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来人的喊声很大,一时间在这条路上走着的人全都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老和尚看都没有看别人一眼,径自跑到了宋宴淮和叶千栀面前,老和尚目光灼灼地盯着叶千栀,开门见山:“贫僧刚刚听到女施主说杨梅能泡酒,不知这杨梅酒怎么泡?可否教贫僧?”

    叶千栀没吭声,只是看了看他身上的僧服。

    她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老和尚却明白她的意思,他挠了挠头,理直气壮道:“刚刚女施主不是还在可惜,这些杨梅终究也是落在地上,变成杨梅树的养分?贫僧觉得,与其让这些杨梅这么糟蹋了,不如用来泡酒,想来杨梅酒的味道很不错。”

    说着话,老和尚舔了舔唇,显然是有些馋了!

    他的这些小动作差点让叶千栀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笑出声来,好在最后她咬了咬唇,忍住了。

    “你想要我教你泡杨梅酒?”叶千栀见老和尚点头,她松口道:“我教你泡杨梅酒不是不行,不过我能有什么好处呢?”

    宋宴淮一眼就看穿了叶千栀打的主意,他抿了抿唇,有些想笑,不过最后还是强行忍住了。

    向来都只有和尚去化缘,什么时候有人跟和尚讨要好处?

    老和尚显然也没想到叶千栀会说出这话,他愣了愣,等反应过来了以后,立刻道:“贫僧可以免费给女施主诵经。”

    “不要。”叶千栀拒绝。

    “贫僧可以为女施主祈福?”

    “这跟诵经有什么区别?”叶千栀不接受。

    老和尚见他提出了两个好处,叶千栀都拒绝了,他也有了小情绪:“女施主,你知不知道来寺庙里求贫僧给他们诵经和祈福的人有多少?你怎么可以把这件好事往外推?”

    “哦,那等我有需要的时候,再来找你呗!”叶千栀面如表情道。

    言下之意就是她现在不需要。

    “那贫僧给你算命行不行?”老和尚很想知道如何泡杨梅酒,不舍半途而废,所以他盯着叶千栀的脸看了半晌,这才想起自己还会给人看面相,“从女施主的面相来看,女施主是多子多孙、福寿绵长的命格,女施主天庭饱满,这一生贵不可言......”

    老和尚话都还没有说完呢,就被叶千栀给打断了:“行了行了,你想要我教你泡杨梅酒,我教你就是了,你就别强行拍马屁,说好话了。”

    要是宋宴淮那方面没有问题,老和尚这番话自然是极其动听,可是想到宋宴淮那不可言说的毛病,再听到老和尚一口一个多子多孙的话,叶千栀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怕宋宴淮听了这话以后心情不好。

    老和尚一听叶千栀的话,眼睛一亮,那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他目光殷切地望着叶千栀,等待她把泡酒的方子告诉他。

    “告诉你泡酒的方子不难,不过你能不能给我点杨梅尝尝味道?”来这里一趟,看到了树上红艳欲滴的杨梅,叶千栀没吃到,怕是以后时时刻刻都会惦记着,忘不了!

    “这是小事儿,你想要,随便摘就是了!”老和尚大方得不行,不仅答应了,还殷勤地拿来了竹篮,让叶千栀随便摘!

    他做事利索,叶千栀也不是磨蹭的人,很快就把泡杨梅酒的法子告诉了他,而且因为老和尚爽快地让她摘了杨梅,叶千栀还把自家店铺的名字告诉了他:“我家店铺里有不少好酒,你要是感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去美人妆品尝。”

    老和尚听到‘好酒’这两个字,眼睛更亮了,他迫不及待地追问道:“不知道都有什么酒?”

    “除了市面上的酒水外,还有我特供的药酒,不过药酒现在还没有提供,等冬天才面世,你可以入冬以后来尝尝。”叶千栀想了想说道。

    “我们一言为定,我肯定是会去找你的。”老和尚说完,他也拎着竹篮去摘杨梅了。

    “栀栀,你刚刚说的泡杨梅酒的法子,莫不是糊弄他的?”宋宴淮想到叶千栀刚刚说的话,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怎会?”叶千栀抬头,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会糊弄人的人么?”

    “那倒不是!”宋宴淮见她有点不高兴了,连忙解释道:“就是你说的法子太简单了,万一他泡出来的杨梅酒跟你泡出来的不一样,他会不会来找你麻烦?”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虽然身处红尘中,但我也不是说假话的人。”叶千栀回想着宋宴淮的话,觉得他言之有理,她秀眉轻蹙,有些懊悔:“早知道我刚刚就不该把地址告诉他了,这要是他把杨梅酒搞砸了,找上门来,我岂不是躲都没地方躲?”

    “为了我将来不会被人找麻烦,我得多摘点杨梅回去,到时候他要是以这个理由和借口来找茬,我就直接把杨梅酒糊在他脸上!”

    “......”你高兴就好!

    叶千栀摘了满满一篮子的杨梅,嘴里也塞了不少杨梅,看得宋宴淮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

    “呐,你不吃么?”叶千栀见到一个颜色艳丽,个头大的杨梅,连忙摘了下来,递到了宋宴淮面前,却见他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投食:“还是你嫌弃杨梅没有洗,脏?”

    “星宝,咱们能不能找点水把杨梅洗了?等你吃饱了再来摘?”杨梅看着干干净净,但是没有洗过的杨梅,宋宴淮是坚决不吃的,他也拦了叶千栀好几次,只可惜他没拦住!

    “你不吃就算了,你别拦着我啊,我想吃就吃了!”叶千栀不觉得杨梅脏,这里又没有马车经过,连个尘土都没有,干净着呢!

    等叶千栀吃够了,她这才拎着一篮子杨梅往寺庙里面走去。

    从大门到庙宇叶千栀足足走了一刻钟。

    皇觉寺不愧是大盛第一寺庙,来这里烧香拜佛的人数不胜数,叶千栀站在门口,看着香炉里的香火,就知道这里有多热闹了。

    宋宴淮早早就在寺庙里订了两间厢房,所以两人拜了拜前殿的菩萨,便去厢房休息了。

    寺庙里处处都弥漫着一股好闻的香味,叶千栀仔细闻了闻,似乎是檀香的气味。

    时间已经不早了,庙里的小和尚送了斋饭过来,叶千栀和宋宴淮两人坐在位置上看着桌上的斋饭,叶千栀以前极少去寺庙,也没怎么吃过斋饭,所以她面对桌上色香味俱全的斋饭,倒是有些诧异。

    不是都说和尚们的日子过得清贫么?桌上的饭菜虽没有荤腥,但是油水也挺足的,看起来就挺好吃的。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的素菜尝了尝味道,吃完后,叶千栀赞叹道:“味道很好,这斋饭是谁做的啊?我都有点想去取取经了。”

    这事儿宋宴淮就不知道了。

    叶千栀想要去会一会做斋饭的人,所以她吃完饭便没有午休,直接去了寺庙的后厨。

    午饭过后的寺庙,一片宁静,叶千栀没让宋宴淮陪她,而是自己带着立春独自前往后厨。

    从厢房到后厨这段路,需要经过一处竹林,叶千栀带着立春刚刚踏进竹林,就听到竹林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喘息声。

    叶千栀和立春听到声音,立刻就停下了脚步,叶千栀做了一个手势,她和立春悄悄地离开了。

    “没想到佛门净地,居然有人能做出这等越轨的行为,也不怕佛祖怪罪!”叶千栀活了两辈子都还是个雏儿,但这不代表她就不知道刚刚竹林里的人在干什么。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觉得里面的那两个人实在是太大胆了!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佛门净地,就算再怎么情难自禁,也该有所收敛吧?

    叶千栀和立春要去后厨,就必须经过这处竹林,可是现在竹林里有两个情难自禁的人在,她们也不好去打扰,只能挑选了一个不易让人察觉的角落站着,想等里面的人离开后,她们再去。

    两人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两刻钟,等里面的人出来时,叶千栀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当她看清楚那两人的长相时,不由得挑了挑眉:“这两人从外形来看,年龄相差挺大的啊!立春,你说他们是正经夫妻还是露水情缘?”

    立春看了一眼那两人身上穿着的衣裳,“从他们的衣裳料子来看,他们应该不缺钱。”

    别的她可就看不出来了。

    叶千栀道:“若是正经夫妻,又怎么会相约到竹林里私会?还迫不及待在佛门净地做这样的事情?”

    这是别人的事情,叶千栀和立春也就是看到了,八卦一下罢了,两人等他们走远了,这才重新往后厨走去。

    叶千栀去后厨溜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煮斋饭的人,叶千栀在厨房溜达了一圈,就回到了厢房。

    宋宴淮正倚靠在美人榻上闭目眼神,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回来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路上出了点意外,耽误了点时间。”叶千栀走到宋宴淮身边,坐了下来,三言两语把刚刚在竹林里看到的事情说了说。

    “不是还要去看桃花和石碑么?咱们现在就去吧!”宋宴淮坐了起来,梳洗过后,拉着叶千栀出了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1章 爱酒之人(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