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的衣裳颜色,大多都是鲜艳的颜色,宋宴淮已经看习惯了。

    突然间见到叶千栀换了较为淡雅的颜色衣裳,宋宴淮可不就吃了一惊。

    见他傻呆呆地看着自己,不言不语,叶千栀心里有点没底,她拎着裙摆走到了宋宴淮身边,笑眯眯地问道:“温言,好看吗?”

    “嗯,很好看。”宋宴淮回过神,他摸了摸鼻子,含笑道:“我家乖宝穿什么颜色的衣裳都好看。”

    “你就夸张吧!”叶千栀可不敢相信宋宴淮的直男审美,她跑到菱花镜前,仔细地打量了自己一番,菱花镜倒映出一个绝色的美人儿,美人容貌娇媚,但是却少了几分灵动。

    叶千栀看着镜中的自己,想了想,拿起了口脂,在额间画了一朵盛开的桃花。

    多了这一朵桃花,镜中的美人儿立刻就添了几分的灵气,她又拿出一个颜色鲜艳的荷包,挂在了腰间。

    等她挂好了荷包,她这才勾唇一笑,显然对于自己的这身打扮,她很是满意!

    立春和墨玉已经准备好了出行的马车和食物,宋宴淮和叶千栀收拾妥当,两人上了马车,墨玉很快就驾车出城。

    宋宴淮注意到从他回到家后,似乎就没见到阿平,现在他们出门玩耍,阿平也没有跟在叶千栀身边,他随口问道:“阿平呢?好像很久没见到他了。”

    “他去给我管理店铺去了。”叶千栀说道:“阿平留在我身边太屈才了,我发现他对数字很敏感,而且他还挺有做生意的潜能的,把店铺交给他,我很放心。”

    阿平是老实人,叶千栀交代他的事情,他都会一板一眼给做好。

    他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叶千栀很欣赏和喜欢他踏实的性子,把事情交给他,叶千栀很放心!

    “他不在你身边,那你手里不就只有立春一个人可用了?不如我再给你找几个人?”宋宴淮担心叶千栀的安全问题,恨不得把自己手里的人全都派到她身边保护她才好。

    “不用。”叶千栀拒绝:“我身边有立春就够了,我要是缺人的话,我去牙行买人就行了。”

    宋宴淮还想劝,不过叶千栀已经转移了话题:“温言,马车出城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皇觉寺。”宋宴淮道:“四月份的皇觉寺是香火最旺盛的时候,很多人都慕名而来。”

    “慕名而来?”叶千栀挑了挑眉,好奇道:“是皇觉寺许愿很灵验么?”

    “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皇觉寺的后山种了一*的桃花,四月份城里其他地方的桃花已经败了,但是皇觉寺的桃花开得正旺,很多人便会到这里赏花,除了桃花,皇觉寺的牡丹和梨花也开得很不错。”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宋宴淮神秘一笑:“而且皇觉寺有样东西,你肯定会很喜欢。”

    宋宴淮语气笃定,叶千栀好奇得不行,忙追问是什么东西,偏偏宋宴淮就是不告诉她,只是说等到了皇觉寺她就知道了。

    气得叶千栀忍不住想要咬他!

    两人笑笑闹闹间,很快就到了皇觉寺的山脚下。

    皇觉寺处在深山之中,马车只能停在山脚下,叶千栀一下马车,就看到了一条长长的石梯。

    山脚下聚集了不少人,他们见到叶千栀和宋宴淮下了马车,一拥蜂把宋宴淮和叶千栀围了起来,叶千栀被他们的举动吓了一跳,直接躲到了宋宴淮身后。

    这些人是附近村子里的村民,他们闲暇时就来这里帮人抬东西上山,赚点辛苦钱贴补家用。

    宋宴淮把叶千栀护在了身后,婉拒了他们,他们见宋宴淮几人确实没有要他们帮忙搬东西的意思,便散了!

    皇觉寺的位置在深山之中,从山脚下往上走,足足得走半个时辰,才看到皇觉寺的大门。

    皇觉寺是皇家供奉的寺庙,在叶千栀的想象中,这种跟皇家贵族扯上了关系的东西,那肯定都是金碧辉煌,处处彰显贵气。

    可眼前这座寺庙,却跟贵气沾不上半点关系。

    皇觉寺门口摆放了两只威武的石狮子,大门是用石头堆砌起来的,看起来很是随意,但是大门牌匾上的字,让每个从这里经过的人,都忍不住抬头看。

    行云流水、笔锋劲道。

    从字迹就能看出,写下这三个字的人,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

    “这是大盛开国皇帝亲自提笔写的牌匾。”宋宴淮介绍道:“这块牌匾挂在门上,已有百年时间了。”

    “开国皇帝?”叶千栀诧异道:“不都说开国皇帝出身草莽,家里穷得很,连饭都吃不饱,他这样的出身,居然能写出这样一手好字?”

    “只要每天都写几张大字,一年、十年、二十年坚持下来,也能练出一手好字。”

    叶千栀觉得宋宴淮这话是在内涵她,因为她老是躲懒,不愿意练字。

    “而且开国皇帝他的出身也不差,家里以前是做生意的,还挺富裕。”宋宴淮说道:“只是他出身的时间刚好是前朝内乱不断、烽火连天的时候,还没成年,家里的财物就被当地的官府给掠走了。”

    不仅仅是家里的财物,还有他的一个貌美如花的妹妹也被官府的人掠走了。

    他去讨要了几次,不仅没有讨回来,反而还被人暴揍了好几顿,留下了一身的伤痕。

    前朝气数已尽,天下大乱,各地诸侯纷纷带兵造反,而开国皇帝抓着这个机会,从一个无权无势任人欺凌的小可怜,一步一步发展壮大,最后一举消灭了那些诸侯,夺得了天下。

    “星宝,皇觉寺有一片石碑林,你想去看看吗?”

    叶千栀很想拒绝宋宴淮的这个安排,话都到了喉咙口,就要说出来了,可宋宴淮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把余下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可都是历朝历代传下来的瑰宝,除了皇觉寺,别的地方可看不到,连皇宫收集的孤本字帖,也没有这里多。”

    什么东西一旦扯上了瑰宝、皇家,那就让人觉得逼格高了不是一点半点。

    从宋宴淮的寥寥数语中,叶千栀也明白,这些石碑在文人中的重要性,她换了一个壳,从学霸直接变成了学渣,读书的属性是变了,想要写出一手好字这辈子是有点难了,不过这不妨碍她去欣赏别人的好字啊!

    所以叶千栀答应了下来。

    谁说去看了石碑,就会写一手漂亮的字呢?

    进了皇觉寺的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石头雕刻出来的龙。

    龙栩栩如生,一片片的鳞片在阳光下像是泛着光一样,靠近后,能清晰地看到时光在龙身上留下的痕迹,这条龙据说已经经历了好几个朝代了,此时还能维持原样,显然是有人精心护理的。

    叶千栀站在石头前面,仰头看着这条比她高了三倍不止的龙。

    “这条龙集结了江南百来个能工巧匠,雕刻了差不多五年,才雕刻完成。”站在叶千栀身后的宋宴淮,见她对这条龙好奇,便跟她介绍起了这条龙的神奇之处:“这条龙还没有完工时,这片土地经历了好几年的灾祸,庄稼不是被晒死了,就是被雨水给泡烂了,是不是还有地龙翻身,后来这条龙完工了,被人安置在了这里,从那以后这片土地倒是风调雨顺了不少。”

    说白了,庄稼的收成好不好,跟这条龙没关系,不过是这边的百姓基本上都很迷信,所以不管遇上了什么事情,都会跟迷信扯上关系。

    以前翻看历史书,看到历史上不少帝皇因为天灾,为了安抚治下百姓,不得不下罪己诏,叶千栀就很同情这些皇帝。

    天灾这事儿是人无法预料和控制的,跟皇帝又有什么关系呢?

    “真是迷信啊!”叶千栀嘀咕了一句,接着又跟宋宴淮往里面走。

    按照宋宴淮先前的介绍,皇觉寺是皇家供奉的寺庙,可这里面的一草一木肯定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不过等他们走了一段路,叶千栀就看到了路边种着两排杨梅树,此时正是杨梅成熟的季节,红色的果实在碧绿色的杨梅叶子的衬托下,愈发显眼。

    杨梅个头大,饱满多汁,看着就让人垂涎,叶千栀看了一眼,只觉得口齿生津,有点馋杨梅了。

    “想吃?”宋宴淮跟叶千栀相处了三年多,对她的情绪那是了如指掌,一看她的眼睛落在杨梅上收不回来了,就知道她是馋了。

    “温言,这杨梅一看就跟咱们有缘,我能尝一个不?”叶千栀眼睛落在杨梅山,挪不开。

    宋宴淮无奈叹息道:“怕是不行,这是皇觉寺的杨梅,皇家人来了都不敢随意摘,咱们就更不能摘了!”

    “可惜了,这么好的杨梅最后人没吃到,反而变成了杨梅树的养分,被它吸收了回去。”听到他这么说,叶千栀一脸惋惜道:“这么大个头的杨梅用来泡杨梅酒,味道肯定很好。”

    “别想了,咱们走吧,你要是喜欢吃杨梅,想要泡杨梅酒,等会儿下山了,我让人给你整两筐杨梅。”宋宴淮拉着叶千栀往前走,谁知道他刚刚走了两步,身后就有一人跑来拦住他们。

    “两位施主,你们等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0章 偶遇奇怪老和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