮一来就走,脸色阴沉了下来,她手指紧紧地抠着自己的掌心,咬牙切齿道:“宋宴淮,你见到我就避开,你就那么不待见我么?”

    宋宴淮像是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样,脚步连停顿一下都没有,走得那一个潇洒!

    见状,杜菲芋彻底怒了,她大声道:“你今天要是离开这里,我保证叶千栀活不到明天。”

    她一提叶千栀,宋宴淮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他扭过头,看向杜菲芋,眼里掠过一抹狠戾:“威胁我?”

    “你觉得是威胁就是威胁吧!”杜菲芋无所谓道:“你只要敢离开这里一步,我就让叶千栀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杜菲芋见宋宴淮停下了脚步,还以为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

    见到宋宴淮不得不留下跟她相处,她非常高兴,因为有能制住宋宴淮的法宝,以后她想要见宋宴淮,都可以拿叶千栀当幌子,本以为她攻破不了的城堡,谁知道因为一个女人,她就唾手可得。

    另一方面,她却也因为这个发现而伤心,她痴恋宋宴淮五六年,为他哭为他笑,可他的目光却不曾为她停留过,他宁愿娶一个农女为妻,也不愿意看她一眼。

    而她现在想要靠近宋宴淮,也得以她讨厌的那个人留下他。

    杜菲芋心如刀绞,难受得不行。

    “呵。”就在杜菲芋痴痴地望着宋宴淮的时候,宋宴淮冷笑一声,看向杜菲芋的目光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就凭你也想摆布我?让我对你言听计从?痴人说梦!”

    “你好好珍惜眼前的日子,这样的好日子,你可不多了。”宋宴淮是会受杜菲芋威胁的人么?

    他连秦王都不怕,又岂会怕杜菲芋?

    他根本就不怕杜菲芋有所行动,反正他早就在叶千栀身边安排人保护她,绝对不会让叶千栀出现一丝一毫的意外。

    杜菲芋能够依仗的东西无外乎就是她父亲精通医毒,要是叶千栀不通此道,宋宴淮还会担心出什么意外,而不得不跟杜菲芋虚以为蛇。

    可现在来看,叶千栀的医术比杜神医更高一筹,宋宴淮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宋宴淮带着顾流云直接走了,杜菲芋倒是想跟过去,但是顾流云留下了人看着她,杜菲芋还没有跟过去就被人拦了下来。

    她很想用毒把这些碍眼的人全都给出掉了,但恰好有几个人路过,杜菲芋根本就不敢肆意妄为,等那些人走远了,顾流云的手下也已经离开了,而街道上早就没有了宋宴淮和顾流云的身影,她想要追人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去才好。

    杜菲芋跺了跺脚,不甘心离去。

    宋宴淮和顾流云并没有走远,他们两人坐在一家茶楼的二楼,看着杜菲芋气急败坏地离开,宋宴淮端起了茶杯,呷了一口茶。

    他很淡定,但是顾流云就有些坐不住了,他着急道:“温言,你不去找你媳妇么?就不怕杜菲芋真的对你媳妇下手?”

    “他们父女两人,一直依仗的不就是那点毒术么?他连自己研制出来的毒药都解不了,更别说其他的事情,而我家星宝,当初可是解决了永林的困境,挽救了不少无辜的百姓。”

    “你就仗着这优势,不把杜菲芋放在眼里?”顾流云忧心忡忡道:“杜家这两父女可都是心狠毒辣之人,你可得上点心,咱们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他们两人虽然不是咱们的队友,但是他们身后还有秦王撑腰,咱们不得不防。”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宋宴淮把茶盏放在桌上,语气不紧不慢道:“我不怕他们动,就怕他们不动。”

    “怎么说?”顾流云一脸莫名地望着宋宴淮,每个字他都听得懂,怎么连在一起,他就听不明白了呢?

    “我和秦王闹掰的事情,早就传出去了,我想要参加恩科试的事情也没有瞒着人,你说朝廷那些老顽固知道我曾经效忠过秦王殿下,他们会怎么看待我?”宋宴淮给顾流云倒了杯茶。

    顾流云顺着他的话往下想了想,突然明悟了:“他们肯定会视你为秦王一派,哪怕你再有才华再有能耐,想要出头也很难。”

    一旦宋宴淮身上刻上了秦王殿下的人这个烙印,宋宴淮肯定是会被打发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让他在那里当摆设。

    “是啊,但是秦王对我曾经有恩,虽然他后来的表现和偏心让我寒心,但我不能恩将仇报,所以杜家父女要是真的动了,我倒是很感激他们。”

    如果杜家父女做出了什么事情,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他就可以趁此机会跟秦王这边的牵扯挣脱一点点。

    这种事情,全看对方相不相信,要是对方相信的话,不用他多做什么,人家也就信了,可要是对方不愿意相信,不管他摆出了什么样的态度,那也是白搭。

    顾流云知道宋宴淮办事向来是心里有谱的,不用他瞎操心,所以他也就不管了,只是想到杜神医那手让人防不胜防的毒,顾流云小声提醒道:“既然你心里有了准备,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这事儿你得跟嫂子提一下,让她心里有点防备,免得杜菲芋使阴招。”

    “我知道。”宋宴淮端起了茶杯,跟顾流云碰了碰杯子:“多谢你。”

    “咱俩好兄弟,说谢字就太见外了。”顾流云端着茶盏,一饮而尽:“反正不管你以后在哪里发展,做什么,我们顾家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顾流云是很感激宋宴淮的,倘若当年他没有遇到宋宴淮,那么现在的顾家早就被人给吞噬了,哪里还能有今天的风光?

    他能为宋宴淮做的事情不多,但是他会一直陪着宋宴淮。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宋宴淮眼里多了一抹温暖,他抿唇一笑,终于说了自己约他出来的目的:“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要跟你聊聊我们私下帮助睿王府的事情,等过了年,我就得开始忙活科举的事情,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事,到时候这些事情就得交给你来处理了。”

    “我怕我做不好。”顾流云有点慌。

    睿王府的事情可不简单啊,这些年来宋宴淮暗中相帮,他行事谨慎小心,可就是如此,也差点把自己给暴露了,好在宋宴淮反应快,处理得干净利落,把所有的尾巴全都给斩断,让人猜不出究竟是谁暗中帮睿王府。

    “你别怕,我又没说不管了,只是我没法跟以前一样花这么多的心思在这上头,到时候很多事情,都得靠你来忙活。”

    宋宴淮这么一说,顾流云立刻就淡定了。

    他最怕的就是宋宴淮甩手不干,要知道现在的他,可承担不起这个重担。

    有了宋宴淮的保证,顾流云心情就平复下来了:“你早这样说啊,你刚刚说要把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可没有把我吓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性子,让我单独干这件事,我是真的干不来。”

    “没有人天生就什么事情都会干的,慢慢学就是了,你不用着急,有不懂的地方,跟我说就是了。”宋宴淮叮嘱道,其实他相信顾流云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只不过他自己没有单独经历过这些事情,所以心里没底。

    他需要的是有人给予肯定和支持。

    宋宴淮看得分明,所以才这么说。

    宋宴淮和顾流云难得见面,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等到时间不早了,两人这才分开,临走前,宋宴淮俯身在顾流云耳边,轻声提醒道:“等回去后,把自己身边的人好好查一查。”

    宋宴淮虽然没说为什么要查,但是顾流云一下子就明白了。

    今天他跟宋宴淮见面是两人私下里定下的,可是杜菲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宋宴淮身边的人泄密,就是他身边的人,不管是哪边的人,此事他们都不能轻视,得早点把这种吃里扒外的人给找出来。

    顾流云点了点头,继续跟宋宴淮寒暄了几句,这才分开。

    宋宴淮回到家的时候,叶千栀已经回来了,此时的她换了一身粉色的衣裙,坐在屋檐下,膝盖上躺着一只白色的小奶猫,她垂头看着小奶猫,眼神温柔恬静。

    看到这一幕,宋宴淮微微勾了勾唇,他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护住眼前的这个人儿么?

    只要看到她的笑颜,他全身就充满了动力。

    他站在这里看着叶千栀和小奶猫玩闹,而叶千栀似乎察觉到周围有人,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很快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他,连忙冲着他挥了挥:“你站在那边干什么?为什么不过来?”

    “我这不是看你跟小奶猫相处愉快,所以想给你们多点空间独处么?”宋宴淮眼尖地看到了叶千栀的衣裙上沾了几根白毛,他伸手把白毛给拿掉了,“星宝,这只猫掉毛啊,不如我们换只猫养吧!”

    “你不会以为世上的猫就只有咱们家这只会掉毛吧?”叶千栀不甚在意道:“掉毛是很正常的,我们不能因为它掉毛就歧视它。”

    “我没有,我就是怕等它的毛全都掉光了,到时候得多丑啊!”宋宴淮绝对不承认自己是看不惯这只猫占他媳妇的便宜,昨儿他特意检查过了,这是只公猫。

    “不会的,猫儿的毛掉了很快就长出新毛,绝对不会光秃秃的。”叶千栀不是兽医,对这方面不太了解,不过她见小奶猫身上的毛还是很多的,就放下了心。

    趴在叶千栀膝盖上的小奶猫似乎是听明白了宋宴淮在挑拨它跟新主人的关系,它傲娇地转了个身,*直接对着宋宴淮。

    叶千栀被小奶猫的这个举动逗得是哈哈大笑,她家的小奶猫真可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78章 威胁,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