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见他笑容满面,自信满满,还以为他的手艺有多好,不过等她看到镜中的自己时,叶千栀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

    “不满意吗?”宋宴淮看到叶千栀脸色晴转多云,心里咯噔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

    叶千栀看着镜中惨不忍睹的唇妆,脸色愈发不好看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唇,问宋宴淮:“你觉得跟猴*一样的唇好看吗?”

    “好看。”宋宴淮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对上叶千栀不赞同的眼神,他非常有求生欲地改口:“不.好看。”

    话是这么说,但是宋宴淮私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手艺很好,非常好看,但是他家小姑娘不高兴了,宋宴淮只好改口,虽然他嘴上承认不好看,但是心里他还是觉得很好看的,红彤彤的,跟朵盛开的花儿一样,哪里不好看了?

    对于宋宴淮的直男审美,叶千栀是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了,她拿着帕子,一点点把口脂给擦干净,自己再给自己涂了口脂。

    等涂好了,叶千栀这才嘟着嘴看向宋宴淮:“你说,我涂的跟你涂的有什么区别?谁涂的更好看?”

    宋宴淮看着眼前红艳艳的唇,看不出跟自己涂抹的有什么区别,但是叶千栀涂抹的确实是比他涂的看起来更顺眼。

    “你涂的好看。”宋宴淮道。

    叶千栀满意了,她放下了口脂,嘴里哼着小曲儿,拉着宋宴淮出了门。

    阿平早就准备好了马车,两人上车后,宋宴淮这才说道:“我们还没有吃早饭。”

    “嗯,我们去外面吃。”叶千栀想到了自己前几天路过时闻到的香味,眼睛亮晶晶的:“我们今天去吃馄饨面好不好?”

    “嗯,你决定就好。”宋宴淮对吃食没什么要求,叶千栀喜欢就行了。

    叶千栀对阿平说了一个地址,马车立刻就往那个方向驶去。

    一个街边支起来的小摊子,前面排起了长队,叶千栀和宋宴淮从马车上下来,两人站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排着队。

    两人手牵着手,时不时低声说几句话,任谁看到了都能看出他们是感情极好的两夫妻。

    很快就排到了他们,叶千栀看着锅里翻滚着的馄饨,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声音兴奋地点单:“给我们两碗馄饨面、两个麻团、两个油饼、还有那个卤猪耳朵也给我们一盘。”

    “好嘞!”店家答应了一声。

    叶千栀跟宋宴淮找到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两人坐在这里,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他们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人,周围的人都偷偷打量着这两个漂亮的男女。

    对于周围人明里暗里的打量,叶千栀和宋宴淮已经很淡定了,他们长得好看,从小到大都是被这样的目光给看过来的,叶千栀和宋宴淮丝毫不在意那些人的打量,两人该吃吃该喝喝,就跟在家里时一样。

    很快两碗馄饨面就端上来了,一同端上来的还有叶千栀点的那些东西。

    宋宴淮不是很喜欢吃肉,不过叶千栀倒是挺喜欢吃的,宋宴淮看着碗里的馄饨,直接舀了一大半到叶千栀碗里。

    叶千栀抬头看他,“你不喜欢吃吗?”

    “你喜欢吃。”宋宴淮淡声道:“我吃面条就好了。”

    她喜欢吃,所以他就把自己碗里的馄饨都给她?

    叶千栀眼里笑意加深,她把面前的卤猪耳朵往宋宴淮面前推了推:“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好。”宋宴淮夹了一块尝了尝,随即摇摇头道:“我还是更喜欢星宝做的卤味。”

    闻言,叶千栀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点头道:“我家温言,还真的有品位,明儿让阿平去整一头猪过来,我们卤着吃好不好?”

    “好。”宋宴淮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叶千栀和宋宴淮没有再说话了,两人加快速度把食物全都给吃完。

    叶千栀胃口小,只把碗里的馄饨给吃了,剩下的面条,叶千栀直接推到了宋宴淮面前,让他解决。

    宋宴淮不介意这是叶千栀吃过的食物,他拿着筷子大快朵颐。

    看到这一幕,叶千栀心里涌动着一股不知名的情绪。

    她记得以前她看到过一个帖子,上面说,想要知道一个男人究竟喜不喜欢自己,就看对方愿不愿意吃她剩下的食物。

    从他们认识开始到现在,叶千栀不喜欢吃的东西,宋宴淮都默默解决,叶千栀喜欢吃的东西,宋宴淮都留着给她吃。

    叶千栀眼前浮起了一股雾气,眼眶红了。

    叶千栀太安静了,宋宴淮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眶红红的,忙放下筷子,关心问道:“你眼睛不舒服吗?”

    “还是有谁欺负你了?”

    不应该啊,他就坐在这里,谁敢欺负她啊?

    “没有,我就是突然发现,我很喜欢你。”叶千栀抬头抹了抹眼角,生生把眼泪给逼了回去,不让眼泪落下:“你不喜欢我吗?”

    “喜欢,很喜欢。”宋宴淮终究是古代土生土长的人,私下里跟叶千栀诉衷肠,他觉得正常,但是现在周围有这么多人,他说这话就有点不好意思。

    叶千栀听到这句话,很是满足,她知道宋宴淮跟她终究是不同的,她以前生活在开放的时代,男女在街上接吻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在这里,夫妻两人牵着手上街都能惹来周围不少人的注视。

    宋宴淮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喜欢她这句话,叶千栀满意得不行,心情也愈发好了。

    两人吃完了饭,宋宴淮结了账,叶千栀这才带着宋宴淮往她定下的戏楼而去。

    百戏楼在外城,百戏楼在京城有了十几年的年头了,不过百戏楼在京城里名声并不显赫。

    究其原因就是百戏楼里的戏比较老旧,又没有新鲜的新戏出现,所以来百戏楼听戏的人,没有其他的戏楼人多,不过来这里的普通百姓比较多。

    虽然戏楼的生意没法跟其他的戏楼相比,但是这里好歹是在京城的地界上,消费还是不低的。

    叶千栀和宋宴淮到了戏楼,阿平拿出了一个物件在掌柜的面前,掌柜的便迎着他们去了东边的梅花园。

    百戏楼种了不少的梅花,叶千栀一行人站在了下面,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梅花,鼻尖萦绕着清幽的梅花香味。

    这里的价格是比较贵,但是风景是真的很不错,她很喜欢。

    掌柜的把人迎着到了这里后就离开了,很快阿平也找了理由离开了这片梅园。

    等到四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宋宴淮这才轻笑道:“星宝,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看风景?”

    “当然不是。”叶千栀摇头否认:“这只是其中一项节目而已,温言,你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或者想要玩的东西?咱们可以去啊!”

    叶千栀没有约过会,她母胎单身多年,不过好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电视剧和小说非常多,虽然她没有实践经验,但是理论知识很丰富。

    只是似乎有点不适用!

    现代恋人约会的三部曲:吃饭、逛街、看电影!

    古代恋人约会的三部曲?叶千栀不知道,从没听说过。

    她只能自己一边执行一边摸索。

    吃饭这事儿,刚刚他们已经吃过了,逛街?京城这地方店铺林立,什么东西都有卖,逛街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叶千栀并不喜欢逛街,所以她直接把这个项目给去掉了。

    看电影?

    这是古代,不是现代,电影是没得看了,如果宋宴淮不反对的话,等会儿他们倒是可以去看戏!

    “我今天都听你的安排,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宋宴淮含笑道:“我全权听你的指示。”

    “这么乖啊!”叶千栀挑了挑眉,她靠近宋宴淮的耳边,轻声道:“我要吃了你呢?”

    “我是你的,你想什么吃就怎么吃。”宋宴淮装作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神情淡定道。

    叶千栀道:“想得美呢,我才不吃你。”

    她吃宋宴淮,最后吃亏的人还不是她么?

    这种亏本买卖她可不做。

    宋宴淮轻笑一声,倒是没有反驳叶千栀的话,如果不是他身体这方面出了问题,依照他现在跟叶千栀的感情,他们两人应该早就成了真夫妻,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他们两人只能牵牵小手,最多吻一吻。

    感情稳定的恋人,都很想对方多接触,哪怕只是搂搂抱抱都会很满足。

    宋宴淮也是如此,他跟叶千栀的感情稳定,他是真的很想跟叶千栀成为真夫妻,可惜,他不行!

    想到这件事,宋宴淮眼神黯了黯,神情有些落寞。

    他喜欢叶千栀,想要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可惜别人都有的,就他没有。

    “你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叶千栀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嘴里碎碎念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晚上不要看书太晚,这对身体不好,可偏偏你就是不听,现在我们初次约会,你就掉链子,我很不开心。”

    宋宴淮回过神,忙把刚刚的想法抛之脑后,他一把捉住了叶千栀的手,轻言细语地哄着:“我没事,就是刚刚想到了别的事情,心情有点不好,是我的错,不应该在跟你出来玩的时候,走神、想别的事情。”

    “你没事就好。”叶千栀见他没有发热,心情放松了不少,她知道宋宴淮最近的压力很大,所以很是贴心道:“你知道世上很多病人都不是病死的,都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

    “你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把自己吓死的吗?”

    “怎么吓死的?”宋宴淮顺着叶千栀的话问道。

    “人对未知的事情总是会有害怕的情绪,不管表面上表现得多淡定,可是心里还是会害怕的,特别是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得了病,还是比较难治好的病症时,想得就更多了。”叶千栀笑道:“每天保持愉快的心情,对于治愈病症有很大的关系,倘若有人整天苦兮兮的,哪怕是华佗在世,怕是也救不活。”

    “医者能做的只是救躯体,心情只能靠自己调整。”

    “心情不仅关系到治病,还跟身体健康和心态息息相关。”叶千栀眨了眨眼,俏皮道:“温言,你以后尽量要保持好心情,不然你老得太快,到时候我们之间的差距就更大了,本来你就年长我九岁,要是再老一点,那就高出我好几个辈分了。”

    “好呀,你居然敢嫌弃我老。”宋宴淮知道叶千栀是在开玩笑,不过他心情还是有点不好,大叶千栀九岁,这事儿他没法更改,他注定会比叶千栀更快老。

    但是他把叶千栀的话记在了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他以后要好好调理身体,免得以后他们俩走在一起,人家还以为叶千栀是他的闺女呢!

    想到这画面,宋宴淮脸色很难看。

    年龄的差距他是没法改写,那就只能好好保养了。

    宋宴淮一把抓住了叶千栀,惩罚似地吻了吻她,叶千栀怕唇上的口脂又被吃了,往旁边躲了躲。

    一个抓一个躲,两人在梅园里你追我赶起来。

    好半晌后,叶千栀跑不动了,她蹲在地上,气喘吁吁道:“我认输,我跑不动了。”

    宋宴淮走到她面前,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囊,递给叶千栀,谁知道叶千栀趁着他不备,一把扯住了他的手,把人推倒在了地上,她自己压在了上面。

    “嘿嘿,终究还是你落在了我手里啊!”叶千栀得意地扬了扬眉,很是高兴。

    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宋宴淮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但他还是配合地挣扎了几下,像是要逃离。

    “被我抓住了,你就别想着跑了。”叶千栀稳稳当当地把人给压住了,语气兴奋道:“这位公子,你落到了我手里,那就是我的人了,别想着跑,你要是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面对叶千栀的即兴演出,宋宴淮很是配合道:“我都跑远了,你还怎么打断我的腿?”

    这是剧本里出现的漏洞,叶千栀很快就给圆回来了,她霸气地表示:“我能抓到你一次,那再抓一次也不难,你注定是逃不开我的手掌心。”

    “我不逃。”宋宴淮看着叶千栀,满眼柔情:“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倘若有一天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那我就只能把你关在小黑屋里,让你以后日日都只能看着我。”叶千栀眉飞色舞地畅想未来:“到时候我再找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倌倌哄我开心,想来那日子定然是有滋有味!”

    “不许,我不允许你身边出现别的男人。”宋宴淮吃味了,他语气不好道:“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的身边只有你,你的身边也只能有一个我,我们是注定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这种虚无缥缈的承诺,叶千栀以前听到了,那是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可是现在听到宋宴淮的真心告白,她心里很是欢喜。

    果然陷入了情网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但叶千栀却愿意相信宋宴淮现在说的话,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以后会发生什么,无人可以预料。

    这一刻,宋宴淮是想要跟她白头偕老的就行了!

    “我答应你,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人有没有来世,叶千栀不知道,她是个无神论者,可是经历了匪夷所思的穿越之后,叶千栀也不敢枉自下结论,有没有来世不要紧,下一辈子他们会不会再遇,她不知道。

    她从千年之外的地方穿到了这里,遇到了宋宴淮,那就说明他们这一世是有缘分的。

    珍惜当下。

    宋宴淮拥着叶千栀,心情极好。

    就在两人相拥的时候,宋宴淮看到空中落下了点点白色的雪花,他忙坐了起来,把叶千栀护在怀里:“下雪了,星宝,我们去旁边的阁楼坐坐。”

    “这场雪是我特意为你下的,你喜欢吗?”叶千栀看着空中洋洋洒洒飘下的白色雪花,满意地勾了勾唇,起司粉从高空落下,遇到了冷空气,就变成了雪花。

    虽然不是真正的雪花,但也足以以假乱真了。

    “特意为我下的雪?”宋宴淮愣住了,雪是大自然的产物,什么时候下雪,那是老天爷决定的事情,非人力可以干预。

    他是耳聋了么?还是叶千栀说谎?

    刚才他没仔细看,现在就不得不认真打量了起来,他扫了四周一眼,就确定了叶千栀说的是实话,不是信口开河。

    因为这雪只落在靠近阁楼这片的梅林,也难怪叶千栀刚刚往外跑的时候都没跑出太远,一直都在阁楼周围打转转。

    看着漫天飘舞的白色假雪,宋宴淮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他很高兴叶千栀为他所做的一切,从这些事情,他能察觉到叶千栀对他的心意和感情。

    另一方面,他的心很慌,他知道叶千栀不是这个朝代的人,可他不知道她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离开。

    她就像是空中飞舞的风筝,看似线是落在了他手里,他能控制风筝的高度,可其实那一根细线根本就没攥在他手里,只要叶千栀想要离开,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抓不住她!

    宋宴淮再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不过他的担忧没有透露给叶千栀,只是压在了心里。

    不管怎么说,叶千栀现在心里是有他的,他很开心!

    两人坐在梅树下看着假雪从阁楼落下,落在了梅花上、梅树下、他们两人的头上和肩膀上。

    “这雪是怎么做出来的?”宋宴淮看着手里那足以以假乱真的‘雪’,好奇问道:“是用什么做的?”

    “主要原料是羊奶。”叶千栀把做起司粉的经过仔细说了一遍:“本来我是想找牛奶的,牛奶比羊奶更适合制雪。”

    可惜大盛没有能产牛奶的奶牛,除非是去草原那边购买,但是大盛离草原距离很远,而且两国之间时不时就会打几战,基本没有商业往来。

    “就这么炒就能把雪给炒出来了?”宋宴淮讶异地挑眉,第一次对叶千栀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心。

    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制出来的东西比他们大盛的更好,从这点来看,那应该是个经济比大盛更繁荣的地方。

    “是呀!”

    叶千栀准备的起司粉不多,很快就撒完了,等看完了‘雪’,叶千栀这才拉着宋宴淮的手离开:“我们去听戏,等午饭时,我们再来这里吃烧烤,好不好?”

    宋宴淮哪里有拒绝的余地?除了配合,没有第二个选项。

    百戏楼的戏老是老了一点,不过对于叶千栀这种从来没有看过的小白来说,还是很吸引人的,两人看了一出戏,接着叶千栀和宋宴淮又回到了梅园旁的阁楼里烧烤。

    能烤的食物不多,但胜在叶千栀的手艺好,两人吃得很是满足。

    下午两人都没什么安排,宋宴淮带着叶千栀去逛了街。

    她不喜欢逛街,但是面对宋宴淮的邀请,她也没法拒绝。

    约会三部曲,她能做的也就只有吃饭和逛街了,这要是再不配合,那这次的约会之旅,也太失败了!

    两人在街上溜达到了暮色四合,这才携手回家。

    宋宴淮给叶千栀买了不少的零嘴,叶千栀吃着小零食,把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可爱极了。

    等两人到家的时候,两人就看到家门口停了几辆马车。

    叶千栀跳下了马车,刚想要去问门房是谁来了,就听到了大门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腊肉和腊肠是特意给栀栀做的,你们可得小心点,要是损坏了,我可跟你们没完。”

    叶千栀拎着裙摆往里跑,刚刚跨过了大门,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娘?您怎么来了?”叶千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宋婆子站在院子,她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出现了幻觉。

    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揉完了,再次看了过去。

    宋婆子还站在原地,没有消失。

    真的是她!

    叶千栀惊喜得不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突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0章 第一次正式约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