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皇觉寺的桃花名不虚传,还没有靠近桃花林,就已经先闻到了阵阵花香。

    等绕过回廊,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粉色的花海!

    皇觉寺的桃花林一眼望不到头,朵朵桃花挂在枝头,或是单独绽放,或是三五朵挤在一起。

    桃花的树枝显然是有人精心修剪过的,枝杈的姿态各异,但是它们之间又异常和谐,各有各的美。

    叶千栀第一次发现自己词穷了,她读书少,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夸赞眼前的盛景。

    想了许久,似乎也只能借用‘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句诗词来赞美皇觉寺的桃花了!

    一阵风吹来,枝上的桃花随风飞舞,一片片从树枝上吹落,不是直接掉到了地上,就是随着风在空中飞舞、旋转,最后缓缓落地,亦或是掉在了周围看桃花的群众头上、身上!

    看完了桃花,宋宴淮接着带叶千栀去看石碑。

    跟桃花处的热闹、浪漫相比,石碑林就显得端庄、肃静了!

    叶千栀还以为来石碑林冷冷清清,没什么人呢,等她跟着宋宴淮走进石碑林时,才知道刚刚的想法错了!

    石碑林的人气跟桃花林的一样高,只不过去桃花林玩耍的基本都是姑娘、妇人,而来石碑林的基本上都是学子文人!

    他们不是单独来这里看石碑的,而是拿来了笔墨和纸张,看他们的动作,显然是在拓石碑上的字!

    宋宴淮对这里的石碑了如指掌,他小声地给叶千栀讲解,倒是让叶千栀明白了这些石碑的历史。

    一个人讲,一个人听,就在宋宴淮介绍完最后一块石碑的时候,远处走来的一群人,叶千栀不经意顺着脚步声看了一眼,当她看清楚走在最前头中年男人的面容时,眼睛微微凝住了。

    她的失态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除了宋宴淮,谁也没有察觉。

    那群人显然也是来石碑林里看石碑的,他们站着的地方离叶千栀站着的地方并不远,从他们来了以后,叶千栀就没有心情听宋宴淮介绍石碑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群人身上。

    也就是因为她注意得多了,这才发现其中不对劲的细节。

    中午跟那男人私会的女子也在其中,不过她没有站在那男人身边,而是站在另一个病弱的男子身边。

    中年男人时不时会回头跟女子对视,冲她笑。

    而女子对上他的视线,也会露出害羞的神情。

    叶千栀早就猜到了这两人关系不正常,但是她没想到这两人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眉目传情,他们没发现一旁的病弱少年脸都黑了么?

    显然这两位是没有发现,依旧还在甜蜜对视。

    叶千栀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氛围,她拉了拉宋宴淮的手,示意自己不想看了,宋宴淮早就察觉出她的心不在焉,见她真的没有心情听了,他也就顺着她的意思,离开了石碑林。

    刚刚走远,叶千栀就忍不住俯身在宋宴淮耳边,小声道:“我和立春中午在竹林里见到的那两个人就是刚刚那个中年男人和穿白色衣裙的女子。”

    刚才一群人里面,只有一个女子穿了白色的衣裙,宋宴淮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

    “栀栀,你可知道那个中年男人是谁么?”宋宴淮不愧是在京城混了好几年的京城通,他对京城里的权贵不说了如指掌,起码也是略知一二!

    “谁呀?”

    “那位啊,是礼部尚书。”宋宴淮说道:“也是内阁里面最年轻的阁老了。”

    闻言,叶千栀惊了:“那么厉害啊!”

    内阁可不是想入就能入的,也不是混资历就能进去的,要是没点本事,要是当今坐在龙椅上的那位不信任,可进不去!

    而这位礼部尚书,看相貌也就才四十多岁的样子。

    “那跟在他周围的那些人是谁啊?”叶千栀好奇问道。

    宋宴淮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不过他想到了前段时间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传闻,他迟疑道:“应该是他的家人吧,前段时间大家不都在传礼部尚书的妻子病重么?现在他们来这里,或许是为了给他妻子祈福!”

    是祈福还是私会情人,这可说不准呐!

    叶千栀想到自己中午看到的那一幕,心里暗暗吐糟着!

    两人也不过是见到了人,所以好奇地聊了聊,两人从顺着回廊,慢悠悠地往前走,刚刚走到一个拐角处,就见到一个倚靠着回廊站着的妇人突然直直往地上摔去!

    看到有人摔倒,立春立刻上前一把托住了人,叶千栀也跟上去帮忙扶人。

    两人把妇人扶着到了不远处的亭子里,把人安置在了亭子里的木凳上。

    妇人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不停地冒出来,立春拿帕子给她擦拭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擦完就又冒出来了。

    叶千栀给她把了把脉,她的脉象急促,一息脉来五至以上,这可不是好现象,这说明她气血上涌,血液急促流动。

    单单一个把脉,就能看出很多问题,她的脉象不正常,但是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叶千栀暂时也查询不出来。

    她见妇人实在是难受得紧,她身上也没有带银针,随身携带的也只有一瓶解毒丸和补气血的药丸。

    不知道她是得了什么病,不过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药香味,也不难猜出她常年用药。

    是药三分毒,不管她是怎么了,吃颗解毒丸应该出不了错。

    给她塞了一颗解毒丸,叶千栀还是不太放心,接着又塞了一颗补气血的药丸。

    两粒药丸下肚,片刻后,妇人额头上的冷汗止住了,很快她就恢复了清明。

    “是你们救了我?”妇人睁开眼见到叶千栀和宋宴淮,她声音虚弱地道谢:“谢谢。”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言谢。”叶千栀摆了摆手,问道:“您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妇人微微摇了摇头。

    “从您的脉象来看,您的身体不太好,久病之人最忌讳多思多虑。”叶千栀提醒道:“心情好了,病痛才去得快,身体也会更快好起来。”

    妇人笑容虚弱地道了谢,她正要跟叶千栀说什么时,不远处两个丫鬟匆匆跑了过来:“夫人,您怎么来这里了?老爷已经回来了,正到处找您呢!”

    妇人想要说的话直接咽了回去,她借着两个丫鬟的力道站了起来,再次跟叶千栀道了谢,她这才离开。

    叶千栀和宋宴淮也没有把这次的小插曲记在心里,毕竟她们是萍水相逢,她没想到,几天后,妇人会亲自去美人妆找她,请她帮忙诊病!

    美人妆借着《美人妆》这部戏,在京城火了!

    一开始大家只是因为这个名字而来,可是当他们吃了美人妆的美食后,他们全都被美人妆的美食给俘获了。

    美人妆里的食物主打养身,他们一开始点的时候也挺嫌弃的,特别是端上来的汤汤水水,一揭开盖子,一股中药味扑面而来。

    可等他们吃了第一口,那就无法抵挡美食的*了,吃了还想吃!

    每个人饥肠辘辘进来,最后肚子圆滚滚地离开。

    有些人甚至都舍不得离开,炎炎夏日,京城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而美人妆因为叶千栀的特别设计,他们坐在靠近荷塘的楼阁里,浑身的暑气一扫而空。

    楼阁是叶千栀特别设计的,还请了能工巧匠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盖好,她把现代的暖水系统给弄来了这里,楼阁周围都布满了水管子,凉水从管子里经过,最后流入荷塘,也因为房屋被水给笼罩着,所以太阳的炙热根本就照不到屋里,楼阁自然不热。

    美人妆饭点的时候提供饭菜,上午和下午还提供饭后甜点,这里的甜点都是叶千栀按照她以前吃过的甜点给捣鼓出来的,因为原材料有限,味道自然没法跟叶千栀以前吃过的糕点相比,但是对这里的消费者来说,这些糕点已经足够美味了。

    女孩子们被美人妆的养颜菜谱、甜腻点心、消暑茶水给俘获,而男孩子们则是被这里的酒水和游戏给迷住了。

    叶千栀自己酿的酒还处于发酵阶段,店铺里卖的酒都是顾流云帮着弄来的,基本上市面上有的酒都集齐了,市面上没有的酒,叶千栀这里也有!

    叶千栀还把以前的扑克牌、麻将给弄出来,这玩意儿连她跟于月、于列玩了都上头、沉迷,更别说对于这些没有什么娱乐的古代人了。

    一经推出,广受好评!

    来美人妆的人都排起了长队,甚至还有些人开始预约,叶千栀见美人妆的生意好了,她自然是很高兴,每天看着账面上的银钱,笑得眉眼弯弯!

    阿平也因美人妆的成功,自信心暴涨。

    整个人都眉飞色舞,做什么事情都有信心了,不会跟以前一样,做事情没底气,生怕搞砸了!

    “最近这几天的生意很不错,阿平,接下来咱们就推出药膳吧!”叶千栀拿出了几个药膳的食谱给阿平。

    阿平一脸懵地接过,他傻傻地问道:“太太,养生汤跟药膳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调养身体的么?这有什么不同?

    “当然有点区别了。”叶千栀说道:“我们店里的养生汤是适宜大众的,上到八十岁,下到三岁,都可以喝,但是今天推出的养身药膳就不一样了,我这里标注了,是特意提供给特殊人群的,比如这道熟生地炖排骨,就适合脸上长痘的姑娘家喝,你记住了,熟生地炖排骨傍晚才提供。”

    还规定了食用的时间?

    阿平满脸不解。

    叶千栀说道:“熟生地是解毒的良药,而人脸上会长痘,除了处于青春期年龄的人外,其余人长痘那都是因为身体里面内热的缘故,而生地可以解毒、凉血,这道汤持续喝上一个月,脸上的痘痘就会减少,两个月后,脸上的痘痘基本上就消失了。”

    闻言,阿平有些忧心了,这万一人家喝了以后没效果,那怎么整?

    不过药膳都是需要持之以恒的,不可能今天吃一点,明天吃一点就会有奇效,还是得看长期坚持下来的效果。

    等阿平拿着药膳的食谱离开后,叶千栀这才拿起了一本医术,慢慢翻看。

    书还没有看两页,屋外就响起了阿平的声音:“太太,有人找您。”

    “找我?”叶千栀放下书,打开了门:“谁找我?”

    “一位上了年龄的妇人,她说找您有急事。”阿平挠了挠脑袋,说道:“她说她跟您在皇觉寺见过面。”

    皇觉寺见过面的妇人?

    叶千栀突然就想到了在回廊处遇到的那位妇人,她跟着阿平往会客厅走去,刚到会客厅门口,就看到了坐在屋里,面色惨白,一脸孱弱的妇人。

    她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了过来,见到叶千栀时,她笑了笑:“宋太太,冒昧来访,还望见谅。”

    对于她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叶千栀是一点儿都不意外,眼前这位妇人一看就是出身名门贵族之人,想要调查她,那不是轻而易举么?

    “不敢不敢。”叶千栀坐到了妇人对面的椅子上,她发现今儿跟着妇人来的丫鬟似乎不是皇觉寺那天见到的那两个丫鬟了:“不知道这位夫人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我想求你帮我治病。”妇人定定地看着叶千栀,目露哀求:“我想把我这个破败的身子给调养好。”

    叶千栀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找上自己给她看病,难道就因为她在皇觉寺的时候给她为了解毒丸的缘故?

    叶千栀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妇人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找不到能给我治病的人了,我的枕边人,为了给他的心上人腾位置,给我和我的儿子下了毒,来我们府里诊病的大夫也给他收买了,甚至京城里名声稍微显赫的大夫不是被他收买了,就是碍于他的身份不敢医治我们母子。”

    这本是家丑,不可外扬,可是到了这一步,他们母子连命都保不住了,又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事情?

    妇人双眸殷切地看着叶千栀,哀求道:“求求你,帮帮我们母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4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2章 不甘心(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