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三天后,美人妆低调地开业了。

    美人妆看似跟酒楼和饭馆没什么区别,也就是店铺的装修比较精致。

    不过美人妆都开业两三天了,却没有客人光临。

    阿平见此情况,急得嘴角都起泡了。

    倒是叶千栀依旧很淡定,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还有心情去修剪院子里的花卉。

    “太太,您都不担心么?”阿平见叶千栀优哉游哉地修剪花枝,忍不住问道。

    “担心什么?”

    “没生意。”

    叶千栀伸手捋了捋散落在耳边的碎发,“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店铺刚刚开业,生意惨淡是很正常的,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叶千栀是很淡定,有没有人光临她都无所谓,不过阿平显然没有她这么淡定,他很想把店铺给推出去,但是却又想不到什么好法子。

    他为这件事急得夜不能寐,叶千栀见此情况,突然觉得自己太不上心了,为了能缓解阿平的焦虑,叶千栀只能撸起袖子去搞宣传!

    古代的宣传也就只有几种办法,一种是请舞龙舞狮的人来表演,吸引大众目光,第二种就是靠口口相传。

    这两种的宣传法子别人都用烂了,叶千栀不想跟他们一样,她得走创新的路线,所以她思考了一晚上,最后决定自己写个戏本子,请百戏楼的人来表演!

    这个朝代的戏本子也就那么几个套路,不是富家公子看上了贫穷农女,就是名门贵女跟穷书生私奔天涯,前面甜甜甜,中间虐死人,结局都是大团圆。

    这种故事情节在叶千栀看来,老掉牙了,但不可否认,这种本子确实是很火!

    大家都爱看!

    叶千栀就不走寻常路,她花了五天时间勾勒了一个故事,然后把本子送去了百戏楼,请百戏楼的人把这出戏给演出来。

    百戏楼的班主见到叶千栀送来的本子时,一脸抗拒,特别是当他看完里面的内容后,第一反应就是这种戏排出来肯定没人喜欢。

    他找到叶千栀,特意给她打预防针:“宋太太,你这个故事写得是不错,但是剧情太平淡了,没有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在百戏楼的班主眼里,叶千栀给的本子剧情丝毫没有起伏,就是几对男女甜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一点都不吸引人。

    “我觉得还好。”叶千栀对自己编出的故事很有信心。

    百戏楼的班主知道她执意要按照这个本子排,不会改变主意,他最后挣扎了一次:“这么排也可以,但我们要不要在里面安排几个反派?”

    “反派?”

    百戏楼的班主听到叶千栀这话,还以为能说服叶千栀改戏了,他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说,叶千栀听了以后,直接拒绝了。

    在叶千栀写的本子里,没有明显的坏人,本子里有些人做出来的事情让人不喜,那也是有原因的,而且站在他们的角度去看事情,就会发现,他们的做法合情合理!

    百戏楼的班主劝说了好几次,都没能让叶千栀改变想法,最后他也只能按照叶千栀本子上的剧情,老老实实去排戏了。

    谁让叶千栀出钱出力呢,他一个打工人,当然得听金主爸爸的安排了!

    三天后,百戏楼就上新了新戏。

    不少人听说百戏楼出新戏了,没事儿的人全都跑来凑热闹。

    当他们看到《美人妆》这个戏本子的名字时,还以为这出戏跟以前的戏差不了多少,都是换汤不换药的剧情,可他们刚刚看了开头,就被剧情逗得捧腹大笑!

    一个时辰后,戏落幕了,大家都刚刚被剧情勾得心痒难耐,正期待着接下来的剧情呢,现在却跟他们说,戏演完了,这不是把狗骗进来又不给狗粮吃么?

    人干事?

    大家还没从剧情里走出来,纷纷跑去问百戏楼的班主,这出戏的后半段什么时候上新?

    百戏楼的班主倒是想趁着现在大家对这部戏热情高涨的时候,直接把后半段的戏安排上,不过她想到叶千栀的吩咐,他还是忍住了。

    他笑哈哈地打着圆场:“接下来的戏还没有开始排,我尽量让他们赶紧排,争取这个月跟大家见面。”

    对于百戏楼班主的这个回答,大家自然是不满意,但是不满意又能怎么办?

    人家的戏都没有排,他们也只能干着急,只能希望百戏楼的班主赶紧把戏给排了!

    《美人妆》一夜之间火了!

    一开始的时候只是少部分的人知道,后来百戏楼上午和下午都安排唱一场,这下子不少人跑来二刷三刷,很快《美人妆》就火了!

    《美人妆》火了,刚好有人居住在叶千栀家店铺隔壁不远处,她发现了这个店铺的名字跟《美人妆》这个戏的名字一样,她想到《美人妆》这个戏里出现了很多令人垂涎的美食,难不成戏里的美食在现实中也存在么?

    带着这个疑问,她进了美人妆!

    当她从美人妆出来时,她已经被美人妆的美食给折服了,她忙把自己的这个发现告诉了小姐妹,很快一波又一波的小姑娘就来美人妆打卡了。

    借着戏本子《美人妆》的热度,美人妆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

    美人妆有人关顾了,阿平放下了心,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招待顾客这上面。

    而叶千栀这个老板倒是没有出现,因为今天是宋宴淮会试的最后一天,她去了贡院门口等他。

    贡院门口来了不少人,都是来这里接人的,人虽然多,但却没人说话,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贡院门口。

    很快贡院的大门打开了,学子们络绎不绝地从里面走出来。

    文人身体本就比较弱,这些学子还在贡院狭小的房间里待了足足九天,出来时一个个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全都蔫蔫的。

    还有些不知道是身体太差还是被考的内容给打击到了,他们刚刚出贡院门口就倒了下来,还有些甚至是直接被人从里面给抬出来的。

    叶千栀站在马车上,眼睛快速地扫过从贡院出来的学子,很快她就看到了宋宴淮!

    跟其他状态百出的学子们相比,宋宴淮也只是脸色不太好,走路有点摇晃。

    叶千栀一看到他,立刻就挥手打招呼:“温言。”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宴淮立刻抬头张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马车上的叶千栀,他穿过人群,走到了叶千栀身边,有气无力地说教:“不是跟你说过别来接我吗?这里人这么多,万一有人不小心撞到了马车,你站在上面掉下来了,那可怎么办?”

    “我知道了,以后肯定改正!”叶千栀也知道自己站在驭位上很危险,所以她乖乖听训,不过她还是抓着机会解释道:“我就是着急见到你嘛,我们都足足九天没有见面了。”

    宋宴淮本来就没生气,他就是担心叶千栀的安全,现在听到她的解释,宋宴淮余下的那点气也烟消云散了,他踩着小马扎上了马车,跟叶千栀并排坐着。

    宋宴淮脸色很不好,叶千栀连忙把自己带来的人参汤端给他喝。

    “喝点人参汤,补补精神。”叶千栀柔声道:“家里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和饭菜,就等着你回家了。”

    跟宋宴淮说话的时候,叶千栀趁着机会给宋宴淮把了把脉,最后发现宋宴淮只是精神不济,没有别的毛病,叶千栀这才放下心来。

    宋宴淮端起碗头,一鼓作气把人参汤给喝了,接着他就靠着叶千栀的肩膀,开始闭目养神。

    叶千栀也不敢打搅他,等到了家,她才小声地叫醒他。

    宋宴淮用最快的速度洗了澡、吃了饭,然后就回房休息了。

    这九天他在贡院那是吃不好睡不好,神经一直都紧绷着,现在回了家,宋宴淮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倦意很快就淹没了他,宋宴淮几乎是刚刚上榻,就睡着了。

    看着宋宴淮眼底的乌青,叶千栀给他捻了捻被子,又拿着帕子动作轻柔地把他湿哒哒的头发给擦拭干,这才关上门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宋宴淮这一觉直接到翌日傍晚才醒过来,他刚刚睁开眼睛,耳边就响起了叶千栀的声音:“醒了?你有没有觉得身上有不舒服的地方?”

    叶千栀听说不少考完的学子病倒了,有些连大夫都请不到,她给宋宴淮把过脉,知道他没什么大碍,但她还是不放心,所以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又问他一遍。

    “我有点饿。”宋宴淮认真地想了想:“其他没什么不舒服。”

    “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饭菜,就等着你醒来以后吃了。”叶千栀从早上就开始忙活,早早给宋宴淮准备了一大桌子好吃的,现在听到他说饿了,叶千栀吩咐立春上菜,她推着宋宴淮去洗漱,等他洗漱完了,两人这才做下来用膳。

    宋宴淮睡了一天一夜,这段时间叶千栀也没有好好吃饭,她也有点饿了,所以两人都安安静静地吃饭,等吃完饭,叶千栀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一个药丸,放在了宋宴淮手里:“吃了!”

    她没解释这药丸吃了有什么用,宋宴淮也没有问,直接丢到了嘴里,喝了口鸡汤,咽了下去。

    叶千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不问问我,这药丸吃了有什么用?”

    “问不问有什么要紧的?总之你又不会害我。”在这个世上,宋宴淮能信任的人不多,除了父母外,也就只有叶千栀了。

    听到他这么说,叶千栀很是高兴,她解释道:“这是我用山鹿血做的补气血的药丸,吃了对你身体好。”

    “星宝费心了。”宋宴淮吃饱喝足又休息好了,他现在有时间和精力跟叶千栀开玩笑,他趴在叶千栀耳边,含笑道。

    叶千栀只觉得耳朵酥酥麻麻的,双颊瞬间就升温了,她红着脸推了推宋宴淮的头:“正经点!”

    “我哪里不正经了?”宋宴淮一脸受伤地望着叶千栀:“我跟我媳妇靠得近点有什么问题?又没有亲亲抱抱。”

    “不是,就是我会不好意思。”叶千栀也觉得奇怪,明明他们情投意合,又是合法夫妻,做什么事情都是正常的,她这样二话不说就把人推开,确实是不对!

    “是我们分开太久的缘故?”宋宴淮问。

    叶千栀认真地想了想,她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原因。

    “乖宝!”宋宴淮见叶千栀脸红红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再次逗她!

    叶千栀瞪了宋宴淮一眼,波光流转、含嗔似笑,看得宋宴淮心头一热,他不自觉地靠近叶千栀,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两人在屋里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才手牵手出门散步消食!

    他们在院子里散步,立春立刻就让院子里的婢女和小厮远远避开了,爷跟太太好几天没见面了,好不容易现在有点时间相处,她可得把周围的电灯泡全都给赶走!

    会试结束,离放榜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时间,宋宴淮也不想看书,他想陪叶千栀到处走走。

    先前他就想跟叶千栀出城踏青,三月份的时候,叶千栀不是陪着宋婆子和宋云绮逛街,就是忙着给朱辛月的父兄治病,后面又忙着美人妆店铺的事情,一直都抽不出时间。

    现在已经四月底了,错过了花草树木发芽的季节,不过四月份正是百花盛开的时候,所以宋宴淮直接邀请叶千栀出城赏花。

    叶千栀自然是不会拒绝,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甚至为了贴合赏花的主题,她甚至还找出了一套樱草色的衣裙。

    叶千栀容貌太艳,素色的衣裳跟她很不搭,她适合颜色艳丽的衣裳,樱草色的颜色是有点淡了,不过衣裙的衣领和裙摆、袖子的边缘绣着一朵朵深绿色的绿菊花,很是吸引人眼球。

    而叶千栀挑选的首饰也跟这套衣裳很搭,她梳了一个繁琐的发髻,头上的首饰不多,也就只插了一个淡绿色玉石的玉簪和颜色艳丽的珠花。

    耳环的颜色是淡绿色的,手上的玉镯叶千栀换成了白玉手镯。

    等她从屋里出来时,宋宴淮不经意间抬头,就被换了装的她惊得回不过神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9章 叶千栀的营销手段,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